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先婚后爱澹少老婆请签收

先婚后爱澹少老婆请签收

林青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玄学大佬沈惜时赶来帝都只为退婚,她想着先解除了婚约,然后云游四方,无忧无虑的消灭妖魔鬼怪,岂料,当她来到未婚夫家里,看到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太子爷未婚夫后,她反悔了。未婚夫长得太好看,她不能把推给别人。于是,帝都太子爷澹南宸身边出现一个十分缠人的小尼姑未婚妻。沈惜时的目标十分浅显庸俗,她要为她沈家传宗接代!

主角:沈惜时,澹南宸   更新:2022-08-22 11: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惜时,澹南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先婚后爱澹少老婆请签收》,由网络作家“林青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玄学大佬沈惜时赶来帝都只为退婚,她想着先解除了婚约,然后云游四方,无忧无虑的消灭妖魔鬼怪,岂料,当她来到未婚夫家里,看到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太子爷未婚夫后,她反悔了。未婚夫长得太好看,她不能把推给别人。于是,帝都太子爷澹南宸身边出现一个十分缠人的小尼姑未婚妻。沈惜时的目标十分浅显庸俗,她要为她沈家传宗接代!

《先婚后爱澹少老婆请签收》精彩片段

正值十月的京都,烈日炎炎似火烧,富人区四周人烟罕至。

唯独庄严宏伟的皇爵别邸门口,一个穿着粗布麻衣,斜跨灰色包的短发女孩似是不怕热,对着门卫软磨硬泡了半个小时。

“大哥,我真的有事找澹南宸,你放我进去,好不好?”沈惜时睁着两颗不染世俗,纯净乌亮的大眼恳求着门卫。

她声线温软,看着就乖。

可门卫依旧不为所动。

见状,沈惜时抿了抿干涩的唇,只得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我是澹南宸未婚妻。”

说完,不顾门卫惊呆的表情,她从包里拿出婚书放在手掌摊开,“你看,这是我和他订婚的聘书。”

红色折子上的字有点泛黄,应该是有些年头了。

但这21世纪,谁订婚还用它?

况且,他在这多年,从未听过澹爷有未婚妻?!

“小丫头,我不管你什么目的,想活命的话就赶紧离开吧!我们少爷不是你能染指的人。”

似是不舍如花似玉的姑娘早衰,门卫忍不住好心提醒。

澹南宸是澹家新一代家主,在16岁上位的第一年,就让整个京都的天一朝突变,局势彻底洗牌。

澹氏登上龙头之巅。

他不仅是京都的神,也是京都豪门千金们唯恐避之不及的男人。

因为他命里带煞。

自出生时,父母就相继死亡。

凡是和他交集过的女人,要么离奇死亡,要么家里破产。

沈惜时没解释此行目的,仍不死心地商量道:“大哥,这样吧,我免费给你算一卦,算对了,你放我进去,行吗?”

做他们这行,最忌讳地就是免费帮人算命。

就算是贫穷人家,也得象征性地收点。

不过,为了退婚,她今天破个例吧!

“你?你会算命?”门卫的吊稍眼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沈惜时,语气将信将疑。

一个20来岁的姑娘就会搞这些了?

沈惜时见他质疑,不在意的扬唇一笑,认真点头,“会。”

“行,那你给我算算!”

他本不信这些,无奈每次家里哪个人不顺,母亲找神婆一问,就莫名其妙好了。

所以,他偶尔会信。

“好!你的八字是?”

“1976年五月初八卯时生。”

“嗯!”沈惜时从粗布包里掏出乌龟壳,闭眼凝神,食指微曲在龟壳上有节奏的叩击,樱唇轻启,似在念咒语。

随着她的动作,乌黑的龟壳散发着淡青色的光,女孩精致的脸庞晕出层层光圈,仿若神祇显灵,透着仙气。

旋即,青光褪去,沈惜时睁开如水的眸子,淡道:“周卫,年四十七,自幼丧父,青年丧偶,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现独自抚养儿子,儿子上高三。”

闻言,周卫脸色骤变,连忙正了神色,迫切地问:“除此外,你还算出点别的什么吗?”

沈惜时眸光掠过神色激动的周卫,不疾不徐道:“你儿子今年高考会考取清华,至于你母亲……”

她眉头轻蹙,如实道:“肺癌晚期,活不过今晚12点。”

女孩清脆的嗓音如死亡通告砸在周卫心头。

他想起病床上周身插满管子的母亲,高大的身子抖了三抖。

下一秒,他如抓住救命稻草攥紧沈惜时的手,哀求道:“我知道姑娘有大神通,你能不能救救我母亲?”

