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我们注定相遇

我们注定相遇

呆桃殿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厉氏集团遭受风雨的洗礼时,莫兰义无反顾的嫁给了厉薄钦,多年的奉献,终于助他重新夺回了厉氏集团,奈何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却仍旧抵不过男人心头的朱砂痣……最终小产坠海,差点一尸两命后,莫兰彻底醒悟了,她累了,这场婚姻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主角:莫兰,厉薄钦   更新:2022-08-22 11: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莫兰,厉薄钦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们注定相遇》,由网络作家“呆桃殿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厉氏集团遭受风雨的洗礼时,莫兰义无反顾的嫁给了厉薄钦,多年的奉献,终于助他重新夺回了厉氏集团,奈何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却仍旧抵不过男人心头的朱砂痣……最终小产坠海,差点一尸两命后,莫兰彻底醒悟了,她累了,这场婚姻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我们注定相遇》精彩片段

京城近郊公海。

“救命!救命!”

“救命......救救我......”

厉薄钦,救救我。

莫兰的呼救声越来越微弱,两侧一侧是咸湿的海水,一侧是陡峭的山崖,退无可退。

脸庞被侧面的车灯猛然照亮,莫兰惨白着脸退到了海边低矮的护栏前。

她清清楚楚的听见绑架她那人说道:“莫兰,莫雪,选一个......”

“莫雪。”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不曾犹豫的声音。

她顿时闭嘴,心如死灰。

这个她爱恋的男人,就这么轻而易举将她的心脏撕碎。

他在两人之间,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自己,即使她还怀着他的孩子。

下一秒,眩晕感袭来,莫兰被那群黑衣人一脚踢在了小腹,而后翻下护栏。

冰凉的海水瞬间侵蚀着她的全身。

她好恨!

小腹一阵剧痛袭来,莫兰的视线逐渐陷入一片黑暗。

昏迷之前,莫兰想,如果能活着,她一定不要这么过下去了。

为了这么一个男人搭上了自己一条命,不值得。

莫兰捡回来一条命。

她被出海的渔船救了,送到了最近的医院。

只是她的孩子没了。

那个她憧憬了很久的小宝宝永远的留在了公海里。

刺眼的白炽灯在她眼前晃来晃去,莫兰躺在病床上精神恍惚。

她被救到医院的第一天就通知了厉氏与莫家。

如今恍惚过去三天,竟是一个来看她的人都没有。

病房的电视上播着京城的社会新闻——

“莫家姐妹疑似被绑架,原因竟和厉氏内斗有关?!”

“厉氏集团尘埃落定,厉薄钦成为集团最年轻总裁。”

微凉的手指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

莫兰讽刺的笑了一声,艰难的拿起钢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这回,她是彻底死心了。

落日时分,病房的门被推开。

“不好意思夫人,厉总要处理一些事情所以来晚了。”

莫兰闻声攥紧了手边的被单,将视线移到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

“秦助理,坐吧。”莫兰想稍微挺起腰板,却疼得使不出力气。

“小产的事情......厉总知道了。不过厉总说过,会补偿的。”

补偿?

莫兰想问问,一条人命他打算怎么补偿?

“厉总。”秦助理忽然侧身朝着门口恭敬的唤了一声。

莫兰顺着秦助理的目光看过去,高大修长的身影逆着光从走廊尽头迈步而来。

周身气场即使是在医院这种肃穆的场所,也能一眼看出强烈攻击性。

两人对视一眼,病房就陷入了冗长的寂静中。

“厉总,夫人虽然小产,但是医生说夫人体质好,已经没有大碍了。”

白炽灯下,厉薄钦喉结微微滚动。

他落座后,面容隐在光里,半明半暗,额发半遮住漆黑狭长的眼。

厉薄钦点了根烟,打火机的火映着眼下那道疤痕,为他添了几分冷漠与残忍。

“什么时候能出院?”厉薄钦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只是莫兰从他的语气中听不出一丝感情。

他甚至没有关心一下那个没出世的孩子。

要知道小产那条,如果不是打了镇定剂,她也许会崩溃。

也对,自己替嫁进厉氏,本就不讨他喜欢。

她对这个男人再没有任何期待。

她只是替自己那个未出世的孩子痛心。他的父亲从未期待过他的出生。

莫兰自嘲的一笑,引来厉薄钦不经意的一瞥。

“后天。”

