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五亿的包

五亿的包

江靖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全是商业巨头,只是中等。所以江家一直不同意。新婚一个月除了结婚那天以外没见过江靖川。不过无所谓,人生三大喜事,有钱有颜老公不回家。正当我为此感到快乐的时候江靖川回来了。「明天家宴你记得准时,我有事情要宣布。」

主角:江靖川沈梦璃   更新:2022-09-10 09: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靖川沈梦璃的其他类型小说《五亿的包》,由网络作家“江靖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全是商业巨头,只是中等。所以江家一直不同意。新婚一个月除了结婚那天以外没见过江靖川。不过无所谓,人生三大喜事,有钱有颜老公不回家。正当我为此感到快乐的时候江靖川回来了。「明天家宴你记得准时,我有事情要宣布。」

《五亿的包》精彩片段

闲来无事找了本狗血小说看,没想到这个小说对我吸引力这么大,一把子把我吸进了书里。

没错,我穿书了。但是这个书我就看了一点啊!根本没看完啊!你让我往后没有上帝视角怎么过啊!

无聊地躺在华丽的大床上,满脑子都是那句:清晨我从五百平方米的大床上醒来。

按照书里,我是沈家大小姐,商业联姻嫁给了江靖川。而江靖川有个白月光林落薇。

林家不比沈家和江家是商业巨头,只是中等。所以江家一直不同意。

新婚一个月除了结婚那天以外没见过江靖川。不过无所谓,人生三大喜事,有钱有颜老公不回家。

正当我为此感到快乐的时候江靖川回来了。

「明天家宴你记得准时,我有事情要宣布。」

是是是,明天就是你带白月光回家死活要跟我离婚的事情。

「行,知道了。」我语气淡淡地说,对于这个男主我是没什么好感的,不喜欢就别娶啊,誓死反抗啊!现在摆什么谱?

江靖川蹙了蹙眉,没想到我能这么平静地回答他的话。

也难怪,以前那个女主为了讨好他一直做小伏低,突然对他爱搭不理的他还不习惯了。以后我一定要让他习惯习惯。

家宴嘛,还是得捯饬一下自己。

出个门购物!

好家伙,刚逛完衣服准备去给自己买个包,恰巧看见江靖川陪林落薇逛街。

意外总是来得这么突然,我掏出手机给江靖川打电话:「老公?」

「说。」江靖川的语气极不耐烦。不过没关系,反正我也要摆脱你了。

「我想买个包。」

「你自己去买。」

「要你白月光手里那个。」

话语完毕我也刚好走到他们面前。

林落薇看见我盈盈一笑:「沈姐姐,好久不见。」

我没有说话,一是懒得跟绿茶说话,而是为了等待江靖川的下一句话。

「离婚。一个亿。」

不愧是霸道总裁,人狠话不多。

我愤怒地看着江靖川,满脸倔强:「说什么呢?五个亿,少一分钱都不行!」

「行。」

林落薇听完我的话目瞪口呆。

笑死,一个月一句话五个亿,这波我血赚。

「这样吧,看你这么爽快我也送你三千万。千万别后悔,千万别找我,千万保护好你的林落薇。」

谁知道这个男主会不会因为白月光撕我的眼角膜嘎我的腰子呢。

听完我的话对面两个人嗤之以鼻。

「五叔?」

我顺着江靖川的目光望去,江庭生,江靖川的五叔,A 城顶级钻石王老五。年仅十八岁的时候就能在 A 城商业圈翻云覆雨,现在已经拿到江家大半股份,可以说江庭生才是江家的掌权人。

只见他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衬托出修长匀称的身材。眉眼冷峭,神情淡漠地看了一眼我们三个人,点了点头。

啧,说帅太肤浅了,我想直接嗨老公。当然我没说出口。

「沈梦璃,记住你说的话。五个亿,签离婚协议。」

看着走远的江庭生,我的眼神半天都收不回来。只是随意地回答江靖川:「以后叫我五娘。」

江靖川面色有些难看,咬着后槽牙问道:「为什么?」

「因为……五娘的喜悲没人看见。」

说完不等他的回答我赶紧走了,真怕自己多待一秒忍不住问江庭生的微信。

回到江靖川的别墅我赶紧收拾东西麻溜打包到了沈梦璃的小别墅里。

江家门口,没看到江靖川倒是林落薇先来了。

「阿川公司还有点事没忙完,姐姐不介意吧?」

「不介意,你俩一起来我都不介意。」

要不是还没签离婚协议,这个家宴我都不用来了。

「姐姐怎么能这么说呢,阿川只是太爱我了。」林落薇掩嘴轻笑道,一身白裙倒有些小白花的味道了。

「是,爱你孤身走暗巷,爱你不跪的模样。」我差点唱出来。

突然林落薇收起了笑脸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净是惊慌失措,眼睛微红:「姐姐你怎么能这样?」



???哦,开始飙戏了是吧。

「哈哈哈,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能自己摔个大屁股蹲儿。」

江靖川跑到林落薇身旁,一脸怒气地看着我:「沈梦璃!」

「这可不兴碰瓷的哈,你家大门口有监控,自己去看。」我撇撇嘴。

林落薇神色有些尴尬,拉了拉江靖川的袖子,一副我要吃了她的样子。

啧,这演技多少有点太尬了。

「你就不会扶她一把吗!」江靖川要气疯了。

「不会,我没有道德。」明知道她要碰瓷我还去扶她,你看我像不像个大怨种?

