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妃你不可真假千金

妃你不可真假千金

楚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楚初被堵的哑口无言。这萧容瑾的确不好糊弄,别看他一副狂傲不羁的模样,他内心却十分缜密。既然他刚才听到她在梦中唤他的名字,那萧容瑾一定会对她起疑心。她总不能说她梦见了前世的他……

主角:楚初萧延绵   更新:2023-01-31 15: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初萧延绵的其他类型小说《妃你不可真假千金》,由网络作家“楚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初被堵的哑口无言。这萧容瑾的确不好糊弄,别看他一副狂傲不羁的模样,他内心却十分缜密。既然他刚才听到她在梦中唤他的名字,那萧容瑾一定会对她起疑心。她总不能说她梦见了前世的他……

《妃你不可真假千金》精彩片段

而她却是捅他最深的那一个人。

她也用着同样的手段,下毒毒害他的父亲平南王,令平南王武力尽失,万箭穿心而死。

她眼睁睁的看着平南王妃进入狼窝,名节尽失,最后跳落高崖自尽。

还有他的兄弟们……

没有一个落得好下场。

她才是那个罪大恶及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会再伤害你了阿瑾,你要好好活着,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活着。”

“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我不会再做别人的棋子,不会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要好好活着,对不起……”

她小脸抵在他肩膀,泪水一颗颗打落在他肩头战甲上,语无伦次的诉说着。

萧容瑾一时间愣住了。

琴姑姑去外面的小溪打水煮吃食,楚初一个人在马车里。

他路过马车听到马车里有人唤“萧容瑾”“阿瑾”的字眼。

于是就上马车一探究竟。

如今楚初这副模样,倒叫萧容瑾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双手摊开,呈现半蹲跪姿,一动不动,只有眼珠子在轻轻的移动着。

嗓音低沉又小心翼翼的问:“你……在跟本世子说话吗?”

近在耳边的声音拂过楚初的耳畔时,楚初的哭声戛然而止。

她瞪大双眼,看了看四周。

随后又低头看下身边的人。

那冷冰冰的战甲刺激着她细腻的肌肤。

她猛地抬起身子,从“梦”中惊醒。

“额……我……”楚初抬起双手擦拭满脸泪水:“我刚才又梦游了?”

萧容瑾:“……”

“如果我刚才说了什么胡话,你不要当真啊,我这个病好多年了,爷爷跟我说是因为我养母去世受到了刺激。”

楚初擦完眼泪,略显尴尬。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一堆话“劈哩啪啦”往外吐。

可萧容瑾却一脸茫然。

“你养母叫阿瑾?”萧容瑾反问道。

楚初再次一愣:“我……我刚才喊阿瑾?”

萧容瑾重重点头,幽黑的眸子散发着肯定的光芒。

楚初揉了揉太阳穴,道:“我养母不叫阿瑾。”

“那谁是阿瑾?”

“收养我的爷爷有一只老黄狗。”

“呵~”萧容瑾薄唇抖了几下:“那你家的狗不应该随你姓楚或是别的姓吗,怎么也姓萧?”

“??”楚初刚从恶梦中惊醒,一时间脑子没转过弯来。

萧容瑾没好气的说:“不光跟我祖上同姓,还随我同名,也叫萧容瑾!”

楚初听到这话,顿时就觉得自己随便扯的谎言有些离谱了。

“不是……”她想解释:“我刚才做噩梦了,我梦见……”

“想清楚了再说,你梦见的到底是狗,还是人的萧容瑾,本世子可一点都不好糊弄……”

楚初被堵的哑口无言。

这萧容瑾的确不好糊弄,别看他一副狂傲不羁的模样,他内心却十分缜密。

既然他刚才听到她在梦中唤他的名字,那萧容瑾一定会对她起疑心。

她总不能说她梦见了前世的他……

她看了看他。

萧容瑾也看她。

他见她久久未回应,在她抬眸看他的时候,剑眉轻挑,薄唇上扬。

似乎在告诉楚初,他有耐心等她解释。

楚初也破罐子破摔了,道:“我刚才的确梦见了萧世子。”

萧容瑾眉峰再次一挑,轻“嗯”了一声,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不过,不是什么好梦,我也记不清了,但是爷爷曾经跟我说过,梦跟现实是相反的,楚初在此祝君从翁山凯旋。”

话音刚落下。

萧容瑾俊颜突然凑近了楚初的脸。

楚初吓了一跳,身子重重往后一靠,后脑勺也贴在了马车板上:“你……”

“你梦见本世子了!”

两人面对面相隔的很近很近。

彼此的吐息喷洒在彼此的脸庞。

两股气息融为一体。

这种感觉,萧容瑾竟然一点都不讨厌。

相反……

楚初身上没有人工花香,却有一股淡淡的药草气息。

跟他母亲身上那股清淡的药草味很相似,让他觉得很亲切。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楚二小姐对本世子是过忧而有所梦,还是过思而有所梦,你莫不是……”

他停顿了一下,轻轻的吐出后面的几个字:“喜欢本世子!”

