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霍太太她又奶又萌霍司砚

霍太太她又奶又萌霍司砚

霍司砚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这样的男人无疑是有魅力的,温知羽光是想想身子就有些发热,同时她也是爽快的,顾家终于也倒了霉。温知羽没有心软。

主角:霍司砚温知羽   更新:2022-09-10 05: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霍司砚温知羽的其他类型小说《霍太太她又奶又萌霍司砚》,由网络作家“霍司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样的男人无疑是有魅力的,温知羽光是想想身子就有些发热,同时她也是爽快的,顾家终于也倒了霉。温知羽没有心软。

《霍太太她又奶又萌霍司砚》精彩片段

温知羽没有隐瞒。

她和顾家早就撕破了脸,恩断义绝。

她神色平常:“我不清楚,是帮别人拿的。”

顾长卿的妹妹顾菁菁忍不住了,她破口大骂:“温知羽你真不要脸!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我哥的吗,才多久啊就和别人同居了,这人还是我哥的大舅子,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报复我们家?”

报复?

温知羽冷冷一笑:“我没被顾长卿整死就不错了,我哪来的能力报复顾家?”

顾菁菁又要发作,顾母老辣地拦住她。

顾母态度软和,就像是从前一样:“温知羽你大概不知道,今天上午长卿公司出了些问题!我听到风声是霍司砚那边有意为难。”

温知羽一愣。

随即她就想到昨晚霍司砚的异常,还有他那句话:等我将雁给你打下来,再决定是红烧还是清蒸!

她以为他只是同她调情,却不知他是真的干了。

这样的男人无疑是有魅力的,温知羽光是想想身子就有些发热,同时她也是爽快的,顾家终于也倒了霉。

温知羽没有心软。

她低头看着咖啡,淡声开口:“那你们也该去求霍司砚或者是霍明珠,怎么反而来找我呢?”

顾母笑得淡淡的:“温知羽,伯母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不会不懂其中的道理!伯母也相信你同霍司砚在一起是逼不得已的,你真正爱的还是我们长卿,伯母向你保证……”

后面的话,温知羽听不下去了。

太恶心了!

她被气得几乎笑哭:“顾夫人想多了,我现在对顾长卿一点想法也没有!我建议您去看一下精神科,否则怎么会以为我温知羽会爱一个要弄得我家破人亡的人!”

她掉头就走。

顾菁菁在后面骂:“温知羽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不信你不爱我哥了!你帮他不是应该的吗?”

温知羽站在那里,感觉呼吸都是一种钝痛!

是啊!

她深爱过顾长卿,傻傻的付出。

所以这对母女才如此笃定,到了今日她温知羽还必须无怨无悔地为顾长卿做任何事情,可是,早就不是了!

她温知羽是个人,不是没有感觉的畜生!

温知羽忍无可忍,将自己未喝完的咖啡全部泼到顾菁菁脸上。

顾菁菁气得尖叫。

温知羽冷冷地说:“顾小姐,你应该向顾夫人学学求人的态度!”

顾菁菁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她端了咖啡也想泼温知羽,但是才动手就被一只手臂捉住了。

来人是顾长卿。

四周,安安静静的……所有人看着他们。

顾长卿咬牙斥责妹妹:“闹够了没有?”

顾菁菁头一次见他这么凶,委屈地掉眼泪:“哥,我都是为了你好!你看她,和别人一起对付你,你为什么还要帮着她?”

温知羽不想待下,转身就走。

顾长卿叫住她,语气很平静:“温知羽,我顾长卿不需要你说情。”

温知羽一句话也没有说。

她笔直走出去,将自己的过去抛在身后,从此再也不会再拿起来温存……

顾母跟上来,她可是老辣得很,怎么会愿意放过温知羽?

“温知羽,你就不看看过去的情份?”

温知羽气得全身发抖。

就在这时,一只温热大掌轻握住她的,另一手接过她手里的红酒。

温知羽失措抬眼,她看见了霍司砚……

才下午五点,他怎么回来了?




温知羽表情呆愣。

霍司砚轻揽住她的肩膀,很自然地说:“拿酒怎么拿到咖啡厅店了?”

温知羽心情莫名好转。

她没有瞒着他,轻声说:“遇见熟人,说了几句话。”

霍司砚黑眸盯着她看,随后就看向她身后的‘熟人’,态度不冷不淡:“是长卿啊!”

相比他的淡然,顾长卿要显得紧绷许多。

他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来霍司砚很不喜欢自己,不光是因为明珠,应该也有温知羽的原因!

两个男人对视,空气中闪着火花。

温知羽轻轻挽住霍司砚的手臂,低语:“我们回去吧!”