「你!」

「我不仅没有道德,我还没有素质,就是街边上的狗冲我叫唤我看不顺眼还得上去踹两脚。」

说完我扬长而去,根本不给两个人反驳我的机会。许是听出来我在讽刺他们两个人在狗叫,江靖川并没有追上来继续发疯。

我前脚进了江宅,江庭生后脚就跟了进来。

「你很有趣。」

我转过头看着江庭生:「你是说我的灵魂有趣还是说我的皮囊有趣?」

江庭生轻笑并没有回答,大步走向了正厅。

原著中江家父母对原主不冷不热,一是因为沈家虽为珠宝行业的翘首但是对于江家对科技行业并没有什么助益,第二就是单纯的因为沈梦璃太做小伏低导致被人看不起。

看见江母江父我还是装作乖巧地样子:「爸、妈。」

江父江母点点头没有说话。江家父辈的人也都坐着没有要理我的意思。

行过礼后就默默的坐在角落等着江靖川进来宣布离婚的事。

刚坐下就看见林落薇挽着江靖川款款走来。

江家人是认识林落薇的,我们三人以前都是大学同学,大学时江靖川和林落薇就是众人口中般配的一对,而原主一直暗恋江靖川却得不到回应。

江父江母看着俩人的动作有些恼怒,虽不喜欢我这个媳妇,但是江靖川的行为却让他们有失颜面。

林落薇落落大方地跟江父江母打招呼,江父一语不发,江母敷衍了几句。江靖川看爸妈态度冷淡脸色有些难看。

我咂咂嘴,马上就该宣布离婚的事了,我竟然还有些小兴奋。

「爸妈,我今天带薇薇来是想宣布一件事。」

要来了要来了,我哭不出来怎么办?有没有洋葱!急,在线等。

「我要跟沈梦璃离婚,娶薇薇进门。」

「不行!」江父江母异口同声道,他们虽不喜欢我这个儿媳妇却也看不起林家,觉得林家小门小户。

好经典的谁都配不上我儿子。

「我不是在征求你们的意见,我爱薇薇。这辈子我只认她这个妻子!」

看着江靖川一副不顾一切的样子,我表面伤心欲绝,内心真是想为他鼓掌,说得太好了!你们一定要一直在一起!

「阿川你坐下来慢慢商量,梦璃才刚进门一个月,你这样不是让我们难堪吗?」江父缓了缓开口说道。

林落薇突然上前来,漂亮的双眼含着泪:「伯母伯父,你们别生阿川的气,都是我不好…… 我不该来的。」

江父江母别过脸没有说话,江靖川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好一个茶香四溢的林落薇,嘴上说不该来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样子。

我憋了了许久也挤不出一滴眼泪。啊,我真是太失败了,在演戏方面我承认还是比不上绿茶。

眼看气氛一度到了零点,我只好红着眼眶,挤出一个笑容说:「爸妈别生气了,阿川不喜欢我,我愿意放手。」

听到我说的话,江父江母脸色才稍微好看一点。而江靖川见我丝毫不反对很是意外。

「我先走了,就不打扰大家的兴致了。」我略微歉意地冲大家点了点头,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去。

出了江宅,我的脚步都轻快了起来,哼着小曲走向自己的小跑车。

「真是一场好戏。」

听闻一声戏谑的话,我转过头看见了江庭生。

虽然知道他帅,但每次看见还是会被惊艳到。

「五叔加个微信吧,我每天让你看戏。」

「只有这个理由吗?」江庭生挑挑眉,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离我不远处,斯文败类的感觉扑面而来。

「会呼吸的男人真的很加分。」

江庭生轻笑。

我还是加上了江庭生的微信,我猜他是被我的美貌打败了。

领完离婚证我火速给江庭生发了一条微信。

「风情万种的离异少妇在线邀请你一起吃宵夜,来吗宝贝?」

等了好一会没等到江庭生的微信倒是等来了沈家爸妈的电话。

「女儿啊,离婚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跟家里商量?是不是他江靖川欺负你了?受了什么委屈跟爸妈说!爸妈去找这个小兔崽子!」沈爸一阵激动,我都怀疑他要顺着电话线过来把江靖川按在地上捶。



「别别别,我跟他离婚主要是因为结婚。」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远嫁就是爸妈下午知道我离婚,晚上我爸的巴掌还没落在江靖川的脸上。

