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暗恋外交官

暗恋外交官

祁墨琛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祁墨琛脚步微顿:“嗯。”他们的婚姻本就是为了应付双方父母,所以结婚那天便约定,如果遇到喜欢的人,他们就离婚,成全彼此的幸福。孟柠深吸了口气,佯装着轻松的语气开口:“我们离婚吧,我……遇到喜欢的人了。”

主角:孟柠祁墨琛   更新:2022-09-10 08: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柠祁墨琛的其他类型小说《暗恋外交官》,由网络作家“祁墨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祁墨琛脚步微顿:“嗯。”他们的婚姻本就是为了应付双方父母,所以结婚那天便约定,如果遇到喜欢的人,他们就离婚,成全彼此的幸福。孟柠深吸了口气,佯装着轻松的语气开口:“我们离婚吧,我……遇到喜欢的人了。”

《暗恋外交官》精彩片段

他是帝都外交院的外交官,也是她结婚三年的丈夫。


两人青梅竹马,可他对自己,似乎从来都只是友情......


她嗓音微哑:“墨琛,还记得我们婚前说的话吗?”


祁墨琛脚步微顿:“嗯。”


他们的婚姻本就是为了应付双方父母,所以结婚那天便约定,如果遇到喜欢的人,他们就离婚,成全彼此的幸福。


孟柠深吸了口气,佯装着轻松的语气开口:“我们离婚吧,我……遇到喜欢的人了。”


祁墨琛微不可查的蹙了下眉:“我认识吗?”


孟柠垂眸避开他的视线,喉咙干涩发痛:“不认识。但他很好,和他在一起我很安心。”


听到这句,祁墨琛像是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一样。”


哪怕早有预料,可听他亲口说出,孟柠心口还是猛地刺痛。


她忍下疼,故作惊讶地抬眸:“你也有喜欢的人了?”


祁墨琛颔首,唇角竟露出一抹少见的温柔:“嗯,她也很好。天真活泼,善良可爱。”


瞧着他的笑颜,孟柠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攥住,连呼吸都停滞。


耳边却又听祁墨琛说:“你也见过,是雪琳。”


一瞬间,孟柠狠狠怔住,眸底满是不可置信。


顾雪琳,祁墨琛的新助理。


他们认识还不足月,竟这么快就在一起了?


祁墨琛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声音清冷淡漠:“等过了中秋,就去离婚吧。”


刹那间,铺天盖地的悲恸将孟柠包裹。


她张了张嘴,缓了半天才哑声开口:“这么急吗?”


祁墨琛看向她,目光中的温柔却不是予她的。


“等待很苦,我不想她等。”


说这话时,祁墨琛的眼里满是温柔,却没有半点是给她的。


孟柠眼帘微颤,她生生咽下喉间涩意,轻声应:“好。”


祁墨琛得到回答,没再停留,抬步便走回房间。


关门声传来,孟柠才终于卸下伪装,双膝一软重重摔坐在沙发上。


屋外雨声淅沥,她内心只剩下一片荒凉。


入夜,暴雨越下越大。


孟柠走进卧室时,祁墨琛已经入睡。


她轻手轻脚走上前,贪恋的目光描绘着他的轮廓,眼眶一红,视线渐渐模糊。


半晌,孟柠屏住呼吸,俯身轻吻了他的唇角。


与此同时,一滴眼泪从她眼角无声滑落。


“墨琛,我得了胃癌,只剩两个月时间了……”



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孟柠正在厨房做早饭。


突然,一滴鲜红的血滴落下来,砸在她白皙的手背上。


孟柠心头一紧,扯了纸巾慌忙躲回房间。


刚打开药瓶,房门却被敲响。


祁墨琛清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柠柠,今天你生日,想吃什么?”


孟柠想回答,可胃部阵阵涌来的绞痛让她开不了口。


浑身冷汗直冒,她背靠着门,身子无力的缓缓滑坐在地,蜷缩成一团。


疼痛间,孟柠脑袋更加清醒。


祁墨琛就是这样的人,十年来,他们两人相敬如宾,没吵过架,更没红过脸。


他哪里都好,可唯独,就是不爱她……


孟柠咬着牙将痛哼咽下,仰头将眼泪收回,压下心底酸涩。


“今天中秋,我想吃宋记家的月饼。”


“好。”祁墨琛应了声,而后抬步离去。


门外脚步声越来越远,孟柠也回过神,将手中的药吃下。


随着药效发作,她缓缓起身,拉开了衣柜,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尽数收起放进了行李箱。