楚初的心“怦怦”的加速跳动着。

面上的燥热绯红一瞬间从颈部串上耳背。

若是换成别的女子,一定马上推开了萧容瑾。

然而……

楚初眼底涌动着泪光,不争气的又落泪了。

被她喜欢有什么好的。



“啊……”

昏暗的牢房,一位身穿着浅青色长裙的女子,被人活生生的剥去了脸皮。

那张脸,血肉模糊。

而从她脸上取下来的面皮,却完整成型。

女人痛苦的抬起双手捂着滴着鲜血的脸,难过、绝望的看向站在牢房外面身姿挺拔的男子。

他,墨鸿祯。

燕国的太子殿下,楚家的乘龙快婿。

也是她楚初一见钟情的白月光。

她赌上了自己的终身幸福,为他嫁入了平南王府,动用自己的医术掏空了丈夫融安世子的身子,帮助楚家与太子彻底击溃了手握重兵的平南王萧家。

她以为,皇上下旨抄萧家的时候,便是她回到楚家之日。

可是她错了!

她的父亲没有看过她一眼,她心心念念的白月光,亲自命人剥下她的脸皮。

这个时候楚初才清醒过来,她只是楚家和太子的一颗棋子。

可她不甘。

她不甘!

楚初跪着,一步步走到牢门前,伸手抓住了牢笼,痛苦的嘶吼道:“墨鸿祯,我真傻,我真是傻我怎么傻到相信你还会要我……”

站在牢房外的男子,眉目间透着一股厌恶感,看她走近,他往后退了一步,语气冰冷的说道:“楚初,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生来便是楚家的嫡女,却与姚雪阴差阳错,与她错换了人生,她替代了你,成为楚家的嫡小姐,你替代她,成了樟安村一寡妇的女儿。”

“生来尊贵有什么,活的贫贱,下等,你还痴心妄想被接回楚家后,能够与姚雪换回身份,做孤的未婚妻,楚初,你真是可怜。”

“在孤心里,你配不上孤,姚雪虽是农妇所生,可她的教养是你连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的,若不是你懂点医术,你爹娘都不愿把你接回楚家。”

“你在楚家……就是个多余的。”

——多余的!

她楚初忙活了一场,原来是楚家的耻辱。

现在棋废人亡。

他们就巴不得让她死。

楚初“嗤嗤”的笑,又因心生悲凉而流下血泪:“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母慈子孝,父兄仁义,不过是循循善诱,我为鱼饵,助你皇室铲除百年忠烈萧家军,无耻,一群无耻之徒。”

楚家无耻。

太子无耻。

天家无耻。

她更无耻!

“哈哈哈……”她笑声震耳不绝,面目略带狰狞。

这时一道倩俪的身影,从外头走入,她看到楚初那张血肉模糊的面孔时,吓的花容失色,尖叫了一声:“啊……”

墨鸿祯立刻回身,将那女子揽入怀中,抬起了另一只手,用宽松的衣袖挡在了楚姚雪的面前,柔声道:“姚雪,你怎么进来了。”

“她,她……难道是二妹妹?”

“不过是下贱之人,曾配做姚雪的妹妹,来人,把那个女人的手脚砍了,舌头拔了,眼珠子挖出来,将残肢送给融安世子,余下的泡在酒坛里,她引诱萧家谋反叛逆,罪大恶及,不配为人,。”

话落,楚初被人按在板子上。

刀起时,鲜血四溅。

惨叫声也从牢里传出,但没多久,声音消失了。

她的舌被人连根拔除,眼~珠子被人掏出,她双目失明,口不能言,但她还能听得见外面的声音。

墨鸿祯还来看过她一眼,他告诉她:“在你十二岁那年,不是孤把你从匪徒手里救回来,救你之人是你的丈夫萧延绵,楚初,平南王府那样金尊玉贵的家庭,你纵使嫁过去了,也没享到什么福分,想来,你天生命贱,是个无福之人,希望你来生投个好人家,别再遇到孤了。”

楚初浑身痛,死对她来说成了奢望。

她泡在高浓度的酒水里,生不如死,暗无天日。

只知楚姚雪每日都会到她跟前,向她炫耀她的美好人生。

痛吗,痛。

但痛到骨子里,就麻木了。

后来,楚姚雪没来了。

外面响起了兵马踏城之声。

她再一次听到楚姚雪的声音,是她向萧延绵求饶,惨叫。

她的丈夫萧延绵,来了。

她明明看不见,却能感受得到,萧延绵用同样的法子将楚姚雪装进了酒坛子里。

然后抱着她的躯体说:“娇娘,我来给你报仇了。”

娇娘是她在顾家的名字。

楚初躺在他的臂弯,那张被折磨的面目全非的脸,缓缓划开了一抹浅淡的笑。

她看不见抱着她的男人也失去了双腿,但这场战役他终究胜了,可她也晚了!

弥留之际,萧延绵对她说:“来生不做楚家女,萧家妻,只做你自己!”

对,她要做她自己!



“唉呀,我可没推你呀,这乡下长大的怎么跟泥做的一样。”一道熟悉又令厌恶的女声,在楚初的耳边回荡开。

楚初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自己摔在了小竹林旁的小道里。

撑在地面的双手,袭来了火辣辣的痛。

她一脸迷茫的盯着手。

她的手……不是已经被墨鸿祯砍了吗?

