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我的修仙系统有点怪

我的修仙系统有点怪

叶青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青是一名穿越者,还是胎穿。他的命运很是坎坷,亲娘早逝,亲爹渣男,继母恶毒,大家族勾心斗角,他稳健发育,长大成人,属实是不容易。意外获得智能修真系统后,叶青依旧不敢懈怠,他不声不响的飞速成长,准备等到自己苟成仙的那天,再找当初欺辱自己的人算账。突然之间,他发现一个问题,他的修仙系统有点怪……

主角:叶青,裴宣   更新:2022-07-16 02: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青,裴宣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修仙系统有点怪》,由网络作家“叶青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青是一名穿越者,还是胎穿。他的命运很是坎坷,亲娘早逝,亲爹渣男,继母恶毒,大家族勾心斗角,他稳健发育,长大成人,属实是不容易。意外获得智能修真系统后,叶青依旧不敢懈怠,他不声不响的飞速成长,准备等到自己苟成仙的那天,再找当初欺辱自己的人算账。突然之间,他发现一个问题,他的修仙系统有点怪……

《我的修仙系统有点怪》精彩片段

夕阳西斜,叶青回到裴府。

沿途遇见的下人大部分看到了他也当做没看见,自顾自忙碌。

还是快离开主院范围的时候,才有个丫鬟叫住他:“夫人说,圣宗弟子近日暂居府中,很喜欢无色芝做的糕点,烦请七公子明日起,去元姥山中多找一点,到时候,夫人重重有赏!”

“知道了。”丫鬟态度轻慢,叶青却不以为然,他很满意自己在这偌大府里的地位,一如他如今住的院子一样,偏僻不起眼,安静,没人在意,当然也没人伺候。

大白天杀人灭口毁尸灭迹都不带被发现。

毕竟现在已经不流行莽出一片天了,大佬们一个赛一个低调。

稳健才是王道。

这方面他很有心得,毕竟前世,叶青就是一个稳(从)健(心)的人。

再加上这辈子穿到的世界也不是什么和谐社会,又是修真,又是诡异,又是妖兽......原身所在家族虽然有点势力,但作为一言不合血洗三千里的魔道巨擘重溟宗的麾下,怎么想怎么觉得前途叵测。

他所以养成了每日三省吾身的习惯:今天我苟了吗?

能不能更苟一点?

还有哪些特别的苟道方式?

靠着这份小心谨慎,胎穿的叶青,总算在亲娘早逝、亲爹渣男、继母善妒、大家族勾心斗角暗流汹涌的环境里,稳健的成长到现在。

嗯,还暗中发育了一个穿越者福利。

“系统!”进了自己独居的小院,叶青立刻反锁门户,在严格检查了所有门窗紧闭、确认室内没有人进来过、也没有任何窃听监视后,他暗松口气,按捺着激动的心情,在意念之中呼唤,“我已经凑够了启动所需的灵石,现在立刻激活。”

“叮咚!”

伴随着清脆的提示音,面前顿时缓缓浮现一个只有他能看到的半透明面板。

「姓名:叶青。

种族:人族。

性别:男。

年龄:18。

身份:鹿泉城裴氏旁支子弟。

境界:练气期第二层。

系统状态:未激活。」

一个不带任何感情的中性嗓音在叶青意念之中响起,一板一眼的确认:“检测到足够激活系统的灵石,请问宿主,是否允许系统立刻吸收,以激活系统?”

叶青深吸口气:“是!”

他从小到大想方设法乃至于克扣自己修炼攒下来的足足三百颗下品灵石,瞬间被无形的力量一卷而空。

而悬浮面前的面板四周涌出艳丽的火焰,字符也一阵疯狂闪烁。

片刻后,面板重归清晰,系统的声音似乎也带进了一丝欣喜:“智能修真系统竭诚为您服务,一键托管,智能升级,全自动修炼,杜绝意外,无忧心魔,圆您飞升之梦!”

旋即,面板最下方的「系统是否激活」悄然变幻,很快就换成了一个新的界面,新界面共有五个选项:「选择功法」、「选择法术」、「选择神通」、「选择时长」和最后的「一键修炼」。

叶青长年稳健的心情,难得的出现了一丝亢奋。

他迫不及待的用意念先按下了「选择功法」。

“请选择要修炼的功法......”