最后我以沈家和江家还会结亲为由阻止了这件事的发生。

至于被沈家爸妈追着问跟沈家的谁结亲我无比神棍地回答:「天机不可泄露。」

大概是沈家爸妈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第二天还是去寻了江家要个说法。

当天我就收到江庭生的微信:「有空出来吃宵夜。」

我看见了,但我就是不回。

哎,人呢就是要自己不爽也要让别人不得劲。

拍了张在车上的照片发到朋友圈:「不回就是在跑滴滴。」

不到三分钟,江庭生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晚上出来吃宵夜。」

「不来,忙着跑滴滴。」

「你很缺钱?」

「生命在于运动,豪门弃妇已经没有资本在家当咸鱼了!我已经在家躺了几天了!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歇!」

江庭生挂了电话,很快我就收到一条转账短信。

男人,竟是这该死的甜美。

江庭生开着跑车带我去了一个大排档。

就离谱,堂堂江家掌权人带我吃大排档。

我百无聊赖地等着去停车的江庭生,准备狠狠地宰他一顿。

一个熊孩子在大排档搞得鸡飞狗跳,跑到我面前来不知死活地说:「阿姨,你好胖啊。」

「是你太小了,你看你的脑袋还没有我的屁股大,我一屁股坐下去你可能会死。」

熊孩子哭着跑回他妈身边了。

江庭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

「你连小孩子都欺负?」

「这能叫欺负小孩子?这叫提前让他知道社会的毒打。」我撇撇嘴,挥了一下拳头又继续说,「你再不来我的手指甲都快啃完了。」

吃完宵夜江庭生带我走走散步,顺便消食。一走就走到了商业街,女人嘛,当然喜欢逛街咯。

我拉着江庭生逛了衣服逛鞋子,逛完鞋子又逛包。

累到走不动的时候看见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女人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你知道为什么古代时候女人要裹小脚吗?就是为了怕你们这些女人败家。」

这我能忍?

我噌地一下站起来:「知道为什么现在女人不裹小脚了吗?因为裹脚布都拿来裹你们这种男人的小脑去了!」

那个男人气急败坏地走过来,抬手就要给我一巴掌。

一只修长的手握住了他的胳膊。

江庭生站了起来高出这个男人一个头,只见他清冷狭长的眸子只是随意一瞥,在他身形阴影的笼罩下的人瑟瑟发抖,话也不敢说就赶紧落荒而逃。

啊,帅!太帅了!

江庭生薄唇微抿,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些怒气。

「你胆子也太大了。要是我不在怎么办?」

「你这不是在嘛,老公太帅了!你,是我的神!」我两眼冒星星地看着江庭生。

「你叫我什么?」

「五叔。」怕江庭生生气,我只好老老实实的装鹌鹑。

最后江庭生以我没事找个班上为由把我骗进了公司。

但我总觉得他有阴谋。

果不其然,第二天在电梯里真是演了一场好戏,我提议,这次奥斯卡给我一个提名。

我跟着江庭生走进总裁专用电梯的时候,也跟进来了一个人。

这个女人打扮的太性感了,我差点流鼻血。

首先我不是女同…

「江总~这位小姐是谁呀?」

谢谢,我真的不是女同。

我没办法理解怎么一个御姐外貌的人能这么捏着嗓子说话。

我双手攀上了江庭生。

挑衅地看了一眼这个女人。

「老公~这是谁呀?怎么不介绍介绍?」我为我的演技震惊。

「陆蔓蔓。」

……

让你介绍你就说个名字是吧?

陆蔓蔓听见这声「老公」尴尬得脸通红。

小声地询问江庭生大家都说他单身怎么有老婆。

「老公~我们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呀?」

「三个月后。」

???

江庭生俯下身子,搂住我的腰。

温热的气息尽数喷在我脸上。

「你爸妈说的。」

许是有些热,我脸烫得厉害。

陆蔓蔓看见我们这样暧昧终于受不了在电梯门开的一瞬间哭着跑出去了。

「沈梦璃!你在干什么!」

我转过头看见一脸怒气的江靖川,莫名其妙。都离婚了你管我在干什么。

此刻的画面确实有点过于暧昧了,我大半个人都挂在江庭生身上。

江庭生从容淡定地理了理西装,瞥了一眼江靖川走向了办公室。

「你为了气我跟我五叔在一起?」

哪里来的孔雀这么聒噪。

「能不能把你的自信分我一点啊?」我白眼都快翻上了天。

怎么有人这么自信啊,我不理解。

「你喜欢他什么?」江靖川咬着后牙槽说道。

「始于颜值,忠于才华。」

「你跟他很熟?忠于他什么才华?」

「忠于他单手开法拉利的才华。」

「……」江靖川的脸黑了又黑,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怎么不说话?要我给你报个手语班吗?」

总有一天,你会遇到比我更温柔、更漂亮的女孩子。

但她一定没我会吃、会喝、会气人。

事实证明人真的不能太装逼,下一秒我就崴脚一屁股坐在地上。

江靖川还挺有良心地没直接走,而是确认过我走不了路了把我捞起来。

就在江靖川抱起我的刹那,我看见了江庭生。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漆黑的眸子像一潭深水,看不出情绪。

