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撩完就跑

穿越之撩完就跑

东陵拂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顾依依不得不强占了一个古代美男子的清白……连夜跑路,没想到这一别,竟让男人“惦记”了她四年。再次相遇,此时的顾依依肤白貌美大长腿,有钱有颜有才华,只是身后的小跟屁虫着实碍眼了些。

主角:顾依依,御千夜   更新:2022-08-22 11: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依依,御千夜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之撩完就跑》,由网络作家“东陵拂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顾依依不得不强占了一个古代美男子的清白……连夜跑路,没想到这一别,竟让男人“惦记”了她四年。再次相遇,此时的顾依依肤白貌美大长腿,有钱有颜有才华,只是身后的小跟屁虫着实碍眼了些。

《穿越之撩完就跑》精彩片段

热!好热!

顾依依感觉全身上下就像火烧似的,浑身燥热难耐,脑子里更是嗡嗡作响,整个人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她还没弄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男人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依依,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嫁给我。”

顾依依只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视线中的影像也变得越来越朦胧,只剩下一片黑暗,但是却隐约感觉到那个人影在朝自己靠近,她心中猛的咯噔一声。

糟糕!

难道是……被下药了吗?

她拼命摇晃着头,试图摆脱那种奇怪的感觉,但是却发现越是用力甩头,脑子就越晕,视线越模糊,她的身体也越来越无法控制,甚至意识也开始变得混沌起来。

不是吧?

她才穿越过来,就遇上这种事?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华夏天才医学圣手,不曾想在一次研究实验中,竟发生了毒气爆炸,整间实验室炸毁,而她也在爆炸中身亡,但灵魂却意外跌入了时空隧道,穿到了这个异世大陆。

就在这时,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了她的脑海中,让她瞬间恢复了一丝神智。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顾依依,是苍炎国镇远将军的嫡长女,但因天生异象被当作是煞星,被原主父亲送去乡下寄养,直到一年前,皇帝赐婚,将她许配给三皇子,这才被接回府。

然而原主却遭庶妹顾若烟嫉妒,联合原主的表哥暗中对她下了合欢蛊,意图让她身败名裂,好取代她嫁给三皇子。

而眼前这个男人,正是对原主垂涎已久的表哥司空凌。

自原主被接回府后,他便看上了原主的美貌,对原主穷追不舍,可原主对他毫无男女之意,一直拒之千里之外。

为了能让原主甘心嫁给他,司空凌便伙同顾若烟,用卑劣的手段给顾依依下了合欢蛊,企图霸占她的身体。

原主一路逃窜,却还是被他追上了,为了不让司空凌得逞,原主竟然选择了自尽,至此,她的灵魂便占据了这具身体。

“依依,你就别逞强了,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若是你肯乖乖听话,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司空凌一脸笑意,声音温柔如水,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顾依依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撕烂这张伪善的嘴脸。

呸!卑鄙无耻的东西,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顾依依怒吼道。

“呵呵,不会放过我么?可惜以你现在的情况,恐怕连站起来都很困难吧,顾依依,你逃不掉的,只有我能帮你……”

司空凌笑意盈盈,眼底闪烁着志在必得的光芒,他走近顾依依,伸手欲抱她。

顾依依见状,立刻抬脚狠狠踹向他的裆下,趁着司空凌吃痛之际,她赶忙转身,纵身跃入了旁边的水潭,潜入水底。

司空凌被她踹了一脚后,疼痛让他面目狰狞,他双眸冒出熊熊燃烧的怒焰:"顾依依,你休想跑!

“来人!把她给我抓回来!

是!

四名身穿青衣劲装的护卫从树林外快速奔进,直接冲向水潭。

顾依依潜入水底后,不停的游动着。

她的脑子里一片混沌,只有一种念头在支配着她的行动。

逃!逃出去!

一定要逃出去!

顾依依拼尽了全力的游着。

她知道,若是她真的被这些人抓回来,后果不堪设想,她才刚魂穿过来,可不想就这么被一个卑鄙龌龊的家伙给玷污了!