霍司砚收回目光,点了下头。

但就在这时,顾母从咖啡厅走出来,很热络地打招呼:“原来是司砚!”

她似乎才知道温知羽跟他一起,很惊讶地说:“温知羽你怎么跟司砚在一起了?你以前不是跟我们长卿有……”

她突然就止住话头,欲言又止。

这效果绝了,若是寻常男人大概会拿温知羽出气,但是霍司砚什么人?怎么会被一个心计深重的妇人左右?

他将电脑包丢给温知羽,从衣袋里摸出一包烟。

点烟时,他漫不经心地说:“长卿谈过恋爱?我怎么听明珠说顾长卿跟她是初恋?”

啊!?

顾母看看儿子,一脸的不自然。随后她连忙给儿子找补:“我是说温知羽的爸爸是顾氏的会计师。”

“是吗?”霍司砚徐徐吐出一口烟圈,又掸了下烟灰:“我还以为长卿跟温知羽谈过又始乱终弃,是个薄情寡义的人!”

顾母老脸几乎挂不住。

这时顾长卿淡声开口:“大哥想多了!我和这位温小姐从未有过去,也不会有将来。”

霍司砚笑笑。

他用夹着香烟的手揉揉温知羽的头发,“这样我就放心了!”

温知羽觉得他挺损的,但他帮她解了围。

她仰头看他。

霍司砚本就生得好看,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成熟自信,温知羽眼里不免多了几分女性的柔软。

顾长卿跟她相处过四年,她的眼神他再清楚不过。

——温知羽是喜欢霍司砚的。

顾长卿身体站得笔直,他很淡地跟顾母说:“走吧!”

顾母面色复杂地拉着顾菁菁一起离开,顾菁菁不甘心,上了车后她就发脾气:“妈,我们为什么不拆穿温知羽?霍大哥不是咱们家姻亲吗?他肯定是帮着我们的呀!”

顾母让她住口。

顾母冷笑着说:“你以为姻亲就能平起平坐?看见霍司砚的态度没有?他若是不点头,你哥和霍明珠这个婚未必结得成。”

顾菁菁愣住了。

顾母不再理会她,而是看向儿子:“长卿,这门婚事有多重要你应该清楚!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玩,但是温知羽你是不能碰了。”

顾长卿坐在驾驶座,他没有吭声。

顾母知道他好强,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她相信长卿能拎得清。

再说,他跟温知羽好了四年也没有多喜欢,这会儿只是有些不舒服罢了,以后结了婚就会慢慢忘掉。至于温知羽跟霍大公子,那是绝不可能修成正果的。




温知羽跟在霍司砚身后,回到公寓。

她想了想还是问他:“你……是不是对顾氏下手了?”

霍司砚顿了下,很随意地反问:“想为顾长卿求情?”

“不是。”

温知羽讪讪地摆弄那两瓶红酒。

霍司砚注视她一会儿,就坐到沙发那儿打开电视看财经新闻,半晌,他见温知羽还杵在那里,淡声说:“不做饭?”

温知羽点头。

她换居家服时不禁想:霍司砚是没有需要吧?她现在的功能就是做饭打扫卫生,帮他跑跑腿,跟家里的阿姨正好两班制。

真看不出来,霍司砚还挺禁|欲。

温知羽做饭、霍司砚也没有闲着,接了好几个电话。正放下手机想去冲个澡,温知羽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亮了一下。

霍司砚看看厨房方向,顺手将温知羽手机拿了起来。

温知羽手机密码他知道,轻易就解开了,也就看见顾长卿发的两条微信。

【原来有些人的喜欢一文不值,说变就变了!】

霍司砚冷笑:还挺痴情!

他面无表情回了一条。

【既然一文不值,那就丢到垃圾桶!】

回完,他直接删除了信息,还将顾长卿给拉黑了。

那边的顾长卿:……

温知羽做了四菜一汤,卖相和味道都很不错,特别有一道香辣蟹是她拿手的,吃过的都说很不错。

弄好后她叫霍司砚吃饭,霍司砚仍在看财经新闻,温知羽叫了两声他才懒懒起身,只是脸色不算温和。

温知羽猜出他心情不好,不敢主动招惹他!

霍司砚吃了几口,忽然说:“四个菜,就没有一个是我喜欢的。”

温知羽愣了下。

她不由自主地说:“李婶跟我说了你大致口味,应该不会啊!”

霍司砚目光灼灼:“我爱吃什么,你怎么不直接问我?”

温知羽挺无语的。

她之前以为跟他同居,主要工作就是躺着由着他尽兴,却不知他会在生活上对她吹毛求疵!她不由得想到好几次明明情动难耐了,他都能中途停下……他是不是身体上有问题,又不好意思说,只能在其他方面折磨她?

