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灵气复苏妖魔都是我兄弟

灵气复苏妖魔都是我兄弟

旧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言是个孤儿,在三岁时被爷爷捡回家,自此跟着爷爷学习镇魔之术。这么多年来,爷爷的亲生子女从来不肯上门探望老爷子。没想到在爷爷驾鹤西去之后,他们竟然团结起来索要遗产!亲情的薄凉让苏言对那些人大失所望,但他却并不想放弃爷爷留下的这座古宅。只因为宅子中镇压着这些年收的妖魔,如果妖魔被放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主角:苏言,杨云静   更新:2022-07-16 02: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言,杨云静 的女频言情小说《灵气复苏妖魔都是我兄弟》,由网络作家“旧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言是个孤儿,在三岁时被爷爷捡回家,自此跟着爷爷学习镇魔之术。这么多年来,爷爷的亲生子女从来不肯上门探望老爷子。没想到在爷爷驾鹤西去之后,他们竟然团结起来索要遗产!亲情的薄凉让苏言对那些人大失所望,但他却并不想放弃爷爷留下的这座古宅。只因为宅子中镇压着这些年收的妖魔,如果妖魔被放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灵气复苏妖魔都是我兄弟》精彩片段

站在灵堂前,苏言恭敬的给爷爷上了三炷香。

爷爷已经死去十余日了,遵从爷爷苏文宣的遗愿,将爷爷安葬后,苏言继承了苏家的祖宅,也继承了爷爷的事业——镇魔!

祖宅内……镇压了无数妖魔!

只是现在……

祖宅外,已经一团乱麻。

砰砰砰!

思绪回来,门外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

苏言看了一眼苏文宣的灵牌,低声道:“爷爷,若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可惜,苏文宣没有回答苏言,也没有人能回答苏言。

苏言转身将大门打开。

来到门外,苏言才发现村子里面所有村民居然都在,当然带头的就是苏文宣的亲生子女。

“大伯!”苏言喊了一声。

带头的是苏文宣的大儿子,名为苏晨煜。

苏晨煜今年五十,只见他冷眼扫了一眼苏言,不咸不淡的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苏晨煜还没有说话,他身边的妇女冷哼了一声,道:“苏言,我爸养你这么些年,你也该知足了,现在居然想要霸占我们家祖宅,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苏言心底冷笑了一声,爷爷死的时候可没见你叫过一声爸。

苏言道:“婶,我并不是成心要这祖宅,实在这一切都是爷爷的安排。”

“这祖宅本就是我苏家的,谁知道是不是你小子耍了什么手段蒙骗了我爸。”苏文宣二儿子冷哼了一声,双手抱胸,神态倨傲。

“就是,这小子没安好心!”

其他村子里的人也附和的说道。

“这是爷爷的遗嘱!”

苏言将苏文宣的遗嘱拿了出来。

“哈哈哈……这遗嘱有谁见证了?”苏晨煜接过了遗嘱,看都不看,挥手撕的粉碎。

“你也不过是苏家养的一条看门狗而已,现在主人回来,该滚了!”

苏言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惨白。

苏言是三岁那年跟着苏文宣的。

苏言不知道自己名字,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据苏文宣说,苏言可能是被拐卖的儿童,被苏文宣给顺道救下的。

苏文宣对苏言非常好,他将苏言养大,抚育成人。

他常说苏言有道心,最适合修炼道法。

苏言也愿意学,所以他的道法对苏言倾囊相授。

苏言跟着苏文宣二十多年,见识了苏文宣无数手段,也完全继承了苏文宣的道法,成为了天师道传人。

说来也可笑,苏言这些城里的叔伯,他们拿着苏文宣给他们攒下的钱在城里买了房,却嫌弃苏文宣是个农村人,不懂他们‘城里’的规矩,觉着有个农村的父亲是给他们丢人。

他们各自在城里生活之后,近乎和老人决裂一般。

这让苏文宣都觉得可笑,亲生子女,竟然不如一个捡来的。

苏文宣去世后,嘱咐苏言守好祖宅,不要让那几个不肖子孙回到祖宅。

毕竟,这栋祖宅,是妖魔场。

苏家历代先祖封印妖魔之地。

苏文宣去世,苏言照例通知了这些叔伯,可是居然没有任何叔伯前来悼念,人情冷漠于此实在令苏言有些难以想象。

本来苏言觉得往后可能不会和这些叔伯有什么瓜葛。

但是五日前,村子里忽然传出说苏家祖宅里有宝物的消息,说的有板有眼的。

消息不胫而走,苏言的这些叔伯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到了消息,居然马不停蹄的从四面八方赶来。

速度之快,让苏言都汗颜,更觉滑天下之大稽。

说话的是苏文宣的二儿子,苏言的二叔,苏晨悦。

苏言听了他的话,心底一下子冰凉到了脚底!