没由来地我心里一阵慌乱,也不知是害怕江庭生误会,还是怕他不误会。





江父江母点点头没有说话。江家父辈的人也都坐着没有要理我的意思。


行过礼后就默默的坐在角落等着江靖川进来宣布离婚的事。


刚坐下就看见林落薇挽着江靖川款款走来。


江家人是认识林落薇的,我们三人以前都是大学同学,大学时江靖川和林落薇就是众人口中般配的一对,而原主一直暗恋江靖川却得不到回应。


江父江母看着俩人的动作有些恼怒,虽不喜欢我这个媳妇,但是江靖川的行为却让他们有失颜面。


林落薇落落大方地跟江父江母打招呼,江父一语不发,江母敷衍了几句。江靖川看爸妈态度冷淡脸色有些难看。


我咂咂嘴,马上就该宣布离婚的事了,我竟然还有些小兴奋。


「爸妈,我今天带薇薇来是想宣布一件事。」


要来了要来了,我哭不出来怎么办?有没有洋葱!急,在线等。


「我要跟沈梦璃离婚,娶薇薇进门。」


「不行!」江父江母异口同声道,他们虽不喜欢我这个儿媳妇却也看不起林家,觉得林家小门小户。


好经典的谁都配不上我儿子。


「我不是在征求你们的意见,我爱薇薇。这辈子我只认她这个妻子!」


看着江靖川一副不顾一切的样子,我表面伤心欲绝,内心真是想为他鼓掌,说得太好了!你们一定要一直在一起!


「阿川你坐下来慢慢商量,梦璃才刚进门一个月,你这样不是让我们难堪吗?」江父缓了缓开口说道。


林落薇突然上前来,漂亮的双眼含着泪:「伯母伯父,你们别生阿川的气,都是我不好…… 我不该来的。」


江父江母别过脸没有说话,江靖川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好一个茶香四溢的林落薇,嘴上说不该来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样子。


我憋了了许久也挤不出一滴眼泪。啊,我真是太失败了,在演戏方面我承认还是比不上绿茶。


眼看气氛一度到了零点,我只好红着眼眶,挤出一个笑容说:「爸妈别生气了,阿川不喜欢我,我愿意放手。」


听到我说的话,江父江母脸色才稍微好看一点。而江靖川见我丝毫不反对很是意外。




听闻一声戏谑的话,我转过头看见了江庭生。


虽然知道他帅,但每次看见还是会被惊艳到。


「五叔加个微信吧,我每天让你看戏。」


「只有这个理由吗?」江庭生挑挑眉,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离我不远处,斯文败类的感觉扑面而来。


「会呼吸的男人真的很加分。」


江庭生轻笑。


我还是加上了江庭生的微信,我猜他是被我的美貌打败了。


领完离婚证我火速给江庭生发了一条微信。


「风情万种的离异少妇在线邀请你一起吃宵夜,来吗宝贝?」


等了好一会没等到江庭生的微信倒是等来了沈家爸妈的电话。


「女儿啊,离婚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跟家里商量?是不是他江靖川欺负你了?受了什么委屈跟爸妈说!爸妈去找这个小兔崽子!」沈爸一阵激动,我都怀疑他要顺着电话线过来把江靖川按在地上捶。


「别别别,我跟他离婚主要是因为结婚。」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远嫁就是爸妈下午知道我离婚,晚上我爸的巴掌还没落在江靖川的脸上。


最后我以沈家和江家还会结亲为由阻止了这件事的发生。


至于被沈家爸妈追着问跟沈家的谁结亲我无比神棍地回答:「天机不可泄露。」


大概是沈家爸妈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第二天还是去寻了江家要个说法。


当天我就收到江庭生的微信:「有空出来吃宵夜。」



我噌地一下站起来:「知道为什么现在女人不裹小脚了吗?因为裹脚布都拿来裹你们这种男人的小脑去了!」


那个男人气急败坏地走过来,抬手就要给我一巴掌。


一只修长的手握住了他的胳膊。


江庭生站了起来高出这个男人一个头,只见他清冷狭长的眸子只是随意一瞥,在他身形阴影的笼罩下的人瑟瑟发抖,话也不敢说就赶紧落荒而逃。


啊,帅!太帅了!


江庭生薄唇微抿,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些怒气。


「你胆子也太大了。要是我不在怎么办?」


「你这不是在嘛,老公太帅了!你,是我的神!」我两眼冒星星地看着江庭生。


「你叫我什么?」


「五叔。」怕江庭生生气,我只好老老实实的装鹌鹑。


最后江庭生以我没事找个班上为由把我骗进了公司。


但我总觉得他有阴谋。


果不其然,第二天在电梯里真是演了一场好戏,我提议,这次奥斯卡给我一个提名。


我跟着江庭生走进总裁专用电梯的时候,也跟进来了一个人。


这个女人打扮的太性感了,我差点流鼻血。


首先我不是女同…


「江总~这位小姐是谁呀?」


谢谢,我真的不是女同。


我没办法理解怎么一个御姐外貌的人能这么捏着嗓子说话。


我双手攀上了江庭生。


挑衅地看了一眼这个女人。


「老公~这是谁呀?怎么不介绍介绍?」我为我的演技震惊。


「陆蔓蔓。」


……


让你介绍你就说个名字是吧?


