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后宫娘娘很能作死

后宫娘娘很能作死

小皮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宁兮瑶原本是现代女性,意外穿越到古代后,她的命运被彻底改写,只有被赐死才能回到现代。于是,她在后宫中开始频繁作死,不仅和皇后穿一样的衣服,还当众顶撞皇后,可即便这样,皇后也仅仅是惩罚她,并没有下令赐死。既然皇后这条路行不通,就只能去刺激皇上,可没想到,皇上比皇后更加“大度”,不管她做了什么,皇上都不生气,反而越来越宠她……

主角:宁兮瑶,楚云漾   更新:2022-07-16 10: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兮瑶,楚云漾 的武侠仙侠小说《后宫娘娘很能作死》,由网络作家“小皮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兮瑶原本是现代女性,意外穿越到古代后,她的命运被彻底改写,只有被赐死才能回到现代。于是,她在后宫中开始频繁作死,不仅和皇后穿一样的衣服,还当众顶撞皇后,可即便这样,皇后也仅仅是惩罚她,并没有下令赐死。既然皇后这条路行不通,就只能去刺激皇上,可没想到,皇上比皇后更加“大度”,不管她做了什么,皇上都不生气,反而越来越宠她……

《后宫娘娘很能作死》精彩片段

“皇后娘娘,您瞧瞧,臣妾今日的衣裳可好看?”

女子嗓音甜且润,昆山玉碎一般,可偌大的正殿里却无一人敢答言,嫔妃们个个都成了鹌鹑,恨不得眼下就浸死在茶碗里,谁也不抬头。

“大胆宁妃!”

皇后身边的大宫女绿萼忍不住呵斥道:“后宫嫔妃不得穿牡丹花纹服饰,不得佩戴牡丹发饰,更何况还是这般的大红,当着满宫嫔妃,宁妃娘娘到底居心何在?”

皇后宋佳凝气得面如金纸,那身红色如此扎眼,此举分明是故意羞辱她!

而罪魁祸首——宁兮瑶一手拽着自己身上绣着凤穿牡丹的大红氅衣,生怕旁人看不见,特地抖了抖,甚至小幅度地转了个圈,过后急不可耐地问道:“那皇后娘娘要如何惩罚臣妾?”

她看着宋佳凝,眼中透着渴求,似是在说:快!快杀了我!毒酒,白绫,什么都成!我不挑食的!

看着她这副模样,宋佳凝再也忍耐不得,霍然起身,厉声呵斥道:“宁妃冒犯本宫,无视宫规,即日起禁足三月,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得出宫门半步!”

宁兮瑶手一僵,不敢置信地抬起眼来,这居然还不赐死?皇后属忍者神龟的吧?

于是她分外诚恳地开了口:“皇后娘娘,要不您再考虑考虑吧,您安心罚我,别有顾虑,真的......”

宋佳凝只觉得脑仁像是叫针扎了,手里的锦帕已快被撕碎,人也气的浑身发抖:“再加一条,把宫规抄上百遍,明早交于本宫!”

说完便冷冷瞥她一眼,拂袖而去,连背影都透着愤怒。

宁兮瑶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一脸疑惑的摊手,这就完了?这就完了??

她今日的衣裳首饰可是照搬了封后大典上皇后那身氅衣,甚至颜色还要更艳几分,自古正妻最忌讳这个,这一身可谓是精准踩雷,谁能想到皇后竟然只让她禁足!

就不能一声令下把她拖出去乱棍打死吗?这个皇后也忒窝囊了。

其他嫔妃见皇后走了,也三两结伴,出了凤鸾殿,见宁兮瑶没跟着出来,便悄悄议论了起来。

“这宁妃从一月前落水醒来,怎么像中了邪似的,凡事都和皇后娘娘对着干。今儿个嫌弃皇后娘娘宫里的茶陈了不好喝,明儿个嫌弃皇后娘娘穿得不够艳不显贵气,前前后后得罪皇后娘娘已有不下二十次了!”

有人酸溜溜叹了一口气,“唉,要么说宁妃有个好家门呢,若是寻常人,只怕是一次就已经人头落地了,这份隆宠,咱们可是羡慕不来的。”

“呸,见鬼的荣宠,宁妃脑子坏了,顶撞皇后,能有几时好?咱们就等着看热闹吧。”

宁兮瑶失魂落魄地挪出门来,无语望天,红福胆战心惊地跑了过来,脸上尽是惊惶之色。

“娘娘,您不是答应了奴婢,再也不顶撞皇后娘娘的吗?您怎么非要......”