他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三年前,他家的孩子冬天溺水,还是自己不顾危险从冰河里面捞出来的,当时苏言还大病了一场。

人心,怎么能冷漠至此?

苏言的眼神扫向了村子里面所有看戏的人,发现村子里所有人似乎也是一样的神情……

我终究只是个外人么?

呵呵……

“好了,遗嘱没有了,现在,你该让开吧?”苏晨煜冷哼了一声。

“大伯,实在不是我不愿让出这祖宅,而是……”

就在这时候,在苏晨煜背后,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出来,看着苏言道:“小兄弟!”

“鄙人陈永,是一名律师,你今日的事情,我也了解了个大概了,你听我说!”

苏言看着律师,自嘲的笑了一声。

“你强占苏家祖宅,这本身就是不对的!而且按照法律……如果苏先生等人起诉你,再有村民作证,你确实是强占苏家祖宅,这样的后果,你了解过没有?”

“还啰嗦什么,直接将这小子拎出去就行了……什么律法不律法的,麻烦不。”村民有人冷哼了一声。

苏言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说话的是村长。

村长看苏言看向他,眼神躲了一下,往人群后缩了一步。

苏言自嘲的笑了一声。

终究是世态炎凉。

苏晨煜看了一眼苏言,道:“苏言,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大家时间有限,如果你想好了,那就赶紧滚蛋吧,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苏言很想一走了之。

但是想起爷爷的遗嘱,苏言深吸了一口气,道:“大伯,各位,实在不是我苏言要强占这祖宅,而是这祖宅……封印着爷爷这些年抓来的妖魔。”

“妖魔一但嗅到了爷爷后人的气息,破封而出,爷爷后人,都将被妖魔永远追杀。村子里的老幼,家里也可能会有危险。因为有的妖魔本身就是从各位家里抓出来的……”

四周所有人一下子寂静了下来……

然后!

哄堂大笑。

律师的嘴角勾起一丝邪笑,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苏言。

他本来是带着专业的眼光来这里的……来到了这里才发现,这里不需要专业的眼光。

这些人,似乎都不需要法律。

村民的人心,实在太好把控了。

苏晨煜惊愕的看着苏言,随后哈哈大笑了一声,道:“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滚开!”

“这几日就听你在这废话,早听烦了!你只是我爸养的一条狗,你现在也长大了,该滚哪儿,滚哪儿去吧。”苏晨煜冷哼了一声。


“就是,这小子一点都不知道知足……老苏养了他这么久,一点都不知道感恩。”

“老苏资助他上了大学,却没什么本事……不在外面打拼,居然回到了这穷山村。”

“学什么不好,学苏文宣装神弄鬼,这些年都白学了。”村民义愤填膺。

这些人一点都不自知,谁家出了什么怪事,第一时间想的、找的都是苏文宣和自己,现在……

苏言冷眼扫了一下村子里的众人,众人一下子低下了头。

苏言叹了一口气,他记得网上有句话说世界上有两种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这句话用在现在,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行了,苏言,差不多得了。”苏晨煜一把推开了苏言。

一脚踹开了大门!

“大伯,你不能进去!”苏言一下子走上前拦着。

事实上,苏言可以用法力把他们都拦下的……

但……这时候,苏言忽然不怎么想拦了。

伸手,只是觉得有必要;不用法力,是觉得没必要。

既然他们想看,就让他们看个够好了。

而且大厅封印的那些妖魔,即便被他们放出来,苏言也有把握翻手镇压。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妖魔这种东西也好。

“聒噪!”

苏家二儿子苏晨悦一脚踹了开来,虽然被苏言挡住了,但苏晨煜却一下子走了进去。

苏言回头看了一眼祖宅里。

那些在封印中的妖魔忽然感受到了苏家的气血,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正疯狂的冲击着封印。

“有什么不能进的?老子现在就站在这里,怎么了?哼!”

