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带着医疗工作室穿越为弃妃

带着医疗工作室穿越为弃妃

炫舞飞扬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世中西医双修的美女天才慕云浅一朝穿越,成为了古代燕王楚擎渊的弃妃。原主出身名门,身世显赫,自幼被宠着长大,因此养成了嚣张跋扈的千金性格,还为了心中所爱用尽手段,甚至还以母亲对楚擎渊的救命恩情相要挟,要他娶她为妻……

主角:慕云浅,楚擎渊   更新:2022-07-16 01: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云浅,楚擎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带着医疗工作室穿越为弃妃》,由网络作家“炫舞飞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世中西医双修的美女天才慕云浅一朝穿越,成为了古代燕王楚擎渊的弃妃。原主出身名门,身世显赫,自幼被宠着长大,因此养成了嚣张跋扈的千金性格,还为了心中所爱用尽手段,甚至还以母亲对楚擎渊的救命恩情相要挟,要他娶她为妻……

《带着医疗工作室穿越为弃妃》精彩片段

“咳……咳……”慕云浅从昏迷中醒来,无力地咳嗽着。

她已经接受了一个现实:从昨天开始,她穿越了。

从一个现代社会中西医双修、有着自己功能强大的工作室的大夫,变成了燕王妃。

原主父亲是镇国大将、军,当今太后的弟弟,身份显赫。

她从小被宠着长大,任性跋扈,头脑简单,容易被人利用。

为了嫁给从小就喜欢的燕王,原主不但使尽各种手段,破坏燕王所有姻缘,更以母亲对他的救命之恩相要挟,拿上吊自尽相逼,最终得偿所愿。

然而她机关算尽,除了得到燕王妃的头衔和楚擎渊的无比厌恶,啥也不是。

楚擎渊猛地踹门进来,一身白色云纹长袍飘逸灵动,腰束的很细,玉树临风,气势迫人。

他俊逸不凡的脸因为愤怒而有些扭曲,咬牙冷喝道:“现在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

慕云浅抬眸,目光清冷地看着他:“俞梦瑶死了?”

楚擎渊要在三天后纳俞梦瑶为侧妃,原主岂会甘心,跟俞梦瑶起了争执,用头上的金钗刺伤了她。

谁料俞梦瑶竟中了剧毒,太医都束手无策,楚擎渊一怒之下,一掌打的原主五脏皆伤,下手是真没留情。

“你这毒妇,竟下得了手,该死的是你!”楚擎渊眼神狠厉,猛地掐住她的脖子。

慕云浅登时无法呼吸,仰高了下巴,喘息着说:“我、我说不是我下的毒,你信吗?”

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根本就没有在钗子上抹毒,这显然是有人故意害她。

可惜原主人设实在太差,她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你以为本王会信?”楚擎渊鄙夷冷笑,“为了嫁给本王,你使了多少手段,还敢装无辜!”

慕云浅一时无言。

楚擎渊看着她渐渐胀红的脸,眼神更加狠厉,忽然抓住她的胳膊,粗暴地往外拖。

“你……干什么……”慕云浅剧烈咳着,眼前一阵发黑,喉咙腥甜,吐出一口血来。

“闭嘴!你没有资格跟本王说话!”楚擎渊声音冰冷带着杀气。

“你……带我去哪……”慕云浅怎么也跟不上他的脚步,两只鞋先后脱落,狼狈不堪。

楚擎渊铁青着脸,不再说话,一路把她拖到了“秋水阁”。

俞梦瑶正昏睡着,秀美的脸白里透着青,嘴唇发紫,中毒很深。

楚擎渊把慕云浅摔在床前,狠声说:“好好看看梦瑶被你害成了什么样子!”

慕云浅的膝盖重重撞在床沿,疼的眼泪差点流下来,咬牙骂了一句“混蛋”。

“你说什么!”楚擎渊勃然大怒,上前抬脚就要踹。

“我说我能救。”慕云浅一搭俞梦瑶脉门,冷冷说。

楚擎渊动作一滞,眼神先是一喜,接着冷笑:“你以为你这样说,本王就会放过你?就凭你还想救人?”

她母亲出身医道世家,医术高明,她却是个空有一张绝美的脸,一无是处的草包,从来没听说她会医。

“她中的是狼毒之毒。用杏仁、蓝汁、白蔹、盐汁、木占斯即可。”慕云浅语气淡漠地说。


狼毒不是狼身上的毒,而是从“狼毒”这种植物里提炼出来的,是极罕见的,难怪没人会解。

楚擎渊皱眉,眼神意外中带着怀疑:“你真的会医?你说的方子是救人的,还是害人的?”

难道她是个深藏不露的?

“你爱信不信。”慕云浅揉了会膝盖,吃力地站起来往外走。

这种毒虽然不常见,但不难解,根本难不住她。

楚擎渊大力扣住她的胳膊:“把话说清楚!”

“别碰我!”慕云浅冷冷甩开他,“如果不用药,她活不过今晚,你自己看着办。”

“你敢跟本王动手?”楚擎渊退了半步,大为意外。

这草包哪次不是看见他就各种纠缠,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样子,叫他恶心?

难道自己昨天打她那一掌,伤了她的心,她对自己失望了?

这样最好!