现在怎么还在。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一个乡下来的,也好意思戴这珠昂贵的钰翎钗,姚雪,我把它抢过来给你了,我帮你戴上。”

那尖酸又刻薄的声音,震得楚初脑袋“嗡嗡”作响。

一段久远的记忆,蓦地冲入楚初的脑海。

昭元帝五十四年,七月初六。

是她楚初被楚家寻回的第二个月。

这一个多月,楚初在楚家上下人的眼中,是一个忐忑、怯懦、又胆小怕事的人。

她本是楚家嫡长女,一出生就与明环村的村妇顾氏之女错换了身份。

而眼前站在她面前,身穿着紫霞晚雁裙的妙龄少女,正是那村妇顾氏之女——楚姚雪。

楚家的人虽然把她接回来了,但并未对外宣布两人身份错换的事实。

他们甚至为了稳固楚家嫡长女与太子的婚约,让她这个正牌的嫡长小姐,成为了楚家嫡次女。

而她的亲生母亲林氏,还每日给她灌输楚姚雪就是她的亲姐姐!

养母顾氏在她早年亡故,在被楚家人寻回后,她一度以为可以像那些有爹娘的孩子,过上完整的生活,不必再颠沛流离。

可是到了楚家她才发现,她与丞相府格格不入,反倒是楚姚雪更像楚家的人。

她的穿戴住行,都是楚姚雪先挑剩下的。

以前她不懂,后来她明白亲母林氏为什么对她这个亲生女儿那么冷漠……

无非就是觉得她不懂琴棋书画、不懂大家闺秀的礼仪,觉得她上不得台面,丢了她在贵妇圈的面子。

但是她依旧小心翼翼的讨好林氏,终其一生追求林氏的标尺。

最终……林氏冰冷的目光,刺骨的话语,让楚初在下狱后彻底清醒了!

如今,这很远很远的记忆浮现脑海中时,楚初的脸色怔住了。

她,重生了!

今日本是她楚初和楚姚雪的生日,但她的身份位置被楚姚雪代替,所以就成了楚姚雪一个人的生日。

林氏为楚姚雪大办生辰宴,请了不少世族贵人,却只字不提刚回楚家的她。

眼前这三位,正是楚姚雪和顾氏与卓氏贵女。

一个叫顾菁菁,另一个叫卓嫣然。

她刚回楚家时,楚老夫人送了她一支压箱底的钰翎钗。

这支钗子楚姚雪觊觎了很久,楚老夫人一直没松口给她,楚初一回到楚家,就得到了钰翎钗。

这让楚姚雪每每在私下碰到楚初时,脸色都很难看,言语阴阳怪气。

但她再喜欢,那也是楚老夫人送的,林氏不敢硬叫楚初让出来。

顾菁菁与卓嫣然大概是从楚姚雪这得知钰翎钗的事情,特意把她叫到楚家偏僻的后院小竹林,直接对她动手叫骂。

抢夺她钰翎钗的人,正是卓嫣然,晋安王的幼女!

好,很好!

既然上天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那这一次就……

血债血还!!



“这样……不好吧,这是我祖母给我妹妹的钗子,若是我祖母知道今日这件事情……”

楚姚雪抬手正欲拿下头鬓上的钗子,顾菁菁按住了楚姚雪的手道:“她敢去跟你祖母告状,以后我们这贵女圈,她就别想混下去。”

“说的就是你呢,乡巴佬,本小姐教你怎么说。”卓嫣然双手插着腰杆,凶巴巴的说:“若是你祖母问起钗子的事情,你就直接说……”

“这钗子太贵重了,还是姐姐更适合这钗子,所以我便自作主张,把钗子送给了姐姐。”

“你若是不这么说,往后这贵女圈,就像顾姐姐说的那般,你休想再混下去,只要你敢来我贵女圈,本小姐就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听明白了吗?”

卓嫣然的措词,在楚初心里,一字不差的过滤了一遍。

这抢夺东西的借口与手段,与前世一模一样。

偏偏她上一世蠢,为了讨好林氏,怕得罪这些贵女,竟真的对楚老夫人这样说。

当楚老夫人听到她自己心甘情愿把钗子送出去时,她眼底透着一抹失望之色。

那时候楚初不懂,她以为她只要让出来,祖母和母亲林氏都会很开心。

如今细细想来,老夫人是希望她争一争的。

而老夫人也不是无缘无故送她这枚钰翎钗。

听楚老夫人身边的琴姑姑说,她长得像老夫人早逝的女儿,也就是她的亲姑姑。

那钰翎钗是她姑姑生前的陪嫁物,也是楚老夫人的一个念想。

而她却把老夫人最珍视的东西,轻易转送给了楚家这个冒牌货嫡长女!

“跟你说话,你瞪什么瞪。”卓嫣然见她一直盯着自己,上前踢了楚初一脚。

但楚初把自己的双脚缩回,从身旁拿起了一块尖锐的石块。

卓嫣然吓了一跳,往后连退了几步,指着楚初手里的石块道:“你要干什么?”

楚初看着楚姚雪,略浅苍白的唇角微微上扬。

楚姚雪与卓嫣然一样,以为楚初拿石头是要攻击之处,连忙着着顾菁菁往后退,然而……

就在她们三人退出五步远时,楚初突然转过石块,重重的砸在自己的头上。

三人蒙了!

只见楚初丢开石块,动作利索的爬起身,往外跑。

头部的伤很快流下鲜血,染红了她半边的脸。

楚初从小竹林跑到辰宴大院时,那院里的贵人们,皆是被吓了一大跳。

“天呐,好多血!”