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系统界面中就出现了“煅骨诀”三个大字,这是裴氏的家传功法,也是他现在唯一可以选择的功法。

裴氏煅骨诀,分为铁骨、精骨、玉骨三个阶段,铁骨一成,刀枪不入,拳如重锤,掌如刀刃,肉身便可生撕虎狼。

只不过,这门功法毕竟出自魔门,修炼过程充满了浓重的魔道风格。

每次修炼,都必须将全身骨骼震断、粉碎,然后用煅骨诀的修炼之法将断骨淬炼之后,重新“组合”起来,以达到提升的目的!心性不够坚韧,往往第一次修炼煅骨诀,就会因为忍受不了粉身碎骨之痛,而直接败退,更有甚者,一些资质太差的人修炼,甚至还被活生生痛死在了中途。

可以说,每一个锻骨诀修炼有成的修士,天赋心性都是上上之选。

当然,这只是常规的修炼方法。如果有条件配合淬骨丹服用,不但痛苦程度大幅下降,还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然而淬骨丹只有重溟宗才能炼制,以裴家的势力,每年仅仅只能分配到十颗淬骨丹。

裴家家主作为家族支柱理所当然拿走五颗,三位家老各拿一颗,宗子一颗......轮到叶青这个旁支子弟,那是至今连淬骨丹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因此,在从来没有用过一枚淬骨丹的情况下,叶青这么多年能够修出半身铁骨,修炼到练气期第二层,已是天分极高、意志坚定。

“正常情况下,煅骨诀一次完整的修炼,在没有淬骨丹的配合下,哪怕以众多药材滋补,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太过急切,身体反而承受不住,只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叶青兴奋搓搓手,“不过,我现在有系统!”

他迫切想要知道这系统的修炼效果,于是在选好功法后,就立刻点开「选择时长」,本来打算先选个比较短的时间感受下的,但最上面的选项却是「一年」,再下面「十年」、「一百年」......

叶青无语......

一直到最下面,才有一个「临时修炼·智能时长」。

这让叶青松口气,他立马选了这个,尔后点击「一键修炼」!

“智能修真系统竭诚为您服务!”面板闪烁两次之后,逐渐淡去,系统音恢复了之前的一板一眼,“一键托管,智能升级!现在开始托管修炼,贴心提示:修炼期间,宿主会失去身体控制权,请不要惊慌......”

旋即,叶青感觉到一阵轻微的晕眩,紧接着,一股无形的力量注入了他体内,迅速将他的身体摆布成修炼的姿势。

紧接着,丹田微热,煅骨诀自动运行,浑身骨骼一阵刺痛,然后开始一点点的分裂,又在煅骨诀的运行下,高速震动、飞快代谢,而他的周身毛孔打开,许多体内的污垢,都在这个过程里被排出......整个修炼过程,流畅,娴熟,甚至透着一股圆融自如的意味。

相比曾经每一次修炼,必须心分二用,稍有疏忽就是重伤濒死,系统托管简直可以用享受来形容。

这系统简直太适合他这种苟道咸鱼了!

简直就是金手指中的良心之作!

叶青正自欢喜,然而就在此刻,系统忽然“叮咚”了一声,旋即隐没的面板重新浮现:“检测到缺少修炼丹药淬骨丹,请稍等......”

“请稍等......”

“请稍等......”

叶青:“???”

这......系统一键修炼居然要淬骨丹?他到哪去给系统搞淬骨丹??

“叮咚!”系统再次发出提示音,面板上的文字也随之改变......

“分析完毕,系统将免费赠送十颗淬骨丹。”

这么好?

叶青不禁精神一振。

就在他满心期待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站了起来。

叶青:“?”

他的身体干脆利落的朝门外走去。

叶青:“??”

他一时愣住,然后就看着自己的身体以远超自己现在修为的速度,冲出小院,如一道残影一般,几息时间便冲进了裴家的碧梧院。

这个时候,叶青终于反应过来,碧梧院!

那是重溟宗弟子的住处!

整个裴府都要小心翼翼的贵客!