三年了。

三年的婚姻,她却不止爱了他三年。

可这个在东南亚护着自己的少年长大了,早就把她抛在了脑后。

而她也该清醒了。

“嗯。”男人例行公事的到来,又任务完成般起身推门打算离开。

两人平时就很少交流,都是秦助理传达他的意思,为数不多的独处就是在家里的床上。

“厉薄钦。”莫兰叫住了他。

这是她第一次叫厉薄钦全名,从前她总是死皮赖脸的叫他老公。

厉薄钦一顿,侧眸回望。

“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莫兰刚开口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

“薄钦,你在哪?我现在好害怕,我刚刚梦到我又被绑架了......”电话里传来一阵甜腻的撒娇。

厉薄钦不再停留。很快他离去的背影就隐没在医院来往的人群中。

一时间,病房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秦助理小心翼翼的开口:“夫人,厉总说会补偿您中心花园的一套别墅,还有店铺,您看还有什么想要的尽管提......”

呵。从前厉薄钦一无所有,公司被人虎视眈眈,她吃糠咽菜的陪他。

如今......厉氏集团发展的越来越好,他也学会了拿钱来敷衍她。

“我想要离婚。”

早就想好的事情,说出口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莫兰此刻的表情甚至带了一丝冷漠。

“夫人,这......您别说气话。”

“不是气话,更不是耍手段。”莫兰把写满字的纸交到秦助理手里。

“这是离婚协议,麻烦你交给厉薄钦。让他好好看看,我的要求并不过分。”

“可是夫人......”

莫兰阖上眼,不再言语。

秦助理也识趣的退出了病房。

没等秦助理再来,莫兰自己就办了出院手续。

她不想回厉薄钦那里,于是联系南淮帮她找了处公寓。

南淮倒是不忌男女大防,热情的邀请她和自己合住。

可他好歹也是出道的公众人物。

当初和他一起吃个饭都被拍到,还说是她是绯闻女友。

害得厉薄钦那一个礼拜都冷着脸对她。

怎么又想起了厉薄钦?

莫兰摇摇头,把思绪赶出脑海。

就在她打扫公寓的卫生时,秦助理打来了电话。

“喂,秦助理。”莫兰踩着板凳,一手接电话,一手去够橱柜上方的蜘蛛网。

“夫,夫人。那天您提的离婚,还有离婚协议书我拿去给厉总看了。”

秦助理的语气不太自然,不过莫兰没有在意。

“嗯,厉薄钦打算什么时候签字,什么时候去民政局办一下离婚?”

“厉总说,离婚协议还要当面商议,想请您来公司一趟。”

“不用,按照他的想法来也可以,只要把赠予我的房产给我就行,或者折现,我只希望尽快离婚。”

站在秦助理旁边的厉薄钦听到尽快离婚四个字,不由地黑了脸。

决定好的事情莫兰只想快刀斩乱麻。

既然多年的陪伴捂不热那颗心脏,那她就放弃。

电话里的秦助理还没出声,莫兰就听到了那头传来了阴郁低沉的,熟悉的声线。

“现在,立刻,来我办公室。”

说完这句电话就被那人挂断,莫兰淡然地收起手机,谁知凳子不稳,她直接从上面摔了下来,看着逐渐红肿的脚踝,莫兰咬了咬牙,还是先去解决离婚这件事。

 


到了厉氏集团,秦助理恭敬的在前面引路:“夫人,厉总等您有一会儿了。”

莫兰点点头,跟着秦助理上了电梯。

秦助理敲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后,莫兰不小心绊了一下。

原本就从板凳上跌了下来,脚腕有些肿,如今又绊了一下,莫兰重心不稳地向前倒去,却落入一个宽厚的胸膛。

她抬眼望去,发现厉薄钦正面色不霁地望着她。

她忘了,这人有着严重的洁癖,而自己刚刚还在打扫卫生,身上的味道一定不太好闻。

“抱歉。”莫兰疏离的拉开两人的距离,没发现厉薄钦盯着她红肿的脚腕神色一暗。

她垂眸间,厉薄钦招手挥来秦助理,耳语了几句后,秦助理点了点头。

“离婚协议,还有什么要商议的?”莫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就算不爱了,可厉薄钦身上的压迫感还是让人无法忽视。

厉薄钦转身进了办公室:“进来谈。”

莫兰冷冷地望了他一眼,厉薄钦还是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完美,冷静,无情。

她刚迈进办公室,秦助理便识趣地关上门。

“坐。”

莫兰习惯性顺从的在厉薄钦对面坐下。

看着面前的房产转让合同,莫兰微微有些惊讶。

“离婚协议你没打印的话,我带来了。”莫兰从包里掏出早就打印好的协议。

刚想递给厉薄钦一份,就被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按住。

莫兰一怔,下一秒离婚协议被她重新推到厉薄钦面前。

厉薄钦眯起眼,喉间发出一阵冷笑:“离婚?”