沈惜时怔愣,垂眸看向周卫黑眸中摇摇欲坠的光,许是感同身受,心下有点不忍。

最终,她咬了咬唇,“办法倒是有,但你母亲阳寿已尽,只能以阳换阳。”

“以阳换阳?”周卫不解的重复,浓眉拧成一团。

“就是用你的阳寿去换你母亲的命,十年换一年,你寿命是76岁,现在45岁,剩31年,你可以思考下是否要换。”

周卫顿了片刻,毫不犹豫道:“我愿意,我愿意用20年换我母亲两年,让她亲眼看着自己孙子考上清华。”

他自小母亲拉扯大,对母亲感情深厚。

沈惜时看出他的孝心,问:“你确定不后悔?”

“确定。”

“好的!”沈惜时从包里掏出一叠符纸和小碗,随即咬破食指,鲜血从白皙肌肤中渗出。

她凝了凝神,在黄色的符纸上勾画着咒语。

须臾,满满两大页符纸遍布龙飞凤舞的梵语。

她抬眸时,脸色略显苍白,透着疲态,声音低低哑哑的:“两个小时内,你把这个符烧成灰,带回去给你母亲喝下就可以了。”

这术法很废元气。

一个月只能用一次。

“谢谢。”周卫感激的泣不成声,双手紧紧捏着碗,对着沈惜时鞠躬,“姑娘,谢谢你。”

沈惜时唇角微扬。

她还未答话便听到一阵低沉的笑声。

雕花繁复的门缓缓打开,几个男人踱步而出。

周卫瞧见来人,连忙毕恭毕敬地站好,躬身打招呼:“澹爷,邵爷!”

“哪来的小丫头,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澹家门口装神弄鬼。”邵书年目光在沈惜时脸上扫过。

哟!

还是个绝色的骗子神棍啊!

沈惜时眨了眨双眸,反驳:“我没有坑蒙拐骗,先生请注意措辞,还有,我叫沈惜时,不是小丫头,是澹南宸未婚妻。”

“未婚妻?”邵书年错愕,回过神后幸灾乐祸地望向身后走来的男子,“九哥,你什么时候有未婚妻了?”

听到熟悉的称呼,沈惜时猛然抬首看过去。

男人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刀削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像,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气。

他睨了沈惜时一眼,冷漠而不带一丝温度。

沈惜时撞进他眸中,心跳怦怦地加快。

这就是她未婚夫?

澹南宸?

长得真好看啊!

她决定不退婚了。

思及此,她耳根爬上浅浅的一层红晕。

忽地,一阵暖风吹来。

风吹起沈惜时的衣角,连带着某个黑色物件吹落。

头皮一凉,沈惜时本能的一摸。

假发掉了。

她小脸蓦地涨红,眼神慌乱的在四周逡巡。

“哈哈哈哈!”瞧见这画面,邵书年再也憋不住,放肆地捧腹大笑,“九哥,这自诩你未婚妻的竟是个小尼姑,哈哈!”

他笑的肚子发抽。

面对邵书年的嘲笑,沈惜时窘迫的捡起假发,拍了拍上面灰尘,复而戴在头上。

动作行云流水。

然后,她连忙抬头去寻澹南宸,想向他解释,她不是小尼姑。

不料,男人看都没看她,长腿一垮,就要离开。

在他即将上车之际,沈惜时用力拽住他手腕,情真意切道:“我真的是你未婚妻,这是婚书。”

望着女人胆大天的动作,邵书年的笑声戛然而止,心里不由替沈惜时捏了把汗。

胆挺大啊!

居然敢碰他们澹爷。

泛黄的婚书暴露在澹南宸面前,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二人名字。

“松手,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澹南宸冷眉紧蹙,一出口,声线就冰冷的刺骨。

沈惜时纹丝不动,毫无畏惧的迎上男人视线,“我要和你一起。”


刚才对视的瞬间,她算到了他此行必定有危险。

望着那双白的能看清手背血管的手,澹南宸幽深眸光落下,晦暗不明。

“放开。”依旧是奢侈的简短话语。

话落,澹南宸收手,手却未移动分毫。

沈惜时像是早料到了他的动作,两只手死死抱住。

她笼着江南烟雨的剪瞳炯炯望着他,眼波流转,别有一种勾人。

澹南宸猝不及防望进她明亮的双眸,那里面干净地似乎能让他看清肮脏的自己,也能抚平心低的嗜血与暴戾。

让他有种想拉进地狱毁了的冲动。

眉间一凝,他将所有的力气灌注在手臂处,再次使劲,手仍旧未从中挣脱。

这小丫头看上去没几两肉,力气居然这么大?

