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镇岳战神

镇岳战神

问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牧云泽本是一名无父无母的孤儿,后来义父收养,还传授了他一身医术。七年前,义父留给他一纸婚约,让他娶豪门秦家之女为妻,当他带着婚书上门之时,却不想秦家人因他出生低微,对他百般刁难。牧云泽为证明自己,他不惜违背义父遗愿,开创了一家属于自己的上市公司,然而牧云泽没想到,在他与秦家结亲的那一天,悲剧还是发生了……

主角:牧云泽,林徽瑶   更新:2022-07-16 01: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牧云泽,林徽瑶 的女频言情小说《镇岳战神》,由网络作家“问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牧云泽本是一名无父无母的孤儿,后来义父收养,还传授了他一身医术。七年前,义父留给他一纸婚约,让他娶豪门秦家之女为妻,当他带着婚书上门之时,却不想秦家人因他出生低微,对他百般刁难。牧云泽为证明自己,他不惜违背义父遗愿,开创了一家属于自己的上市公司,然而牧云泽没想到,在他与秦家结亲的那一天,悲剧还是发生了……

《镇岳战神》精彩片段

津南市。

炎夏南部十三省最繁华的都市之一,燕江沿岸最璀璨的明珠。

燕江机场,天色将明。

四位身着战甲,身姿挺拔的炎夏“战皇”。

正静静看着远方一道疾驰而来的星光。

一架S-13“雷凰”战机缓缓降临。

伴随着战机舱门的开启,数万名严阵以待的特种官兵同时脱帽,敬以炎夏至高军礼。

这一刻,整个津南军区已经等待八日之久。

“镇岳!”

“镇岳!”

随着一道身影走出战机舱门,数万津南官兵齐声高呼。

每一位官兵的眼中,都蕴含着狂热与仰慕。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道身影属于镇岳战神!

战场的不败传奇,国家的无上军魂。

他凌驾于炎夏现存的十八位战皇之上。

他曾斩尽北境诸国八皇十二王,亦曾于西境灭十国联军精锐。

成为炎夏有史以来唯一位九星战神,封号镇岳!

镇岳守疆土,百万雄师不可得。

他打造护国神军“六道”,铸造强国利骑“龙疆”。

更是建成“镇国”军校,发展“无双”科技。

以战养战,破敌睥睨,为军部培养出无数明日之星。

镇岳之名,家喻户晓,威震天下!

......