红福急的脸都红了,小手无措地扯着她,想替她遮住这身惹祸的衣裳。

宁兮瑶挫败极了,摆摆手示意红福别说了,耷拉着脑袋往前走,嗓音颓废不已,“这是成年人的崩溃,你不懂。”

妈的!妈的!她就是想死而已!怎么就那么难啊!

一个月前,她生了一场病,莫名其妙穿进了一本小说里,成了里面的炮灰女N号,人设是作天作地不得善终的妖艳贱货,刚穿进来的时候,便有一个机械的声音告诉她,若是她想回现实世界,就得让她现在这具身体再死一次。

而且这个变态的系统还规定了死法,只能借他人之手,不能自杀,意外也不成,必须顺理成章,无比自然,否则便是无效,翻译成人话,也就是说,她回家的方法只剩赐死,或者是被人暗杀。

都说上位者喜怒无常,后宫里位份最高的就是皇后,所以她这一个月来,不论何时都和宋佳凝对着干,处处挑衅,只求一死。

可鬼知道宋佳凝为什么这么能忍,都被她骑在头上拔胡子了,还能维持着皇后的风度,最多就像今日这般禁足加罚写。

宁兮瑶不由得仰天长叹,太难了!她生平第一次觉得,连死都那么难。

她要是能遇到书里所说的,狠辣无情且阴晴不定的大反派男二楚云漾,还用得着处处皇后找茬求死?

一路上宁兮瑶的心情起起落落落落,穿越以来,她已经在凤鸾宫闹了整整二十一场了,皇后如今瞧见她就头疼,这么下去,她得怎么才能激怒宋佳凝?难不成给她写封肉麻至极的情书?

此时,毓秀宫门口,守着两个皇后的贴身宫女,板着一张脸,瞧着比她还像恶毒女二。

可宁兮瑶眼睛瞬间亮了,直呼老天有眼,格外亲切地迎了过去,想问是不是宋佳凝想通了,是赐她一尺白绫呢还是一杯毒酒啊?

可话到了嘴边,还没说出来,就看到宫女绿萼目光一冷,只等她到面前,突然高高扬起手,下一秒就要落在她的脸上。

“娘娘!”

红福惊呼,跑过来想替宁兮瑶挡下,可已经来不及。

绿萼的手落下,凌厉的掌风惊起她耳边的碎发,红福顿时屏住了呼吸......

但巴掌并没有落到宁兮瑶脸上。宁兮瑶白皙细嫩的手捏住侍婢的手腕,蛾眉微蹙,眼神蓦地变得凌厉。

“你做什么?”

她想求死,可不代表着她想受罪啊,这一巴掌落在脸上,得多疼啊。

再说,人争一口气,她作死是冲着宋佳凝,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能来折辱她的!

红福红着眼怒道:“你们疯了不成?皇后娘娘都说了只罚我们娘娘抄宫规,你们私自动刑,要是让皇上知道了,你们都得没命!”

绿萼动了动手腕,却发现宁兮瑶力气大得很,她根本没法把手抽回来,只能梗着脖子回道:“奉皇后娘娘口谕,宁妃不知礼数,恐日后冲撞了皇上,特让奴婢们来教导宁妃。”

宁兮瑶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啧啧两声,使劲甩开绿萼的手,眼中透着鄙夷:“教导本宫,就凭你一个小小的奴婢?”

“何事吵闹?”几人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略微尖锐的嗓音。

宁兮瑶一听,就猜到这肯定是哪个宫里的公公,除了公公,谁还能拿捏的了这种如梦似幻不男不女的嗓音?

扭头看去,一抹明黄色的身影踏风而来,还没等宁兮瑶看清楚呢,一把被身侧的红福拉着跪下。

她没防备,膝盖结结实实的磕在青石砖上,一声脆响。

宁兮瑶:(淦!好疼啊......)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宁兮瑶看到那黄色靴子停在自己面前,顺着看上去,只见那人剑眉星目,漆黑的眸子宛如万丈深渊,只一眼便让人心生惧意。

他居高临下地扫了她一眼,宁兮瑶心肝一颤,不禁感慨,不愧是帝王,威慑力真是绝了......

“发生了何事?”