他瞳孔微缩,眸底深处一闪而过的讶异。

沈惜时弯了弯唇,露出整齐白净的牙齿,娇软甜腻的开口:“澹南宸,你带我去好不好?我可以保护你!”

她笑的犹如春花绽放,莹润的双唇牵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充满了狡黠。

澹南宸被她的笑容一晃,只转瞬,又恢复了一贯的生人勿近。

忽而,铃声响起,他只得暂时放弃,面无表情拿出手机。

刚摁下接听键,听筒里便传来澹五焦急的声音:“九爷,货已经被人截走了。”

“去追,我马上到。”澹南宸冷冷下着命令,眼底的温度越来越低。

“是!”

挂断电话,澹南宸看向身后的保镖,正欲开口,却在迎上女孩灼灼视线,话到嘴边又打了个转,“你真要跟我去?”

“嗯嗯!”沈惜时眸光发亮,头点如捣蒜。

澹南宸没说话,掀起薄眼皮意有所指的抬了抬手臂。

“嘿嘿!”沈惜时垂眸讪笑两声,松开了手。

“那边上。”

“好!”

与此同时,邵书年接收到男人传来的讯息,对身后的人点了两下头。

只见车门关上的刹那,三个强壮的保镖挡在了沈惜时身前,“沈小姐,抱歉!”

“澹南宸,你骗我!”反应过来的沈惜时,恼羞成怒。

伴随着油门的轰鸣声,黑色宾利扬长而去。

看着离去的车,沈惜时急得面目通红,拔高了音调大喊:“澹南宸,你回来,你不能丢下我,会有危险的。”

“小丫头,别看了,九哥办事从不带女人。”邵书年走上前安抚,笑的匪里匪气,“乖乖在家等他回来吧!”

哎!

和他们澹爷斗,年轻了点啊!

闻声,沈惜时急切的转身,“你赶紧带我找澹南宸,不然他肯定会受大伤。”

听着这无中生有的话语,邵书年仿佛听见了天大的笑话,勾唇不屑道:“我九哥那么牛逼,怎么可能有人伤得了他?小丫头,撒谎可不好啊!”

十个雇佣兵都不一定能是澹九爷的对手。

“我说的是真的,你相信我……”

“好了好了。”邵书年不耐烦的出声打断,“你快进去吧!小爷我还有事,就先不招呼你了。”

言罢,邵书年抬脚就走向自己车子,拉开车门便要坐进去。

谁知沈惜时一掌拍在车门,原本打开的车门随着这掌发出刺耳的关门声。

“我没有骗你,你再不快点带我追上,澹南宸会受重伤,昏迷不醒。”

看沈惜时认真的神情,还挺像那么回事。

邵书年心里不免有点打鼓,随后眸光随意扫向一人,命令道:“你过来,把沈小姐带进去。”

就算沈惜时说的是真的,他断不会带她去。

万一出了事,他可负不起责。

“是。”保镖伸手就要去捉沈惜时的手。

就在他的手快靠近时,女孩双指并拢,径直对着他手腕处一敲。

“咚。”骨头断裂的声音,“啊!”

保镖的惨叫声划破天际。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间,沈惜时长腿一伸,精准踹在保镖脆弱的膝盖上。

保镖身影一颤,双腿如软了的面条般,“扑腾”一声跪倒在地上。

其余两个,甚至都没看清,就被沈惜时一个过肩摔,摔在了地上。

邵书年看得目瞪口呆,嘴巴张的可以塞下拳头。

这些保镖可都是特种兵出身,这丫头三两下就给撂倒了?

“带不带?”

