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霍总虐错了夫人才是白月光小说完整章节

霍总虐错了夫人才是白月光小说完整章节

苏眠霍铭时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深夜,大雨滂沱,市医院里。“头部有轻微脑震荡,腹部受到撞击,孩子保不住了......”苏眠被打了麻醉药,但尚有知觉,她感觉到体内有东西在消逝,心里是麻醉药也抵挡不住的撕裂疼痛。“联系到她的家人了吗?”“她丈夫手机关机,我再联系其他人看看......”她模模糊糊听到了说话声,眼角一滴泪水滑落......

主角:苏眠霍铭时   更新:2023-02-09 14: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眠霍铭时的女频言情小说《霍总虐错了夫人才是白月光小说完整章节》,由网络作家“苏眠霍铭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深夜,大雨滂沱,市医院里。“头部有轻微脑震荡,腹部受到撞击,孩子保不住了......”苏眠被打了麻醉药,但尚有知觉,她感觉到体内有东西在消逝,心里是麻醉药也抵挡不住的撕裂疼痛。“联系到她的家人了吗?”“她丈夫手机关机,我再联系其他人看看......”她模模糊糊听到了说话声,眼角一滴泪水滑落......

《霍总虐错了夫人才是白月光小说完整章节》精彩片段

霍铭时接到了公司的电话,没多久便离开了病房。

他一走,霍母安慰苏眠:“眠眠,妈知道,嫁给阿时的这几年委屈你了,可你当初答应过爷爷,不管结果如何,你都会坚持五年,以后万不可再说离婚的话了。”

苏眠抿了抿唇,神色低落,苦笑道:“妈,离五年只有三个月了,阿时本就讨厌我,我现在没了孩子,他更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爱上我了。”

“但他也没想过要跟你离婚不是吗?”霍母拍了拍她的手。

苏眠勉强扯了下唇角。

“眠眠,妈要你起誓,五年到期之前,绝不再提离婚。”

苏眠沉默半晌,想到霍铭时跟那个女人,她攥紧了拳头:“好,我起誓。”

霍母这才放下了心来。

下午的时候,霍铭时在霍母的要求下,从别墅熬了鸡汤来了医院。

霍母为了给苏眠跟霍铭时留下独处的时间,找了个借口走了。

苏眠答应了霍母不会再提离婚的事情,所以也只能当做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原谅他,就像这五年来的每一次那样。

苏眠端着碗,默默地喝着汤。

霍铭时坐在病房的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看着她的眼神,幽暗不明。

苏眠还是第一次喝到霍铭时亲手做的东西。胸腔里一颗干瘪的心,渐渐地温暖了起来。

她就是这样,不管霍铭时做了多少伤害她的事情,只要他给她颗甜枣,她就能忘掉那些疼痛。

她不是没觉得自己这样,是真的傻,可是她既然收不回对霍铭时的爱,就必须要承担这份傻带来的伤害。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霍铭时突然道。

他起身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股强势的威压笼罩过来。

苏眠握住调羹的手一顿,抬头不解地看向他。

今天是什么日子?

昨天是九月十五,那么今天是,九月十六。

苏眠眼眸一亮,今天是她跟霍铭时结婚的日子!她心中一喜,他竟然记得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唐氏总裁跳楼身亡,唐总夫人在自家别墅自杀。”

霍铭时看着她,幽深的眼眸里情绪翻涌,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苏眠,今天是雅宁父母的忌日。”

“铛”的一声,是调羹摔落,击打在瓷碗里的声音。

碗里的汤水溅出,落在了白色的病床单上。

苏眠心里“咯噔”一下。

五年前唐氏变故,唐氏总裁跟夫人双双亡故,留下的独女唐雅宁也在同一天消失。

苏眠抿着唇,将碗放在了床头柜上。

原本温热的心,一点一点地冷了下去。原来他记得的,是这个......

苏眠打起精神,对上霍铭时扯出一丝微笑:“天还没黑,你现在去祭拜还来得及,外面下雨,你记得带把伞......”

“苏眠!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霍铭时徒然拔高声调,语气厌恶。

苏眠被他吓了一跳,眼眶红了起来,牙齿都在微微打颤,“那你在说什么?阿时,事到如今,你还觉得,是我害死了唐总夫妇,害了唐雅宁失踪吗?”

唐雅宁不是已经回来了吗?有谁比她那个当事人更清楚当年的事情?

唐雅宁难道没有跟他解释,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霍铭时俯身捏住苏眠的下巴,语气冰冷,“苏眠,当年如果不是你掐断了唐叔叔打给我的求救电话,他根本不会走到跳楼那一步!这么多年,你可曾去祭拜过他们,在他们坟前忏悔?”

果然,唐雅宁,唐家。

这是她跟霍铭时之间的死结。

苏眠认命地闭了闭眼,心已经千疮百孔。

五年了,关于唐家跟唐雅宁,她解释了无数次,可是霍铭时一次都没有听过她。

“阿时,我当年真的没有接到那个电话,我跟唐家无冤无仇,我没有理由撒谎,更没有理由害他们......”

“如果不是你,雅宁早就成了霍太太,我跟她也已经儿女成群了,你还说你没有理由?”

儿女成群......

他想要的从来都是他跟唐雅宁的孩子,所以才对她失去的那个孩子如此漠视吗?

她从出事到现在,他对她没有一句安慰,他们的孩子也是一个生命,可他对宝宝却没有一丝痛惜!

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唐家,跟唐雅宁!

苏眠攥紧了手指,指甲锲入肉里也感觉不到疼痛,眼眶里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决堤般涌出。

霍铭时见她流了眼泪,嘴角竟然不屑地勾起,“苏眠,你应该要去跟唐叔唐姨忏悔!”

说完,他坚硬的大掌拽着她的肩膀,轻而易举地就将她从床上提溜起来。

“阿时,你要干什么!......”

苏眠还来不及反抗,霍铭时已经将她拉出了病房。

一个多小时后,郊区墓地。

墓碑前,是一对夫妻的黑白照片。

天上还下着雨,墓地阴凉,雨水混着寒风吹过,苏眠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病服,冷得忍不住颤抖。

刚刚流产的肚子也开始疼了起来,她后背沁出一层冷汗。

霍铭时抓着她胳膊的手感觉到了她的颤抖,却以为她是心虚害怕,冷笑一声,将她一甩,苏眠身体虚弱无力,猝不及防地就扑倒在墓碑前。

“磕头,赎罪!”

苏眠抬起头,眼泪汹涌而出,可都消散在了雨里。

她看着霍铭时的目光里有倔强也有痛苦,“阿时,我求你信我,哪怕一次,我真的没有掐断那个电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