另一边,护城河外。

一辆豪华马车正从皇城里悠悠驶出,车厢里坐着一名男子,身材修长,一袭白袍,一根镶嵌着金边的墨玉发带随意束在脑后,眉宇俊秀,五官深邃迷人,只是此刻他面色冷俊,眉眼间似乎还透着几分不悦。

王爷,咱们就这么走了么?”

驾驶马车的护卫看着车厢内沉默不语的男人问道。

皇上今日特意设宴为王爷挑选王妃,可王爷这才坐了一会儿,便借口离席,甚至连声招呼都没打,这实在有点不符合礼数啊,皇上若是怪罪下来,恐怕不好收拾。

不走留着做什么?"御千夜转眸,薄唇轻启,淡漠的吐出一句。

流风顿时语塞,但还是继续说道:"王爷,皇上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您好,您看你都这么久了还没个王妃,身边也没有女人,他们都怀疑您是不是……”

滚下去!

御千夜一个冷喝,吓得流风一个哆嗦,赶紧跳下了马车。

他知道王爷现在不高兴,但是也不用这么凶吧?

驾!

御千夜一挥马鞭,马车飞快的朝城外行去,留下流风一脸懵逼的望着马车消失的方向。

他知道,他刚才的话确实是多嘴了,可他说的也是事实啊。

哎,算了,王爷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这时候还是不要触霉头的好。

……

顾依依拼尽了全力的往前游动着,不敢有丝毫懈怠,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从水里爬上了岸。

她身上已经完全湿透,头发贴在额前,脸颊绯红,整个人就像是落汤鸡似的,狼狈不堪,她大喘着气息,身体还是抑制不住的发烫,浑身虚弱的厉害。

怎么办?

她已经中了合欢蛊,就算逃离了司空凌的魔爪,可时间一到,若是没有男人的话,她还是会死掉,不但死,而且会死得很惨。

这合欢蛊乃是江湖第一媚毒,其毒性极其霸烈,一旦被下了蛊,不管中毒者的修为有多强,都必须在两个时辰内与人交合,否则,中毒者就会七窍流血而亡。

顾依依真想骂人,这到底是哪个缺德的研究出来的玩意儿,这不明摆着害人吗?

她虽然是现代医科圣手,可这古代的毒蛊,她还真是一窍不通。

不管了,先解决眼前的情况要紧,就算要解毒,她也要找个帅的!

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盘膝坐着一个修长的白色身影,那人一身华服,面容英俊绝伦,眉宇之间散发着傲然不羁的气势,一身的尊贵气质,犹如谪仙。

男人!

还是一个帅哥!

顾依依的眼睛一亮,眼底顿时迸射出一道异样的光芒。

不过,看他嘴唇发白,眉头紧皱的样子,似乎在运功压制着什么。

不管了,就他了!

“砰!”

只听一声闷响,御千夜还未睁开双眼,便感觉到自己的后颈一痛,整个人昏了过去。

“帅哥,对不住了!”

顾依依低语了一声,然后便弯下腰身,将昏厥的御千夜往旁边的马车拖去……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绑架羞辱本王!”

御千夜再次睁眼时,发现自己被人带到了一间客栈内。

而眼前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正如饿狼般的扑在他身上,双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她身上的那股香味,还有那种柔软的触碰,让他心中一阵躁热,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该死!

若不是他体内寒毒发作,全身乏力,功力无法施展,他早就把这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刁蛮女给扔了出去,哪里容得她如此放肆。

“我是何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中了合欢蛊,需要你解毒,美男你就当心善积德了。”

这时候,那个娇俏的身影终于抬起脸来,一张倾城绝色的娇媚小脸映入御千夜的视线,她的眸子中充满着浓烈的邪火,嘴唇微启,娇艳欲滴。

“你敢碰我一下试试!”

御千夜怒目瞪着眼前的女子。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帅哥,对不住了!”