陆蔓蔓听见这声「老公」尴尬得脸通红。


小声地询问江庭生大家都说他单身怎么有老婆。


「老公~我们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呀?」


「三个月后。」


???


江庭生俯下身子,搂住我的腰。


温热的气息尽数喷在我脸上。


「你爸妈说的。」


许是有些热,我脸烫得厉害。


陆蔓蔓看见我们这样暧昧终于受不了在电梯门开的一瞬间哭着跑出去了。


「沈梦璃!你在干什么!」


我转过头看见一脸怒气的江靖川,莫名其妙。都离婚了你管我在干什么。


此刻的画面确实有点过于暧昧了,我大半个人都挂在江庭生身上。


江庭生从容淡定地理了理西装,瞥了一眼江靖川走向了办公室。


「你为了气我跟我五叔在一起?」


哪里来的孔雀这么聒噪。


「能不能把你的自信分我一点啊?」我白眼都快翻上了天。


怎么有人这么自信啊,我不理解。


「你喜欢他什么?」江靖川咬着后牙槽说道。


「始于颜值,忠于才华。」


「你跟他很熟?忠于他什么才华?」


「忠于他单手开法拉利的才华。」


「……」江靖川的脸黑了又黑,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怎么不说话?要我给你报个手语班吗?」


总有一天,你会遇到比我更温柔、更漂亮的女孩子。


但她一定没我会吃、会喝、会气人。


事实证明人真的不能太装逼,下一秒我就崴脚一屁股坐在地上。


江靖川还挺有良心地没直接走,而是确认过我走不了路了把我捞起来。


就在江靖川抱起我的刹那,我看见了江庭生。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漆黑的眸子像一潭深水,看不出情绪。


没由来地我心里一阵慌乱,也不知是害怕江庭生误会,还是怕他不误会。


去医院检查了一番庆幸只是脚崴了。


上班第一天就因为脚崴了错失工作,真有我的。


神助攻沈家爸妈来医院看我的时候我正在考虑怎么跟江庭生解释。


「女儿啊,江庭生虽然年龄大点,也就三十来岁,但是比江靖川靠谱了。」


沈爸沈妈或许是怕我不愿意,来看我的时候顺道劝我。


愿意啊我愿意的。


心里这么想,我嘴上却不这么说:「我再考虑考虑。」


「我们当时一说他就答应了。」


有没有可能是缓兵之计?


在医院躺了快三天,江庭生除了问了我一句「严不严重」以外就没再找过我,也没来看我。


还靠谱呢,男人都是骗鬼的。


我试着给江庭生发微信解释,他却回答我知道。


然后就再没然后了。


我又尝试着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刚刚不小心碰到头了,我失忆了,谁是我男朋友?我这么美不可能没有对象吧?」


江庭生还是不回消息,我有些泄气。


正当我在发愁的时候,江靖川又来了。


焯!不会是要叫我给他的白月光坐月子吧?


林落薇眼睛瞎了撕我的眼角膜?


还是肾坏掉了要嘎我腰子?


做个人吧!


「你好些了没?」


「还行吧,就那样。」


沉吟片刻江靖川又道:「你变了。」


「我是你爸,千变万化。」


「……」


说完我赶紧缩进被子里,我怕他打死我。


突然一只手把我的被子扒开一截,我眼睛一睁,就看见了江庭生。


「看不出来你想跟我当兄弟?」


「怎么会,哈哈哈。」


我跟江庭生打着哈哈,就怕他看见江靖川更误会了。


眼睛向四周瞟了瞟没看见江靖川,心里松了一口气。


「前几天有个项目很忙,一直不得空来看你。」


抬眼见他削起了苹果,我装作很委屈没有接话。


结果这个人削完苹果直接往自己嘴里塞。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是给魔鬼留余地。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吃亏是我自己。


我在心里默念。


见我不说话,江庭生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阳光倾泻而下,向来让人有压迫感的江庭生看起来此刻格外的温暖。


真好。


我就是这么一个对帅哥没有抵抗力的人!


「那年我揪住了一只蝉,我以为我揪住了整个夏天,没想到蝉说:如果不爱,请别揪蝉。」


江庭生轻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叫我好好养伤有空再来看我。


狗男人,一句回答都没有。


等到江庭生走了以后,我摸出手机看新闻才看到关于我和江家叔侄关系的话题占据了各大头条。


要么猜测我和江靖川复合的。


要么猜测我脚踏两只船的。


甚至有人说江庭生老!这怎么可能呢!他也不过才三十出头,这些人到底懂不懂成熟男人的魅力!


老头好,老头事少有低保,老头死了我还能找!


哎,就是这么得劲。


6


等到我在床上躺得快发霉的时候,林落薇来了。


一身白色长裙随风飘动,好似一朵在风中摇曳的小白花。


啧,让人好不怜惜。


「你满意了吗?」


??不走绿茶路线了?