她看着他薄唇轻启,低沉磁性的嗓音宛如山涧清泉,流进她的耳中。

宁兮瑶感慨+1,不愧是男二啊,长得不差,声音也这么好听!只可惜是个反派,还短命。

见宁兮瑶在发呆,绿萼先一步添油加醋的告状:“回禀皇上,宁妃今日去凤鸾殿请安,却故意穿了和皇后娘娘封后时那身衣裳,毫无尊卑,还大言不惭冲撞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仁慈,只罚宁妃抄写宫规,特让奴婢二人来督促宁妃。谁知宁妃不知好歹,扬言要将奴婢二人打杀,奴婢等人死不足惜,只请皇上为皇后娘娘做主啊。”

楚云漾抚了抚拇指上的白玉扳指,公公李德移到他耳边,低声道:“这位是宁将军之女,您亲封的宁妃,宁兮瑶。”

宁兮瑶也听到了,抬眸瞥了一眼楚云漾,除了惊讶,只觉得这个大反派是真渣!自己女人都记不住,还要别人提醒,hetui!

这一眼,正好撞进楚云漾眸子里,他嘴角勾出微微的弧度,“当真如此?宁妃。”

红福心下一松,皇上好歹没直接发落,如今娘娘只要喊冤,定能有回转的余地,娘娘,快说你冤枉啊......

在她的殷切注视下,宁兮瑶一顿,而后声音无比洪亮与诚恳:“不错,都是臣妾所为。”

语气自豪无比,仿佛干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一般。

红福:(呵呵,是什么碎了?啊,原来是我这颗忠仆之心呐。)

宁兮瑶却狂喜不已,老天终于开眼了,让她遇到了这个大反派,赶紧杀了她吧,这个鸟不拉屎的古代她真的是受不了了!

绿萼也没想到宁兮瑶承认得如此迅速果断,也是愣了好一会儿,这什么情况?

几人心思各异,等待楚云漾给出反应,可是等了半天,却没见这位爷开口。

红福急的掉眼泪,绿萼和绿俏却是洋洋得意,位于正前方的楚云漾却是一声不吭,神情里还带着些许玩味。

为点啥呢?

她抬头,楚云漾也正看着她,似是在斟酌。

宁兮瑶想起来,原身的爹是个有权有势的大将军来着,连皇上都忌惮三分,此时楚云漾肯定是觉得为难了。

于是,她特别善解人意、温柔小意地开口:“如若家父觉得冤枉,皇上可将今日臣妾说的话转告。”

如此一说,楚云漾应该没有顾及了吧。

是她一人求死,和宁家无关。

所以,赶紧下令,将她砍头吧,让她早点解脱。

“呵。”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带着几分愉悦。

宁兮瑶仿佛看到了解放的曙光,嘴角的笑意再收敛不住,眼中满是期待。

楚云漾扫了一眼面前齐刷刷跪着的几人,在宁兮瑶的注视下,缓缓开口:“皇后治下不严,将这两个宫女拖出去斩了,让皇后好好管教后宫,朕不希望再看到今日这副场面。”

他的嗓音轻缓温和,和廊外的阳光一般温暖,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如此残忍。

宁兮瑶傻眼了,绿萼和绿俏也傻眼了。

她一把揪住楚云漾的衣袍,急急开口:“皇上,是臣妾以下犯上,该处罚臣妾才是。”

绿萼也附和:“皇上,是宁妃无视尊卑法度,顶撞皇后娘娘,奴婢等人冤枉啊。”

宁兮瑶忙不迭点头,难得此时会有统一战线的人。

红福死死巴着她的衣袖,心情难以言喻,皇上不怪罪娘娘已经是大幸了,怎么娘娘还自己凑上去挨罚呢。

楚云漾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勾了勾嘴角。

两人对视着,一个满眼迫切的求死,一个带着探究打量。

最后,楚云漾伸手,将衣袍从宁兮瑶手里拽出来,转身大步流星的走了。

“哎,皇上......”

宁兮瑶立马站了起来,提着裙摆就要追过去,被李德拦住。

“宁妃娘娘,皇上的心思可不是咱们能揣测的,您就安生待着吧。”

“凭什么啊?”宁兮瑶不明所以,妈的,这是她辛辛苦苦求来的!

李德扫了一眼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的两个宫女,轻哼一声,“您是皇上亲封的宁妃,犯了错自然有皇上处罚,什么时候轮到两个宫女来管教了?”

“......”

宁兮瑶苦着一张脸,这怎么和她想的不一样呢。

李德挥挥手,让人把绿萼和绿俏拖下去,随后小跑着去追楚云漾。

楚云漾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轻笑一声,两个字从他薄唇里吐出:“宁妃?”

宁兮瑶,他怎么不知她何时变成这幅性子了?从前的她,简直温驯得没有任何存在感,如今这是怎么了?或者,这是她新的手段?

