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皇上皇妃娘娘她又来刺杀了

皇上皇妃娘娘她又来刺杀了

摘星月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的王牌杀手叶舞瞳,因为一场意外,魂穿古代,穿成了被逐出宫的弃妃。既来之,则安之!叶舞瞳打算一走了之,以原主的身份好好生活下去。谁成想,她居然邂逅了意图谋反的宁王,从此,两个人达成大长久合作,叶舞瞳也重新回到了宫中。

主角:叶舞瞳,宁王   更新:2022-07-16 02: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舞瞳,宁王 的女频言情小说《皇上皇妃娘娘她又来刺杀了》,由网络作家“摘星月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的王牌杀手叶舞瞳,因为一场意外,魂穿古代,穿成了被逐出宫的弃妃。既来之,则安之!叶舞瞳打算一走了之,以原主的身份好好生活下去。谁成想,她居然邂逅了意图谋反的宁王,从此,两个人达成大长久合作,叶舞瞳也重新回到了宫中。

《皇上皇妃娘娘她又来刺杀了》精彩片段

风速/S,湿度百分之21rh,地转偏向力'

一切数据确定无误后,少女在一块平整的草地上架起一把黑色的狙击枪,瞄准了两千米开外的一条铁轨。

从盒中取出了一颗满是繁复花纹的子弹,将其推入了枪膛。

几乎在同一时间,少女身体下的泥土发生了轻微的抖动,一辆每小时350公里列车从地平线的远端俯冲了过来!

少女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在第十一节车厢掠过的瞬间,她开枪了。

砰!

子弹在压缩气体的推动下从枪管中迸射而出,旋转着刺破了空气!

跨越了上千米的距离,击穿了车窗玻璃。

精准的命中的十二号车厢上B12座位上的客人,污秽的鲜血溅了旁人一身。

“任务完成。”耳麦中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少女不言不语,只是默默的收起了狙击器材,并且将自己留下的痕迹全部抹除。

她是组织中实力最为强大杀手之一,在所有的任务当中都是一击必杀,无一例外。

每次执行狙杀任务只会携带一颗子弹。

代号:花

不过今日的任务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同,在她完成任务后线人并没有给出她下一步行动的指示。

就在她准备开口询问时,耳麦那头却传来了线人的低语,“抱歉。”

不妙的感觉在心底蔓延,还未等她做出反应,挂在耳朵上的耳麦便骤然发生了爆炸!

看了这次自己狙杀了一个了不起的家伙呢,连自己这种级别的杀手都会被组织放弃。

火光亮起,最后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少女的世界陷入了永夜。

......

京城

平日里安静祥和的叶府今日却透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所有下人在路过的柴房时都会忍不住往门缝中多看上两眼。

“听说了吗?二小姐回来了。”

“二小姐?她不是进宫当了娘娘了吗?伴皇上左右,已经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昨日二小姐被从宫中赶出来了,还被削去了美.人之位。”

“我还以为飞上枝头就能变凤凰了,原来落毛鸡始终还是落毛鸡吗?”

两个下人一边从柴房路过一边小声议论着。

厅堂中

此时叶家的几位主事者齐聚一堂,共同商议着一件要事。

昨日夜里,原本族中视做骄傲的叶家二小姐叶舞瞳,突然被丢弃在了叶家门口的石阶上。

衣裙染血,气息奄奄,仅剩下了半口气。

叶家家主大惊,经询问后才从禁卫军口中含糊的得知了一些消息。

原来是叶舞瞳在宫中得罪了太后身边的红人云贵妃,才落的如今这个下场。

原本被叶家仰仗的靠山顿时便成了烫手的山芋,叶明山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只得将其暂时安顿在柴房中,待明日再行处置。

“要我说啊,还是早点把这个晦气东西早点赶出去。”平日里便与叶舞瞳有些过节的三小姐率先开口道。

“庶就是庶,哪怕进宫成了美.人也还是庶,有些事是天注定,没办法改变的。”

“二小姐出宫时被丈了二十棍,还被泼了冷水,染了风寒。

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估计活不了多久了。”

“那就赶紧把她扔出去,让她不要死在叶府。”三小姐冷冷的道,“要是因为她得罪了云贵妃!你们谁担当的起?”