此时,林子里的三人缓过了神来,可楚初早已不见踪影。

楚姚雪惊道:“不好,她往宴厅跑去了,快拦住她。”

三人及身边的贴身大丫鬟,手忙脚乱往外追,可追出竹林小苑时,哪里还有楚初的身影。

而就在林子里的贵女们都离开后,竹林后面走出了三道身影。

走在前头的男子,身穿绿衣长袍,约莫十六七岁的模样,脸蛋略圆润,他手里拿着一只烧鹅腿,啃的津津有味。

一双眼睛盯着那走远的三名贵女。

一边啃着肉一边吐槽:“我竟然在楚家看了一出好戏。”

“老四,那卓嫣然是你的未婚妻吧。”说话的男人,体形高高瘦瘦,面目清秀,不说话时一副书生之相,一张口说话又遮不住纨绔子弟的风气。

而走在最后面的男子,打开山水折扇,一边摇扇子一边说道:“苏公子,我记得那顾菁菁是你下个月要过门的妻子。”

那一副纨绔相的苏公子,顿时垮了脸,但没一会儿,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贱兮兮的转头看向竹林里。

那里还站着一名容颜如玉,身姿如松的翩翩少年郎……



他穿着一袭玄紫色长袍,宽松的袖子丝滑的衣摆勾勒着一朵朵白色藤云,绣工绝妙精美。

精瘦有度的腰身挂着白玉云坠,偏紫色的玉穗垂落在身侧。

细看,那白玉云坠旁边还拴着一把精细致的匕首饰品。

他两手负背,面向东南方位,那个方向正是楚初刚才离开的方向。

“融安世子,你对楚家刚寻回的二小姐有何感想呀?”苏卿南拿过了宋凌恒手中的山水扇,拼了命的给自己摇扇了好几下:“我听我爹说,圣上有意赐婚你与楚家二小姐,你小未婚妻这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还挺狠的。”

“拿来吧你。”宋凌恒夺回自己的扇子,宝贝似的收起来,说道:“的确够狠,但她也够聪明的,那一块石头砸在头上,应该……不会破相吧。”

萧幼清丢掉手中的烧鹅骨头,跑过去拿起了楚初刚才用过的石头,用尖尖的地方对着自己的额头比划了几下。

顿时“嘶”一声,赶忙捂着自己的额头揉了揉头:“这卓嫣然可真歹毒,竟敢拿如此尖锐之物砸楚家二小姐,三哥,我跟卓嫣然的婚事……”

“自己去同娘说清楚。”那一直没有开声的紫衣男子,突然转身,从林子溪潭走出来。

他直接越过三人。

紫色衣袍随风卷起,泼墨般的黑发在空中荡起了丝丝缕缕的发束。

他有书香公子的内敛之气,也有战神之后坚韧硬朗的风骨,更有着养尊处优的贵公子气质。

这燕京城内,还能与融安世子骋驰的公子哥,怕也是找不到第二个了。

父亲平南王是战无败绩的战神,母亲平南王妃是燕国首富之女。

他的确有资本傲!

萧延绵径直的朝着楚初刚才离开的方向走去。

他每走一步,都像是有意避开楚初溅在地上的血迹……

楚家内院。

楚初受伤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楚老夫人耳边。

琴姑姑接到楚初的时候,楚初的半张脸,都被鲜血覆没,左眼黏糊的血粘住了。

她跟着琴姑姑走入松青院,看到楚老夫人时,楚初“扑通”跪下:“祖母,孙儿无能,没有护好祖母送给孙儿的钰翎钗,求祖母责罚。”

楚老夫人看到楚初脸上那半边血水,手握着虎头杖蹭一下从软榻站起身,言语中带着浓浓的担忧:“尤琴,快把二小姐扶起来,让人去叫府医过来给二小姐看伤口,初初,旁的事情祖母已经派人去查了。”

楚老夫人虽然年迈,但楚初回来这一个月,林氏对楚初的态度,她都看在眼里。

出去查此事的齐管事很快回来了:“老夫人,二小姐是从南院的竹林跑出来的,出来的还有大小姐、晋安王府卓四小姐以及顾家二小姐。”

楚初听到这三人,坐在椅子上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抖。

琴姑姑看到楚初这般胆惊,心生不忍,把双手压在了楚初的双肩,轻轻的拍,轻轻的安抚。

楚老夫人坐回软榻,不怒自威:“让大小姐把卓小姐与顾小姐一并请入松青院!”



齐管事应了一声“是”便走出院子,带着楚姚雪、卓嫣然、顾菁菁三人走入院子。

那卓嫣然性子刁蛮,但也知道楚老夫人在燕京贵圈中,是很受敬重的长者。

进了屋子后,就规规矩矩向楚老夫人行礼。

顾菁菁的脑子还没转过弯,但楚老夫人那表情,着实把顾菁菁吓的不轻,连头都不敢抬,便也朝楚老夫人行礼。

楚姚雪却走前了两步,“扑通”跪下,双手捧着钰翎钗说:“祖母,这是妹妹邀请我去南院竹林时,插在我头上的钗子。”

“我知道我接下来说的话,祖母可能不会相信,可是姚雪还是要自证清白。”

楚姚雪看也未看楚初一眼,便继续说下去:“妹妹邀请我去南院的时候,卓小姐与顾小姐刚好在我身边。”

