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八零长姐富甲一方

重生八零长姐富甲一方

童鑫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年的婚姻,彻底拖垮了刘玥的整个人,面对整天无所事事的丈夫,以及婆婆的白眼,她用一死来结束了一生。有幸重生,刘玥发誓再也不要过前世那种日子,不再让悲剧重新上演,为此,她努力生活,寻找真爱,只为能过上平凡又安稳的日子,好在老天没有辜负她,这一世,她活得潇洒又快乐……

主角:刘玥   更新:2022-07-16 03: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玥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八零长姐富甲一方》,由网络作家“童鑫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年的婚姻,彻底拖垮了刘玥的整个人,面对整天无所事事的丈夫,以及婆婆的白眼,她用一死来结束了一生。有幸重生,刘玥发誓再也不要过前世那种日子,不再让悲剧重新上演,为此,她努力生活,寻找真爱,只为能过上平凡又安稳的日子,好在老天没有辜负她,这一世,她活得潇洒又快乐……

《重生八零长姐富甲一方》精彩片段

累……

刘玥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直接来到厨房看了看。

没有任何意外,果然没有一点吃的,听着对面屋里传来的电视声,忍着饿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结婚二十多年了,当初不顾一切嫁给张成的她,怎么也想不到两人的关系会沦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那个时候的张成为人忠厚老实,对自己也是全心全意的好。

和自己一样,都是国企的正式职工,本以为两人可以平平稳稳的守着铁饭碗过一辈子……

可没有想到的是,后面各种打击接踵而至,不仅折腾的自己差点丢了半条命,最好还落得那样的下场。

一切都是从那次意外怀孕开始……

那个时候不兴什么孕前检查,但是肚子总是感到疼痛,后来还是刘玥实在忍不住了,才去了一趟医院。

结果一查,是宫外孕!

婆婆因此不满刘玥,骂骂咧咧的很久。

她一个人在医院默默做手术,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修养了两年才敢再要孩子。

说来也奇怪,怀了没多久又流掉了,又过了两年又怀孕了,但是就是过不了三个月这个槛,倒是把自己的身体弄的是越来越差。

后来心脏也出了问题,到医院检查后,医生叮嘱,不能再要孩子了,刘玥这才不得已只能放弃生孩子的念头了。

但也因为这事,在家里没少受婆婆的白眼,经常冷落自己,骂自己是不下蛋的鸡。

现在回想起来,要不是因为那个时候离婚太麻烦,传出去又丢人,恐怕这个婆婆早就把自己赶出去了。

接着失业大潮来袭,他们夫妻俩全部失业,只能先回家待业了,但是她俩又都没有一技之长,什么技术活都不会,年龄也大了,刘玥就只能在饭店找个后厨的工作先干着。

一个月有个千把块钱,勉强够家里的开销。

这些都还好,虽然比以前过的苦了一点,但是日子还是可以过下去的。

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张成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失业后一直在家待着,也不出去找工作,整天就知道呆在家里看电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婆婆又怕自己儿子在家憋坏了,直接把自己每月的退休金拿出来几百块钱给他,还鼓励他找点自己的爱好,不要整天呆在家里。

后来也有人给他介绍工作,但是他总有拒绝的理由,不是嫌累就是嫌丢人,理由一大推。

那个时候刘玥才刚刚四十岁,饭店里新来一个打工妹,看见她第一眼居然是叫奶奶!

可想而知这几年她已经苍老成什么样子了。

年轻的时候,刘玥可是胡同里有名的美人儿的。

想着过往的事情,刘玥心中酸涩,本以为自己会特别难过,却没想到剩下的只有麻木。

回到自己房间喝了一大杯水,刘玥躺在了床上,看着屋子里乱七八糟的样子,也没有心情去收拾。

这里,已经不像一个家了……

至于自己的娘家……

父亲七年前在工地打工出现意外,没有抢救过来,直接撒手人寰了,想到这些,刘玥就心如刀绞。

自己家里的大哥大嫂过的也不怎么好,也都没了工作,还要供一个学生上学。

二哥十几年前就离婚了,现在带着儿子和妈挤在一个四十多平的小房间里,日子也是清苦的很。

刘玥不止一次的暗暗痛恨自己没有能耐,帮不上家里什么忙。

难过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忽然手机响了起来,刘玥拿起手机一看,是大哥打来的:

“大哥,什么事?”

“玥玥啊,咱妈住院了,你快过来!”

听了大哥的话,刘玥心一沉,道:

“妈怎么了?严不严重?”