女孩笑脸盈盈的望着他,可里面传出的信息好比一把刀架在他脖子上,威胁着他:你要是不带我去,我也会办了你。

京都北边的废弃工厂

澹南宸让人直接将黑色宾利拦在对面直冲而来的车前。

倏地,一把匕首从男人手中飞出去,精准无误地扎破了前车轮胎。

车子被迫急刹车,扬起灰尘。

保镖弯腰给他打开车门。

男人自车上下来,一步一步朝着为首的男人而去,浑身由内往外散发着浓浓杀意和凶残。

“九爷,货都在。”澹五清点完,上前禀告道。

“嗯。”澹南宸薄唇轻启,冷冽的眸光朝着脸上有条丑陋疤痕的毒蛇射去,似要将他一寸寸解剖。

触及到他的眸光,毒蛇背脊一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谁让你干的?”男人幽眸沉淀着与生俱来的威慑。

毒蛇不受控制的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他强撑镇定道:“我自己。”

澹南宸唇边一弯,勾出一抹狠辣的笑。

少顷,伴随着“哐当”一声,毒蛇脸上横亘着一只手工皮鞋。

紧接着,鞋子转动,空中传来骨头错位的声响。

“说。”澹南宸薄唇微抿,周身气场阴沉骇人。

毒蛇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脊梁骨都在冒寒意,吓得他差点脱口而出那人的名字。

可一想到那人承诺的惊天财富,毒蛇眼一闭,用尽所有的力气喊出一句话。

“就是老子自己干的,要杀要剐随便你。”

话落,空气瞬间凝固。

“自己啊?”澹南宸眯起眼,唇角笑意加深,“挺好!”

随着话音落下,瑞士军刀狠狠对着毒蛇右手插穿,如注的血液从伤口处流出。

触目惊心。

“啊!”

毒蛇撕心裂肺地哀嚎,惊恐的张开眼撞上澹南宸嗜血锋利的双眸,颤抖着唇道:“九爷,我说我说,是刑莽。”

澹南宸盯着他疼扭曲的脸庞,没说话,似在思考他话语的可信度。

片刻,他松开对毒蛇的禁锢,用方帕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溅在手上的鲜血,居高临下的发号施令:“给他带句话,动我东西者,死。”

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在毒蛇起身的刹那,迅速调转枪头,对准了澹南宸。

“九哥,小心。”


电光火石间,一记飞镖从沈惜时如葱的两指飞出,在空中一个漂亮的回旋后,准确无误地射向不远处的狙击手。

感受到这致命的危险,狙击手下意识侧身,连带着计算精密的角度,随之几不可查的移动。

“嘭”地一声巨响,周遭尘土飞扬。

是巴雷特M82A1狙击步枪,十大狙击步枪之一。

若真打在澹南宸身上,九死一生。

见澹南宸无碍,惊魂甫定的邵书年一跃而上,去抓捕狙击手。

硝烟弥漫中,沈惜时顾不得自己,连忙朝澹南宸的方向跑去,神色焦急,“澹南宸,你有没有受伤?”

听到动静的澹南宸侧过头,唇角血色尽失,却丝毫不影响他傲气凌人的气势,“谁带你来的?”

面对他的逼问,沈惜时置若罔闻,担忧的目光下移至澹南宸手腕处那道三尺长,两寸深的伤口。

应该是躲闪不及,被子弹擦伤了。

登时,她眼中氤氲着浓浓水汽,音色温温柔柔地问:“疼不疼?”

不等他说话,她又道:“你忍忍,我马上给你包扎。”

说着,便从包里翻出药膏和纱布,及创伤膏。

四周嘈杂,可自始至终,澹南宸的眼里仿佛只剩下沈惜时。

望着女孩心疼认真的模样,他心难以言喻地撕扯了下,瞳仁里的颜色不由自主加深。

沈惜时食指沾上少许药膏,就要往澹南宸伤口上抹。

“不用!”扫过那黑乌乌的药膏,澹南宸眉心轻蹙,脸上闪过厌恶。

话落,他作势抽回手,却被沈惜时紧紧握住,动弹不得。

“不行!”柔软的声线十分强硬。

二人动作间,牵扯到澹南宸伤口,他眉头拧得更紧,轻轻嘶了声。

闻声,沈惜时忙松了力道,道歉:“对不起,我弄疼你了。”

澹南宸眸光清冷的扫了她一眼,尾音平缓道:“没事!”

“我这个药真的很有用,你试试好不好?”她红唇翕动,水光徐徐的眸定定凝着澹南宸。

久久沉吟,澹南宸眉峰极其细微的挑动了下,随即鬼使神差的回了个:“好。”

得到许可,沈惜时立马笑靥如花,粘着少许药膏的手指刻意放轻动作,像是在呵护易碎珍宝。

灼热的伤口处传来丝丝凉意,因发炎引起的红肿,肉眼可见的消退了些。

思及,澹南宸神色几番变换。

“九哥,怎么处理?”这时,邵书年把狙击手提到了澹南宸面前,询问。

澹南宸转开视线,沉声道:“先关着。”

“好!”邵书年厌恶的将狙击手甩给一旁手下,“关进地下室。”

“是。”手下点头,拖着狙击手离开。

“九爷,和我无关!”眼见情况不对,毒蛇面如土色,连连求饶,“我什么都不知道!”