说话间,娇俏的女子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许是他那双眸子太过于慑人,又或许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实在太强大,顾依依有些心虚,赶紧将他穴道点了,以防万一。

御千夜眼睛越瞪越大,眼中的愤怒几乎要将她燃烧殆尽。

然而顾依依却丝毫不畏惧,继续用她那双妩媚的凤眼注视着御千夜。

借个身体而已,你又不亏,放心,我不需要你负责。”

她的一席话,差点没把御千夜给气炸了肺!

可现在的他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由宰割。

一夜云雨之后。

御千夜气得青筋暴跳。

他堂堂一个战神王爷,竟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给强了!

更可气的是,她毒是解了,可他却被她撩拨的邪火难消,浑身燥热难耐,偏偏这个女人压根不管他。

顾依依累得筋疲力尽,她扯过旁边的衣服穿好,然后扔了一件薄毯盖在御千夜身上,望着他那张阴沉的面孔,她笑了笑,说:"你这身材不错,就是技术不咋地。

你,找,死!

御千夜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眼睛中几欲喷出火焰来。

这个女人,他记住她了,他发誓,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

呵呵,别生气啊,我知道我这么做有些过分,不过我也不白嫖,看你这样子应该不缺钱,不如……”

顾依依灵眸一转,计上心来,"不如我给你开个药方吧。”

说罢,她便掏出身上的丝帕,然后走到火炉旁,捡了一块炭木,在手绢上画了起来。

半晌后,她才拿起手绢,递给床榻上的男子。

“喏,这个给你,就当是还你一夜恩情了,你身中寒毒,这法子虽然不能彻底将毒根除,但至少能让你每个月寒毒发作的时候没那么痛苦,我已经仁至义尽了,以后我们互不相欠,各走各路。”

说完,顾依依便潇洒离去。

御千夜望着自己旁边的手绢,又望着那道已经走远的倩丽背影,他气得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该死的女人,这笔账,本王定会向你讨回!

一炷香后,御千夜身上的穴道才被解开,他从塌上起来,一把掀开了身上的薄毯,露出了赤果果的上身,他看了一眼身上密密麻麻的红痕,恨得咬牙切齿。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王爷,哇……”

房门被推开,流风闯了进来,看到御千夜裸着上身,上面还留有暧昧的痕迹,顿时吓了一跳,赶忙捂住了双眼,嘴里惊呼着,"王爷,你被人……”

不是吧?

他家王爷竟然被人给非礼了?

原以为昨晚王爷只是想一个人散散心,便没跟上去,却没想今早找到王爷的时候,竟然看到这样的一幕。

流风的心中那叫一个震撼啊!

他家王爷,那可是一代战神王爷啊,怎么会……

闭嘴!

看到流风的惊呼,御千夜心中更是气愤不已,他怒瞪了流风一眼,冷哼一声,赶紧裹起袍子,遮挡住自己的身体,他的脸色铁青,眼中的火焰熊熊燃烧。

流风见御千夜真生气了,便立即噤了声,赶忙站在一边低垂着脑袋,不敢再乱看一眼。

“立马放出消息,本王要找一名女子,她的腰侧有一颗痣,本王要活捉!”

御千夜一边穿衣,一边命令着,脸上的神色阴郁。

流风愣了愣,随即笑道:“王爷厉害啊,这都看着清清楚楚……”

话音未落,一股强劲的气劲便朝他飞来。

流风吓了一跳,连忙闪身躲避。

“王爷饶命,属下这就去!”

流风一边说着,一边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

这一日,京城中热闹非凡。

顾依依戴着斗笠,穿着黑衣,遮挡着容貌,悠哉悠哉的在街上闲逛。

她的心情十分舒畅,虽然昨天晚上被人下了合欢蛊,但她却因祸得福,不仅解了毒,还吃到了一个大帅哥,真是赚翻了!

想到那个大帅哥,顾依依的眼神不禁变得痴迷起来。

那个男人,好帅啊!