一步踏出舱门,感受着津南略显潮湿的空气,让常年征战于边境沙场的牧云泽颇有些不适。

曾经自小生长的故土,短短五年早已熟悉不再。

一时间,牧云泽心头千回百转,感慨万千。

他从小无父无母,多亏义父收留,得以修炼战体。

义父更是收他为徒,尽传医术武功。

不求他悬壶济世、沙场点将;但求他平平安安、安稳一生。

七年前。

因义父所遗一纸婚约,他前往秦家求娶大学同窗秦如霜。

却遭秦家百般羞辱,千般刁难。

后来秦家看上其医学传承、武术精妙,才同意将秦如霜嫁娶。

为了向秦家证明,自己有能力照顾秦如霜。

他不惜违背义父之命,用所学医学精要开办公司。

短短一年,便打造出津南最大的生物药业公司,随之进军各行各业。

仅第二年,便打造出燕江南岸最有潜力的商业帝国—云霜集团。

他将秦家族人视为至亲,对秦如霜更是百般呵护,千般宠爱。

更是答应秦家无理要求,让于秦家百分之五十股份。

却不料秦家依旧不满足,眼馋他手中的医学圣典,悬壶秘方。

想要将他所有,全部控制于手,妄想复刻他的经历,开创出多个商业帝国。

因此与云霜集团的敌对公司暗通曲款,相互勾结,寻机陷害。

终于,在他为秦如霜举办盛大婚礼的那天秦家出手了。

婚礼夜晚,牧云泽被人灌醉下药,遭到陷害,婚床之妻竟然变成津南财阀林家之女,林徽瑶。

他永远忘不了那一晚,被秦家与林家“捉奸”时,秦如霜脸上的失望与秦家的嘲讽。

不仅被各大媒体曝光,他更是被秦家人打断双腿,挑断经脉,丢于城郊,喂食野狗。

从此,本是商场新贵,天之骄子的他身残名裂,津南除名。

正当他生不如死,痛苦绝望之时。

是被他欺辱败尽清白的林徽瑶,将他从城郊臭水沟中救起。

偷偷避开林家,给他洗身擦体,照顾饮食起居,助他恢复经脉,重修战体。

在这期间,他与林徽瑶互生情愫,私定终身。

可惜天不遂人愿,他们之事终究暴露。

为了声誉,林家不顾林徽瑶的哭喊,仍是一纸诉状,让他锒铛入狱。

秦家更是大花钱财,买通法官,将他判入炎夏北部镇魂监狱,刑期五年。

那一刻,他忘不了林徽瑶撕心裂肺的哭喊,忘不了昔日巴结他之人的冷嘲热讽。

忘不了秦家的欲致其死地,更忘不了秦如霜决绝的面庞......

镇魂监狱,炎夏最残酷的监狱,刑期五年看似短暂,却是十死无生!

对秦家,他恨意滔天,深入骨髓!

若不是北境军情告急,镇魂监狱选取敢死队,他由此当兵,征战沙场。

早已化作一堆枯骨,永无翻身之日。

此时此刻,牧云泽收敛心神。

看着远方初升的太阳,伴随着一句句“镇岳战神”的呼喊。

他一步踏下,重回故土!

秦家,我回来了!

此生此世,必将所受之痛,百倍予之。

......

“南部五大战皇来了四位,怎么?”

“南境诸敌已软弱到如此地步么?如此良机,秋毫不犯么?!”

看着眼前如同雕塑一般站立的四道身影,牧云泽眉头紧皱道。

“镇岳战神莅临津南,南境诸敌若敢来犯,乃是自寻死路!”

听到牧云泽问话,四道身穿暗金龙纹战甲的身影齐齐一震,位于中间的雀陵战皇低头道。

“龙章,虎矩,雀陵,玄明。”

随着牧云泽一个个名字的念出,四位战皇单膝跪地。

“四位战皇为我齐聚津南,我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牧云泽眼含怒气,面若含霜!

“吾等不敢!”

四位战皇,惶恐不已。

“你们还有什么不敢的?!”

“南部十三省的无数百姓安危皆系你们一念之间!”

“擅自脱离战区,如若南境之敌来犯,又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你们担当得起,可我牧云泽担当不起!”

随着牧云泽语音落,四大战皇作鸟兽散,竟是头也不回的往战区赶去。

看着飞速离去的四大战皇,牧云泽嘴角微微上扬道。

“这群混蛋,跑的倒是挺快!真是不好好生一次气,都忘记我什么脾气了!”

这次以镇岳战神的身份归来,也将以丈夫的身份和林徽瑶结婚,可接下来的事,让他有所失落,有所愤怒。


随着牧云泽踏下飞机,言吼四大战皇之事完毕,津南军区负责人早已等候多时。

“战神,您提前吩咐得事已经查清!”

牧云泽听到此时,脚下步伐一顿,随即道:

“讲!”

“回战神,云霜集团如今由秦如霜担任总裁,秦氏集团为幕后操纵者。”

“不久之前,为求上市,秦家答应与盖州李家联姻,将秦如霜嫁于盖州李家二公子李龙。”

“今天上午十点,将于津南新城中景大酒店举行订婚仪式。”

听到此事,牧云泽语气冷若含霜道:

“秦家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无耻!”

“嗯,林徽瑶的消息呢?有了吗?”

顿了顿,牧云泽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手下摇了摇头:“林家,已经没有了!”

“你说什么!?”牧云泽瞪大眼睛,想当年林家也是津南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怎么会说没有就没有了?

“似乎是因为生意失败,林家产业现在已经尽数被秦家接管。”手下悄悄的看了一眼的面前的牧云泽这才说接下来的话。

“至于林徽瑶小姐,以及他父母,就在两年前离奇失踪!”

“根据我们的情报网显示,他们的失踪,很有可能和秦家有关!”

牧云泽一拳砸在飞机的扶梯上,竟然直接将扶梯砸下一个凹陷来:“秦家,又是秦家!”

“你刚刚不是说,秦家有个订婚仪式么,具***置在哪里?”

“中景大酒店!顶层!”

牧云泽点了点头:“通知一声,就说我牧云泽要去一趟那订婚宴。”

......

津南,中景大酒店,顶楼!