“她们二人可以为我证明清白,妹妹给了我钰翎钗后,就自己摔倒在地上,然后拿起她身后的石块,砸在自己的头上。”

“她的伤,不是姚雪弄的,姚雪可以发誓……”

“对,楚老夫人,楚初她真狡猾,当着我们的面耍手段,自己拿着石块砸了自己的头后,就一声不吭往外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楚初在楚家受了天大委屈。”

楚姚雪的话还未说完,卓嫣然就抢先说道。

一旁的顾菁菁听到二人的说词,连忙点头附和。

“我们的贴身丫鬟都可以作证,是楚初自己砸自己的头,跟我们没有关系。”顾菁菁再一次强调楚初的伤情。

这头,府里的府医已经替楚初处理了脸上的血迹,找到了头部的出血点,正要替楚初包扎头部的伤。

可楚初在听到三人的话后,倏地从椅子上站起身。

两眼含泪,也跪在地上,声音略显激动,又带着诉不出的委屈:“祖母,是姐姐身边的大丫鬟品梅叫我去南院竹林的。”

“我刚走入竹林,那卓四小姐就抢走我头上的钗子,还把我推倒在地……”说到这,楚初抬起双手,亮出了双手手掌上的擦伤。

哽咽的继续说道:“然后她把抢过去的钗子,插在了姐姐的头鬓,姐姐说这样……不好吧,这是我祖母给我妹妹的钗子,若是我祖母知道今日这件事情……”

“姐姐的话还没有说完,顾二小姐就说‘她敢去跟你祖母告状,以后我们这贵女圈,她就别想混下去’!”

“卓四小姐跟着附和道‘说的就是你呢,乡巴佬,本小姐教你怎么说’随后,卓四小姐就插着腰杆,凶巴巴的警告我‘若是你祖母问起钗子的事情,你就直接说……’”

“‘这钗子太贵重了,还是姐姐更适合这钗子,所以我便自作主张,把钗子送给了姐姐,你若是不这么说,往后这贵女圈,就像顾姐姐说的那般,你休想再混下去,只要你敢来我贵女圈,本小姐就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听明白了吗?’。”

“我不答应,要姐姐还回钗子,可是在争执中,我不知道是谁砸我的头。”

“孙女知道势单力薄,拼了命的往外跑,孙女害怕再晚来一步,可能就要被人打的醒不过来了!”

“姐姐可以要走任何东西,可独独这钰翎钗孙女不能给,这是祖母给孙女的宝贝,祖母,孙女说的句句实话。”

“若有半句假话,就让孙女——死、无、全、尸!!”



与此同时,一名手里拿着叫花鸡的圆脸少年,另一只手里拎着刚从茅坑里“掏”出来的fen。

径直走上舞台,把fen泼向了楚姚雪与萧延绵的方向……

那粪水如天女散花一般,在院中舞台散开的瞬间,围在太子四周的侍卫们,纷纷缩起鼻子,低头嗅自己肩上、衣物那一片片湿哒哒的异物。

“这……这是什么?”

“好臭!”

那原本群攻太子与楚姚雪的黑蜂,只在一瞬间就飞离了院子。

平南王府四公子萧幼清,顿时跪在地上,一副惶恐不安的姿态认罪:“求太子殿下降罪。”

“方才草民见毒蜂黑寡妇涌入丞相府,便想到了三年前,草民的三哥曾在北疆运用过的引蜂术。”

“那黑寡妇最喜欢花香,而北疆一带是黑寡妇出没之地,草民的三哥借着黑寡妇的剧毒,用花香引黑寡妇到战地。”

“我方战士为赢得那场战役,满身满脸涂抹牛羊鸡粪,甚至是茅坑里的人粪,以五千人兵力战胜对方五万人马。”

“所以,草民便第一时间赶到丞相府的粪坑,掏来这一桶驱蜂之物,草民自知有罪,不敢邀功,求太子责罚草民,只要能救太子殿下,草民万死不辞。”

说完。

萧幼清把手里的叫花鸡放到嘴里,用力咬紧。

然后两手举高,冲着萧延绵方向俯身贴地,“瑟瑟发抖”的跪拜。

而萧延绵此刻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他方才一直抱着楚姚雪,当那一桶粪水浇过来的时候,那污秽之物尽数落在了他头顶和肩膀。

那一股味呀……

他可能都能把刚出世喝的第一口奶吐出来。

当然了。

他怀里的楚姚雪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她是背对着萧幼清的,粪水浇落时,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肩膀背部,直接接触那“异物”。

当萧幼清说浇在她身上的驱蜂之物是丞相府茅坑里的玩意。

楚姚雪当下推开萧延绵,还朝着萧延绵那边,狂喷口中秽物。

“噗——”

这一喷……

就直接喷到了萧延绵的脸面口鼻。

本就面色如灰的太子,此刻对楚姚雪再无耐心,甚至还露出了厌恶之色。

全福公公吓坏了:“天呐,天呐,萧幼清你怎么敢,你怎么敢……我定要叫皇上杀了你的头,快,快送太子殿下洗漱更衣。”

这时,太子身边的谋士赶紧出面阻止说:“太子殿下,那黑寡妇的蜂针是剧毒,少量被蛰不足为患,若像刚才那一大批黑蜂久久停留在殿下身上,殿下的四肢恐就要废了。”