四周苏家人,乃至于村民都一下子挤了进来。

“苏文宣这宅院这么多年,除了这小子之外少有让人进来!”

“是啊,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几年前。”

“别啰嗦,苏文宣藏了不少宝贝的。”有人嘀咕了一声。

村民也争先恐后的往宅子里走。

群魔乱舞!

如人也如魔!

那些在封印之中的妖魔在这瞬间,群起激昂。

特别地下的那些强大妖魔,一瞬间齐齐欢呼咆哮。

苏言暗中掐诀,施展道法压制了那几个强大妖魔,在苏言磅礴的道法下,那几只妖魔被封印牵制下终于沉寂了下去。

看众人要向着封魔厅走去,苏言道:“那边你们不能去。”

哗啦!

苏晨煜将一沓钱砸在了苏言的脸上。

“不就是要钱吗?”

苏晨煜冷哼了一声。

“拿着这些钱滚蛋吧!”

苏言看了一眼洒落一地的钱,也就一千多块。

苏言看着众人要正式走到了封魔厅,苏言走了过来,做最后的努力:“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各位叔伯,我求你们了,出去吧,这地方……你们不能来!”

三叔苏晨睿从侧面走了进去,都不搭理苏言。

所有人一起走了进去。

“爸,这是什么?”

就在这时候,苏晨煜的儿子走到了苏文宣的灵堂前,一把拿起了苏文宣的灵牌。

“这是你祖父的灵牌……”

“一点都不好玩!”

苏晨煜的儿子一甩手,将苏文宣的灵牌丢在了地上。

“啪……”

灵牌被砸成了两节。

“住手……”苏言出声,已经晚了。

“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真是迷信!”苏晨悦冷笑了一声,一脚将苏文宣的灵牌踢在了一脚。

村民里面众人争先恐后拥入,把灵牌踢过去,又踢过来,浑不在意。

随着苏文宣的灵牌坠落,破碎,就好像苏言的心,也被人砸在了地上一样,被村民踢的四分五裂。

犹如感同身受。

苏言奋力的冲过去捡起了地上的灵牌,像个乞丐一样,像个虔诚的求佛者,将地上散落的碎片一点点的攒在手中。

收集齐全后,苏言的脸上带着一丝自嘲,带着一丝悲凉,心底的苦楚一下子拥入心头:“爷爷你辛苦半生,却连灵牌都保不住,三十年斩妖除魔,又有什么意义?”

“这个世界上,真的善有善报么?”

苏言的眼角,莫名的滚出了血泪。

是真正的血泪。

爷爷负重前行,黑夜行军三十余年,替村子里面扫平了一切妖魔。

换来的就是这?

即便没有感激……为何要如此伤害?

折辱!

“爷爷……我们在守护的,都是些什么人啊?”苏言心底呢喃。

“这是什么啊?”

苏晨悦的儿子忽然看到封魔厅里一个贴着黄纸的坛子!

苏晨悦的儿子将黄纸摘了下来。

嘶吼!

从坛子里面一下子发出了一声兴奋的嘶吼声。

“不好玩!”

苏晨悦的儿子吓得大叫了一声,将黄纸丢在了地上。

苏言看着眼前一群如同疯了一样的人,如同魔头一样的人群,心底带着一丝莫名的凄凉……

嘶吼!

又一只妖魔发出了一声咆哮,咆哮无声,只是因为他们是灵物,不入凡人耳,但是阴风阵阵,让人觉得寒气逼人。

苏言看了一眼疯狂的妖魔,这些外围封印的妖魔本是反手就能镇压的妖魔,苏言却不想镇压了!

苏言转身离开了封魔厅。

“你真的学了爷爷的那些装神弄鬼的东西?”

就在这时候,背后传来了一声惊讶的声音。

苏言回头,发现是一个年轻的少女,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

是苏言的一个妹妹,苏涵仙,苏晨煜的女儿。

“都是装神弄鬼的,有什么用。”苏涵仙说道。

装神弄鬼么?

算是吧……

苏言自嘲的笑了一声。

又看了一眼,才发现少女背后正站着一只妖魔。

苏言手上微微一用力,手臂上陡然浮现出一道光芒,下一个,妖魔在苏言的手上浮现。

“现!”