厅堂中鸦雀无声,没人敢反驳三小姐的话。

早在两年前,二小姐还未进宫时,叶灵瞳便处处针对自己这个庶出身的姐姐,在二小姐进宫后更是嘲讽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放着好好的叶家的小姐不当,非要跑去宫里给人当佣人。

结果仅仅两年时间,叶舞瞳便从一介宫女晋升成了叶美.人,成了叶家的牌面,还通过各种手腕在官场内提拔了一些叶家人,让叶家的地位在京城一路水涨船高。

这更是让原本便看其不爽的三小姐妒忌的发疯。

如今见其落难,自然得上去狠狠踩上几脚才是。

而其他人的想法大抵也都是相同的,曾今你是叶美.人,大家都仰仗你几分,叫你一声娘娘。

但你如今成了废人,那就也别怪我们无情了。

只不过,谁也不好开口当这个恶人,既然三小姐已经帮他们开了口,他们只需要顺水推舟便好。

叶明山叹了一口气,看向了屋里的其他人,却无一人敢与他对视,显然大家都默认了这个决定。

“既然大家都没什么说的,那这件事就交给灵瞳去做吧。”叶明山道。

散场后,叶灵瞳带着几个恶仆直扑柴房。

其实早在昨日的那个寒夜当中,叶舞瞳就已经死去了,随之降临的便是花的灵魂。

潮水般涌入的记忆告诉她。

她是怎样被云贵妃诬陷,又是怎样在牢狱中被屈打成招,最后在云贵妃的虚情假意中保住了一条命,被削去了美.人之位,像是死狗一般被丢在了叶家的柴房当中。

不甘,愤怒,怨念,堆积在这具身体当中的情绪如同山火般爆发开来,甚至一度影响到了花的思维。

澎湃的杀心让她想要将整个叶府上下,皇宫内院屠个干净!

不过最终还是因为这具孱弱的身躯,降临到此处的花才没能展开行动。

只是偷偷找来了一根木刺撬开了柴房的锁,又从厢房中取了一些银钱,溜出了叶府。

等到叶灵瞳赶到的时候,柴房中除了那件染血的衣裙,哪里还有半点叶舞瞳的影子。

......

而此时的叶舞瞳已经换上了一件青色的长裙,罩着面纱。

一瘸一拐的朝着不远处的药店赶去。

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感染了,从苏醒到现在一直都是高烧不退,如果不赶紧治疗后面可能会出大问题。

当大夫摸到叶舞瞳的脉搏时,满脸的褶子都抖了抖。

片刻后才一脸难色的对叶舞瞳道,“姑娘,你身负重伤,又风寒入骨,在下实乃回天乏术已。”

“庸医。”叶舞瞳不留情面的道。

“你说什么?!”一旁的弟.子听到后直接跳了出来,他师傅可是京城内有名的圣手,如今竟被一介女流之辈叫做庸医,他怎么忍得了。


“你怎么跟我师傅说话的?”

“庸医?你知不知道这块门匾是谁赐下来的。”弟子指着门楣上医者仁心四个大字道。

“这是当朝圣上,当年微服私访赐下的!”

连同身后排队的病患也都不由分说的指责起了叶舞瞳不识好歹,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大夫连忙拦下自己的徒弟,在他看来叶舞瞳就是个将死之人,死者为大,谵言妄语实乃正常,又怎能与她一般计较。

“姑娘,此症若为早发尚可医治,如今已入骨髓,药石无医,实在不是我荆某拙藏,换做皇城御医也定是同一答复,若此还为庸医,那便为庸医吧。”

“算了,不跟你计较。”叶舞瞳直接从柜桌上抓来了一张草纸,提笔便写。

荆芥两钱,防风两钱,羌活一钱,独活两钱……

数分钟后,在大夫一脸震惊的神情当中,叶舞瞳将一张药方塞到了他的手上。

“原来药……还可以如此叠用吗?”

行医数十年的他自然能一眼看出,叶舞瞳这张方子可不是乱写的,每样药的功效各不相同,都无法医治之症,但若将其叠用或许真能有起死回生之效。

“按此方抓一副药。”

“好,好,好。”老大夫连说了三个好字,拿着药方,一边分析着其中药理,一边在药柜中取药,脸上还时不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不仅是其弟子,连同排队治病的病患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女子真有法解决荆大夫都无法医治的病症?

没过多久荆大夫便将所有药物置于袋中,正想询问叶舞瞳师出何方之时,叶舞瞳却又劈头盖脸的扔来了两份药方,分别用来治疗内外伤势。

荆大夫只好又幸福的忙碌了起来。

只有同为大夫的他才知道这些经过改良的药方的价值,就单单方才那一副风寒汤剂,若以他的名字宣扬出去便可名扬九州。

若是凑齐一册,便可名垂青史!