“那粪物的确是驱赶黑蜂的好法子,当年融安世子也的确利用黑寡妇的喜好引蜂入战,就连融安世子也亲自涂抹驱蜂之物迎敌而上,才保住了北疆十一座城池,击退天孥人。”

萧延绵以“贤名”入主东宫。

他心里恨不得把萧幼清五马分尸,然而……

他不能杀他,反而还要好好的感激他,加赏他。

谋士又道:“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扶太子殿下回厢房洗涑,再好好检查过身子,及时拔出蜂毒针。”

“快扶太子殿下去洗漱。”林氏早已吓破了胆,此时也找回了一点理智:“定要好好伺候太子殿下。”

就这样,萧延绵被粪水熏地难以张口,只任由下人扶着他去偏院洗涑。

至于楚姚雪……

她被黑蜂蛰的太厉害,整张脸又红又肿,就在刚才口喷秽物时,就晕倒了。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楚姚雪身上,低声细语,议论纷纷。

就在这时,林氏身后的关嬷嬷突然惊呼:“这……这不是二小姐吗?”

“老奴刚才就觉得大小姐的惊鸿舞哪里不对劲,肢体僵硬舞步错乱,完全不像之前大小姐在宫宴起舞时来去自如。”

“二小姐之前在后院偷走了大小姐一只簪子被老夫人用戒尺刑罚过,没想到二小姐竟知错不改,顶替了大小姐的生辰宴,却招惹来黑寡妇,险些害了太子殿下呀!”

关嬷嬷这番话落下时,林氏忐忑的心情,顿时像杵着一根定海神针,瞬间冷静了下来。

那舞台上的人,早已被黑蜂蛰的面目全非,谁敢说她是楚家嫡长女楚姚雪呢!

只要把所有的错,推到另一个女儿身上,姚雪还是燕京第一才女,还是太子的未婚妻。



若是让人知道,晕倒在舞台上的是长女,那楚家与太子的这道婚约恐怕就毁了。

她本就想将楚初送走,眼下就是楚初为家族贡献的时候。

林氏顿时板着脸,一脸生气的样子,怒斥道:“楚初,没想到你为了出风头,竟不惜一切代价欺上瞒下,如今还给家族蒙羞,惹出这等祸事。”

“夫人,奴婢看二小姐已经被黑蜂蛰晕了,二小姐脸上的伤恐怕不轻,就当时责罚了二小姐,眼下还是让人把二小姐扶回清芙院,治治脸上的伤,看看还能不能挽救一二。”

关嬷嬷每次提到“二小姐”这个称呼,就会故意喊得很大。

林氏心里是很着急楚姚雪脸上的伤,关嬷嬷的话无疑给了现在的处境一个台阶。

林氏故作气恼说道:“把二小姐送回清芙院,派人去马上找到大小姐。”

“是。”关嬷嬷顺理成章跟着舞台上的楚姚雪一块离开办宴大厅。

而刚才黑锋出没,大家都没有了用餐的心情,再加上那舞台上飘来一股子屎味,面对桌上再多的美食他们也咽不下去。

只是众人也不是傻子。

那舞台上的人被黑锋蛰的面目全非,一个婆子是怎么认出那是楚家二小姐的?

虽然有人质疑,但是谁也不想出头去得罪楚家。

很快,林氏就送走了宾客。

各家贵人临走的时候,林氏还送个大礼,算是变相的封口费!

此时,松青院那边,很快就得到了前院出事的消息,以及林氏用楚初的身份,顶替召来黑蜂被黑蜂蛰的面目全非楚姚雪。

楚老夫人当下气的剧烈咳嗽:“这,这林氏……她……她竟敢……咳咳咳……”

“祖母。”楚初从外面走入,听到楚老夫人的咳嗽声后,一个健步冲了进来,跪在楚老夫人身侧,梳理老夫人的后背,同时按压她锁骨中间窝的穴道。

楚老夫人很快稳定了下来。

但她还是气!

气林氏不顾亲生女儿楚初的名节,把楚初推出去。

气楚初何其无辜,一出生就被换了人生,流落在外吃尽苦头。

好不容易被家族接回,却要被亲生母亲这样糟蹋。

“走,祖母一定给你讨一个公道回来。”楚老夫人握住了楚初的手就要起身。

楚初立刻按住楚老夫人,道:“祖母,最好的公道就是让世人认清我楚初的身份,要以此杜绝此事。”

林氏把楚姚雪才情及自身的荣辱看的很重。

但凡有利用价值,她不会放过一点机会。

楚老夫人看着楚初,听出了她话里有话:“孩子,你是不是有别的想法?”

“我陪祖母去福灵寺行医救济百姓!”

楚老夫人晃了一下神,老眼泛着泪光,苍老的手攥紧了楚初的手。

一下子明白了楚初的用意,道:“尤琴,东西先不用再收拾了,马上安排马车,我跟小姐直接去福灵寺,要快!”