“系统!停下!这里不是我能来的地方!”叶青连忙在心里喊道,重溟宗作为魔道巨擘,作风一向强横凶残。

别看裴府在这鹿泉城势力庞大,呼风唤雨,实际在重溟宗眼中,整个裴府都是一只蝼蚁。

他曾经听过不少这样的传闻:某某世家的公子少爷因为见了重溟宗弟子没有行礼,被一夜灭门,全族人的皮都被剥下来挂在了树上;重溟宗的弟子看上了某某世家的小姐,某某世家没有主动把小姐送到对方门上,全族都被那名重溟宗弟子吸干了精血......

最可怕的是,包括鹿泉城在内,大家都认为,错的不是重溟宗弟子,而是那些世家。

至于原因?

很简单,弱就是原罪。

弱肉强食,天经地义——重溟宗地盘上土生土长的人,经过世世代代的驯化之后,不管是否加入宗门,大部分都已经从骨子里接受了重溟宗的三观,并且习以为常,深以为然。

可想而知,这座碧梧院目前有多凶险!

眼看系统无动于衷,叶青整个意识体都快裂开了:“老子不要你修炼了,停下!快停下!我屮艸芔茻你快停下听见没???”

可能感受到他的崩溃,系统贴心的“叮咚”了一声:“智能修真系统竭诚为您服务,一键托管,智能修炼!”

叶青几欲吐血,他现在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系统操纵着他直奔碧梧院西面的上房。

这里现在住着的是重溟宗弟子郑荆山。

重溟宗此番有两位弟子前来鹿泉城,受宗子裴鸿年邀请,在碧梧院落脚。

其中一位从未在人前露面,容貌修为性情都不为人知也还罢了。

但这郑荆山,修为高深,跟修为一样出众的,是他的赫赫凶名。传闻对方曾经为了竞争内门脉主之位,不惜坑杀生身之父,抽魂炼魄,炼制成一道威力远逾常规的血脉神通,在重溟宗内门大比之中大放光彩、一战成名。

砰!

下一刻,叶青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脚踢开了郑荆山房间的大门,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叶青只觉得眼前一黑,在意念之中咆哮,“系统!你特么是不是不满意老子,想换个宿主???”

他疯狂的转动念头,希望能够夺回身体控制权,但系统无动于衷,而他的挣扎显然毫无作用。

这一刻,叶青回想起了前世被各路人工智障支配的恐惧。

系统指挥着他的身体快步绕过门口的屏风,入内是一间极为宽敞的屋子,陈设华美,通往内室的雕花月洞门挂着一垂珠帘,此刻微微摇晃,发出悦耳的声响。

“系......”叶青还要不死心的劝系统冷静,忽然感觉到,门口有人在盯着自己。

郑荆山?!

叶青不禁心头巨震!

但很快他察觉到不对了,因为背后的注视,似乎不止一个人。

而且如果郑荆山在,以这位重溟宗高徒的脾性跟修为,恐怕叶青刚刚踹门而入时,就已经被原地去世了。

他毕竟是从文明社会穿越到这方天地之后,靠着毅力将锻骨诀修炼到半身铁骨地步的,虽然被这智障系统打了个措手不及,危急关头,反而迅速冷静下来:“系统,你注意下-身后是什么?”

系统对他的提醒毫无反应,控制着他的身体迅速走向一个角落,目标明确的打开了随意散落在地上的几个箱子里的一个,从中取出一个瓷瓶,动作利索的倒出十颗灰白色的丹药。

显然这就是淬骨丹了。

“叮咚!赠送十颗淬骨丹,赠送完成!智能系统继续为您修炼......”

你管这叫赠送淬骨丹?!

不是千米送人头?!!

叶青几欲吐血!

紧接着,更可怕的一幕发生了,他的身体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仅仅只是转过身,走到不远处的一个蒲团上,摆出修炼的姿势,将十颗淬骨丹全部吞下,开始运转锻骨诀。

这个位置正好让叶青看到门口,系统连门都没关!

叶青:“......”

系统你听到了吗?!