可收拾到最后,孟柠才发现。


结婚三年,这个家里属于她的东西竟少的可怜,连一个行李箱都装不满。


孟柠唇角露出一抹苦笑,或许,这里注定不是她的家,如今也该离开……


走出房间时,家里已经没有祁墨琛的身影了。


想起他刚刚的话,孟柠定了一个蛋糕,便坐在客厅里等着人回来。


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白天化作了黑夜,钟表划过晚上十二点……


那扇门始终都没再被打开。


孟柠垂眸看着眼前的蛋糕,眸底的悲伤泛滥。


中秋,团圆之日,自己的生日,终究还是要一个人度过了!


良久,孟柠将蛋糕拆开,点燃蜡烛,闭着眼双手合十:“最后一个生日愿望,我希望墨琛能得偿所愿,一生平安喜乐,健康无忧。”


睁开眼,将蜡烛吹灭。


烛光暗下,屋内重新沉入一片黑暗。


不知是怎么睡过去的,第二天一早,孟柠被同事的电话吵醒。


对方说家里临时有事,希望她可以帮忙顶班。


孟柠不想一个人呆着,便答应下来。


作为婚礼策划师,她刚到公司没多久,便接待了一对新人。


谈论婚礼事宜时,新娘有些疑惑:“孟小姐为什么会想到做这个工作呢?”


孟柠一愣,随即扬起抹浅笑:“其实会做这份工作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看到别人幸福,自己也会开心。”


新娘与新郎相视一笑,又不知想到了什么,语气叹惋:“但事实上结婚不代表幸福,相爱的人在一起才是幸福。若是不爱的两个人在一起,每一秒都是煎熬。”


孟柠一怔,不由得想到了祁墨琛。


是不是对他来说,他们的婚姻……也是煎熬?


思及此,她心底猛地一疼。


下班之后,孟柠心不在焉地走出公司。


刚出大门,就看到路边停着的那辆保时捷,以及靠在车旁,像是等了她许久的祁墨琛。


在孟柠回过神前,她脚步已经先一步走了过去。


祁墨琛见到她,站直了身子,眼中带着些许歉疚:“抱歉,昨晚雪琳发了高烧,我必须守着。”


听到这个理由,孟柠无声地攥了攥手。


她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轻轻点头。


祁墨琛见状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一个礼盒:“这个你之前说喜欢,我找了代购。”


“柠柠,生日快乐。”


孟柠接过,打开盒子的一瞬间,心里却在滴血。


眼前公仔的颜色鲜红,和离婚证一模一样!



两人回到别墅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走进玄关,孟柠弯下腰刚想要换鞋,却蓦地一阵头晕,整个人朝地上栽倒而去。


“孟柠!”祁墨琛眼疾手快地将人揽住。


呼吸间充斥着属于他的气息,孟柠缓了好一会儿,眼前才清明起来。


正要开口,抬眸却见祁墨琛眼里的愕然。


她心中骤然缩紧,抬手一摸,只触到满手的血!


紧接着,就听祁墨琛的问询在旁响起:“怎么回事?”


“可能……低血糖吧。”孟柠眼神闪躲,含糊着回答。


“低血糖?”祁墨琛不信,还要追问。


孟柠离开他的怀抱,强扯出一抹淡笑打断他:“墨琛,我想吃你做的虾仁滑蛋,好吗?”


祁墨琛顿了下,终是抬步走向厨房。


见他离开,孟柠迅速去到卫生间,倒出一把药生生干咽下去。


药效发作。


等疼痛一点点抽离身体,孟柠将脸上血污洗去,才重新回到客厅。


看着厨房里祁墨琛忙碌的背影,她鬼使神差的走上前抱住了他腰身。


祁墨琛身形一顿,随即拉开她的手:“头还昏?”


他话语满是关心的,但眼中的闪避孟柠看得清楚。


喉间瞬间涌上一抹苦涩,她手慢慢落回身侧:“墨琛,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们之间的关系会有所改变吗?”


祁墨琛默了瞬,神色有些复杂:“我从不假设。”


孟柠眼睫一颤,什么话都说不出。


晚饭做好,两人隔着张桌子相对而坐,却是无言。


孟柠吃了口虾仁,率先打破沉寂:“墨琛,我能要一个生日礼物吗?”