大哥在电话那头声音有点嘶哑的说道:

“送超超的时候在路上摔着了,脊椎骨摔骨裂了,需要做手术,哎!你快过来吧,就在县医院骨伤科。”

“哥我这就过去。”

刘玥放下电话,背起自己的挎包就出了卧室,看了看婆婆王慧芳的房间,犹豫了一会,叹了口气,还是敲门走了进去。

王慧芳在房间里正在看电视,瞥了一眼,见是刘玥进来了也没有搭理的意思,继续转头看着电视。

“妈,您能不能先借我三十块钱,我妈摔骨折了,我要去医院看看,下周我就发工资了,到时候立马就还给您。”

“你就去医院看看,能花多少钱啊,再说了,我每个月就那一点退休金,我还要分给张成一半的,哪还有钱借给你啊!”

说完王慧芳直接关了电视,转身就爬到床上睡觉了。

“妈,到时候发了工资我还您五十,您看成吗?”

听了这话王慧芳又坐了起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非常不情愿的从兜里掏出来三十块钱,直接朝着刘玥扔了过来。

“按理来说亲家母出了事情我是应该去看看的,可是咱家什么情况,你也是清楚的,没有多余的闲钱买东西去看病人,要去总不能空手吧!所以干脆我就不去了,这事啊,你就当我不知道。”

“对了,我和你说啊,你妈看病的医药费可别想着跟我借了,我是真的没钱了,你还是让你的两个哥哥想想办法吧!”

刘玥也没工夫继续在这里听王慧芳念叨,她就没指望这个家能给她帮什么大忙,弯腰捡起地上的三十块钱,就匆匆的出了门。

到了医院一看,大哥二哥已经到了,大嫂没有过来,还在家照顾孩子。

“大哥,妈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大哥刘增强皱着眉头说道:

“检查过了,大夫说要手术,手术费加上后期的疗养费,可能要十多万。”

“十多万!怎么要这么多,妈不是有医保的吗?”

“很多药都是走不了医保的,没办法。”刘增强皱着眉头说道。

刘玥叹了口气,心里憋屈的难受,又问道:

“必须要手术吗?”

“刚才大夫说了,如果不手术脊椎容易坏死,就算做了手术后续疗养不到位,也容易出现这个问题。”二哥刘增发哭丧着脸说道。

“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先想办法凑钱吧,手术要紧,玥玥你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你就不用拿钱出来了,多抽点时间过来照顾妈就行,我和你二哥也不方便。”


刘玥虽然知道抽出时间照顾妈,等于自己又丢了工作,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点头应了下来,大哥二哥去办手续了,她自己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发起呆来。

“刘玥?是你吧,刘玥?”

正在愣神的刘玥听见有人在喊自己,抬头一看,就见跟前站着一个装扮特别时髦的女人,一时间没有认出来是谁。

“你是.”

“我是叶雨琴啊,怎么你不认识我了?我们以前是老邻居的呀?老家拆迁以后我就没有见过你,你怎么变化这么大!感觉老了好多啊!”

刘玥自己看了好久,隐约在这张浓妆艳抹的脸上看出来一丝当初那个泼辣丫头的痕迹。

一下子就勾起了以前的回忆,她记得眼前的叶雨琴打小就喜欢胡同里的小混混叶建国,叶建国可以说是人见人躲的主,那一片有名的小混混,自己也被他盯上过几次,好在自己跑得快都溜走了。

也不知道叶雨琴和叶建国后来怎么样了。

“日子过的艰难啊,你来这里做什么?”刘玥认出了她,有些无奈的说道。

“哎呀,别说了,我弟弟出车祸了,自己胳膊撞骨折了,我就不该给他买新车,这下可有的罪受了。对了,你这是怎么了?”

“我妈腰摔伤了,要做手术。”

“赵阿姨没大事儿吧,我去看看。”

刘玥连忙伸手拉住了她,说道:

“我哥刚去办住院手续了,这会儿还不太方便,改天吧。”

“也成,反正我后面还是要过来的,咱俩也是好些年没见了吧,你和张成现在过的怎么样?”叶雨琴坐了下来说道。

“哎,我俩都失业了,现在在外面打工混日子。”

“哦,这样的啊,那你孩子呢,多大了?”

刘玥哭笑,道:“我没孩子。”

叶雨琴听了这话,也是苦笑一声,道:

“巧了,咱俩还真是同病相怜,我也没有小孩。”

刘玥听了也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不是和那个叶建国在一起了吗,看样子,你们过的应该挺好的啊!”