也不知道这位姑娘是谁家弟子,竟将此等药方随意外传。

而他不知道的是,像是这种常规的药方只要叶舞瞳愿意,她可以随便写上几册。

杀手受伤是常事,通常都会备一些药物在身上,在极端情况下利用植物制造一些止血酊也都是必修课。

而叶舞瞳有些不同,在训练之外,出于兴趣她几乎将那些稍有名气的中医学典籍翻了个遍,论医药知识储备并不弱于那些科班出身的医学生。

做杀手的时候几乎用不上,没想到却在这种地方用上了。

等到剩下两幅药剂,也都按照叶舞瞳的要求全都研磨成粉包在袋中后,荆大夫才恭恭敬敬将那三张药方叠在一起递给叶舞瞳。

“送你了。”叶舞瞳道。

“什么?”荆大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别人不知道这三副药方的价值,他还能不知道吗?

这三张纸就算是千两黄金白银也难求啊,结果就真如同草纸一般送给自己了?

荆大夫的双手颤抖着,正准备婉拒叶舞瞳的好意时,却发现她已经提着三包药走出十数米远了。

“师傅,她药钱还没给呢,我去把她追回来。”一旁的弟子好意提醒道。

荆大夫闻言反手一吧掌便将自己的徒弟扇了个人仰马翻,指着瘫坐在地上的徒弟道,“不成器的东西,真是没有半点眼力!”

转而又像是变戏法似的换了一副脸色,一脸谄媚,远远的冲着叶舞瞳喊道,“姑娘,您好歹留一姓名,日后好相见啊!”

叶舞瞳听闻后驻足了片刻,手指沾水在桌上留下了一个“花”字,转身便消失在人海。

离开了药铺,叶舞瞳买了一些煎煮药物的器具,找了一家客栈。

赏了小二些银钱让他将药煮好后送至厢房,便上楼休息了。

褪去衣裙,将其中用来治疗外伤的药粉冲水搅成膏状,敷在了伤口上。

看着躯体上大块的淤青跟伤痕,那股无根的怒意又如同野火燎原般,在心底疯狂滋生。

叶舞瞳花了好大功夫才将情绪平复下去。

看来,如果自己不帮这具身躯的原主人解决遗留问题,自己后面的日子是别想太平了。

也罢,就当是接了一份委托吧。

任务并不算复杂,叶家满门外加一个云贵妃。

酬劳则是这这具身躯的掌控权。

只不过如今自己势单力薄,实力也远不如从前,一切都要从长计议。


此时叶家

叶舞瞳失踪了?

这一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落在了叶灵瞳的脑袋上。

整个叶家上上下下都在叶灵瞳的号令下开始寻找起了叶舞瞳的踪迹。

甚至她还派下人在京城中寻找起了叶舞瞳,试图将她从茫茫人海中揪出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姐妹情深,妹妹担心姐姐的安危才如此上心的呢。

但熟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打的什么算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她对叶舞瞳的妒与恨也同样是如此。

单单将叶舞瞳逐出叶府怎么能消她的心头之恨?

如今叶舞瞳落在了她的手里,还失了所有依凭,就连家中的黄狗都不会站在她那一边。

她要将最为狠辣的报复在叶舞瞳身上统统用上一遍。

听闻叶舞瞳虽晋升为美人,但却还未侍寝,现在仍是chu子之身。

依照她所想,自己抓住叶舞瞳后首要做的便是给她灌上mei药,扔进花街柳巷,等过上三日再来取她,若是死了也就罢了,若是没死......哼哼,那之后想死就没那么容易了。

一连找了三日,都没有半点影子。

有人猜测叶舞瞳可能是预料到了留在叶家没什么好下场,于是便在醒来后便逃离了叶家。

有人说,叶舞瞳可能是让她在宫中结识的高人给救走了。

叶灵瞳恨的牙痒痒却无计可施,只得将叶舞瞳的闺房砸了个稀巴烂,以此泄愤。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场风波以这种虎头蛇尾的方式结束之时,一道青衣身影来到了叶府门前。

“来着何人?”两位身形硕壮的恶仆拦住了青衣人的去路。

青衣人摘下了自己的斗笠,露出了一张娇小可人的脸。

“二,二小姐......”

两位恶仆直接愣住了,前些天三小姐跟疯了一样四处寻找二小姐,将整个叶府都搅的鸡犬不宁,恨不得掘地三尺。

结果现在二小姐竟然自己送上门了?

“让开。”叶舞瞳道。

“二小姐,我们......”