他盯着面前一如既往顺从乖巧的妻子,觉得有什么东西已经悄然变了。

那双乌黑的瞳孔里藏了他看不透的情绪,厉薄钦有那么一瞬间感到事情似乎有些失控。

“我不是让你来谈离婚的。”厉薄钦启唇,微微上扬的音调,显示了他此刻的不悦。

“那你是......”莫兰眯着双眼,姣好的面容透着一丝冷意。

“离婚?我同意了?”厉薄钦挑眉。

“厉总说笑了。我好像有权提出离婚”。莫兰脸上挂着笑,眼中却没有厉薄钦的影子。

厉薄钦皱了一下眉,心情莫名的烦躁。

厉薄钦从未想过与莫兰的婚姻会走到如今这一步。

他花了几年的时间接受了自己的人生中有了莫兰这么一个女人,甚至允许她生下自己的孩子。

自绑架事件起,他本打算好好补偿自己这位妻子,已经选好了几套房子就等着她挑选。

只是没想到,这位平时连说话都不大声的妻子,如今敢把离婚协议摔在他面前。

“真想离婚?”

“最好今天就能去民政局扯证。”莫兰受够了。

“好。”厉薄钦看着她隐忍攥近的小手,不禁反应过来:自己在烦躁什么?

他不清楚。

“是同意离婚?还是同意立刻去扯证?”不知是不是错觉,莫兰感觉男人身上的戾气消散了不少。

“离婚可以,但是离婚协议不能现在签。”他颦着眉瞥了莫兰一眼:“厉氏刚刚稳定,我不能拿公司的前途开玩笑。”

“厉氏动荡,好像与我无关吧?”莫兰淡然道。

从前她爱厉薄钦,厉氏也是她的命。如今这样,厉氏对她无关紧要。

“我会给你补偿。”厉薄钦脸色阴翳。

“好,我要三百万。”莫兰想着母亲的天价医疗费,虽然公司刚稳定,她这么要价也在厉氏的承受范围。

“可以。三个月。”厉薄钦说了个期限:“对外我们依旧是夫妻,三个月后便离婚。”

“好。”

她本来以为厉薄钦该是巴不得明天就去离婚。

没想到还要再等三个月。

不过她等厉薄钦的心都等了三年,也不差这三个月了,况且还能拿钱给母亲治病,何乐而不为。

离开办公室时,莫兰碰到打算敲门的秦助理。

“夫人,这就走了?”

“嗯。”莫兰点点头。

“那正好,夫人拿着。”秦助理递过来一瓶红花油。

“这是......”莫兰接过。

秦助理看了一眼办公室里正襟危坐的男人,指了指莫兰的脚腕。

“是厉......是我,是我看到了夫人受伤了,擦擦吧。”

“多谢。”莫兰谢过。

她出了公司,回公寓睡了一觉。打算第二天就去主宅收拾自己的行李。

顺便带走床头柜这些年她做化妆师存的钱。

在东南亚养病的母亲没有经济来源,如今也快到这也就是为什么,尽管她再也不想和厉薄钦有牵扯,却还是为了财产分配去了公司商谈。

第二天回到主宅,管家开门恭恭敬敬的叫了她一声夫人。

她沉默不语的上楼走向客卧。

结婚以来,除了那几晚同房的时候,厉薄钦都与她分房睡。

莫兰走进客卧,只收拾出一皮箱的东西。

里面是几件衣服和银行卡。其他的她什么也没带,她不想带任何有关厉薄钦东西离开。

她拉着行李箱走过主卧时,莫兰想到自己有东西落在厉薄钦房间了。

犹豫了半晌,她还是推开了主卧的门。

厉薄钦一直都不知道他的屋子这些年来都是莫兰收拾的。

她知道厉薄钦的洁癖很严重。

每次她都小心翼翼的将衣物洗过几遍,桌子柜子也消毒杀菌后才放心。

她这么做也不过是因为在东南亚,那个满身伤的少年挡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动心了。