李德亦是有些疑惑,从前的宁妃可不是这个模样,“宁妃娘娘是一年前入宫的,在后宫也是乖巧娴静,从不与人相争。”

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楚云漾笑出声来,随即说道:“今夜,便让她来侍寝吧。”

正好让他瞧瞧,她有多喜欢他。

而此时,宋佳凝听到楚云漾的处罚,气得将瓷器茶盏摔了一地。没有好好教训宁兮瑶就罢了,还折了两个贴身宫女,这让她这个皇后以后如何立威!

周和公公绕过地上破碎的茶盏,走到宋佳凝身后,抬起手,捏着兰花指给她捶肩。

一面语气阴柔的在她耳边说道:“娘娘息怒,皇上不过是看在宁将军的面子上,才没有处罚宁妃罢了。您是后宫之主,所言所行皆代表着后宫,既然宁妃礼仪不端,那您就屈尊,亲自教导她便是,想来皇上也会体贴您的辛苦的。”

皇后一顿,而后直起了身子,赞许地道:“你说的不错。”

当周和带着宋佳凝的口谕去毓秀宫的时候,正撞上李德出来,看样子,是皇上赏赐给宁兮瑶东西了。

打了招呼,周和便进去了,李德不动声色扫了一眼,便也回了御书房。

红福看到来人,紧张地拉了拉宁兮瑶的衣袖。

此时宁兮瑶正把玩着楚云漾赏赐下来的东西,都是些金银珠宝、玉器首饰一类的,瞧着非常值钱。她不禁想,这要是能带回现代,那她就变成百万富翁了!

“奴才周和,见过宁妃娘娘。”

宁兮瑶头也不抬,只摆了摆手,脸上表情有些惆怅,“周公公,皇后娘娘又有什么事啊?”


“后宫皆以皇后娘娘为表率,为避免以再次冲撞到皇上,从明日起,皇后娘娘将亲自教导宁妃娘娘宫中礼仪。”

宁兮瑶抬头,眼中带着一丝不解,为何态度变转变得如此之快?

而且,皇后不怕被她气死吗?还是说,要给她来个宫斗大套餐?

“奴才先行告退。”周和行了礼,转身走了。

宁兮瑶看了一眼楚云漾赏赐的这些东西,她大概明白,宋佳凝这是急了。

她着皇后服制,皇上却轻描淡写揭过,反而收拾了皇后的侍婢,落在有心人眼中,这未必不是后位有变的信号,何况宋佳凝。

红福在一旁板着小脸,“娘娘您叹什么气啊,刚刚李公公说了,今晚皇上要过来,有了皇上的宠爱,皇后娘娘也不敢拿您怎么样的。最好啊,您再怀上龙嗣......”

“打住。”宁兮瑶抬手,颇为无奈地暼了一眼红福。

今晚楚云漾要来,她烦着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宁兮瑶用完晚膳后,在院里活动。她想着,出出汗,身上臭些,说不定楚云漾也就没那个那个的兴致了。

“娘娘,您别跑了,待会儿皇上该来了,您快随奴婢去梳洗吧。”红福急得直跺脚。

宁兮瑶没理她,继续哼哧哼哧的跑着。

可是,这都快一个时辰了,楚云漾怎么还不来,她腿都快断了!

跑着跑着,宁兮瑶双腿一软,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她下意识的伸手护住了脸,手背被地上的石子磕破。

“娘娘!”红福惊呼。

红福扶起宁兮瑶,看到她衣袖沾了血迹,立马红了眼睛,“奴婢没用,护不住娘娘,奴婢去叫御医。”

宁兮瑶拉住她,摆摆手:“得了,哪就这么金贵。”

说着,她看了一眼门口,小声嘀咕着:“怎么还没来?”

话音刚落,门口便出现了一抹明黄色的身影,他负手走来,周身气场矜贵,王者之气自然而然流露,一举一动令人生敬。

红福立马拉着宁兮瑶跪下,行礼之后红福悄悄退了出去。

宁兮瑶宽大衣袖里,下狠心按了按自己手背的伤口,生生逼出两滴泪,随后抬头看向楚云漾。

“皇上,臣妾今晚怕是不能侍寝了。”

说着,她抬起自己的手,眼神楚楚可怜,还带着一丝侥幸。

楚云漾不置可否,顺势将她扶起来,坐在旁边的石凳上。

圆月高悬,清风阵阵。宁兮瑶仰头看着楚云漾,他的模样看不真切,身后挂着一轮圆月,他仿佛是踏月而来,平添了几分清冷。

就在她再次沉迷于美色的时候,听到楚云漾含笑的声音。

“都是朕的错,朕来时,见宁妃一心强身健体,便没有现身,若朕早些阻止,宁妃也不必受此伤痛。”

宁兮瑶:(啊、这)

她深吸一口气,眨巴眨巴眼睛,咬着唇按耐住那即将脱口而出的脏话,“是臣妾自己蠢,与皇上无关。”

敢情他早来了,就故意看着等她出丑呢!

