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宫斗大佬三岁半

宫斗大佬三岁半

蒋牧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古代重生小说《宫斗大佬三岁半》,由网络作家“蒋牧心”潜心打造,讲述的是主角谢明曦、萧明睿之间的爱情故事,本文正在连载中,更多无删减精彩内容,欢迎阅读!详情介绍:谢明曦重生了,重生之前,她是满级宫斗大佬,是手握重权的长公主,无人敢惹;重生之后,她是谢家只有三岁的小包子,哥哥和姨娘被人算计陷害,爹地也不知道跑到哪里打酱油去了。面对一地的极品亲戚,谢明曦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既然谁都靠不住,那她就依靠自己,虐渣打脸,活出精彩人生。只是,画风好像有点不太对,莫名其妙成了团宠怎么办?

主角:谢明曦,萧明睿   更新:2022-07-16 14: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明曦,萧明睿 的武侠仙侠小说《宫斗大佬三岁半》,由网络作家“蒋牧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重生小说《宫斗大佬三岁半》,由网络作家“蒋牧心”潜心打造,讲述的是主角谢明曦、萧明睿之间的爱情故事,本文正在连载中,更多无删减精彩内容,欢迎阅读!详情介绍:谢明曦重生了,重生之前,她是满级宫斗大佬,是手握重权的长公主,无人敢惹;重生之后,她是谢家只有三岁的小包子,哥哥和姨娘被人算计陷害,爹地也不知道跑到哪里打酱油去了。面对一地的极品亲戚,谢明曦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既然谁都靠不住,那她就依靠自己,虐渣打脸,活出精彩人生。只是,画风好像有点不太对,莫名其妙成了团宠怎么办?

《宫斗大佬三岁半》精彩片段

天启十三年,明睿长公主府邸。

萧明睿气若游丝地躺在病榻上,胸口疼得她喘不过气来,那瓶护心丹药近在咫尺,她却怎么都够不着。

枯瘦如竹的手艰难地伸向瓷瓶,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狠狠按住了。

“你还没明白吗?”

陈澜嘴角噙着笑,他面容俊美,神色沉稳,三十岁的年纪,风华正茂,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时候。

萧明睿眼角闪着泪,却怎么都不肯相信,面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爱了十几年的丈夫,他眼底的冷漠和憎恨让她心中生怵。

“明白什么?”

“明白你的死是陛下想要的结果!明白我们自始至终都在防着你!”

陈澜无情地击碎了她最后的幻想。

不可能!

萧明睿痛得全身都在颤抖。

那是她一手扶持起来的弟弟,面前是靠她发达的夫君,他们是她最信任的至亲,怎么会这样对她?

陈澜忽然狰狞地笑了起来,手捏着萧明睿的手腕越发用力,仿佛要掐断她似的。

“这么多年来,你这个长公主声望隆重,朝臣百姓对你奉若神明,你的弟弟只是摆设,我这个丈夫,就是个透明人,哈哈,萧明睿,只有你死了,朝臣和百姓才能看陛下和我这个丞相!”

萧明睿眼前一黑,只觉得喉咙涌出一股血腥,黑暗中有一股力量使劲拽着她,想把她拽入地狱。

陈澜疯狂地笑着。

看着她死,他格外痛快和解脱,

“萧明睿,你这个毒妇,我告诉你,我从未喜欢过你,从你看上我,招我为驸马到今天,我无时无刻不在厌恶你,你的一双儿女我已经让他们认萱儿为娘,他们一点都不想看到你,哈哈哈,萧明睿,你可后悔?”

强烈的愤怒和屈辱从她四肢五骸涌上来,吞噬了她的身心。

“不……不……”她口中喃喃呓语,口血四溢,已然没了一个人最后的尊严。

恨,好恨哪!

她为了这两个男人冲锋陷阵,却没想到他们在背后捅了她一刀。

识人不明,她确实该死!

陈澜还在床榻前拽着已经失去脉搏的手,俊逸的面容因为激动笑得扭曲。

他不知道,此时的萧明睿却在另外一个地方睁开了一双血红的眸子。

入目的是一个十分朴素的房间,屋子里摆设极为简单,窗下一张木几,靠东边墙有一个陈旧的脱漆的柜子,柜子旁边摆放着一个梳妆台。

萧明睿睁大了眼睛。

这是哪里?

忍不住伸出手揉一揉眼睛,看到的是一段藕节般的手臂。

萧明睿木了一下,再低头瞅了一眼自己的双脚……

顿时心凉了半截!