祁墨琛抬眸看她:“可以。”


孟柠咽了下喉咙,犹豫片刻:“当我一天的24孝男友,我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说完,她有些紧张地看他。


见他眸色微变,怕他说出拒绝的话,孟柠抿了抿唇:“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们就过完年再离婚。”


话音落下,祁墨琛眸色一沉,沉默片刻:“仅此一次。”


孟柠松了口气,嘴里却在发苦。


第二天,孟柠拉着祁墨琛换上了情侣装,才出了门。


两人去了游乐园,坐了摩天轮,看了电影,还吃了烛光晚餐……


所有情侣夫妻该做的事,她都想要和祁墨琛做一遍。


可一天的时间过得太快,还什么都来不及做,便已入夜。


躺在床上,孟柠侧过身凝视着身边的男人:“墨琛,用译制腔给我讲童话故事吧。”


她最爱的就是祁墨琛作为外交官与人沟通时的声音,让人迷恋沉醉。


祁墨琛怔愣了下,就又听孟柠问:“抱着我好不好?”


四目相对,祁墨琛沉默了瞬,还是一一照做。


徐徐的低沉男音中,时间匆匆划过。


夜深,祁墨琛的呼吸渐渐平稳。


孟柠睁开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让她喜欢了近二十年的男人。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上祁墨琛的脸,而后缓缓向下……


翌日,两人吃过早饭,就去了离婚登记处。


出来时,天空乌云密布,细雨连绵,浇在身上冰凉一片。


孟柠的掌心,却被紧攥着的离婚证烫的发抖。


她咬着唇忍下心底涩痛,拿出把伞递给祁墨琛:“下雨了,拿着吧。”


“不用。”祁墨琛望向几步外,“她来了。”


孟柠一顿,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就见不远处,顾雪琳正举着雨伞,柠柠微笑。



孟柠回到了自己婚前买下的单身公寓。


坐在冰冷的沙发上,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看着当年和祁墨琛婚礼时的录像视频。


屏幕上,祁墨琛被伴郎们簇拥着上前,脸上笑意深许。


那时孟柠天真地以为,即使现在不爱,可人生百年,祁墨琛总会爱上自己。


如今才恍然,有些事……终究只是她以为。


孟柠敛下眼睫,心脏像是被无数根针轮番扎过,满是疮痍,鲜血淋漓。


窗外又下起了雨,寒意钻过缝隙侵入身体。


孟柠窝在阳台吊椅里打了个冷战,不禁轻轻环住自己。


刚吃下去的药,苦涩还在唇齿间久久不散。


孟柠打开手机,翻看着相册里自己和祁墨琛的合照,想从中品到丝丝的甜。


可到最后才发现,甜过之后更苦。


因为她和祁墨琛,以后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酸楚蔓延至鼻间,孟柠有些想哭。


突然,手机响起,是闺蜜打来的:“柠柠,我找到一家特好吃的餐厅,叫上祁墨琛咱们一起去啊?”


听到这个名字,孟柠握着手机的手一紧。


犹豫了半晌,她浅声说出了真相:“我和他……离婚了。”


闺蜜一愣:“为什么?是不是他对不起你?!”


孟柠喉咙哽塞,好久才闷声回:“我不怪铁树不开花,只怪我自己没本事。”


挂断电话后,孟柠疲惫的躺倒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电话吵醒。


电话里,自己老妈的语气严肃:“马上回家。”


孟柠不明所以,但还是赶了回去。


不想刚走进家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神色肃穆的爸妈,以及祁墨琛的爸妈。


而祁墨琛与顾雪琳就并肩站在他们面前。


一瞬间,孟柠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遂步走上前,直接跪在了父母面前:“爸妈,祁叔祁姨,离婚是我先提出来的。”


孟家家教很严,一向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的言论,小时候她没少挨打。


因此,幼时每当自己闯了祸,祁墨琛就会揽下所有,替她受罚。


那时她对祁墨琛笑着说:“墨琛,有你在真好,我永远都不要离开你。”


祁墨琛只是笑而不语。


……


回忆着过去种种,孟柠鼻尖一酸,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了离开祁墨琛,而甘愿受罚。


祁墨琛见状,走到孟柠身边将她一把拽起。


他看着双方父母,声音寡淡:“我和孟柠并不相爱,一开始答应结婚也只是为了应付你们而已。”


话音落下,客厅里瞬间一片寂静。


孟柠浑身一颤,无力地合上双眼,不敢去看自己爸妈的神情。


沉默半晌,两家父母皆露出失望的神色。


“你们长大了,翅膀都硬了。随你们去吧,以后别后悔就行。”


说完,便将三人都赶了出去。


走出老宅时,雨过天晴,半空中架起一道彩虹。


孟柠站在原地,看着欲上车离开的祁墨琛,没忍住开口问:“怎么……这么急着见爸妈?”


