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爹地妈咪她真的很穷

爹地妈咪她真的很穷

清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众人眼中,夏楠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少女,如今未婚先孕,败坏家风,让家人丢尽两面。为了逃脱继父的打骂,她只身一人去了国外,在那里将肚中的孩子抚养长大。五年后,夏楠强势归来,却遇见了沈顾,是萌娃的亲生父亲,将她宠成宝贝,让曾经欺负她的人付出了惨痛的教训。

主角:夏楠,沈顾   更新:2023-01-06 13: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楠,沈顾 的女频言情小说《爹地妈咪她真的很穷》,由网络作家“清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众人眼中,夏楠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少女,如今未婚先孕,败坏家风,让家人丢尽两面。为了逃脱继父的打骂,她只身一人去了国外,在那里将肚中的孩子抚养长大。五年后,夏楠强势归来,却遇见了沈顾,是萌娃的亲生父亲,将她宠成宝贝,让曾经欺负她的人付出了惨痛的教训。

《爹地妈咪她真的很穷》精彩片段

秦家的派来的张婆子气焰很是嚣张,仗着从金陵来的,对兰镇这种乡下地方很是瞧不上,连带对这个秦家不要的大小姐也没什么好脸色。

秦青竹实在懒得搭理她。

“大小姐,从这里去金陵,大约要半个月,你可能没坐过马车,这可比驴车要舒服多了。”秦家派来的张婆子身材滚圆,一脸富态,眼睛吊着看秦青竹,颇有几分不屑。

秦青竹上了马车后就没什么反应,手里捧着一个暖烘烘的汤婆子,捂得十分认真。

她眉眼清冷,长卷的睫毛微微一颤,和着外头的飘雪沁着凉意,莹白娇嫩。

张婆子愣了愣。

这养在乡下的嫡出大小姐,却似比金陵城中几位庶出小姐,还要漂亮上三分。

尤其是那双眼睛。

“大小姐,你可要记着了,回了我们秦家,行走坐卧都要谨慎再三,老爷夫人规矩严,若是行差踏错,可不像在乡下什么事情都没有,那可是要受罚的。”

张婆子斜着眼睛淡淡看她一眼。

“大小姐,不是张婆子我多嘴,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你从小长在乡下,不懂得高门大户的规矩,这是必然的。”

“进了府,你不要东张西望的,手脚也要干净,别什么都去碰一碰,摸一摸,要是弄坏了什么东西,可是赔不起的!”

语气鄙夷,俨然将秦青竹当做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

一旁坐着的银珠一脸愤懑,她已经忍这个张婆子好几天了!

察觉到银珠要发作,秦青竹轻飘飘一个眼神过去,银珠只能忿忿不平的偃旗息鼓。

张婆子越发来劲。

“还有,府里夫人老爷最宠爱的是二小姐,二小姐最喜欢练字,她练字的时候,你千万别过去打扰。”顿了顿,又眼神隐晦的扫她一眼,轻声嘟囔,“八成也不识字……”

兰镇到庭州足足花了七八天,再有几天,就到金陵了。

马车剧烈晃动,下一刻便停下了。

张婆子正憋屈着,顿时掀起车帘扯着嗓门问道。

“前头怎么了?好端端停下来干什么!作死吗!”

车夫收着马鞭告诉她,前面有人把小贩摊位给撞了,正挤着,想过去得绕个路。

张婆子骂骂咧咧的放下手。

秦青竹抬眼,正好透过帘布一角看向车外。

寒风中一匹枣红大马威严尊贵,骑在马背上的少年鲜衣怒马,矜贵隽雅,周身气质于人群中卓尔不群。

是个不俗的人物。

沈宗烦躁的蹙着眉,正掀袍下马,余光一瞥便看见不远处马车内一抹淡青衣裙。

马车绕过人群继续往前,直到侍卫过来和他说话,沈宗才收回视线。

“殿下,人追上来了,怎么办?”