晚上躺在床上为了跟江庭生讨论孩子叫什么好差点打起来。当然暴躁的我打他。


「叫小猪又粉条子吧?」


「……」


「或者小锅包又?」


「……」江庭生忍了又忍,「你光想吃的也就算了,还带口音?」


「那不然叫什么啊?」我低着头刷着手机里的吃播,没空看江庭生一眼。


「让他以后自己想吧。」


「要不你还是把我删了吧?」


「……」


确认过了,是亲爹。


生孩子那天江庭生比我还紧张,握着我的手就不肯放。


也不是不感动,主要是握着我的右手我不方便吃东西。


最后因为他太紧张了被医生拒绝陪产,笑死。


三年后。


下午要去接小江同学放学,我得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点,这样别人都会问我:「啊,你是不是江显知的姐姐?」


谢邀,脸上已经笑开了花。


如果我知道那天会有那么丢脸,我一定不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


我应该戴个摩托车头盔让人看不出我是谁。


刚走到幼儿园门口,就看见江显知调戏女同学。


「妹妹可曾读过什么书?现吃什么药?」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给他看《红楼梦》!


小女孩精致的小脸上尽是嫌弃,高冷地瞥了一眼小江同学,抄起个手坐在花坛边上。


江显知也不恼,笑眯眯地凑过去。从花坛里摘了一朵喇叭花,献宝似的捧给小女孩。


「喏,这个给你,以后长大了你拿这朵喇叭花跟我换大钻戒。我保证比我爸爸送给我妈妈那个还大!」


真的是跟他爸一个样,什么都没学会就会画饼。


我给江庭生发微信:「以后你要是失业了就跟你儿子去摆个煎饼摊吧。我看你俩都挺会画饼的。」


江庭生:「不出意外未来几十年我是不会失业的。子承父业才是我的好儿子。」


我还没放下手机,就被江显知发现了。


「妈妈妈妈,你过来!」


小江同学满脸兴奋地跑过来拉着我就要给小女孩看我手上的戒指。


救命!我现在不认这个儿子还来得及吗!


「稚鱼你看,我以后给你买比我妈妈这个还大的钻戒!」


小女孩红着脸,软软糯糯地叫了一声「阿姨」。


我也尴尬地红着脸答应了一声。


「稚鱼,过来。」


这个声音太耳熟了,我顺着声音望去,陆蔓蔓。


显然,陆蔓蔓也看见了我。


她倒也不尴尬,冲我微微一笑:「这是我女儿,祝稚鱼。」


我点点头,也拉着小江同学说:「江庭生的儿子,江显知。」


「其实那几次都是江总安排的,我早就结婚了。」


好一个腹黑的江庭生!竟然欺骗我!


见我默不作声,她又道:「你崴脚那天,江总急坏了,可惜你让小江总送你去医院。」


「别说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有事的话先找我的仆人玛丽预约。」


我宣布,下一届奥运会体育馆建筑由我的脚趾承包了。


真是尴尬他妈给尴尬开门,尴尬到家了。


第二天我拉着江庭生跟我一起去接小江同学。


「稚鱼,你摸摸。」江显知撩起自己的衣角递到小女孩面前,「你摸摸我是不是做你男朋友的料?」


我戳戳江庭生的胳膊,瞪着他问道:「你小时候也是个小流氓?」


「我们家的小流氓不是你吗?」说完,他狭长的眸子略微眯起,低头看了我一眼。


想到那条微信,我一阵脸红。


我决定,第三天让管家去接小江同学了。幼儿园的地已经被我的脚趾翻地可以种菜了。


「妈妈,我今天在幼儿园亲女朋友被老师看见了。老师让你明天去幼儿园一趟。」


「我不是你妈,你是我在火车站垃圾堆里捡的!」


「你也太不爱干净了吧,怎么去翻垃圾堆?是爸爸不给你吃的吗?」


我摊着手说:「你是我充话费送的。」


「妈,你撒谎水平不太行。」小江同学一脸认真地看着我。


我一脸神秘地凑近小江同学:「其实你是小白菜精,你是我种白菜种出来的。」


小江同学哭着冲到花园里抱了一堆土,一边哭一边对着土叫妈妈。


江庭生回来看见这一幕,皱着眉头把小江同学捞起来。


小江同学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告诉他,我说他是白菜地里种出来的。


「你是妈妈在煎饼摊捡的。」


小江同学哭得更厉害了,吵着闹着要去煎饼摊找亲爹妈。


江庭生,记仇的狗男人。


沈梦璃,二十五岁,已婚,没有复杂的婆媳关系,儿子已有对象(虽然对这个未来的儿媳有异议),未来可期。


婚礼那天,江靖川胡子拉碴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来到现场,我想起了原主以前为爱做小伏低受尽委屈。


如果原主看见江靖川现在的样子是会开心还是会难过呢?


