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白栀白洛凡白歌

白栀白洛凡白歌

大山里跑出来的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栀是备受父母兄长厌弃的豪门真千金,身上有着平庸者的一切特性。然而在她离开后,不同领域的最顶尖存在,冷酷腹黑的杀手、算无遗策的商业巨擘、惊才绝艳的设计大神、行踪诡秘的神级黑客,也随之一同消失,世界震荡。往事重启,一场汇聚了天才和疯子的旷世直播,也是一场九重人格互相救赎的狂欢盛宴,揭露了白栀如烟火般璀璨的一生。人前,她是假千金的对照组、成名的垫脚石;是校园里,人人欺凌嘲笑的丑女;是受尽冤枉的小可怜;人后,顶流巨星情愿为她跌落神坛;财阀公子为她一掷千金,争先索爱;杀手之王半跪在地为她点烟,目光虔诚。繁华落幕,全场缄默。曾经厌弃白栀的众人,疯了一般地寻找她的下落。…… 一朝骨灰被人泡茶,白栀气的从坟墓中破土而出,这才得知她并非生...

主角:白栀白洛凡白歌   更新:2023-03-18 10: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栀白洛凡白歌的女频言情小说《白栀白洛凡白歌》,由网络作家“大山里跑出来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栀是备受父母兄长厌弃的豪门真千金,身上有着平庸者的一切特性。然而在她离开后,不同领域的最顶尖存在,冷酷腹黑的杀手、算无遗策的商业巨擘、惊才绝艳的设计大神、行踪诡秘的神级黑客,也随之一同消失,世界震荡。往事重启,一场汇聚了天才和疯子的旷世直播,也是一场九重人格互相救赎的狂欢盛宴,揭露了白栀如烟火般璀璨的一生。人前,她是假千金的对照组、成名的垫脚石;是校园里,人人欺凌嘲笑的丑女;是受尽冤枉的小可怜;人后,顶流巨星情愿为她跌落神坛;财阀公子为她一掷千金,争先索爱;杀手之王半跪在地为她点烟,目光虔诚。繁华落幕,全场缄默。曾经厌弃白栀的众人,疯了一般地寻找她的下落。…… 一朝骨灰被人泡茶,白栀气的从坟墓中破土而出,这才得知她并非生...

《白栀白洛凡白歌》精彩片段

“我为什么要保护哥哥?这不是件好事吗?”白歌抬起头,理所当然的反问。

宋臣挑了挑眉:“好事?你知道我要对你哥哥做什么吗?”

白歌突然笑了,笑的很甜:“当然知道了,你不就是想娶我哥哥吗?”

直白的话让宋臣措手不及,慌了一瞬。

没等他反应,白歌抱着小熊站了起来,眉眼弯弯:“我支持你噢!不过你要给哥哥很多聘礼,哥哥那么宠我,他的聘礼都会给我,那样我就有花不完的钱啦!

白歌天真又残忍的话,不仅让宋臣错愕,也让弹幕沸腾了。

[哈哈哈哈哈!神他妈聘礼,白歌你真6!]

[原来白歌那天也看见了,却躲在暗处没有出来,谁更在意白翊这个哥哥,这下很明显了吧。]

[我去,她这不就是为了钱出卖亲人吗?!]

[也可能白歌的是非观还没塑成,不知道这种事会对白翊造成多大的伤害,要是知道事情的严重,应该就不会这么做了吧…]

[或许白歌只是比较天真吧……]

白翊不可置信的看着屏幕,他怎么都没想到,白歌竟然也看到了,可她却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

而早在白歌说出聘礼两个字时,他的脸就整个青掉了。

去他妈的聘礼!他是直的,直的!

不过这也侧面说明,白歌真的很在乎钱……

不,一定是白歌不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一定是……

不管白翊心情如何,屏幕内的宋臣却是笑的灿烂:“好,我一定给你哥哥很多聘礼,那为了我能早点娶你哥哥,你帮我把他约到小树林里,怎么样?”

“不要。”白歌不假思索的拒绝了。

白翊陡然松了口气,他就知道,白歌还是在意他的,她不会帮着那个人渣骗他。

可下一瞬,白歌清脆的声音却让他如坠冰窖。

她说:“让我白帮忙是不可能的,至少给我五十块!”