她还从未见过长得如此俊美,身材又那么有料的男人!

这时,突然一群人往前面涌去。

顾依依好奇心起,就跟在人群的身后,往前面看了过去,顿时看到了一个人头攒动的地方。

只见几个官兵正在官墙上张贴告示,告示上画了一个女人,那女人面容姣好,就是有些胖,可当她往下看到告示的内容时,顿时傻了。

我勒个去!

这告示上要抓的女人,不就是她自己嘛!

吃瓜吃到自己头上了可还行!

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个男人居然还是一个王爷,身份不低呢!

但她也不是吃素的,想抓她,门都没有,除非她怀孕了,哈哈哈……

就在顾依依暗笑不已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有两个人在窃窃私语。

“这不是大小姐么,昨晚一夜未归,没想到竟然跟男人厮混了一宿啊!

是啊,真是丢脸死了,大小姐有婚约在身,竟然还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这要传了出去,咱们将军府颜面何存?

“我们得赶紧把这事告诉老爷去!”

“对,赶紧走……”

顾依依听到这番议论声,她的眉梢挑了挑,心中冷笑不已。

她那个把名誉看得比命都重要的爹,若是知晓她婚前失贞,怕是会把她打死吧。

当年只是因为她出生时天生异象便将她送去乡下,从此不管不问,若不是皇帝赐婚,他估计连自己有这个女儿都忘了吧,就算后来接回府,对她也是冷落至极,漠不关心。

原主的母亲已故,将军府对她来说,便只是一个牢笼,她才不想自己的人生被他人掌控。

她顾依依的人生,要自己做主!

 


四年后。

云州城,一处偏僻的村落中。

“麻勃,主健忘。七夕日收一升,同人参二两为末,蒸熟,每卧服一刀圭,能尽知四方事……”

“娘亲,这《本草纲目》我都背熟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找爹爹啊?”

一个三四岁左右,长相粉雕玉琢的孩童拉着顾依依的衣角,眨巴着眼睛问道。

此刻顾依依正躺在木椅上,脸上盖着一本古朴的书籍昏昏欲睡,听到小团子稚嫩而略带急切的声音,不由微微睁眼,笑眯眯的问道:"这么快就背熟了吗?不过还不够,你还得倒背如流呢!这可是你师父教给你的功课哦!

“娘亲你骗人,这明明就是你自己的功课,还说是我的功课,你分明就是不想带我去找爹爹!”小团子一副被骗了的表情,气鼓鼓的嘟囔道。

看着小团子生气的模样,顾依依忍俊不禁。

这小家伙生气的样子简直跟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想她顾依依堂堂华夏医学天才,英明神武了一辈子,怎么也没想到,那日一别,她居然真的怀孕了,而且还生了一个这么可爱又聪慧的女儿,哦不对,应该是儿砸。

因为小团子长得太某人了,为了掩人耳目,她一直将小团子装扮成女孩子,以免引起有心之人注意。

哈哈哈......娘亲错了,娘亲下次一定会带你去找你爹爹,好不好?"顾依依笑着安慰道。

“哼,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我看你根本就是在骗我!他们都有爹爹,就我没有,我才不相信你呢,我要自己去找爹爹!”

小团子说完转身就走,顾依依赶紧起身,拉住小团子,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小乖乖,你先听娘亲说,娘亲不是不想带你去找爹爹,而是你爹爹他……”

他怎么啦?

小团子回首,眨巴着大大的眸子,疑惑的问道。

顾依依一脸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哎,真是个鬼精灵啊!

看来想要瞒过这个鬼精灵还得想个法子才行。

于是,她深深地叹了口气,一副忧伤的样子说道:"其实你爹爹已经死了……

死了?"小团子满脸诧异,随后又愤怒的叫道:"胡说!爹爹才不会死!娘亲,你骗我!