温知羽便有些同情。

矜贵体面的霍律师,竟然也有不完美的一面!

温知羽很忍让他,“下次我会注意的。”

霍司砚轻哼一声又挑三拣四,反正就是没吃几口,“你以前也给顾长卿做过饭吧?这些菜是不是他爱吃的?”

温知羽总算悟过来了,他是为了顾长卿和她发作呢!

这些菜,明明就是他爱吃的!

温知羽眼角也有些红。

可是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更不敢得罪他,只能软着性子说:“我和他的过去我没有办法改变,但是对于我来说那些早就过去了,我不会再想着他!我们是要相处一段时间的,如果你每天因为这个……”

她说不下去了,觉得委屈。

霍司砚没再说话,坐到沙发上点了支香烟。

温知羽开始收拾餐桌,她将那些剩下的菜用袋子装好,又换了拖鞋准备下楼。

“到哪去?”霍司砚以为她要将菜扔进垃圾桶。

温知羽声音带了些鼻音:“下楼喂狗!总有流浪狗会喜欢我做的菜的。”

霍司砚愣了下,然后有些失笑。

她竟敢拐弯抹角地骂他!

可是此时,霍律师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觉得这样的温知羽有些可爱。




温知羽也有小脾气。

她同霍司砚闹不愉快,回来后也没管他。

她洗了个澡,洗掉身上淡淡油烟味,随后靠在洗手台前保养肌肤。

霍司砚没有亏待她,她才搬来两天他就让人送来好几套高端保养品,温知羽没有问过他直接拆开用了,她想,那大概是男人的一些阴暗小心思。

香软细腻的肌肤,哪个男人不喜欢?

擦好上身,她弯腰开始抹小腿。温知羽身材好,就这样简单的动作也格外撩人。

至少霍司砚被撩了一下。

他走过去理直气壮地从背后抱住她,温知羽惊了一下,但没有推开他而是任着他胡来。

半晌,他贴在她耳根处热热地问:“身上来了?”

温知羽猜出他气消了,也就顺着下来:“晚上才来的。”

霍司砚停了手但身体贴在她背上,似乎很有心情同她聊天:“等官司打完你以后想做什么?不能就带姜笙一个学生吧?”

温知羽脑子有些乱,顺着他的思路说:“等事情过了,想换个地方教课。’

霍司砚在她耳后轻咬一口。

“过段日子,我送你去英国深造?”

温知羽清醒了些,她也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他与她的这段关系不会长久,过段时间腻味时送她去国外,一来是补偿她、二来也是让她远离顾长卿,不影响霍明珠的婚姻。

温知羽没有矫情地问他:去国外,他会不会去看她?

她知道,他不会的。

他送她走时,就是他们结束的时候。

如果这是他的游戏规则,温知羽愿意遵守,她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大概是温知羽乖巧听话,霍司砚兴致很不错,他捏着她的细腰同她说起今天的一桩桃|色新闻,听得温知羽脸红心跳,腿也有些软。

她的样子实在又软又可爱。

霍司砚扳过她的身体,将她抵在洗理台上亲吻。这个吻绝对和以往不同,充满了涩涩的味道……

温知羽觉得他是禽兽。

她再也不敢怀疑霍律师身体有毛病了,他简直精力过剩!

就在彼此意乱晴迷之时,温知羽手机响了。

铃声是白薇的号码。

她推推霍司砚:“我……接个电话。”

霍司砚探手将她手机拿给她,并当着她的面开了免提。温知羽挺无语的,她觉得霍司砚有时挺幼稚,他们这样的关系似乎并不需要查岗。

她没有避着他,和白微说话。

“喂!”

白薇在那边皱了下眉头:“温知羽你声音怎么了?”

“啊?没有啊。”

白薇同她开了个玩笑:“要不是知道你是单身,我还以为你在跟男人……那啥!”

温知羽的脸红透了,小声骂了一句。

霍司砚凑在她耳边,轻笑:“她说得没错啊!”

温知羽怕白薇听见,一手掩着浴衣跑进主卧室,“白薇,我正好有事情找你,明天约个时间见面好吗?”

因为霍司砚的介入,温家的财产解封了,温知羽想将白薇的钱还给她。

白薇也听说温伯言保释出来,她替温知羽高兴。

聊了几句后,白薇说了这个电话的主要来意:“我还有两件事情告诉你!你知道顾氏被人针对吧?听我老公说顾长卿焦头烂额呢,弄不好他还要蹲进去!真是活该……想想就爽快。”

她提起顾长卿,温知羽怕霍司砚不高兴。

她侧头看了看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