听着宁兮瑶咬牙切齿的话语,楚云漾深邃的眼中露出一抹笑意,直接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抬脚进了殿内。

宁兮瑶想起他此行的目的,有些慌了,她抬手指着月亮,“皇上,你看今晚的月亮它又大又圆像张饼子,不如我们赏赏月?饮饮酒?”

楚云漾将她的神情收于眼底,便起了几分调笑的心思,便道:“爱妃的手还伤着,朕心疼不已,怎会有心思饮酒?”

说着,他将宁兮瑶放在椅子上,从怀中摸出一瓶金疮药来,捏着她的手就要给她上药。她的手纤细精巧,柔润白皙,越发衬得那血痕触目惊心。

宁兮瑶的关注点却是在他摸出来的小瓷瓶上,“皇上莫不是未卜先知,知道臣妾会受伤,所以特意带了药?”

闻言,他的动作一顿,眼神蓦地变得复杂,眸底翻涌,转瞬又归于平静。

“习惯罢了。”

他未再多言,三两下便抹好了药粉。

宁兮瑶直接起身,行了一礼,“皇上,臣妾这就去拿酒,这点伤不碍事的。”

一面熟门熟路地打发人到偏殿,抱了两坛酒出来。

因原身父亲是将军,性格豪爽,基因强大,原身的酒量自然不在话下。只是进宫后红福偷偷把原身找来的酒藏在了偏殿,一心教原身如何获得宠爱,诞下龙嗣。

宁兮瑶在现代跑业务也经常喝酒,简直可以说是千杯不醉!

今晚,她就要把楚云漾喝倒!看到时候他还能做什么!

“来,皇上。”

宁兮瑶特别豪气的打开酒坛,递给楚云漾。

楚云漾接过,看着她自己先喝了一口,有些许透明的酒液从嘴角流下,晶亮的,在月色下格外显眼,而后没入衣衫,消失在了不可见的彼处。

原来,她竟有如此......诱人的一面。

他眸色一暗,不动声色地饮着酒,而下一秒,宁兮瑶抹了嘴巴,生龙活虎地把酒盏重重一放,感叹道:“好酒。”

“......”

“来,干。”

红福心惊胆战地看着二人,这气氛也太诡异了。

本该是花前月下你侬我侬,可她怎么觉着,她家主子和皇上像是把兄弟,于是不禁脑补了一下。

花影婆娑,觥筹交错,她家主子举着酒杯,雄壮地高喊道:“哥哥,哥哥,好哥哥!带我上梁山呐!”

红福被自己的想象震撼了,捂着脸跑进了殿中。

宁兮瑶松了口气,碰一下楚云漾的酒坛,便自己先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楚云漾见状,也仰头喝了一口,酒很烈,灼烧着喉咙,令他又想起那些消失已久的往事,看着身旁喝酒的女子,不禁有些恍惚。

以前她的确是乖巧娴静,从未在他面前有过半分逾矩,如今怎的变成这幅模样了?

碎银月色铺满整个院子,院中酒香肆意。一坛酒落肚,宁兮瑶还有些意犹未尽,又去抱了两坛出来。

看着哼哧哼哧的背影,楚云漾不觉有些好笑,他居然在和一个女子月下对饮,还觉得颇为畅快。

圆月逐渐被乌云遮住,周边的星子却愈发闪亮。

宁兮瑶抱着酒坛,舌头都喝大了,扭头看了一眼趴在桌上的楚云漾,抬手戳了戳他的手臂。

“皇桑,皇桑?”

见人是真醉了,宁兮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心里戒备也放了下来,忍不住打了几个嗝:“嗝,你......杀了我得了,侍什么寝,嗝......”

伸了个懒腰,她起身去让红福叫李德过来,让他把楚云漾扶回去。

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楚云漾幽幽睁开眼睛,她竟是这般不愿侍寝吗?

当李德扶着不省人事的楚云漾回寝殿的时候,原本该睡着的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清明,脚步沉稳,哪里有喝醉的模样。

李德还愣着呢,便听到楚云漾说:“让御膳房备些醒酒汤,明早送去毓秀宫。”

“是。”李德应了一声,转身去交代御膳房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