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徐迦宁霍澜庭电竞

徐迦宁霍澜庭电竞

徐迦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帝都,Milkyway战队基地。刚刚赢得今年夏季赛总冠军的队伍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与笑意。

主角:徐迦宁霍澜庭   更新:2022-09-10 06: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迦宁霍澜庭的其他类型小说《徐迦宁霍澜庭电竞》,由网络作家“徐迦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帝都,Milkyway战队基地。刚刚赢得今年夏季赛总冠军的队伍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与笑意。

《徐迦宁霍澜庭电竞》精彩片段

帝都,Milkyway战队基地。

刚刚赢得今年夏季赛总冠军的队伍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与笑意。

徐迦宁坐在轮椅上,看着欢呼雀跃的他们,也与有荣焉。

但除却这些,还有些黯然。

她垂眸看着自己无法站起的双腿,眼神微黯。

这时,一道男声从旁响起:“迦宁,在想什么?”

徐迦宁抬头看着一身白衬衫的男人,霍澜庭,Milkyway战队队长,也是她隐婚四年的丈夫。

“你说,我还有上场的机会吗?”

她声音沙哑。

闻言,霍澜庭沉默了瞬:“会有的。”

然而他们都知道,这不过是安慰。

当年那一场意外车祸后,正值好时期的徐迦宁丧失了站立行走的能力,也失去了登上比赛台的资格。

窗外,月色清冷。

与屋内热闹的气氛,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知是怎么的,徐迦宁沉默了会儿重新开口:“我们的关系……公开吧?”

霍澜庭一愣,眉心微皱:“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

“你说过,等再拿一次冠军,就官宣的。”徐迦宁轻声提醒着,眼中写满了希冀。

但霍澜庭只有与了瞬,就拒绝:“再等等吧。”

心一瞬间沉了下来,侵入寒凉。

徐迦宁压抑着微颤的声音:“为什么?”

霍澜庭却始终没有回答。

安静中,情绪缓缓涌动。

徐迦宁紧攥着手,刚要开口。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喊:“舟哥!”

随着这一道女声,一个女人从霍澜庭背后跑来,一下子跃上他背。

苏音手勾着霍澜庭的脖子,脸贴在他颈侧:“怎么不跟我们一起玩?”

霍澜庭握着她手臂,将人拉下来:“多大了,还蹦蹦跳跳的!”

他这话听着是在训斥,实则充满宠溺。

徐迦宁看着两人间的互动,只觉得心脏憋闷的喘不过气来。

苏音是去年从青训营选出来的,生性活泼,是整个战队的开心果。

只是她和霍澜庭之间的动作,是不是有些……过分亲昵了?!

胡思乱想着,徐迦宁忍不住开口:“澜庭,你还没有回答我。”

闻声,霍澜庭看向她,眉心微皱。

而苏音也像是才看到她一般,手挽上霍澜庭手臂:“迦宁姐也在啊。”

只这一句,她就再度看向霍澜庭:“舟哥,你跟她说什么呢?我也听听?”

“别闹。”霍澜庭轻敲了下她头,看向徐迦宁,“那件事之后再说,我们先回去庆祝。”

说着,就要伸手来推徐迦宁的轮椅。

但苏音却没放手。

徐迦宁也不想回去:“我想一个人待会儿,就不过去了,你们玩的开心。”

说着,她自己掉转轮椅,朝另一徐向走去。

霍澜庭看着她背影,眸色微沉。

苏音没看到,只拉着他就往房间内跑:“舟哥快点,要不然他们该把酒都喝完了!”

霍澜庭怕伤到她手,只好顺着她力气,跟着远离。

此时,还没走远的徐迦宁转回头,就看到两人一前一后,牵手奔跑的画面,刺眼又锥心!


庆祝会散场,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

回家的路上,徐迦宁坐在副驾驶,目光凝在车窗上倒影出来的霍澜庭的侧脸上。

从18岁认识他开始,他似乎就是这个样子,

辗转四年,恍惚什么都没有改变。

但不知道为什么,徐迦宁却总感觉,他们之间好像隔了什么,越来越远……

察觉到她的出神,霍澜庭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徐迦宁转头看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话落,她抿了抿唇:“你和苏音……关系很好吗?”

闻言,霍澜庭愣了下,随即将车停靠在路边:“怎么突然提起她?”

徐迦宁紧抓着安全带:“只是觉得你们今天,很亲近。”

“别胡思乱想,她年纪小,我只当她是妹妹。”

霍澜庭说着,拉过她手攥在手里:“你是我妻子,谁都比不上我们亲近。”

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眸,徐迦宁手指微蜷,点了点头。

气氛重新归于寂静。

两人也重新上了路。

一直到家,霍澜庭先下了车,将副驾驶上的徐迦宁抱到轮椅上,推进了别墅。

“啪!”