但很快,他没空管门了,因为他发现了众多注视自己的目光来源:门口的屏风。

半透明仿佛俗世鲛绡的屏面上,绣着袅袅婷婷栩栩如生的上百丽人,环肥燕瘦,尽态极妍,或执扇,或扑蝶,或怀抱琵琶,或漫拨琴弦,或折枝戏狸......姿态不一。

只是她们不管在做什么,视线都集中在了叶青身上。

正常情况下,能够被美人关注,尤其是这些美人里随便挑一个出来,都是国色天香、倾城倾国,任何一个直男都不会拒绝这样的艳福。

问题是,这些美人不正常。

她们尽管是绣上去的人物,但那种被真人紧紧盯住的感觉,却宛如实质。

叶青哪怕现在控制不了身体,也感到一阵发自内心的毛骨悚然。

“重溟宗......”他心头沉了沉,魔道宗门,果然诡秘。

虽然不知道这面屏风到底有什么问题,但显然不是善茬。

如果是他自己,此刻早已转身离开,走的越远越好。

不,如果他知道这智障系统的“赠送”方式,他压根不会给它控制自己前来郑荆山房中的机会。

现在只能指望郑荆山再凶残,既然会应裴鸿年邀请来做客,好歹给同门师弟一点面子,人不在房间时,留下一定手段限制这面屏风,免得误伤裴府之人。

想到此处,叶青将心思转回己身体内。

他发现,服下淬骨丹之后,锻骨诀的运转速度明显比之前快了十倍不止。

而且裴家用来招待贵客的房间,都布置了专门的阵法,远比叶青自己的院子灵气浓郁,他可以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修为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迅猛增长!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叶青逐渐沉浸在实力不断提升的快感之中,尤其是随着一阵金铁交鸣声,全身肌肉骨骼一阵颤动,毛孔俱张,一层宛如油脂般的暗红色污垢排出,下一刻,叶青感到自己猛然突破了一个关卡,浑身上下仿佛挣脱了某种束缚,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似乎只要他愿意,一拳就能将房间的石墙打出一个大洞。

“叮咚!”与此同时,叶青恢复了自己对身体的控制,耳畔传来系统的提示音,“本次修炼已经完成,感谢宿主使用智能修炼系统,一键托管,飞升无忧!期待您分享修炼评价,满意请给五星好评!”

面板浮现,熟悉的五颗星辰,静待宿主选择。

“练气三层,铁骨已成!”叶青心中一惊,甚至忘记了自己现在不在自己房间,面露骇然。

他五岁开始打熬身体,八岁时经家老检测资质,得授锻骨诀,不久引气开脉,成为一名练气一层的修士。

论天赋,算是裴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子弟之一,不比裴鸿年差。

只是旁支子弟资源稀少,还被继母打压,再加上锻骨诀的修炼太过凶残,他又要攒灵石激活系统,整个修炼过程连滋补药材都舍不得用,纯靠本身恢复能力,硬生生熬过去。

故此花了足足十年时间,才在两个月前达到练气二层。

这在鹿泉城同龄人里,已经算是中上水准。

而现在,这系统仅仅修炼了几个时辰,就让他从练气二层的半身铁骨,铸就全副铁骨,破入练气三层?!

难怪前人说,开挂一时爽,一直开挂一直爽。

这一刻叶青微微握拳,感受着全身上下澎湃的力量,忽然觉得系统好像也没有那么面目可憎了?

但是很快,屏风上如影随形的目光让他反应过来。

叶青眉头一皱,顾不得多想,迅速起身离开。

出门时,经过屏风之畔,尽管他努力保持距离,但眼角瞥见,屏风中的美人,还是有好几个伸出手,似乎想拉扯他的衣袍。

万幸的是,她们的手臂刚刚伸出屏风一尺,就撞见了无形的屏障,发出一声娇呼,仿佛吃痛,极不甘心的缩了回去。

虽然没法对叶青动手,可所有美人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叶青。

直到叶青翻墙出了碧梧院,仍旧能够感到,上百人静静的、专注的看着自己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种被注视的感觉,在叶青走远之后逐渐消失,他还是隐约预感到,自己似乎惹了个大-麻烦......

“裴府不能待了,必须立刻离开!”叶青心头沉了沉,顾不上对屏风的担忧,系统的赠送方式太费命,虽然没有当场被郑荆山撞破,但此人乃魔道高足,谁知道有没有什么手段发现他的潜入跟偷窃?