所以她被莫家人接回京城见到厉薄钦那一刹那,就认出了这个在东南亚与她同甘共苦的少年。

替嫁,她甘之如饴。

可惜,厉薄钦并未认出她。

这场婚姻,也在三年后走到了尽头。

“谁在我房间里?”门外传来厉薄钦的声音。

他怎么会这个时候回来?平时这个点他明明在上班的。

莫兰神色一暗,当即推开门打算离开,却迎面撞上门口的厉薄钦。

她看着厉薄钦冷峻的脸庞,突然有种被抓包的感觉。

“对不起,我只是来收拾行李,现在立刻离开。”莫兰迈步错开厉薄钦。

下一秒,她被厉薄钦抓住了小臂。

正值黄昏,屋内没开灯,俩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分寸,此刻竟显得有些暧昧。

“这么着急离开?”厉薄钦垂着眼,一股恍惚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闻言莫兰淡定道:“嗯。”

握着她小臂的力气瞬间加重。

“厉总......”莫兰推拒着厉薄钦的靠近。

她有些搞不懂厉薄钦了。

她爱他时,他冷漠少言;不爱时,他又抓着她不放。

“要走?”他炽热的呼吸擦过莫兰耳朵:“不怕我让你姐姐住进来?”

“这是厉总的宅子,您想谁住进来都行。”莫兰冷笑一声。

拉着行李箱离开前,她听见厉薄钦说道:“我厉氏从不赶人,你只要还是厉氏夫人一天,就有资格住在这里。”

她没有回答,只是步伐越走越快。

走到大门口,她看见厉薄钦跟了出来。

“我送你?”厉薄钦看了看她的行李箱,将目光放在停在门前的迈巴赫上。

莫兰冷漠的摇了摇头,拎着行李箱走得飞快。

所以没看见厉薄钦看着她背影时愈发深沉的目光。

 


回到公寓时天已经黑了,莫兰拉着行李箱刚准备进电梯。

迎面而来的是一捧棒棒糖花,和笑颜如花的南淮。

“最最亲爱的莫兰姐,离婚快乐~祝你快乐~”

“姐,你的化妆天分自从嫁给他就被浪费了,你以后好好工作,一定是名动天下的王牌化妆师!”南淮一脸兴奋,差点没载歌载舞了。

他早就想让莫兰跟那个狗男人离婚了!

“谢谢你,南淮。”莫兰露出了这些天来第一个笑容。

不过接下来她就紧张的左看右看,一把将南淮拉进了公寓。

“你怎么来了?不怕狗仔拍到啊。”莫兰一边问话,一边谨慎的拉上窗帘。

“哦,是这样。我最近有个戏要上,想找你化妆拍几张定妆照。”南淮大大咧咧在沙发上坐下来。

“工钱还是老样子,你看行吗?”南淮像是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工钱我提前打给你,这时候伯母的医疗费,还有护工工资都催得紧吧?”

南淮不提她差点都忘了!

因为她小产住院,都没有看母亲近期发来的邮件。

“不是我说,医疗费莫家真就不承担一点儿啊?”南淮不解。

莫兰轻笑,不置可否。

她是莫家的千金不错,可她不是现在的莫家夫人生育的。

上头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是莫家娇养长大的,而她生在东南亚。

她母亲只是莫家的仆人。

当初母亲怀了孩子,莫夫人不留活路,她一直逃到东南亚才定居生活。

而她则是当初厉氏动荡,厉薄钦刚回京城无权无势,莫夫人害怕嫁过去委屈了亲女儿莫雪才被接回来替嫁的。

由她这个三小姐,代替二小姐履行婚约,嫁给无权无势的厉薄钦。

而厉薄钦无所谓。

他只是需要莫家与他联姻,至于是二小姐还是三小姐根本不重要。

不过后来他认出莫雪是他救命恩人后,两人你侬我侬那就另当别论了。

莫家答应,只要她乖乖听话,母亲就可以被接回莫家。

这是母亲毕生的愿望。

而她更是知道厉薄钦是那个护着自己的少年,这才答应了替嫁。

她打开行李箱打算拿出电脑看看母亲最近怎么样。

行李箱一打开,她便愣在了原地。

“怎么了?”南淮伸头看过去。

“没事,电脑忘带了,明天回去拿。”