祁墨琛顿了下,看了眼顾雪琳,眉眼温柔:“她想结婚了。”


看着他唇角淡淡笑意,孟柠只觉得寒意从脚底升起,顺着背脊爬上了头顶。


这时,顾雪琳从祁墨琛的身旁探出脑袋,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


“柠柠姐,听墨琛说你是做婚礼策划的?不如我们的婚礼就交给你吧!”



凉爽的风静悄悄吹过。


祁墨琛神色微微不悦:“雪琳!”


顾雪琳笑容一僵,神色有些委屈。


眼看气氛要僵持下去,孟柠强扯出抹笑:“没事,就让我来吧。”


祁墨琛循声看向她,眼底划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孟柠避开他的眼神,轻声解释:“就算离婚了,我们也是青梅竹马,这点忙我当然会帮。”


而且,这大概是自己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告别两人后,孟柠回到了自己的家。


她找出当年和祁墨琛结婚时自己设计的方案,一遍遍地看着,之后便开始给祁墨琛和顾雪琳设计婚礼方案。


可做了五六个方案,每次不到一半就被她自己否定。


不满意。


孟柠想给祁墨琛最好的一切,哪怕是他和别人的婚礼,她也希望是最完美的。


选了很久,孟柠最终定下了婚礼场地——巴黎。


浪漫之都,也是祁墨琛最喜欢的城市。


这时,电话响起,是闺蜜发来的:“干什么呢?”


自从知道自己和祁墨琛离婚之后,闺蜜每天都会发来各种邀约。


孟柠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心里阵阵暖流划过。


但看着眼前什么都没确定的婚礼策划,她还是拒绝了:“我在忙,过几天吧。”


这句话刚发过去,闺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你在忙什么?”


“祁墨琛的婚礼策划。”孟柠如实告知。


紧接着就听见对面响起的尖锐骂声:“孟柠你是有病吗?接谁的婚礼策划不好接祁墨琛的,你是不是太闲了,自己找罪受?立刻给我推了!”


听着这些,孟柠鼻间莫名有些发酸,她知道闺蜜是在为自己抱不平。


可……


孟柠声音沙哑:“可他是祁墨琛啊。”


此话一出,电话那头寂静无声,许久才传来闺蜜的一声叹息。


“你这个傻子!算了,你忙吧,有事给我打电话,别什么都藏在心里。”


“好。”孟柠满口应下。


挂断电话之后,眼里的光慢慢黯淡成一片死寂。


她一个人对着电脑枯坐了很久,脑海里一片空无,不知何时睡过去的。


孟柠做了一个梦,梦里是在巴黎圣教堂,满目的洋桔梗铺垫成花海。


花海中,祁墨琛一身纯白西装,唯有胸口点缀着一颗鲜红欲滴的玫瑰。


他看向身边人的眉眼间具是温柔与爱恋,用地道的法语发问着:“你愿意嫁给我吗,雪琳?”


名字出口的一瞬间,梦霎时碎裂。


一切的美好在此刻都化作了梦魇,追在孟柠身后一遍遍的提醒:“他不爱你,他要娶的人不是你!”


“不是的,不是这样!”一声惊喊,孟柠猛然坐起身,满身冷汗。


面前的电脑屏还散发着冷光,上面的婚礼策划依旧一片空白。


孟柠看着,脑海里满是梦境里的那一幕幕,最后她僵硬着手指,将梦里一切场景都记录了下来。


不可否认,那是一场华丽的示爱,却是孟柠一个人的噩梦!


记录整理好一切,天已经亮了。


孟柠给祁墨琛发了条短信,约他们见面确定婚礼的具体事宜。


可就在起身出门时,她眼前忽然一阵晕眩,没吃晚饭和早饭的胃也一阵绞痛。


孟柠手握拳紧抵着胃强忍着,半晌,那痛变得麻木,感知不到,她才终于有力气出门。


可惜到时,还是晚了。


坐在位置上的只有顾雪琳,见孟柠出现,她微微一笑,却再无半点昨日的天真:“他没来,失望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