继续待在裴府,一旦郑荆山发难,他将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当务之急,必须立刻马上远遁千里,以躲避接下来的杀身之祸。

默念苟字诀,叶青顺手给了系统一个一星差评,决定回去赶紧收拾东西跑路。

然而,就在他回到自己院子里,以最快速度打包行李后,还没来得及出裴府,就被小厮追上来喊住:“七公子,家主让所有公子小姐现在都去一趟正堂。”


“家主为什么忽然让我们去正堂?”叶青皱眉,他只是个旁支子弟,还是爹不疼娘不爱的那种,从小到大,他见到家主的次数不超过一只手。

“回七公子的话。”小厮急着去通知下一位主子,边转身边匆匆说,“是郑仙师从外面回来,让家主这么做的。您还是尽快过去吧,郑仙师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太好。”

叶青内心一震,飞快的盘算了下继续潜逃的可行性。

很遗憾,生存率基本为零。

因为他虽然刚刚晋升练气三层,力能搏杀狮虎,但别说重溟宗的弟子,就是裴府上下,也能轻轻松松的将他安排了。

关键是裴府家规森严,家主召见,但凡人在府中,一炷香之内不到,立刻就会有高手前来查看处置。

尤其这次召集还是为了郑荆山,为了不在重溟宗高足面前丢脸,裴府的动作只会更利索。他现在逃跑,估计连裴家的大门都跑不出去。

“别慌!”叶青沉住气,冷静分析,“如果郑荆山知道我进入他房间偷取淬骨丹,恐怕早就让裴府派人来捉拿甚至当场打杀,而不是仅仅派个凡人小厮通知我过去......”

想到这里,他叫住已经走出一段路的小厮,“郑仙师刚刚回来就去了正堂?没回碧梧院休息?”

“没有。”小厮摇头,又催促他,“七公子请快快动身过去吧,别让仙师等急了!不然,家主恐怕不会轻饶。”

叶青飞快的权衡了下:“好,我这就去。”

片刻之后,裴府正堂。

家主裴宣正襟危坐,宗子裴鸿年侍立在侧,三位家老陪坐下首,都是神色肃然。

而主宾的位子上,是一名面若冠玉、容貌刚毅俊美的青年,正是重溟宗内门弟子郑荆山!

叶青入内给家主见礼毕,裴宣随意摆手,示意他跟其他人一样退到旁边,等候吩咐。

从头到尾,没人在意他。

这种漠视总算让叶青找回一点苟道中人的安全感。

很显然,郑荆山还不知道碧梧院的事情。

这真是太好了!

叶青松口气,赶紧调整神情,与周围的裴氏子弟一样,用好奇又敬畏的目光,打量着上首五人。

这方天地的修炼境界,分为练气期、筑基期、结丹期......其中练气期细分为一层到九层,九层之后,便是筑基,筑基又有初期、中期、后期三个阶段,筑基后期之上,才是结丹。

至于结丹之上的境界,裴氏家学里根本没有任何记载。毕竟偌大鹿泉城,连个筑基期都没有,明面上的第一高手就是裴宣,是为炼气七层。

备受家族期望、耗费丰厚资源送入重溟宗外门的宗子裴鸿年,迄今也不过是炼气四层。

而重溟宗此来的两位弟子,单单郑荆山年纪尚轻,却已经是筑基中期。

也就是说,只要郑荆山愿意,一个人就可以将整个鹿泉城屠戮一空。

所以,也难怪此人一声吩咐,裴家上下,都丝毫不敢怠慢。

叶青正思索着对方召集裴氏子弟的目的,忽然察觉到不远处有人满含敌意的看着自己。

他下意识的望去,就见这辈子同父异母的弟弟裴涂正恶狠狠的瞪过来。

“是老子今天苟的方式不对?”叶青心里很纳闷,他跟这个便宜弟弟虽然关系一向不怎么好,但随着他在家族中的边缘化,继母母子俩自觉已经将他踩在脚底,平素出入都对他视若无睹,为什么现在忽然流露出分明的敌意?

叶青心情顿时沉重,“还是激活系统之后飘了却不自知?”