要赶在林氏赶来阻拦之前,把楚初带离楚家……

而他们前脚刚走,后脚林氏就赶到了松青院。

松青院院门紧闭,由齐管事守门。

“来人,闯进去捉拿克星二小姐!”林氏得到了楚丞相的首肯,顾不得礼仪尊长,势必要将楚初从松青院带出来,送离丞相府。

她不光要送走楚初,还要大肆宣扬的送。

让满城都知道,今日在楚姚雪的生辰宴上,是她的二女儿楚初为了出风头,顶替姐姐跳惊鸿舞,反引来黑寡妇。

齐管事为了拖延时间,与林氏在松青院外纠缠许久,才把林氏放进去。

另一边,楚老夫人的马车已经出了城门。

一直在暗中观察楚家动向的那双眼睛,很快回到了平南王府玉瑾院。

影卫流光单膝跪首,向背对着他的萧容瑾汇报:“世子,属下按你的吩咐,让四公子驱走了黑蜂,太子与楚大小姐都染了一身污物,太子殿下当场黑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至于楚家大小姐……”

“他们是如何处置楚二小姐!”萧容瑾手里拿着自己的佩剑,用擦拭剑柄的帕子,来回擦抹剑刃,对流光口中的楚大小姐、太子殿下丝毫不感兴趣。

他感兴趣的是那只小、可、怜!

“太子殿下被扶回偏院后,楚夫人身边的嬷嬷对着晕倒的楚大小姐喊了一声二小姐,楚夫人也当众认定晕倒的是楚二小姐。”流光道。

“呵~”萧容瑾冷笑了一声。

剑刃上映着他英俊不凡的脸,漆黑的眸子比剑锋还要犀利。

楚初还真是个毒辣的小可怜。

“楚夫人得到楚丞相的允许,带了不少人去松青院捉拿楚二小姐,不过,楚老夫人早在一刻钟前,带着楚二小姐离开了楚家,前往福灵寺。”流光道。

这时,门外传来萧家萧管事的声音:“世子,有战报,王爷要世子准备前往翁山剿匪的行装,立刻到军营集合。”

萧容瑾收起利剑,修长挺直的身子,缓缓转身,问:“那楚初已经到了何处?”

“楚夫人派人去追的时候,楚二小姐与楚老夫人的马车刚好出城门,据属下所知,楚老夫人身子不适,根本不适合快马赶路,若是楚夫人的人再快些,很快就能追上楚二小姐。”

萧容瑾薄唇上扬,那不羁张扬的笑容,隐藏着一抹狡黠的算计。

“出城剿匪!”



燕子岭。

楚老夫人明显气促。

楚初让人在竹林小道停下马车,然后从琴姑姑手里拿来药物,喂给老夫人喝下。

楚老夫人粗粗的喘了一口气,抓住了楚初的手道:“不要停下来,你娘那个人……不会轻易让你就这样离开的。”

“祖母,楚初是要带着健健康康的祖母走,而不是让祖母陪着楚初受苦,若因楚初而连累了祖母,楚初宁可被她捉回去,你的身体不适合再赶车,休息吧。”

听琴姑姑说,自从她的姑姑离世后,祖母就患上了心疾之症。

心疾是不愈之症,需要静养。

楚初不要祖母的身体再受损。

可楚老夫人的想法也跟她一样,她也不希望楚初再受到任何伤害。

“祖母没用,但是也不是没有万全之策,尤琴!”

“奴婢在。”

“你带小姐坐后面那辆马车,先去福灵寺,寺中有人会保护小姐,我与宋嬷嬷先停留休息,等我身子好些再慢慢赶路过来。”

楚老夫人吩咐完后,握紧楚初的手:“妙妙,听祖母的安排,祖母不会让自己有事,祖母还要看着妙妙成亲生子呢。”

楚初喉咙一哽,这一句“成亲生子”是多么沉重期望!

“答应祖母,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自己。”

楚初看着老夫人,正要回话时,幽幽竹林的尽头传来了“踏啦踏啦”的马蹄之声。

众人心弦瞬间绷紧……

“快走,孩子!”楚老夫人太了解林氏此人。

楚姚雪是她的心血。

从楚姚雪懵懂启蒙时,就被林氏逼着学习琴棋书画,样样要比别的女子出色。

为了巩固楚姚雪未来太子妃之位,林氏绝不会轻易放弃养女。

而作为对琴棋书画不太精通的楚初,就成了林氏可弃的废子。

更重要的是……

林氏背后她的儿子楚相撑腰。

他们都是被权贵熏心,迷了眼。

琴姑姑拉着楚初的胳膊道:“小姐,先走吧,夫人不敢拿老夫人如何!”

“祖母要先保重自己的身体,切莫为了楚初伤了根本,你还要看着楚初成亲生子的。”

楚初一边往马车外走一边说。

楚老夫人含泪点点头。

楚初与琴姑姑很快上了后面那辆下人用的马车,先行离开。

而在楚初离开后没多久,萧家军赶上了楚老夫人的马车。

为首的男子身穿黑色战甲,手拿飞鹰踏云佩剑,腰上别着一串白玉云坠,头戴铁制盔甲,浓黑的发都收进了头甲底下,露出俊美精致的五官。

来到马车前时,萧容瑾拉紧了缰绳,停在楚老夫人的马车旁,问:“不知是楚家哪位贵人出行?”