希望不要碰到厉薄钦。

翌日。

她一早就踏上了去主宅的路,因为她下午还要去摄影棚帮南淮化妆,工钱要付母亲这个月的医药费。

从前为了做厉薄钦称职的妻子,她只是偶尔去接活。

等离了婚,她就能做全职化妆师了。

她叫了辆出租车,车子刚走到了半路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是莫家大哥——莫如志。

“喂,哥。”莫家的电话,她下意识地神色一暗,却不得不接。

路上,风声呼啸而过,带走了那句让她脸色一变的话。

出租车在半路调转车头,驶向莫家老宅。

电话里,莫如志跟她说:“离婚协议签好了吗?晚了莫家的墓地可就没位置留给你妈了。”

“大哥,我......”刚跑进莫家大门,莫兰就被一个巴掌扇倒在地。

她被打得偏过头去,发丝遮住了她阴郁的表情。

若是莫家人看到她此刻的表情,想必也不会觉得她好欺负了。

打她的人是莫家奶妈,她名义上母亲林白的左膀右臂。

林白中年发福,一身珠光宝气颐指气使地开口道:“真是个狐狸精!打你我都嫌脏手”

“厉氏登顶大局已定,你怎么不按照之前说好的离婚?!难不成你想傍上厉氏让厉薄钦来帮你,帮你母亲?”林白似乎不解气,揪着莫兰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莫如志和她父亲坐在客厅冷眼看着她,丝毫不觉得这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妹妹。

“我说莫兰啊,你不会真以为厉薄钦看得上你吧?你就是个笑话!”林白啐了一口。

“莫兰,听你妈妈的话,赶紧去离婚,你的母亲我们会接过来的。”父亲毫不客气的说道。

莫知贤也在一旁添油加醋:“莫兰,你最好听话。要知道,不是我们莫家的话,你到现在还在东南亚的红灯区讨生活呢!”

“我们家让你做千金小姐,还答应把你母亲接过来,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林白气得龇牙咧嘴:“我给你讲!除非莫雪嫁给了厉薄钦,否则你母亲不可能进莫家门!”

本以为风波一定,厉薄钦会尽快迎娶她女儿莫雪,没想到厉薄钦却丝毫没有提及。

就连跟莫兰离婚这件事也没有提过。

“狐狸精!跟你母亲一模一样!”林白简直想划花她的脸!

莫兰闻言,抬眼声音微冷地警告道:“说我可以,不许侮辱我母亲。”

“怎么?你还能打我不成?!你那是什么眼神!”那眼神看得林白心里一凉,后知后觉地发觉自己居然害怕一个贱人女儿的眼神。

旁边的奶妈作势又扬起手臂。

“这是怎么了?”

厉薄钦薄唇淡淡出声,却让喧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莫家一行人面面相觑,奶妈立刻放下了扬起的手臂。

厉薄钦经过奶妈身边,只瞥了一眼,凉薄的眼神让奶妈觉得可怕。

从他踏进莫家那一刻起,即使一言不发,那不怒自威的气场也看得莫家人心里打鼓。

莫兰抬起头。

“起来。”厉薄钦看着地上的莫兰道。

莫家众人心下一惊,抬眼就换了张讨好的表情。

“女婿怎么想起来回家了?”

“来接莫兰。”厉薄神色淡淡,似乎不想多做纠缠。

阳光从他宽广的后背打过来,他垂眸,朝莫兰伸出手。

莫兰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就想起了曾经的厉薄钦。

那黑发黑眼的少年,衣衫烈烈,眉宇坚毅。

也是这样站在光中向她伸出了手。

他对她说——

“在东南亚活下去,不能心善。”

“不过你心善也无妨。”

“因为你有我。”

莫兰摇了摇头,甩开突然冒出来的回忆。

她避开了厉薄钦伸过来的手,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那我们下个月新城区的开发合作,女婿你看......”林白讨好的笑着,油腻的脸上堆满褶子。

“是啊,资金能如期打过来吗?”莫如志干笑。

厉薄钦看向自己落空的手微微皱了皱眉。

“你们记住了,她是厉氏夫人。”厉薄钦看着众人,眼神染上意味不明的冰冷。

他连莫家人的话都懒得回答,强硬的牵起莫兰的手离开。

他的手心很炽热,莫兰有些强硬的挣脱开了,与他礼貌的保持着距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