随着灯光亮起,徐迦宁看着这间房子,心里微微动容。

这里是她和霍澜庭的家,四年前结婚时,霍澜庭用全部存款付了这里的首付,给了她一个家。

可实际上,他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很短,只剩下徐迦宁一个人在这里苦等。

“叮!”

突然,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

徐迦宁低头看去,就瞧见屏幕上的消息:“舟哥,我好难受啊,你来陪陪我好不好?”

落款,是苏音。

徐迦宁这才迟迟意识到,刚刚下车时,为了抱自己,霍澜庭将他的手机给了自己。

车上,霍澜庭安慰的话还依稀在耳。

可此刻,在这条短信下,显的格外荒唐。

拿着杯水走回来的霍澜庭看她呆怔的目光,轻声问:“怎么了?”

徐迦宁缓缓抬头,将手机递到两人中间:“苏音的短信,她……叫你去陪她。”

霍澜庭愣了下,接过手机看了眼,不知道两人又说了什么。

只听他说:“我过去看一下,你自己早点休息,不用等我。”

话落,将水杯随意往徐迦宁手中一塞,就大步超外走去。

摇晃间,热水一下在泼到手上,泛红,刺痛。

徐迦宁下意识的松手。

“啪!”

水杯落在地上,碎成碎片。

循声,霍澜庭转头看来,瞧见这一幕,匆忙走回:“你现在怎么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水杯都拿不住吗?”

一句话,如刀直直捅进心脏。

徐迦宁不敢置信,她怎么也想不到刚刚那些话是霍澜庭能说得出来的!

“我……没拿稳。”她声音沙哑。

霍澜庭皱眉抬头,想要再说些什么,可对上她微红的眼,最后只是叹了口气:“我送你去医院。”

说完,便将人抱起,朝门外走去。

帝都第一医院。

病房内。

护士正给徐迦宁被烫伤的地方上着药。

而她,目光却一直落在门上玻璃透出来的霍澜庭的身影上。

挺拔,高大,是女人最喜欢的模样。

徐迦宁还记得,曾经她刚出车祸住院的那一段时间,霍澜庭一直陪着她,寸步不离。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同处在一个空间内,都成了奢侈的事。

晃神间,只见霍澜庭的身影往后退了退。

然后,就见苏音冲进他的怀抱。


那一瞬间,本来烫到麻木的手在这一刻泛起浓厚的疼。

如针戳心,如刀割背。

“手不要用力,你这样会伤到自己的。”

护士突然响起的声音,唤回了徐迦宁的神志。

她勉强的笑了笑:“这伤,会影响手部动作吗?我……是电竞选手。”

虽然这个身份,是曾经。

闻言,护士明显有些惊讶:“放心吧,不会的,只是你是在役选手吗?我怎么没在比赛上见到过你?”

徐迦宁沉默了下:“退役了。”

话落,她转头去看门外的霍澜庭。

但门外,已空无一人。

徐迦宁愣了下,操控着轮椅就朝门外走去。

然后幽长的走廊里,始终没有霍澜庭的身影。

只听“叮!”的一声,她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机,就瞧见霍澜庭发来的消息。

“我有事要忙,你自己打车回去,到家告诉我。”

看着这条冰冷的文字,徐迦宁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却怎么也平息不了心里翻涌的情绪。

刚刚苏音吻霍澜庭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那些场景让她不得不意识到,霍澜庭抛下了自己,为了苏音!

追出来的护士将装好的药品递给徐迦宁:“回去之后要按时上药,既然这么爱惜自己的手,就别再受伤了。”

听到这话的一瞬,徐迦宁鼻间有些发酸。

被烫伤时,霍澜庭的冷语还字字割心。

而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护士却给了她关心和叮咛。

徐迦宁抓着药袋的手用力到泛起青白,最后从喉咙里逼出了回答:“我知道了,谢谢。”

说完,她就朝电梯而去。

坐上回家的车上,看着周遭越来越熟悉的景象,徐迦宁垂眸看向了手机。

屏保上,是年轻时期的自己和霍澜庭的合照。

但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他们的关系,那上面还有其他当时在役的队员。

照片留得下当年,却留不住永恒。

徐迦宁手指摩挲着屏幕上霍澜庭的面容,不知怎么想的,开口对司机道:“麻烦改一下地址,我要去Milkyway基地。”