他正仔仔细细的反省着自己这段时间的各种表现,是否有违苟道,却见一名小厮走近裴宣,低声附耳数言后,裴宣微微点头,轻咳一声,堂上顿时鸦雀无声。

只见裴宣用极为恭敬的态度,对郑荆山说道:“郑道友,敝家子弟,皆已在此,还请郑道友尽管吩咐。”

郑荆山面无表情的睁开双眼,随意扫了下众人,漠然道:“本门叛徒吴庭熹近日逃入元姥山,如今行踪不定。尔等即刻起入山搜寻,但凡发现吴庭熹踪迹,一律赏赐五十颗淬骨丹。”

“若无问题,现在便可出发。”

满堂裴氏子弟听罢,神色各异,都下意识的看向了家主、宗子、家老这些人。

裴宣面有难色,干咳一声:“郑道友,那吴庭熹毕竟曾是贵宗高足,又是罗长老亲传弟子,裴某听闻他修为已至练气七层,而敝家子弟实力微末,这......”

“你放心!”郑荆山淡淡说道,“吴庭熹眼下身负重伤,修为十不存一,便是初入道途的修士,都能将之拿下。他现在已经是条丧家之犬,绝不敢主动露头。”

裴宣松口气,环视了一圈满堂子弟:“都听清楚了?谁敢怠慢,坏了郑道友的大事,休怪本家主无情!”

说着,掐诀在堂上显出一道人影,是个面容阴鸷、眼神冷厉的散发男子,介绍道,“这便是圣宗叛徒吴庭熹,若是发现其踪迹,不要耽误,速速发送族中求援信号,届时郑道友便会赶到,将其擒拿。”

一干裴氏子弟齐声道:“谨遵家主之命!”

裴宣颔首:“还不赶紧动身?”

见其他人都已经摩拳擦掌的告退出去,叶青连忙也装出一副强按着激动的样子,裹在人群里出了门。

然后脚下步伐移动,不动声色的走到人群最前面。

他已经想好了,等会儿出了城,所有人都往元姥山去,正是他悄然离去、远遁千里的机会。

反正重要的东西都已经带上,随时可以跑路。

不然郑荆山现在还不知道有人闯进他屋子偷了东西,等会儿回去一看......他肯定还得凉!

......目送众多裴氏子弟离开,裴宣笑着向郑荆山道:“郑道友,敝府最近收到一些灵茶,不知道道友可有雅兴品鉴一二?”

“不必。”郑荆山却站起身,漠然道,“我得回一趟碧梧院,裴家主好意,回头再领。”

他匆匆到了碧梧院,却没去自己住的屋子,而是去了后面一间更为隐蔽的精舍。

精舍外观雅致,屋檐下还挂了一串风铃,随风轻晃,衬着四周茅檐低垂、碧竹萧萧,一派怡然。

只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风铃赫然是用一颗颗髑髅串成,其上无数虚幻人脸扭曲挣扎,发出无声的嘶吼。

饶是郑荆山已然筑基,此刻不当心看了眼,也不禁一阵晕眩。

他赶紧恪守心神,将视线转向地面,至精舍门外恭敬一礼,尚未开口,里面已经传来一个冰冷之极的声音:“人找到没有?”

“回师姐的话,已经确定吴庭熹逃入元姥山,罗长老其他弟子均已伏诛,六欲秘典必在他手中。”郑荆山忙道,“我已让裴家......”

“废物!”他话没说完就被打断,屋中人冷冰冰的呵斥,“本座没这么多时间在这里耗费。你也别闲着,一起去找!三天之内见不到六欲秘典,本座便抽了你的魂魄炼器!”

郑荆山面色剧变,立刻跪下:“是!”

片刻,见屋中人再无吩咐,这才起身,小心翼翼的退出去。

到了外面,只觉得背上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他侧头看了眼自己的屋子,略作犹豫,到底没敢耽搁,甚至没跟裴家打招呼,便匆忙离开,直奔元姥山。

与此同时,叶青趁着大部队经过一片树林时,顺利脱身。

元姥山在鹿泉城北,他出了树林,辨认了下方向,便朝西南而去。这是一片旷野,穿过之后,便是官道,可以通往另外几个城池。

他已经想好了,先去最近的一个城,要是到了之后还没被抓起来,就乔装打扮一番,火速找个远行的队伍混进去,能走多远走多远。

锻骨诀虽然并不偏重速度,但铁骨大成之后,浑身上下力量充沛,步伐自然而然比从前迅捷了不少。

叶青担心郑荆山已经发现了碧梧院的一幕,不敢怠慢,一口气跑了一个多时辰,见四周无人,这才略松口气。

但很快,他觉得有点不对劲。

有人在盯着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