人在遇见比自己过的还要惨的朋友时,就比较容易倒苦水,叶雨琴也是打小就大大咧咧的有什么说什么,更是没有把刘玥当外人,长叹一声,道:

“我现在日子过的倒是还可以,也和叶建国结婚了,只不过我付出了那么多不顾家里反对的和他在一起,可人家不在乎啊,他现在有的是钱,我也老了,他身边多的是小姑娘往上贴,我现在也想开了,他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只要每个月给我钱花就行了,我也管不了他。”

“那你为什么不要一个孩子啊?有了孩子起码有个保障,男人在怎么玩怎么花心还是要管孩子的。”刘玥看着叶雨琴问道。

“不是我不想要啊,是他不要,要孩子这件事情我提过很多次,他就是不同意,现在我弟弟出车祸了,他也没有过来,不知道又和那个小妖精厮混在一起了。”

她看刘玥一直盯着自己,又解释道:

“也没有什么不能给你说的,不怕你笑话,他新开了家饭店,服务员里面有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整天缠着她,那小姑娘本来长得就是一副勾人的模样,骚气的很。”

听了叶雨琴的话,刘玥觉得她也挺可怜的,不过比较之下,起码她还有钱花,这可是比自己强多了。

叶雨琴忽然又笑了起来,说道:

“那个小狐狸精居然在背地里动手脚,打算给叶建国生孩子,我估计叶建国应该就是在处理这件事情,真是傻的可以,也不提前打听一下,叶建国可是压根就没有打算要孩子的!”

叶雨琴吐槽完,似有深意的看了刘玥一眼,说道:

“你也是运气不太好啊,当初要是你多看叶建国几眼,或许我俩的情况都会大不相同了。”

刘玥看着叶雨琴,不明白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雨琴叹笑道:

“叶建国以前喜欢你的,这件事情你知道吧,我可不是说你不好啊,现在这个小狐狸精和你年轻的时候可是有几分神似的,不光是她,叶建国前面招惹的那几个女的,大都是和你年轻的时候,有几分相似的。”

“哎,不过现在说这些也都没有什么用了,毕竟你我现在都老了,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倒是叶建国现在变得是越来越有魅力了,这当女人真的是吃亏啊!”

刘玥听了也只是笑笑,就当叶雨琴是在开玩笑了,现在她可没有心思想这些事情,只是低头在担心母亲。

叶雨琴看她也是心事重重的,兴致明显不高,也就没有再打扰,说了声再见就起身离开了。

叶雨琴一走,刘玥仿佛缓了过来,起身走进母亲的病房,这间病房还挺干净,明显是刚整理出来的,除了母亲还没有人住进来。

“玥玥啊,你去告诉你哥,我不用做手术的,问题不大,回家养养就行了。”赵来芳忍着钻心的疼痛说道。

赵来芳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家里情况本来就不好,用钱的地方又多,她不想自己在给家里添乱。

“妈,人家医生说了,您现在这个情况必须要做手术的,您就别管家里的事情了,安心的养病。”

“我听见刚才医生说的话了,就算是做了手术还是要花很多钱的,还不一定能治好,还不如不做,你听我的,快去把你哥叫回来。”

“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就算是把房子卖了也要给你治病!”大哥刘增强回来了说道。

“瞎说,房子肯定不能卖,房子卖了以后我和增发还有超超去哪里住!”赵来芳一听说要卖房子,一下子就急了。

“到时候你们可以先搬去我那边住。”

“去你那边住?不行!你那边哪还有地方,增发已经离婚了,我这个当妈的还要在连累你吗?不行,这个手术我不能做,我要回家!”

“妈,你就踏踏实实的养病,不要操心这些事情了,这些我和增发已经商量好了。”

赵来芳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真不知道咱们家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这些年家里就没有发生过一件好事,你爸先走了,现在我又成了一个废人,你妹妹那个家有和没有也没啥区别,这么多年了连个孩子也没有,你说这以后可要怎么过!”


听见妈的话,刘玥忍不住跑了出去,跑到医院后院,找个僻静的地方,捂嘴痛哭起来!

大哭一场后,茫然的望着四周,不知道自己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要不是妈还在人世,她早就不想活了,太累了!

就这样一直坐着,直到腿麻的没有只觉了,才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凌晨四点了,刘玥起身,拖着麻木的腿慢慢的走回了病房。

走过医院扶梯转角就看见大哥二哥锤头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哥,你们怎么都在外面坐着,这都几点了还不去睡觉?”刘玥走上前去问道。

刘增强和刘增发抬起头,刘增强红着眼质问道:

“你去哪儿了?”

“我就在医院的后院坐了一会,忘记看时间了。”刘玥不清楚大哥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凶。

忽然刘增发抬头说道:“妈跳楼了。”

刘玥听了先是一懵,随即摇头道:

“不可能,好端端的妈怎么可能跳楼呢,妈腰都摔坏了,都下不了地了,妈到底在呢!”