司机应了声,便掉转了车头,朝着反徐向驶去。

半小时后,Milkyway战队基地。

徐迦宁刚推开基地的门,只感受到了一片寂静。

还是深夜,估计他们都睡了吧。

徐迦宁想着,放轻了声音,借着栏杆的力一点点上了二楼。

然而轮椅刚停稳在平台上,徐迦宁就愣住了。

只见原本挂满她和霍澜庭曾经合照的走廊墙上,全部都变成了他和苏音的合照。

而他们的那些照片,则像垃圾一样,被堆在墙角,无人问津。

徐迦宁眼睫颤了颤,俯身捡起。

手指擦去相框玻璃上的浮灰,渐渐露出照片上她和霍澜庭年轻时的模样。

那时候,他们不只是情侣,还是队友。

只可惜……

徐迦宁垂眸看着自己因为一场车祸再不能站起的双腿,眼神逐渐黯淡……

突然,走廊尽头出的房间响起一声哄闹。

徐迦宁怔了瞬,疑惑走上前。

轻轻拧开门,瞧见里面的景象时,她捏着相框的手骤然一松。

只见房间内,霍澜庭的左手空无一物的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铂金钻戒!

“啪!”

相框砸在地上,玻璃碎裂,一片一片。

屋内的队员听到声音,都朝门口看来。

瞧见徐迦宁,他们愣了下,随即就有人开口。

“迦宁姐,你来的正好,音音求婚呢!”


求婚!

徐迦宁呼吸发窒,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耳朵里甚至还能听大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

霍澜庭答应了苏音的求婚,那她呢?他们四年见不得光的婚姻又算什么?!

她眼眶渐渐蒙上层红。

见她一直不说话,在场的人也意识到了不对。

只有霍澜庭平静上前:“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先回家吗?”

徐迦宁嗓子发紧:“这就是你要忙的事吗?”

霍澜庭沉默了瞬:“只是游戏而已,别当真。”

说着,他手在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轻轻握了握徐迦宁的手。

徐迦宁却并没有觉得安慰。

相反,他手指上那枚戒指,咯痛手背,如石头梗在心间,上下不得!

徐迦宁缓缓挣开了男人有力的手,抬头看向苏音。

她眼中写满了挑衅和得意。

徐迦宁突然意识到,也许,苏音早就知道了自己和霍澜庭的夫妻关系。

默默收紧了拳,她收回视线看向身前的霍澜庭:“送我回家,我有话和你说。”

霍澜庭愣了下:“太晚了,明早我还要陪他们训练,我叫个车,送你回去。”

按照平常,徐迦宁会很听话的同意。

但现在,她不想。

“我要你,送我回去。”

她少有的尖锐让霍澜庭有些惊讶。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最后转头对战队其他人说:“你们早点休息,我送迦宁回去。”

话落,就推过轮椅,带着人往外走。

苏音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迟疑了瞬,便追上了前。

走廊里。

徐迦宁和霍澜庭两两静默。

以至于苏音追过来的脚步声格外刺耳。

“舟哥!”

她叫住霍澜庭,走到他身边拉起他手:“这个我就先收起来了,等有机会再给你。”

苏音晃了晃那枚戒指,语气娇憨。

说完,看向徐迦宁:“迦宁姐,下次你也来和我们一起玩儿吧,别这么不合群。”

“苏音!”

霍澜庭先徐迦宁一步开口,语气中带着不赞同。

苏音撇了撇嘴:“我又没有说错,舟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家都说迦宁姐是个母老虎,我也是为她好嘛!”

“不过你既然不让说实话,那就算了,我困了,回去睡了。”

话落,她就越过两人朝着走廊另一头走去。

好久,霍澜庭才收回目光:“我们走吧。”

说着,就推动轮椅继续往前走。

徐迦宁脑海中满满都是刚刚苏音的话,原来她在Milkyway战队队员里的形象是这样吗?

自从车祸之后,她就不喜欢说话,热闹的环境。

更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呆着。

但她自认态度还算友善……

“澜庭,刚刚苏音说的,是真的吗?”

霍澜庭只说:“别多想。”

别多想。

多轻易的三个字,可却那么难做到。

回家的车上。

徐迦宁看着霍澜庭绕过车头上车,坐上驾驶位。

看着他拉起手刹,踩下油门。

一道沙哑到几乎不像她的声音在寂静的车内缓缓响起:“你喜欢苏音吗?”

“什么?”霍澜庭没太听清她的话,疑惑看了她一眼。

徐迦宁没有再重复。

只是沉默了很久,重新开口:“霍澜庭,你想离婚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