五十块,对一个小孩来说不是小数字了,而在亲情面前,这又是个极其廉价的数字。

白翊心中发凉,在他最宠的妹妹眼里,他连五十块都不值,而他冷眼相对的白栀,却为了他勇敢的对抗成年人。

这让他对白栀更加愧疚,而对白歌,则是浓浓的失望。

比起他平淡的反应,观众们的言辞显得格外激烈。

[刚才说白歌天真的人呢?都看看,这能叫天真吗?为了五十块把哥哥往虎口里送,我就没见过这么坏的小孩!]

[是啊…就算白歌不知道这事多严重,单就为了钱出卖白翊这事,就不该啊……]

[亏白翊对她那么好,她就是个小白眼狼啊!这要是我妹妹,我早气吐血了。]

[啧啧,同样是妹妹,白歌和白栀真是没得比,一个护着哥哥,一个坑哥,我看白翊接下来要倒霉了。]

[不行白翊就嫁过去吧!]

随着这条弹幕飘过,大屏幕上,宋臣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五十块啊没问题,那你什么时候约你哥哥过去?”

白歌没有回答,伸出了手看着他:“先给钱噢。”

宋臣很干脆的掏出钱包,将一张五十的纸币放在了她手上,这才听白歌说:“今天下午六七点就行,哥哥放学吃过饭之后,会陪我去玩的。”

达到了目的,宋臣眯起眼,不怀好意的笑了:“那就拜托歌儿了,今天下午七点,我在树林里等你们。”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演播厅里,白翊的脸色极其难看。

白歌的话,像一根根毒刺一样,扎入他的心脏。

但此时此刻,除了惊怒之外,白翊心中另外涌上了一股慌乱。

叶庭修瞥向白翊,冷哼一声,不用看也知道这家伙一定是做了什么没脑子的事!

……

宋臣走后,白歌开开心心的将五十块放进了小铁盒,嘴里还哼着歌,显然卖了哥哥得到的五十块让她很开心。

她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离白翊回家也没多久了,于是便打算搬个凳子到门口等他回来。

而白歌刚走出房间,就看见白栀一脸愤怒的站在门口,质问道:“白歌,你怎么能站在坏人那边!我不许你骗哥哥出去!”

白歌脸上的笑顿时凝固了,不满的推了白栀一把:“让开!他才不是什么坏人!他是要给我送钱的财神爷!等他娶了哥哥,我就有钱可以花了!”

白栀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炸毛道:“你知不知道那对哥哥来说意味着什么?哥哥会受到伤害的!”

“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有钱花就好了。”白歌翻了个白眼,也不想再和白栀废话,转身就要绕过她离开。

白栀一把抓住了白歌:“我不会让你去的!”

“你放手!”白歌挣扎起来。

白栀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可她平时吃不饱饭,加上前两天才挨了一顿打,伤还没好,根本不是白歌的对手。

眼看着白歌就要挣脱,白栀干脆扑了上去,瘦弱的身子压在白歌身上,将她压倒在地。

恰在此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白翊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刚好看见白栀将白歌按在了地上。

他顿时愤怒不已,呵道:“白栀,你在对歌儿做什么!”

瘦弱的白栀被他的怒吼吓得颤了一下,白歌乘机将她掀翻在地,站起身小跑着扑进了白翊怀里,带着哭腔道:“哥哥,歌儿好害怕,宋老师刚才来给我了零花钱,姐姐看到就生气了,要我把零花钱给她,不然,不然就打歌儿!”

白栀小脸煞白,张口解释道:“哥哥…不是她说的那样,她要……”

不等白栀说完,生怕暴露的白歌从白翊怀里转身,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姐姐,你别打歌儿好不好?零花钱歌儿会分给你的……呜呜……”

说着,她楚楚可怜的哭了起来,眼泪跟断了线似的往下掉,比白栀之前挨毒打时哭的还惨。

白翊见她哭了,心疼极了,他伸手擦着白歌的泪水,心里对白栀的愤怒达到了顶峰。

“白栀,你怎么敢动手打歌儿!”他怒斥着,大步走到白栀面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