婚后第二天我去监狱看了林落薇。


是真的晦气,但也是真的想刺激一下她。


窗口内憔悴的林落薇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苍白的脸上看不见一丝血色。


「你来了。」林落薇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进监狱以后来看我的第一个人是你。」


我没有说话,而是抚上了左手那颗钻戒。


林落薇显然也看见了,咬着唇,眼神闪过一丝狠色,死死地盯着我。「你和江庭生结婚了?」


「和江靖川还是江庭生重要吗?重要的是江家始终有我的位置,而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林落薇突然就笑了:「林家这辈子费尽心机让我接触江靖川,我也费尽心机地想要嫁进江家。到头来鸡飞蛋打给你做了嫁衣。」


「什么叫给我做嫁衣?原本和江靖川结婚的就是我!」


我顺了顺头发,平复了一下心情,半眯着眼睛又对她说:「看见你过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我走的时候,隐约听见林落薇发狂的尖叫声。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不知是为原主还是为那几天被绑架的我。


我疑惑地看着林落薇,到了她眼里我好像是在对她说,对啊,你要怎样?


真的会谢。


她更气了,红着眼眶说:「沈梦璃,阿川是我的,你抢不走的。」


「嗯嗯嗯,是是是,你俩千万好好的。别打扰我和五叔谈恋爱。」


林落薇哭着跑了,她可能太感动了,没想到我能这么宽宏大量地祝福他们。


半夜收到了江靖川的微信,替林落薇道歉。


我无视他的道歉,反问道:「怎么还在熬夜?这样对身体不好,罚你转我五百,下次不许再这样了。」


江靖川感动地回我:「没想到你还是关心我的。」


你没事吧?


没事就吃溜溜梅。


然后转来了两万,我反手一个拉黑教他体验社会的黑暗。


好不容易熬到出院,江庭生也没来看过我。


俗话说得好,女追男隔层纱。


狗会汪汪汪,猫会喵喵喵,而鸡会留给有准备的人!我选择主动出击!


逛街的路上看到一件黑色的大衣,第一眼就觉得是为江庭生量身打造的。


顺手给他发了条微信说过会去公司看他。


他只回了个「好」。


很好,男人,你的高冷吸引了我。


因为上次江庭生带我去过公司以后大部分人都认识我了,一路畅通无阻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口。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上次那个陆蔓蔓的声音。


我鸡皮疙瘩被嗲得掉了一地。


我的手抬起来又放下去,不知道我来得是不是时候。万一我推门进去看见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怎么办。


正当我踌躇不决的时候,门突然就开了。


一眼望去陆蔓蔓面色绯红,江庭生倒是淡然地坐在椅子上。


「我是不是来得有点不合适?」


「没有。」


「我怎么配合她比!她吃肯德基从来不看星期几!」


我装作伤心欲绝地样子冲着江庭生喊道。但是他没有理我,陆蔓蔓也不敢说话。


好吧。


「老公我给你买了件风衣你试试?」


面对我和江庭生的无视,陆蔓蔓尴尬地退了出去。


我慢条斯理地拿出风衣递给江庭生,他看着我没有接。


「你想好了要和我结婚吗?」


「不然呢?」


「我觉得你没有准备好。」


说完,他接过风衣也没有要试的意思。


???


我怎么就没准备好了?就你这个脸,你这个身材,我做梦都会笑醒。


「那天你其实可以叫我,不用麻烦江靖川。」


……


吃醋你就直说好吧,难怪我住院的时候也不来看我。


哎,男人至死是少年。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种醋也吃。


「下次一定。」


「……」


从公司出来,天已经快黑了。


突然感觉脑子一阵疼痛,眼前一黑,我就晕过去了。


真的会谢。


太狗血了,我可能被绑架了。


等我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在甲板上,林落薇正轻蔑地看着我,周围有不少壮汉。


如果不是因为被绑架,现在吹着咸咸地海风还挺惬意。


「你被绑架了。」


啊这…


还有这种绑匪?


见我不说话林落薇气急了。


「我说你被绑架了!」


「啊?要我喊救命吗?」如果不是手被捆着我真的想掏掏耳朵表示自己没聋。


「为什么?为什么都离婚了还要缠着阿川?」


「你们两个大脑皮层没有褶皱吗?我什么时候缠着他了?」


「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江家不让我进门!」


说着林落薇漂亮的眼睛噙满泪水,原本柔顺的长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


好一个疯批美人。


江家不让你进门你找江家啊!你绑我干嘛啊!


林落薇整理了一下头发,又回到了小白花的样子,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不会动你,只要江家同意我进门我就会放了你。」


夜幕降临,天空中没有一颗星星。


好像这艘船在一个恶魔的嘴里,除了这艘船周围什么都没有了。


我知道林落薇不敢动我。否则江家更不会让她进门,沈家也不会放过她,林家还有可能就此倒台。


不过她这步棋实在走得太差了,越是这样越达不到目的。


如果继续在江家做小伏低,凭借江靖川对她的感情进门是迟早的事,终究还是太心急了。


我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再睁开时已经天亮了。


不知道林落薇和江家谈判得怎么样。


已经一夜滴水未进的我有些难受。


我冲着一个壮汉喊道:「能给我喝点水吗?」


许是林落薇打过招呼,他们也并未对我怎样,对于我的要求也尽量满足。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着海边的浪潮不知疲倦地拍打在沙滩上,我感觉我的精神有些恍惚了。