苏言低声道。

嘶吼……

一只狰狞着獠牙的妖魔,就在苏言的手中浮现了出来。

不过刚破封出来的妖邪,实力并不强,被苏言一抓,瞬间就灰飞烟灭,消散在空中了。

苏涵仙惊讶的看着苏言,心底打鼓,觉得是不是看花眼了,道:“刚才你是……”

“驱邪!”

“哈哈哈哈……”苏涵仙大笑!

“你真是好笑哦,也怪不得叔叔他们都容不下你。”

苏言看了一眼这个妹妹,嘴角嘲讽的笑了一声,伸手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两道符纸递给了苏涵仙,道:“你一道,另一道给你的弟弟或者哥哥。”

“哈哈……你怎么和爷爷一样,以前爷爷给我的,早被我丢了。”苏涵仙轻笑了一声。

苏言看了一眼苏涵仙:“你留下吧,现在不想带可以不带。”

“总有一天会用上的。”

苏涵仙明显有些不在意:“切……”

“装神弄鬼!”苏涵仙看了手中的符纸,撇了撇嘴,不过这时候也不好意思丢了,随手放在包里了。


嘶吼……

外面传来了妖魔的嚎叫。

苏言走了出来,顿时看到,四周漂浮着不少妖魔……

“啊……”

就在苏言刚走出房间的瞬间,忽然远处传来了一声惨叫。

苏涵仙刚转身,这惨叫声从阁楼上掉下来,就落在了她的眼前……她的堂弟,就这么死在了她的眼前,眼珠子瞪得老大,鲜血践了一地。地上的妖魔扫了一眼苏言,突然勾起了嘴唇,轻轻的舔舐了一下,向着苏言就冲了过来。

“滚!”

苏言冷哼了一声。

“嗷……好的。”

怪物一声嘶吼,看了苏言一眼,一转身消失了。

“儿啊……”

远处,一声呼喊声传来,所有村民都在这瞬间看了过去。

是苏家的后人!

不过,这次这人没死!

“鬼,鬼,鬼……”

众人赶来的时候,这人指着远处,大叫了一声。

四周所有人都看向了他指着的地方,可是他指着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

“啊……”

又一声惨叫传来,众人见这人在所有人的眼前,脸上一下子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抓痕,双目凝聚了无尽的恐惧。

苏言下意识的一步上前。

道法浮现。

周身一下子掀起了一道金光。

轰!

妖魔一下子倒飞了出去。

苏言承认,在这瞬间,心软了。

毕竟,是爷爷的后人。

不少村民亲眼看到这一幕,内心的恐惧一下子被无限放大,对这苏家祖宅的恐惧也瞬间攀升到了顶点,仓皇逃走。

殊不知,他们的背后,早已经跟了不少妖魔。

“嘭……”

刚跑出去三五人,大门忽然一下子关上了。

那刚靠近的村民一头撞在了大门上。

众人一下子冲了过去,想要打开大门,可是大门却严丝合缝的封闭了,根本无法打开。这一下所有人真的慌了。

啊……

又一声惨叫传来,这次是苏晨煜的儿子。

苏晨煜听到了儿子的惨叫,一下子冲了出去,看着儿子,只见他的儿子正一步步后退,而在他儿子眼前,三只妖魔正狰狞着獠牙……

苏言回头,刚想伸手救援,可三只妖魔已经破开了那孩子的胸膛,鲜血溅了苏晨煜一脸!

“谁,是谁,给我滚出来!”

苏晨煜惊恐的大叫了一声。

忽然看到了在庭院里面站着的苏言,一下子扑了过来,抓着苏言,道:“苏言,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大伯,您来的第一日,我就和你说过,师父这么多年抓了无数妖魔,全部封印在祖宅,你们进入,一旦妖魔破封而出,第一个追杀的就是我们苏家人。我早就告诫过你,不要进入祖宅,你听过我说的吗?”

苏晨煜一下子呆在了原地!

“你,你,你不是我父亲的传人吗?给我杀,你给我杀,把这些妖魔都给我杀了……”这时候,苏晨悦听了,忽然一下子窜了出来,抓着苏言,愤怒的咆哮道。

苏晨煜反应过来,立即道:“对,对,对,你传承了我父亲的东西,你把他们都给杀了,斩妖除魔,本就是你要做的。”

“都怪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学了苏老的道法,连斩妖除魔都做不到……”村长指着苏言,愤怒的咆哮道。

苏言脸上升起了一丝不可置信,现在不应该是求着我吗?