“话到人活!”澹南宸虽惜字如金,但话里满是残忍嗜血。

毒蛇微怔,随后立马明白了澹南宸的意思,“是,一定带到!”

他似生怕澹南宸后悔,连滚带爬的逃了。

“好了。”沈惜时看着自己的包扎成果,扬唇一笑。

邵书年瞧见,忍不住称赞:“小丫头,你到底藏着多少技能?”

短短几个小时,他算是见识了这小姑娘的算卦能力以及身手。

纵使见多识广如他,也瞠目结舌。

“你猜!”沈惜时笑道。

“......”邵书年语塞,转而看向澹南宸,难得正色:“九哥,说真的,今天要不是她,你可能真的大命难保。”

澹南宸未置一词。

他知道,如果不是沈惜时的飞镖,让狙击手射偏,不会只受这点伤。

邵书年见澹南宸一言不发,说的愈发情真意切:“真的,九哥,她算出你此次出行有危险,就跟着我来了。”

“嗯。”澹南宸面色平淡。

邵书年见澹南宸反应平平,不甘心的接着道:“九哥,你说这救命之恩,你要怎么报答?”

他暧昧的眼神在两个人脸上犹疑,坏笑道:“要不,你以身相许?”

澹南宸一记眼刀掠过,吓得邵书年果断噤声。

邵书年见澹南宸这边讨不着好,立马将目标放在沈惜时身上。

“小丫头,你什么时候有空,给我算一卦?”

沈惜时毫不客气的拒绝:“我才不给你算。”

“为什么?”邵书年不满,“你都给门卫算了,为啥不给我算?难道小爷我还比不上一个门卫。”

“要不是因为你磨蹭,澹南宸怎么可能会受伤?”沈惜时反唇相讥,嗓音奶凶奶凶的。

闻言,邵书年的气势瞬间弱了下去,摸了摸鼻尖,低声道:“不算就不算,这么凶干嘛!”

倏地,前方传来刹车声。

是澹家的管家。

他恭恭敬敬的对着澹南宸道:“少爷,老夫人听说沈小姐来了,要见她。”

澹南宸扫了眼身边的沈惜时,“嗯!”

迈巴赫稳稳的停在皇爵别坻门口,司机打开车门,车里只有沈惜时和澹南宸二人,邵书年声称不打扰二人见家长,已经遁了。

二人下车,沈惜时跟着澹南宸绕过迷宫般的院子。

她刚在门口见过,便觉得气势不凡,却没想到里面别有洞天。

主厅地上铺着厚实的猩红色地毯,头顶的水晶宫灯熠熠放光,放眼望去,四处可见以当季鲜花为饰的花篮花龛,且均以柔和的香槟色为主。

布置的典雅大气,又不乏让人眼前一亮。

一进门,沈惜时就看到坐在中间头发花白,却不怒自威的澹老太太。

那应该就是澹老夫人。

思及此,沈惜时唇边漾出笑,乖巧的唤了句:“奶奶好!”

澹老夫人浑浊的眸光审视沈惜时一番,忽而就笑了,“长得真像!”

“快过来让我好好瞧瞧。”她亲昵拉过沈惜时的手,“我上次见你,你还在襁褓里,一眨眼就长这么大了。”

她和沈老夫人年幼相识,感情自是深厚。

“时时,婚书还在吗?”叙旧完,澹老太太没忘重要事。

“在的,奶奶!”沈惜时拿出婚书,礼貌的双手呈递给澹老夫人。

澹老太太接过婚书,多年前的回忆在脑中如电影般放映,眼眸随之泛起点点水光。

片刻,她拭去眼角的湿意,沉声感慨:“你奶奶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当初要不是她给南宸挡煞,只怕南宸早就早逝了。”

沈惜时随着她的话看向澹南宸。

她知道他命里带煞。

是奶奶逆天帮他改了命格。

尽管如此,但澹南宸30岁仍有一大劫,只有同一命格的女子婚配,方能避劫。

也是这缘故,澹、沈二位主母才定下婚约。

“臭小子,既然时时来了,我给你们找个黄道吉日,你俩早点完婚。”澹老夫人威严道。

离他30岁只有1年了。

“我不想结婚。”澹南宸一字一句,说得慢且坚定,丝毫无惧自己奶奶的气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