恍惚到我好像看见了江庭生。


「沈梦璃!」我看见江庭生朝我跑来,但是我觉得太累了,眼皮重得抬不起来。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了。


江庭生见我醒了,对我微微一笑。


「你笑起来真好看,像太君的手榴弹。」


「还有精力跟我贫嘴,看来你状态还不错。」


江庭生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只觉得你有趣,你爸妈一开始提出要我娶你的时候我只想着跟谁结婚都一样。」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他顿了顿又说:「直到那天你失踪我才发现我原来比想象中喜欢你。」


「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


「谁在病房里求婚啊,连个钻戒也没有。」我撇撇嘴。


「等你好了一起去买,你喜欢多少个就买多少个。」


「谢谢你的饼,我撑得三天三夜吃不下饭。」


江庭生没有接话,反而说起了林落薇。


「你和江靖川离婚以后江家一直不同意她进门,林家又催得紧,怕她错过江靖川这棵大树。她可能有点精神失常了。」


「我看出来了,她疯疯癫癫的。」我偏着头又问他,「你说我要不要去打狂犬疫苗?我怕她急了咬我。」


江庭生轻笑:「她已经在监狱了。」


「感谢警察叔叔!」


转眼已经到十二月份了,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


江庭生上次说过带我去买钻戒就没了后文。


男人都是大屁眼子。


我掏出手机给江庭生发了条微信:「我是个骗子,我想要条语音的亲亲,愿意上当受骗请给我一个亲亲,给你自己买个教训。别问我为什么别人骗钱我骗亲亲,因为我是小流氓。」


江庭生回我微信:「晚上出来,我来接你。」


夜晚,我在别墅门口等江庭生。


冬天的空气干涩冰凉,空中飘着小雪,没有树叶的树枝略显萧条,黄色的灯光却给人丝丝暖意。


远处,江庭生穿着我买的那件黑色风衣朝我走来。高大的身材撑着这件风衣像个走秀的模特。


不愧是我看上的衣服!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


「今天煎饼摊不加班吗?」


「嗯?」


「这么会画饼,你的煎饼摊生意应该很好吧。」


看着我面带揶揄,江庭生笑笑没有说话,伸出一只大手握住了我的手。


嗯,真暖和。


「想吃煎饼吗?我带你去吃。」


不是带我去大排档就是带我吃煎饼,江庭生抠门抠到家了。


「不吃!我要吃豪华大餐!」


「好,都满足你。」话语间看着江庭生的笑容,简直帅到让我恍惚。


一间餐厅的包厢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到处都是玫瑰。


江庭生切着牛排,用眼神示意我先吃水果。


然后我一口咬到了钻戒,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是钻戒。


这套路太俗了。


我吐出那枚钻戒,钻石大到我想骂脏话,救命!我的眼睛都快闪瞎了!


我摊牌了,我爱钻戒!一点也不俗!


看着江庭生朝我走来,单膝下跪。比起穿正装的他,风衣更显年轻。


「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的心跳得飞快,好像要突突出来了一样。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星眉剑目,我说不出来话。


也不知是因为太过于紧张,还是在纠结这本书的结局,虽然我不知道结局如何,这些剧情有没有按照书里发展,但是此刻我真的很想答应江庭生的求婚。


见我半晌没说话,江庭生皱了皱眉头:「半个月后的婚礼如期举行?」


「嗯。」我轻声答道。


「你还是没做好跟我结婚的准备吗?」


「不是……我只是太紧张了。」


江庭生依旧蹙着眉,没有说话。只是将戒指套在了我的无名指上。


饭后散步,江庭生送我到别墅门口,此时已经有些积雪了。


暖黄色的灯光下,江庭生的侧脸映着光,清晰的轮廓棱角分明。他虽穿着黑色风衣,但更显柔和。


我看着他,脸上微微发烫。


江庭生俯下身子,撩起我耳旁的碎发,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我脸上。


「你不是想要亲亲吗?」


说着,江庭生的唇就贴了上来。


不过蜻蜓点水,柔软的触感让我紧张又害羞。


江庭生揉了揉我的头发,宠溺地说:「我的小流氓。」


我红着脸,钻进了江庭生的怀里。


闻着他身上清冽的味道,突然觉得一阵安心。


江庭生摸着我柔软的头发,轻叹了一口气:「沈梦璃,我喜欢你。不管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江庭生,我也喜欢你。」我小声地回答,「我刚刚真的只是因为太紧张忘了回答你。」


半个月后江家沈家如期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看见沈父沈母满面红光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很满意这次的婚礼。


婚礼过后,我因为太过兴奋像被打了鸡血,拉着江庭生到处旅游度蜜月。


说是度蜜月其实已经在外面玩了很久了,看着江庭生每天靠视频远程开会处理工作我也挺心疼的。


「我们回去吧?」


「好。」江庭生揉了揉我的头,满脸宠溺的笑容让人移不开眼。


回家第一天我就上吐下泻,江庭生请来的家庭医生告诉他我怀孕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