“送去殡仪馆了,我和增发都睡着了,妈是在我们睡着的时候爬到了窗户边,医生说妈当时肯定是忍着钻心的疼啊!啊.”刘增强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刘玥却是哭不出来,这才多长时间,妈就和自己天人永隔了?她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再次走进病房,站在几个小时前母亲还躺过的床边,却只能闻到新换得床单的消毒水的味道。

脑海中回忆着母亲忍着钻心剧痛爬到窗户边的样子,刘玥也缓缓的朝着那扇窗户走去。

“妈,你等等女儿,女儿来陪你了!”

恍惚间,刘玥直接朝窗外纵身一跃,脸上带着释然的笑容。

刘玥动了动自己的手指,没有感觉到一丝痛楚,原来死后是感觉不到痛苦的,这就是死后的感觉吗?

陷入永久的黑暗之中,自己的思绪还在,但是却感知不到任何事物,也不错虽然略微寂寞了些。

“玥玥,玥玥啊,这都几点了,快起来,张成马上就过来了。”

听了这个声音,刘玥一个激灵,这是妈的声音,眼睛一下子就挣开了。

环顾一下四周,发现这是自己的房间,只不过是拆迁前的平房,这是怎么回事?

“玥玥,我叫你呢,听见没有,快点起床。”

“哦,起来了!”

刘玥先应了下来,随后惊疑不定的穿上挂在床边的连衣裙,这件连衣裙还是自己没有结婚前穿的那一件,穿好衣服走到门口,她却不敢开门了,她怕这一切是假象,是个虚幻的梦,害怕打开了房门自己再次陷入无尽的绝望和痛苦当中。

“玥玥,快点,不要磨磨唧唧的了。”

虽然非常犹豫,但是母亲接连的叫喊声实在是让刘玥耐不住了,心一横直接将门打开了。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之前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和张成一起去公园的,赶快洗脸去,吃完饭,好好收拾一下自己。”赵来芳没好气的看了女儿几眼,催了几句转身就忙活去了。

刘玥现在还是迷糊的,她走回房间,拿起桌子上的那片小镜子,看着镜子里这张年轻漂亮的脸庞。

愣了一会神,才抬头看向挂在墙上的挂历,只见上面写着的是一九八0年六月。

记得自己是在八一年腊月的时候和张成结的婚,这么说来自己是回到了二十年前了?

上天居然给了自己一次重来的机会!

这一次,她就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家人的命运。

“哎呀,张成来了,玥玥啊,快出来,张成来了。”

母亲一直在叫自己,这次刘玥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门走了出去,当看到年轻斯文的张成时,内心再起波澜。

谁能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多年后变得不思进取,吊儿郎当,两人的婚姻也是一段实名的悲剧。

“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回事,张成来了你也不说一句话。”赵来芳非常不满意女儿现在的这幅态度。

张成家的条件搁在现在来说,是很不错的。

他的父母都是国营企业的正式员工,家里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上头还有一个姐姐,家里有什么事情,也用不着他操心,基本没有什么负担的。

张成他姐还是和刘玥一个单位的,以后要是他俩可以结了婚,刘玥上下班也可以有个照应了,更好地是,张成还是中专学历,是坐办公室的,和工厂里面的一线员工不一样,以后的发展肯定会很好。

运气好了,张成入个党当个干部什么的,那以后女儿的这个日子可就没有什么好发愁的了,自己在外面提起这个女婿来也是很有面子不是?

“玥玥,要不我们先去公园逛一逛,然后一块去看电影吧!”张成走到刘玥旁边说道。

刘玥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张成看她答应了,立刻走到大门口,把停在门口的自行车推了进来,推到刘玥身边。

刘玥回头看了一眼母亲,就直接坐在了自行车的后座上,张成就这么载着刘玥去了附近的公园。

买票进了公园后,两人就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

刘玥回忆了下时间,现在她和张成应该是处了有半年左右的时间了,就算是放在八十年代,这个时间也不短了,几乎算是定下来了。

张成看着一直低头沉思的刘玥,越看越是觉得好看,觉得自己能找到这么好看的媳妇也是自己的福气。

张成望着刘玥开口道:

“玥玥,我妈跟我说了,今晚让我带你去我家吃饭,我姐也回来,今晚要做不少好吃的,到时候你可要多吃点!对了,我妈还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有结婚的打算?”

张成的话直接打断了刘玥的思绪,刘玥深吸一口气,是要把事情说清楚的时候了,抬起头看着对自己笑的张成说道:

“张成,我觉得咱俩可能不合适,还是算了吧,以后你肯定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

张成听了整个人立即就傻了,呆愣着半晌,才说道:

“玥玥,我俩处的好端端的,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俩不合适,性格也不合,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刘玥说的非常的决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