呃......"顾依依愣住了,她没想到小团子竟然这么反映激烈,一下子就猜中了她的谎话,顿时有些讪讪的说道:“你爹他……”

我不信!你这个坏女人,你一定在骗我,爹爹才不会死!你这个坏蛋,我讨厌你!我再也不理你了!"小团子说完甩手就跑,顾依依连忙去拦,却不曾想小团子一脚踹翻了她的木椅,顾依依被摔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等她爬起来的时候,小团子早已经跑的没影了!

这小家伙,怎么跑的比兔子都快?

看着小团子的消失的背影,顾依依的心中有些焦急。

小团子,你别跑,你等等娘亲啊……”顾依依赶紧追了上去。

另一边,青云观内。

“王爷,看来这次瘟疫真的很严重啊。”

流风望着观内那一批批被抬走的尸体,眉头紧皱,忧愁不已。

半个月前,云州城突发瘟疫,死伤百姓数十万,其中不乏一些达官贵族,云州知府因瘟疫而亡,整个云州都陷入一片恐慌之中,百姓人人自危,不少人纷纷逃离云州城,躲避瘟疫。

官府无能为力,只有这青云观愿意出手救治,但是观主虽然菩萨心肠,略懂医术,却也无法彻底根除病情,只能尽量减轻伤亡。

朝廷知晓此事后,震惊不已,御千夜主动请缨,作为钦差前往云州城救治灾民,并与青云观商议解决瘟疫之法。

看着感染瘟疫的人越来越多,御千夜的内心很是沉痛,他实在不想让瘟疫继续恶化下去,这样的情况,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范围。

这次瘟疫来的蹊跷,他已经在暗地调查,是何人在幕后操控这一切,但是却毫无进展,而此次瘟疫的源头,也还未调查出来。

王爷,您别太担心,相信观主和众人,一定会有办法的。"流风看着御千夜那张阴郁的面孔,出声劝慰道。

希望吧。

御千夜叹息一声道。

他的心情很糟糕。

这一次瘟疫,对于云州来讲,损失极为惨重,云州知府因为没有处理及时,被传染上瘟疫身亡,现如今,云州城内,百姓已经是生活不能自理,甚至已经有流言传出,说此次瘟疫是皇帝骄奢淫逸,惹怒上天,这才降下的灾祸。

而这种谣言,也越演愈烈,渐渐的,已经有不少人将此事,归纳到皇权斗争的范畴之中了。

“你在这儿守着,本王去城中看看情况。”

御千夜吩咐一句,旋即迈步离去。

是,王爷!"流风躬身应声。

………

顾依依一路追到了城中,却还是找不到小团子的踪迹。

昔日喧闹的街道今日异常的冷清,偶尔有行人经过也是匆匆而行,顾依依抬眼望去,便发现那些人都是一脸的惊慌失措,好似在躲避着什么。

顾依依心中一紧,难道城中发生什么事了?

她赶忙加快了脚步,向着四处张望寻找起来,终于,她在城西街上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背影。

“小团子!”

顾依依看着前方的小团子喊道。

她喊了几声,小团子却像没有听到一般,脚步丝毫不停。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突然在她耳边炸响。

她扭头看去,便看到一匹枣红色骏马,从她的身旁呼啸而过,速度极快。

“快让开,马惊了!”

一道尖锐的吆喝声,响遍了整条大街。

顾依依看着那疾驶而去的枣红马,脸色一阵惨白。

不好!小团子!

眼看着那马快要撞到前面的小团子,她连忙扑了过去,把小团子护在了怀中。

一瞬间。

一道尖锐的马鸣声响起。

顾依依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轻,整个人飞了起来。

待她稳住身形,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地上了,而腰上正环着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一股淡淡的龙涎香,沁入鼻腔。

她的脸上一热。

连忙挣脱开,抬眸,便对上了御千夜那双幽深的凤目。

看到这张熟悉的俊颜,顾依依双眼募地瞪圆。

御千夜!!

居然是他!

她的心脏砰砰直跳,仿佛随时都有爆裂的可能。

他们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这都能碰到!

姑娘,你没事吧?"御千夜看着眼前女人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不由的问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