此时中景大酒店顶层之中站满穿着得体的达官显贵。

“哈哈哈,恭喜秦总,下周你们秦氏就要上市了,今天算是提前庆功了吧。”

秦家家主秦宝忠抬起手上的红酒杯跟来人碰了一下。

“哎,今天这宴会可不是庆祝我秦氏集团上市的,而是为了庆贺我女儿和我女婿订婚的,而且今天这场仪式,秦某还请到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为我女儿证婚!”

盖州李家的李廷耀瞪大眼睛:“秦总请的人莫非是......镇岳战神?”

“那阵仗我可是听说了,不说地上站着待命的士兵,光是天上的战斗机就有上百架,老苏他们家本来想去结交,结果还不到机场就差点被击毙了!”

刘总听到的这话题的也端着酒杯插了一句:“这算什么,咱们津南的那个薛豹,为了给人家送点礼,跪了五个小时,最后连人都没见到。”

秦宝忠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这镇岳战神的确难请,不过我秦家今天倒是有幸请到了这位大人物!”

“老秦,你这开玩笑了吧,人镇岳战神是何等身份,能来我们这种宴会?”

“估计派去的人等会也就被赶回来了。”

秦宝忠笑了笑,要不是他刚刚接到了通知,知道了镇岳战神会驾临他们秦家宴会他又怎么会夸下如此海口。

正在老刘和老李把秦宝忠的话当玩笑的时候,秦家老二秦建军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爹,我刚刚接到了电话,镇岳战神十分钟后就到。”

“那还等什么,快,快下去接待啊。”秦宝忠瞪大眼睛,内心之中是止不住的喜悦。

天佑我秦家,不冲别的,光是镇岳战神这四个字他秦宝忠就能将秦家的资产扩大十倍。

“什么!镇岳战神真要来了!”李廷耀瞪大眼睛,镇岳战神是什么地位?在场众人都心知肚明。

他只需要到秦家的宴会上露个脸,不用表态,不用加盟,就这么简简单单的露个脸,秦家的资产就能翻十倍,百倍!

李廷耀的眼珠子转悠了一下,看来这次他们盖州李家和秦家联姻真是联对了。

老刘也张大嘴巴:“老秦,你们秦氏这是要飞黄腾达啊,可别忘了在关键时刻拉兄弟一把。”

“哈哈哈,一定一定。”秦宝忠笑的牙花子都漏出来了。

“说起我秦氏的崛起,那还多亏了那个白痴小子。”

“爷爷,你说是的是大姐那个前老公么!”孙子秦伟先接上秦老爷子的话茬,跟着笑了起来:“说来也是,明明手上握着那么多的财富,却偏偏一点脑子都不长。”

“那小子不是被老林告到监狱里去了么,算算日子,现在也该出狱了吧。”秦宝忠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着说到。

“哈哈,爷爷只要您想,这一次给那小子送到监狱里去的就是我们秦家。”秦伟肆意妄为的笑了起来。

宴会大厅的门却在此时被人推开。

门内红毯之上正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健壮男人。

那黑风衣男人只是站在那里便是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压迫感。

“镇岳战神?难道镇岳战神提前来了?”

秦宝忠长大嘴巴,当看清楚来人之后,他的一双眸子顿时皱了起来。


“是你!牧云泽!”

“差点忘了,今天可是你这白痴刑满释放的日子。”

“不过你跟我们秦家早就没有关系了,赶紧滚出去!”

牧云泽冷笑一声:“秦宝忠,听说你孙女今天又要订婚了,一女嫁二夫,你开心么!?”

牧云泽笑的意味深长。

大喜的日子被一个小辈冷嘲热讽。

秦宝忠被气的够呛,这简直就是在当着业内同行的面,打他秦宝忠的脸。

“小畜生!你说什么!”秦伟站在秦宝忠面前脸色阴冷。

“谁让这小畜生进来的,不知刚刚出狱么,真晦气!”

“保安,保安!这都是干什么吃的,还不快把这小畜生赶出去!”

不少秦家人都认出了牧云泽,甚至有人开始招呼保安要直接给牧云泽赶出去。

“牧云泽你还有脸回来!当年大喜的日子,你丢下我大姐睡到了别人的床上,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秦家带你走上了辉煌,你非但不珍惜,反而对秦家的家产有非分之想,更是在大婚之日出轨,牧云泽你心中可还有一丝道德可言吗?”

“现如今,你在大牢里面关了五年时间,这才刚刚放出来,你就跑回我们秦家,什么意思?”

“还想让我们秦家给你一口饭吃?还想从我们秦家捞点好处?”