沈宗抽打着手里的马鞭,面上岿然不动:“让他们带人先走。”

“殿下,这太危险了,独自行动未必……”

王连后面的话被魄力十足的目光生生压了回去。

金陵。

下了马车,烫金匾额高悬府门,漆黑沉重的大门上一对兽形黑油辅首衔锡环格外显眼。

“我们秦家在金陵也是数一数二的门户,老爷又升官成了礼部侍郎,所以往后这门,就更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张婆子下巴抬着,鼻孔老高,还想说什么,秦青竹只扫了一眼,便面色如初踏进去。

不过区区三品侍郎罢了。


张婆子却是面色一黑,哼了一声。

入到正厅后,抱厦里才逐渐出来几位女眷。

为首坐的是秦夫人。

秦夫人出身将门,端坐其位只一个眼神便如羽箭般锐利。

秦夫人和秦青竹是亲母女,但和其他女儿相比,秦夫人显然更不喜欢她。

敷衍的走了下流程,又随意叮嘱了些几句,便起身疾步走了。

只有秦霜兰留下。

她是秦家最受宠的二小姐,秦夫人最喜欢她。

“大姐姐,待会父亲就回来用午饭了,你稍微坐坐,我已经让丫鬟婆子去给你的院子收拾了,等吃过饭,就能去歇息了。”

秦青竹扬起笑来,淡淡的,没什么感觉。

她一笑,光彩照人的秦二小姐眼底翻滚着嫉妒。

她从来没想过,在乡下的秦青竹,竟然会长得这么美。

金陵遍地美女才女,可她不得不承认,秦青竹太惹眼了,就算在繁华的金陵中,也是扎眼的存在。

秦青竹错身而过,皓白的手腕微微露出,她嘴里有些干,便神色自如的坐下吃茶。

银珠替她解了身上的披风,垂手而立。

整个过程,主仆二人都没正眼看过秦霜兰。

厅内逐渐蔓延出一股清澈的冷意,身在其中仿佛坠入寒潭,让人不由自主的便紧绷起来。

秦霜兰浑身不自在。

“大姐姐,时间还早,不如……你先去我房间换身衣裳吧?我的身量和大姐姐差不多,应该能穿得下。”秦霜兰笑吟吟的,嘴角噙着讽意。

秦青竹身上穿着淡色的长裙,样式不是金陵最流行的款式,布料看起来轻薄素白,像是没有钱做新的冬衣,所以才在大雪天里穿得如此单薄。

她是秦家二小姐,锦衣玉食,仆从环伺,秦青竹拿什么和她比?

乡下来的人,不管再怎么装,身上那层皮就装不像。

秦霜兰眉眼往上一挑,心情愉悦起来。

秦青竹扫了眼自己身上的轻烟罗,这料子是江南坊最新研制出来的。

轻薄保暖,花样新颖,走起路来灵动俏丽。

以江南坊在大盛的影响力,一旦出库兜售,自然又能掀起一股潮流风来。

只是现在……那批货应当还在绣娘手里做花样。

秦青竹轻轻抿了一口茶。

秦霜兰似乎很热衷让自己去换衣裳。

“不必了,这样就可以,多谢二妹好意。”

见她不识好歹,秦霜兰俏脸一冷,眼角眉梢皆是讽意,哼了一声便带着丫鬟走了。

“小姐,饿吗?”银珠狠狠瞪了眼走出去的秦霜兰。

秦青竹摇头,面上浮现笑意来。

笑意不达眼底,没什么太大的热情。

秦家其实并不算大,至少在金陵就不算什么,但入目的依然是富丽堂皇,抄手游廊雕花精美,一步一景十分讲究。

和兰镇,天壤之别。

“小姐,他们分明是故意羞辱我们。”银珠走过来给她披上披风,顺便侧身挡了从外面吹进来的风,“明知道我们要回来,才开始收拾院子,现在更好了,直接把我们撂在大厅里,连个客座都没有……”