“没兴趣,你救你的相好,我睡我的觉,别打扰我。”慕云浅面无表情地说。

花痴的是原主,又不是她。

昨天那一掌,算是了结了原主和楚擎渊之间的感情,以后,她要过自己的人生。

“你的药方真能解毒?你会有这么好心?”楚擎渊看看奄奄一息的俞梦瑶,犹豫起来。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可万一这毒妇是嫌梦瑶死的慢呢?

“我若要她死,根本用不着下毒这么麻烦。”慕云浅抬眼看他,眸光清凉平静,心却在揪痛,应该是原主对这男人的万般不舍吧。

楚擎渊冷笑:“你不是一直扬言本王若娶梦瑶,你就杀了她,你还不承认你下毒!”

慕云浅淡淡挑了挑眉,说:“我根本就没想让她死,我就是想看看,她死了你会怎么样,现在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这话是替原主说的,也为自己接下来的转变做个铺垫,免得楚擎渊会怀疑什么。

楚擎渊冷笑,猛推她一把,厉声说:“滚回去老实待着!梦瑶若有事,你给她陪葬!”

以往她哪次做了恶事,自己生了气,她不是这样说的?

结果呢?

她不但害的他颜面尽失,沦为笑柄,还害死了他的至交!

他再信她,就是狗!

慕云浅退了几步,后背重重撞上门,五脏皆疼,眼前一阵发黑。

“滚!”楚擎渊看一眼她苍白绝美的脸,莫名烦躁。

明明就是太后派来监视他的眼线,害人无数不说,还曾经给自己下药,想要成好事,此时装的什么柔弱无辜!

慕云浅无力跟他争辩,转身步子蹒跚地出去,回了清幽院。

这仿佛冷宫一样的地方清冷荒凉,院子里杂草都老高,平常除了婢女碧巧一天给她送一顿饭,其余时间都寂静的可怕。

慕云浅咬牙坐下,又吐了一口血,才略好受了些。

脏腑伤的太重,要尽快用药调理才行。

可楚擎渊根本不管她死活,其他人就更不用说,如果没有药……

她意念才动,脑海里忽然出现一个画面:这……这不是她在现代社会的工作室吗?

紧接着她需要的几种药材所在的抽屉自动打开,药材按量飞出,忽然出现她面前的桌上!

再看看其他的仪器、用具等等,也全都在,她想到哪个,哪个就会做出响应。


她眼眸晶亮,无比惊喜!

整个工作室都跟她连通着,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她立刻找了个破旧的砂锅,打了水熬药。

碧巧推开院门进来,皱眉不耐烦地说:“王妃在弄什么,这么难闻?院子里这么多草,万一烧着了怎么办?赶紧灭了火,别给我添麻烦!”

“你在教本妃做事?”慕云浅抬头看她,眼神幽冷。

楚擎渊不待见原主,下人都不把原主当主子,轻慢羞辱是家常便饭。

不过从今天开始,原主过的那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你、你又不得王爷宠爱,神气什么!”碧巧吃了一惊,王妃今天怎么跟以往不一样了!

虽然往常王妃也很泼辣跋扈,却从来不会给她心惊肉跳的感觉。

慕云浅冷笑,说:“本妃受不受宠,都是燕王妃,你小小一个婢女,还敢对本妃指手画脚?!”

碧巧料她没有倚仗,鄙夷地说:“王爷早就吩咐了,让我好好看着王妃,王妃最好乖乖听话,要不然有你好受!吃饭!吃完把碗洗干净,一会我来收!”

说完把托盘扔在石桌上,转身就要走。

是燕王妃又怎样,连王府一条狗都不如,何必给她好脸色。

慕云浅看一眼那半碗夹生饭,和一盘炒的黑乎乎的青菜,眼里闪过一抹杀气,说:“昨晚,是谁指使你的?”

昨天楚擎渊打原主那一掌虽然重了点,但绝不至于要了原主性命。

他再厌恶原主,毕竟不是个滥杀无辜的,何况原主是太后指给他的,他不可能随随便便杀了原主。

昨晚是碧巧趁着原主伤重昏迷,用枕头闷住了原主的口鼻。

原主虽然醒过来,却因无力反抗,被生生闷死。

亏的碧巧现在还能若无其事来送饭!

一个小小的婢女,竟也杀人不眨眼,这燕王府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存在!

碧巧大惊失色:“你、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无所谓,本妃知道就好。”慕云浅诡异地笑着说。

碧巧一阵胆寒,慌乱地跑出去。

太可怕了,王妃性子完全变了,昨晚的事看来瞒不住了,要赶紧向俞姑娘禀报才行!

慕云浅不急于收拾碧巧,现在最要紧的是养好身体。

药熬好喝下,她睡了两个时辰,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流了好多血,怕是不成了!”

“生了吗?”

“孩子不正,生不出来!”

“真是可怜!”

“都是王妃那个毒妇,害的翠巧早产,这下要一尸两命了!”

慕云浅皱了皱眉,记起这个翠巧是府上一个名叫春生的家丁的媳妇,怀孕七个多月了。

也是在昨天,原主看到翠巧在楚擎渊面前哭,打翻了醋坛子,以翠巧勾引楚擎渊为由,罚她跪了两个时辰。

结果翠巧动了胎气,当晚就见了红,现在怕是撑不住了。

她心里叹一声,原主造的这孽,她得担着,便强撑着身体去看翠巧。

翠巧此时已经痛的求死不能,还大出血,命悬一线。

稳婆还没有来,翠巧的婆婆于妈妈急的团团转,心疼万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