“不要脸的东西,快滚,我秦家半毛钱都不会施舍给你!”

牧云泽直接被逗乐了,秦家这一手颠倒黑白不可谓是不绝!

“来来来,牧云泽你不就是想要点钱么,算了,老子可怜你!”秦伟说着直接从口袋里面掏出有一张银行卡。

甩在地上。

“这卡里有二十万,你跪下给老子磕上十个响头,这卡里的钱就是你的了。”

琢磨了一下,秦伟似乎觉得还不够劲,跟着又张开嘴巴。

冲着牧云泽面前的地面:“哈!呸!”

“把那东西给老子舔干净,老子再给你追加十万!”

秦家众人哄笑一片,牧云泽在众人眼中就是一个玩物,一个用完就丢掉的玩物。

“三十万,哈哈哈,够这小子苟且了,我猜他得下跪!”

牧云泽没动,只是冷笑着看着面前的秦伟。

“你特么笑什么!老子让你跪下!”他直接伸手一把拍在牧云泽的肩膀上,要强行将后者压倒在地。

“滚!!!”

就在秦伟的手掌即将落在牧云泽肩膀上的那一瞬间,牧云泽动了。

他反手一记响亮的耳光就落在了秦伟脸上。

秦伟被打的倒飞出去。

肥硕的身躯砸在宴会的红酒塔上,像是个落水狗一般狼狈。

现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秦伟,秦氏集团的大少爷被人当众抽飞出去。

而且抽他的那个人还是废物牧云泽?

“小伟!”秦建军惨叫一声,赶紧跑过去扒开秦伟身上的玻璃渣,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儿子,他的心在滴血。

“小畜生,你竟敢动手打人,保安,保安!”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

四个会场的保安拎着橡胶警棍就冲了上来。

牧云泽不避不让,一步跨出,身上的气势就压的四个保安不敢靠近。

他一步步的走到秦宝忠面前,那双如同刀片一般的眸子死死盯住秦宝忠:“我进来只是为了问一件事!”

“林家,林徽瑶,到底在哪?”

“林家?林徽瑶?”秦宝忠瞪大眼睛:“呵呵,原来你个小畜生是要找把你送进去的那一家子报仇。”

“不过可惜你来晚了,两年前,林徽瑶一家就离奇失踪啦,你就是想报仇也没地方去!”

秦宝忠冷笑道。

“一周的时间之内,把林家所有的资产还给林家人。然后再带着你们秦家的所有人给我跪下道歉,记住了我说的是所有人!”

“我的耐心有限,一周的时间要是没做到,我保准让你们秦氏所有人都消失!”

牧云泽的声音很沉,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的十分清楚。

噗嗤!哈哈哈!这小子怕是给监狱里面关了几年给关傻了吧”

“现在我们秦家可是整个津南市最有权势的家族,今天还可能结交传说中的镇岳战神,他一个废物,居然说要秦氏消失?”

牧云泽没有理会他们,刚刚秦宝忠说的话应该是真的,要林徽瑶的失踪和秦家没有关系,那她到底在哪?

当务之急是必须先找到林徽瑶,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秦家上。

“杂种,你给老子站住,让你走了么。”秦建军一边将自己的儿子扶起来一边怒吼着。

“建军,让他走!”秦宝忠咬了咬牙。

一会还要接待大人物,现在可的没有时间的和这个杂种耗下去。

“今天的是事情办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弄这个杂种。”

秦建军深深吸了一口气:“算这杂种走运!”

半小时之后,秦宝忠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不对啊,按道理来说,大人物这会应该到了。可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秦建军拿出手机给置顶的第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半分钟之后,秦建军的手机就从手中掉落他更是面如死灰。

“爹,电话那头的人说......镇岳战神已经来过了。”

“什么!来过了!”

秦宝忠的眉头皱成一个疙瘩。

“刚才只有牧云泽那个废物来过,难道说,牧云泽就是传说中的镇岳战神......”秦建军吞了一口口水。

秦宝忠摆了摆手:“不可能,镇岳战神肯定是看见那个杂种进来闹事,觉得我秦氏无能,这才离开。”

“这个小杂种!”秦宝忠的牙齿咬的嘎吱吱作响,心里对牧云泽的恨意又多了几分。

牧云泽的出现,气走了战神,而镇岳战神可是他们秦氏一步登天的机会。

“牧云泽!你等着!我秦氏与你不共戴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