中午日头高挂,寒意渐渐少了些,但到了黄昏时刻,秦邵才风尘仆仆的从衙省里回来。

换了衣裳后在自己位置上坐下。

最陌生的那个人,就是秦青竹,秦邵看见她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

好半晌才恢复常色坐定。

“父亲,今日大姐姐回来,我们一家终于团聚了。”秦霜兰笑得娇俏可人,亲昵的贴在秦夫人手边,眼神若有似无的飘在秦邵脸上。

饭桌上气氛变得古怪起来。

其余两个小姐都垂着脑袋不说话,但耳朵竖得尖尖的。

秦邵看着秦青竹,只觉得陌生得别扭,想了想开口道:“青竹既然回来了,那就好好在家学礼仪吧。霜兰,有空你要多提点提点她。”

秦夫人拍着她的手背:“霜兰规矩礼仪最合范了,青竹,你要好好学,不能给我们秦家丢脸。”

一桌人都看了过来。

秦青竹正在认真的嚼嘴里的米粒,半晌,才慢吞吞懒洋洋的点头。

秦邵脸色瞬间就没那么和煦了,放下筷子,似乎忍了又忍。

“你的院子已经收拾好了,吃完饭就过去吧,没事,少出来走动。”

秦邵自认身份不俗,丢不起脸面。

所以在秦霜兰没把她调教好之前,秦邵恨不得根本没人知道他还有这么个女儿。

要不是卢家非逼着他把人接回来,他只愿秦青竹这辈子也别出现在跟前。

但事实和预想稍微有一点偏差,那就是他根本没想到秦青竹会长了这么一张脸。

这张脸,就算被选入宫为妃,也是绰绰有余。

秦邵眉头轻轻一蹙,心思开始活络起来。

“父亲放心,大姐姐虽然住在乡下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是女儿有自信,一定能调教好大姐姐的。”秦霜兰软糯糯的声音响起,带着些许撒娇。

秦邵很吃这套,瞬间阴转多云,摸着她的脑袋说话声音都轻柔了些。

秦青竹依旧淡淡的没什么表情,秦霜兰仿佛重拳捶在棉花上,胸口堵得慌,笑了一会,也就笑不出来了。

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

秦邵丢下筷子早早的走了,秦夫人借口身体困乏也走了。

剩下秦霜兰和两个妹妹。

秦青竹扫了一眼后,走了。

夕园两个字写得很大。

银珠气呼呼的瞪着一双杏仁大眼。

里头丫鬟三三两两的站着,看见秦青竹都没什么反应。

园子很简单,一眼就能望到头,加起来的奴仆不超过十个。

迈进主屋,看起来还算干净。

但也仅限于干净而已。

“来个人,给小姐沏壶茶来!”银珠踏在门口,偏着身子侧头看。

“这位姑娘,你不就闲着吗?自己去倒呗。”一个婆子眉头一挑,脚下不动如山。

银珠本就憋了许久的火气,见状小脸通红:“你们不去?”

没人理她。

“好,别后悔!”

话音落下,那婆子非但没被吓着,反而鄙夷的嘘了一声,抬腿疾步就走了。

边上四个丫鬟,身上衣裳半旧,一看就知道不是干精细活的,八成是从底下做杂活的调上来的。

看见婆子走了,面面相觑一会,竟然也走了。

银珠差点没被气死。

但事情比银珠想象的还要糟糕些,夕园在整个秦家的角落,风景不怎么样,位置不怎么样,就连吃饭,都要走好远才能到花厅,不仅如此,伺候的丫鬟婆子都是秦家本家的,对秦青竹这个半路杀回来的大小姐没几两敬重心,从园子里出去后,直到天黑了,都没见人回来。

屋子里,竟然没有蜡烛,也没有碳火。

银珠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冷的,一个劲的抖着。

“小姐,秦家太过分了,晚上我就去教训教训他们!”

“少惹事。”秦青竹红唇轻启,随后从袖中拿出一个圆滚滚的夜明珠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