“还要我再说一遍吗?”叶舞瞳轻语道。

一股彻骨的杀意以叶舞瞳为中心弥漫开来,让两位恶仆都为之胆寒,不自觉的便为叶舞瞳让出了一条路来。

等到叶舞瞳离开后,两人才发觉背后已经出了一层白毛汗。

“二小姐怎么回来了?”

“我去禀报三小姐。”

叶舞瞳进入府中后直着朝着厢房赶去,她只想从叶府取走一样东西,然后离开。

沿途也有不少家仆认出了叶舞瞳,惊愕异常,但碍于叶府二小姐的余威也不敢多加阻拦,只能眼睁睁叶舞瞳闯入叶府。

叶舞瞳来到了曾经自己的住处,推开门,原本整洁干净的房间如今就像是遭了贼一般,自己的物件被扔的满地都是,连同桌腿都被人拆断了一条。

叶舞瞳来到了床前,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插进了地砖的缝隙,撬出了一块青砖。

青砖下是一方被油纸包住的木匣,木匣中是一块玉佩与一些金饰。

这是叶舞瞳母亲的嫁妆,也是她最后留给叶舞瞳的东西。

叶明山在京城为官,凭借举人的身份娶了国子监祭酒的女儿为妻,为其诞下一子,次年因垂涎水运商脉之暴利,娶了商户之女为妾,诞下叶舞瞳。

数年后因水运商脉全部被朝廷收编,叶舞瞳母亲的地位便一落千丈,不久后便染病身亡。

似乎是早已经预见了自己女儿的悲惨命运,叶舞瞳母亲临死前便吩咐她十四岁时进宫,并且让其走投无路时挖开床前的那块青砖。

拿着着匣中的那块玉佩去中原找一个叫做楚庄然的人,那是她的舅舅,只要看到那块玉佩,那个男人必然会保她平安。

叶舞瞳将玉佩与金饰都揣进了怀里,想要离开,却在拉开门的瞬间与赶来的叶灵瞳撞了个满怀。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叶灵瞳的眼中顿时来了火气,对跟在身后的两位恶仆道,“抓住她!”

两个恶仆不由分说的便朝着房间中扑去,叶灵瞳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甚至已经在脑海中构思起了接下来叶舞瞳的惨相了。

但现实很快便还以颜色。

只见叶舞瞳如同脱兔一般凭靠着身形的灵巧,一个闪身便绕到了两人的身后,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两把匕首,仅仅是一个错身便在两人的身上分别留下了两条刀口,刀刀见骨。

鲜血喷涌,两个恶仆在哀嚎中倒地不起,而叶灵瞳还未回过神时一把带血的刀便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叶灵瞳愣在原地,身躯如同糠筛般抖动,白色的衣裙上除了血迹外还多出了一大片淡黄色的水渍。

“看来妹妹你最近火气有点大呢,回头多吃点莲子消消暑。”叶舞瞳凑到叶灵瞳耳畔轻语道。

“不要杀我,杀了我叶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叶灵瞳颤巍巍的哀求道。

“你可是我的亲妹妹啊,我怎么会杀你呢?”叶舞瞳用刀尖抵在叶灵瞳的肌肤上打着圈。

“带我去见叶明山,我便放了你。”

原本叶舞瞳只想效仿一下古贤,轻轻的走,轻轻的来,不带走一片云彩。

但没办法,叶灵瞳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那只好在今日与叶家做个了断,日后杀起来也更干净利落。

叶舞瞳将刀尖抵在叶灵瞳的腰间,用衣袖遮住,两人一同前往后院莲池。

沿途遇见家仆,叶灵瞳几次想要呼救逃脱,都被叶舞瞳给拦了下来。

家仆虽也疑惑,不解两位小姐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一路来到莲池凉亭处,此时的叶明山正在与几位朝廷中的朋友饮酒赏花。

在叶灵瞳看到叶明山的下一刻,便摆脱了叶舞瞳的控制,哭喊着扑到了叶明山的怀里。

“爹,二姐要杀我。”

叶明山有些发蒙,还有舞瞳怎么回来了?

但老江湖毕竟还是老江湖,不管发生了什么,最重要的是自己不能自己这群朋友面前丢了脸面。

于是边想蒙混过关,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全部赶下去。

“你们两姐妹要和睦相处才是,莫要打闹,爹爹正在和客人商量要事。”

“来人啊,将两位小姐......”

“叶明山。”叶舞瞳打断道。

气氛突然安静,所以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叶舞瞳的身上,就连倚靠在栏杆上的蟒袍男子都睁开了眼。

“我回来只为告诉你一件事,我叶舞瞳从今日起与你叶家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