这……好清晰的思路啊。

是什么让你们这么优秀?

苏言那最后一丝善意,也在这瞬间消耗殆尽了。

“就是,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么可能进来,你不是传承道法吗,我们进来你都不阻止我们!”

按照你们的说法,这还怪我咯?

我求你们别进来的时候,你们可曾说过这样的话?

苏言冷笑了一声,道:“我早就说过,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你们有听我的话吗?”

嗷!

在这时候,又一声妖魔的嘶吼声音传来,众多村民乃至于苏家子弟回头,下一刻,一个人的身体一下子飘在了空中,凄厉的惨叫声一下子传来……

苏言抬头看着那狰狞的妖魔和恐惧的脸庞重合,本该义无反顾的冲出去解救下此人,可这一刻,苏言犹豫了。

下一刻,四周一下子降下了漫天血雨……

啊啊啊……

众人惶恐的惊声尖叫了起来。

“苏……苏言……救命啊,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这时候,他们终于想起苏言了。

“呵,你们没错,你们怎么可能错?”

“啊……”

众人看到,又一个村民一下子飞了起来,下一刻,落在众人的头顶的,又是一片血雨……

咕嘟!

这场变故,终于把所有人内心之中的恐惧给唤醒。

所有人都四散而逃……

但是逃的越快,所等候他们的,是一片又一片的血雨。

“苏……苏言!救命!救命……我知道错了,这宅院不是我们能来的。”

苏晨睿被吓得一下子连滚带爬的爬了过来,抓着苏言的裤脚,好像条狗一样。

他的声音都在颤抖,手上死死攒着苏言的裤脚,头却在疯狂的看向四周,生怕什么时候跑出一个妖魔就要了他的命。

四周的人刚才还四处逃跑,听了苏晨睿的话,一下子幡然醒悟,这时候连大门都出不去,四处跑就是找死。现在能救所有人的,只有眼前的这苏言,也唯有苏言能救众人。

“苏,苏言,婶错了……求求你,救救我们!”

众人很快围拢在了苏言四周。

而天空的诸多妖魔也在这时候一下子停了下来,好似苏言周围有莫名的气场一样。

妖魔好似蝙蝠一样,密密麻麻的蹲在了地上舔舐着地上的血。

众人看到这一幕,霎时间惊惧被放大了无数倍,地上很快就飘起了一股骚臭味……凄厉的求救声此起彼伏。

苏言冷笑了一声。

你们刚才的神气在哪去了?

你们刚才的嚣张,在哪去了?

苏言好想笑……

好想疯狂的大笑。

“苏言哥哥……你,救救他们吧。”

苏涵仙死死的攒着手中的符咒,开口说道。

轰……

本差点陷入疯魔中的苏言在苏涵仙的话中,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苏言扫了一眼众人,闭上双目,沙哑的道:“记得这里,是你们的禁地。”

“是,是,大伯知道错了,以后这宅院,我们再也不来了,这就是你的了。”苏晨煜看着一旁飘着只剩下一套西装的律师躯壳,浑身打颤。

众人纷纷附和。

“乾坤道法,万物为极,开!”

苏言一挥手,紧闭的大门轰的一声,打开了。

“走……”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刚还祈求林辰的众人在这时候也不求了,一下子疯了一样朝着门外跑出去。

苏涵仙回头看了一眼苏言,见苏言根本没有移动半步,她刚想喊,就被苏晨煜一把拉着跑了出去。

很快,宅院里人去楼空。

但其实,不少逃出去的人背后,都跟着一个妖魔……

“爷爷……”

“你一辈子战战兢兢的斩妖除魔,将自己的一辈子都奉献在了这小小的宅院里面,到头来,得到的是什么?”

“得到的不是尊敬,得到的是不肖子孙的肆意妄为,他们和妖魔何异?”

“苏言!”

就在这时候,一个妖邪忽然冷冷的嘶吼了一声。

苏言抬头看着一个巨大的妖魔。

“你心灰意冷了!”

“做我们的使者如何?你将得到我等妖魔的全力相助,你将成为这个世界的最强者,随我等征服这个残破的世界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