这明显是个小娃娃的身体!

一口气从腹部窜了上来,她差点当场栽下去。

好,很好。

堂堂大晋长公主,重生成了一个三岁半的小奶娃。

萧明睿深吸一口气,满脸的生无可恋,绝望无语。

恰在这时,门口传来丫头说话的声音。

“长公主殿下暴薨,陛下哭晕了过去,下旨罢朝三日,这几日府里的宴会都禁了……”

萧明睿听了这话整个人石化了。

她那好弟弟居然哭晕过去了?

呵,演得一手好戏!

等等,她这是重生到了她死后?


萧明睿费了一个时辰,接受了自己重生成一个小奶娃的事实。

根据脑海里的记忆,她总算明白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谢明曦,是京城吏部侍郎府谢家的九小姐。

谢家有三房,而谢明曦所在的一房是整个谢家最不起眼的。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她是谢家三房最不起眼的姨娘所生的小女儿。

三天前,她的哥哥谢家十三少爷被八少爷撺掇着逃学被抓。

八少爷的生母陈姨娘便把事情全部算到了她哥哥身上,倒打一把,说是哥哥撺掇着她儿子逃课。

三夫人于是把她哥哥打了一顿,丢入祠堂反省。

敏姨娘见儿子被打的鲜血淋漓,哭着去求情,遭陈姨娘离间,给关了起来。

原主见状哭闹不止,结果被庶出的姐姐推了一把,掉入了湖里。

一醒来,换了个灵魂。

这处境够悲催的!

别人打个哈欠都有人嘘寒问暖,她怕是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

可怜见的!

既来之则安之,占据了这具女孩的身体,就得帮她做点事。

这首要之事,便是将敏姨娘和哥哥给救出来。

谢明曦准备跳下床榻,却见门口的帘子被掀开,走进来两位姑娘。

其中一个大约八岁的摸样,穿的一身粉裙,梳的双丫髻,眼眸狭长,颇有几分厉色。

随后走进来的是一个十二岁上下的姑娘,无论是打扮和举止都成熟不少,面容也端庄稳重。

“呐,五姐姐,我说她好好的嘛,你不信,偏要来瞧她!”八姑娘满脸不耐烦指着谢明曦。

五姑娘闻言朝谢明曦看了过来,只见小丫头穿了一件粉色绣海棠花的小褙子,半新不旧的,头上梳了两个可爱的小揪揪。

小揪揪上系着粉色的飘带,再配上那双水萌萌的大眼睛,简直是福娃娃一般。

萌化了,太可爱了。

待她走近,才发现这丫头呆呆地望着她,神色不复往日那般活泼,不由心中一紧,

“九妹妹你怎么了?”

谢明曦心中纳闷,她怎么了?她没怎么啊!

她不知道,自己神色平静盯着她们,在她们看来便是傻了一样。

“莫不是吓着了?梦魇了?”五姑娘直接将谢明曦给抱了起来。

谢明曦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迫坐在了少女的腿上,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我可是堂堂长公主啊!

不过五姑娘的话,却让谢明曦灵机一动。

与此同时,那个八姑娘走过来的瞬间,这具身体涌上一股浓浓的恨意。

看来推原主入湖的就是这个八姑娘了。

谢明曦眸色泛冷,顿时戏精上身,望着五姑娘,红着眼睛道,“姐姐,我落水后,是河婆婆托我上来的。”

“河婆婆说有几句话托我转告母亲。”

子不语怪力乱神。

凭她一个三岁半的奶娃哪里能治得了八姑娘跟她身后的陈姨娘,自然得找制得住的人。

这个人就是三房的主母,五姑娘的亲娘。

五姑娘闻言神色讶异道,“河婆?河婆托话?妹妹,你是不是烧糊涂了?”五姑娘去摸谢明曦的额头,却也没发现异常。

谢明曦整个人木木的,眼神呆滞道,“姐姐,河婆告诉我说,长公主死的很惨….”

五姑娘听到这话,吓了一跳,连忙捂住了她的嘴。

“别瞎说!”

“我没有瞎说,河婆说的!”谢明曦掰开了她的手,十分认真道,

五姑娘定定望着她,见她眼神时而清明,时而浑浊,不由心惊。

曦曦才三岁多,天天待在这碧水轩,如何知道长公主仙逝,又如何知道她死得惨?