楚老夫人听到外面的声音,一颗焦虑的心缓了缓,手紧紧的捏着佛珠道:“老身古氏。”

萧容瑾抱拳作揖:“小辈见过楚老夫人。”

“不知楚老夫人是要往何处去,小辈正要去翁山,若是顺路可让人护送楚老夫人。”

他彬彬有礼的问候,博得了楚老夫人的好感。

融安世子在燕京的名声,就与楚姚雪在燕京的名声一样,都是站在高处的顶尖人。

她跟他的母亲平安王妃打过交道,但融安世子却鲜少在她跟前来往,只在宴会时受过他几个晚辈礼。

因此,萧容瑾给楚老夫人的印象是谦容有礼的贵公子。

今日不成想,倒是个知人情世故的孩子。

“老身这身子暂时不适合赶路,不过老身让身边的人,先送老身那二孙女去福灵寺上香。”

若有萧家军庇护,必能让楚初平安到达福灵寺。



“虽说这一带还算安全,但夜快来临,深林小道也有虎狼出没,我派两个属下护老夫人左右,正好前往翁山与去福灵寺顺路,老夫人且安心休息好身子,再赶路。”

说完,不等楚老夫人答谢,萧容瑾就留下了两个影卫,护送楚老夫人。

而他扬起鞭绳,快马加鞭追赶前方的马车。

“踏踏踏”的声音快速拂过。

楚老夫人下意识的掀开帘子往外看。

宋嬷嬷说:“融安世子看起来挺好相与,人又懂事又有礼,若是谁嫁给了融安世子,那一定是去平南王府享福的命。”

楚老夫人心头一动。

平南王与平南王妃只生了一子萧容瑾。

其余六子皆是战场将士遗孤,但他夫妇二人将这些孤子当成了嫡子来培养。

可见平南王夫妇为人心善。

七子中,成年的孩子皆到了谈婚轮嫁的年龄,却从未听到后院传出乱七八糟的糟心事。

若是她的妙妙能嫁入平南王府,就不必处处受制于她的母亲林氏!

只是……

“姻缘天定。”她不愿再像当年逼迫自己女儿那样,自以为是的替楚初选夫婿,最后,未必就幸福:“且看妙妙的造化了!”

马蹄声渐渐临近。

楚初所乘坐的那辆马车,拼了命的往前追。

车夫连头都不敢回。

琴姑姑抱紧了楚初的身子,用自己的身板做肉墙,替楚初挡住几次碰撞。

楚初攥紧了琴姑姑的衣物,眼底尽是对林氏的滔天恨意。

无论是祖母,还是琴姑姑,前世都没落得好下场。

就算林氏真的把她捉回去,她也有办法反咬林氏一口。

可她不想让祖母担心……

外面突然传来“吁”的声音。

是熟悉的声音。

马车顿时缓速,最后慢慢的停下来。

琴姑姑心头一跳,对车夫道:“怎么停下来了?”

车夫没有回应。

这时,马车帘子从外面被人挑起。

楚初抬眸看向马车外挑起帘子的飞鹰踏云剑,那是萧容瑾的佩剑。

帘子半开,一双明亮漆黑的眸子映入楚初眼中。

那张再熟悉不过的俊颜,赫然出现……

车夫行礼:“奴才见过融安世子?”

萧容瑾坐在马背上,微微歪侧脑袋,说道:“本世子受楚老夫人所托,护送楚二小姐去福灵寺,刚好顺路。”

琴姑姑松了一口气,对着萧容瑾点头行礼道:“多谢融安世子护送,若能与融安世子的军队随行,那就再好不过了。”

“嗯~”他眉宇飞挑:“楚老夫人也是这么说的,今日怕是过不了燕子岭了,你们随本世子的军队到前面燕子谷留宿一夜,燕子山豺狼虎豹不少,可要跟紧了。”

萧容瑾放下帘子时,朝楚初那儿瞥了一眼。

帘子落下。

楚初心情复杂的盯着飘动的帘子。

萧容瑾带着这么多人马,是要去哪里?

翁山剿匪也还需半个月,难道是提前了半个月?

马车走了将将一个时辰,停在了燕子谷。

楚初找了个借口,去了前面的小溪打水洗脸。

萧容瑾刚好在她左手旁不远处的岩石上站着。

他手里拎着水袋,畅饮了几口。

楚初看着溪水中,男人的倒影。

她不知道的是,萧容瑾也在看着她水中的影子。

两人的目光间接性的接触。

萧容瑾看了一眼楚初的影子,就拧紧水袋,潇洒恣意的坐在岩石上,问:“你还有没有药!”

楚初疑惑的看他。

“楚府请蜂入瓮。”

楚初眼皮子跳了跳。

又被他发现了?

“你要用它来做什么?”她看了眼萧容瑾后面的萧家军:“又要打仗了吗?”

萧容瑾说:“翁山的山匪近期频频作乱,皇上派我前往清理干净。”

楚初心头猛地一跳。

真的是去翁山。

她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萧家军里,那个坐在大树底下的少年郎,脸色微不可察的变了。

竟然提前了整整半个月。

最重要的是,萧容瑾此次剿匪,依旧带上了他。

萧容瑾也察觉到她神色不对,刻意回头看了看树底下的宋凌恒,眼眸微暗。

回头又道:“用来剿匪,应该能一次剿匪干净,你觉得呢?”

“有。”楚初起身道:“不过听说翁山多的是蛇蚁,倒不如引蛇蚁入翁山匪窝,助世子一臂之力,你觉得呢?”

“嗯,不错!”他指了指对面的小竹林,道:“我在那等你!”

“好。”她转身回到了马车,打开行医箱给萧容瑾配了引蛇药,还有一瓶镇毒丹。

她想,若萧容瑾真的遇到什么不测,这镇毒丹可以帮他一二,为他拖延生命时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