莫非真有河婆托话?

五姑娘到底年纪轻,不敢托大,便带着谢明曦到了正院。

谢明曦站在正院东次间的门口,一眼就看到软塌上方端坐一三十来岁的妇人,打扮穿着十分端庄富贵,容貌又与五姑娘有几分相似,自是三夫人无疑。


三夫人下首各坐了一位年轻妇人,年纪比三夫人都要小,容貌各有千秋,而其中一位眼神明显带有敌意的肯定是陈姨娘。

这屋子里的摆设无一不精,翡翠云屏的三开屏风,铺着绒毯的紫檀坐榻,墙角皆是铜制的宫灯,比起这里,她住的屋子简直是下人都不如。

谢明曦迈着小短腿,憨憨往前走,站在三夫人跟前,并没立即请安,只是打量着她的脸色。

前世谢明曦曾跟着神医秦老爷子学了一身本事,这其一便是面诊,其二便是手诊,一个人的五脏六腑有病理,全部会在一个人脸上和手上显现。

谢明曦端详了几分,便有了数。

三夫人刚刚听了下人禀报,此刻再看谢明曦,果然发现这孩子有些不同寻常。

小小的人儿呆愣呆愣的,一张小脸也煞白煞白,平日里活灵活泛的双眼此刻也一动不动。

往常这个时候,她都该哭着来抱住她的腿求做主了。

“九丫头,你可是不舒服?”三夫人神色还算温和。

谢明曦眨巴眨巴眼眸,一本正经望着她,

“母亲,河婆婆有两句话托我转告您。”

三夫人微微吃惊。

“这第一句便是,”谢明曦做出绞尽脑汁回忆的样子,

“她说您总是半夜醒来,是肝气郁结之兆,得用枸杞五钱,菟丝子十钱,再用仙灵脾五钱,打成粉熬水吃,三日便可缓解。”

三夫人听了这话浑身一震。

原先还当女儿大惊小怪,如今听了这话却是毛骨悚然。

她半夜爱醒,醒来总是睡不着,往往凌晨才能眯一小会儿,是以气色总是不见好,神色倦怠。

她性子爱强,素日也不曾与人说过这桩事,没想到被这小娃一眼看穿。

不对,明曦这么小,如何懂这些,莫非还真有河婆婆?

尤其连方子都说了,三夫人对这事信了八分。

“那第二句是什么?”她主动问道,

谢明曦还是那副呆愣的摸样,仿佛神明附身。

“这第二句便是……”小小人儿一字一句道:“有人要夺您的主母之位!”

谢明曦话音一落,在场诸人纷纷色变。

“没有的事!”

陈姨娘猛地站了起来,指着谢明曦满脸通红骂道,

“你这小蹄子装神弄鬼的,咒骂夫人如今又编排别人。”

谢明曦扭头看了一眼陈姨娘,忽然吓得哇哇大哭,直接扑到了三夫人怀里,

“是她,母亲是她,是她指使八姐姐把我推入湖中的!呜呜呜!”

谢明曦眼泪巴拉巴拉不要命的掉,一副吓坏的摸样。

心里暗道,原主怎么这么能哭,刚刚她盯着三夫人瞧时,这具身体就有一种强烈的要扑过去的冲动。

好吧,原谅这是一具三岁半的身体。

三夫人将谢明曦抱入怀中,却是抬眼冷冷看向陈姨娘。

陈姨娘顿时慌得手足无措,也意识到自己刚刚操之过急。

三夫人看明白了,这陈姨娘刚刚是心虚,没等指正自己就跳了出来,可见心中有鬼。

三夫人久久没说话。

没说话才不对劲呢,这怀疑的种子肯定深深种下。

谢明曦小小的身子依附在三夫人的怀里,黑长的鸦羽上犹然挂着泪花,那摸样儿别提多可怜了,可谁也没注意到,这双水润润的眼眸,褪去了先前的呆滞,眼角微眯,勾出几分狡黠的笑意。

自古以来这制衡之术在哪里都行得通。

三夫人肯定是靠着几个姨娘争风吃醋来平衡后院,可如果有朝一日有人觊觎她的位置呢?

那绝对不能容忍。

如何能让自己位置坐的更稳,自然是让底下的人接着斗。

同样想明白的三夫人,忽然对门口守着的婆子吩咐道,

“曦曦受河婆婆所托,送话有功,她受惊了,需要人照顾,来人,去把敏姨娘放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