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他只想安分吃软饭

他只想安分吃软饭

一蝉知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梦惊醒,洛青舟恍若隔世,这陌生的地方,陌生的自己,原来她是穿越到架空朝代。如今他不是勤勤恳恳的上班族,而是成国府洛家的一个不起眼的庶子。被迫替代,洛青舟成了傻子新娘的上门女婿,受尽天下人的嘲讽。

主角:洛青舟,秦蒹葭   更新:2022-07-15 21: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青舟,秦蒹葭 的女频言情小说《他只想安分吃软饭》,由网络作家“一蝉知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梦惊醒,洛青舟恍若隔世,这陌生的地方,陌生的自己,原来她是穿越到架空朝代。如今他不是勤勤恳恳的上班族,而是成国府洛家的一个不起眼的庶子。被迫替代,洛青舟成了傻子新娘的上门女婿,受尽天下人的嘲讽。

《他只想安分吃软饭》精彩片段

元平三年。

风寒,大雪纷飞。

成国府,西北角落的某间小院里,浓烟滚滚。

洛青舟穿着单薄的衣衫,正蹲在门口的火盆旁,一手拿着绣着牡丹的月白色少女肚兜,一手用蒲扇用力扇着火盆里燃起的枯柴。

这些枯柴都是从雪地里捡来的,外面早已被雨雪浸湿。

待火焰把里面的潮湿烧烤干净后,木柴方燃烧起来。

洛青舟在烟雾中咳嗽了几声,挥动着手里的蒲扇,把蹿过来的烟雾扇少了一些后,方在了火盆旁坐下,一边烤着手里的少女肚兜,一边看着火盆里的火焰发起呆来。

三天前。

一觉醒来,穿越到了这个地方。

大炎帝国,莫城。

成国府,洛家第三子,庶子。

一个文弱书生。

在古代,庶子和嫡子的身份地位可谓是天差地别。

如果是没有任何身份的女人生出来的庶子,那就更加卑微了。

而从这具身体中的记忆中得知,他甚至连成国府主人的庶子都算不上。

三年前。

他的母亲带着他来到了成国府,住了下来。

成国府主人洛延年,承认了他庶子的身份,但并没有承认他母亲的身份。

直到去年他母亲突然逝世,也连个妾的名分都没有排上。

私下里,府里的下人都在议论他的身世。

“一个乡下来的女人带来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老爷的种,看面相哪有一点像老爷的。”

“老爷就是善良,依我说,就应该把他们当作骗子赶走才是。”

记忆全是一些不好的画面。

洛青舟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少女肚兜翻了一面。

什么狗屁国府公子,这成国府里根本就没有人把他当成洛家的公子来看。

连那些丫鬟奴才都穿的比他好,连他们冬天冷了都有炭烧。

而他呢。

在这大雪纷飞的寒冬腊月,穿着单薄的粗布长衫,烧着潮湿的木材,坐在这破败的小院,无人问津。

可怜,可叹!

虽然是穿越而来,但身体记忆都融合在了一起,对方的情绪感同身受。

憋屈,压抑,苦闷,彷徨,愤怒,还有仇恨。

是的,还有仇恨。

他母亲才三十多岁,原本身体非常健康,但在去年却突然身染重病去世,毫无征兆。

从患病到去世,仅仅两天时间。

显然另有隐情。

而“他”也在三天前莫名其妙地魂魄走失,被现在的他占据了身体。

肯定有古怪。

大家族的成员之间,为了各种利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甚至害人性命,他是知道的。

只是没想到刚穿越来,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想要安安静静地做个不问世事,一心吃喝玩乐,躺平等死的富家公子,显然是行不通了。

可是他如今孤家寡人,没有靠山,没有力量,该如何破局呢?

“公子,公子!奴婢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随着一声清脆如黄鹂鸟儿般的声音传来,一名穿着翠绿衣衫的瘦弱丫鬟,带着一身风雪跑进了小院,清秀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兴奋。

小蝶,他唯一的婢女。

当初因为做错了事情,差点被大夫人王氏沉井,被他母亲救下。

从那以后,就成了他们母子二人的丫鬟,对他们母子忠心耿耿。

不过也因为他们的关系,经常会被府中其他丫鬟奴仆欺负,身上经常有青紫。

“什么好消息?”

洛青舟一边观察着这名弱不禁风的可怜女孩,一边问道。

对于他来说,府中能有什么好消息呢?

最多是快过年了,管家会多给他发几钱银子,或者做一身新衣服。

毕竟到时候要一起拜年,穿着这些破衣服,不仅丢了成国府的脸面,也会让大夫人面上不好看。

身为成国府的当家女主人,王氏是极为忌讳外人在背后议论她的私德的。

小蝶带来的却不是这些消息。

小丫头满脸兴奋地道:“公子,我刚刚在客厅外面偷偷听见老爷在与客人谈话,大夫人也在。大夫人提起了你,好像是关于你的亲事呢。公子,你今年已经成年了,要成亲了呢。”

洛青舟愣了一下:“成亲?”

这个年代,成亲都很早。

而且他如果成亲了,就能分到自己的产业,甚至可以出去住,拥有自己的房子和各种自由。

但是,大夫人会那么好心,让他成亲,然后顺利分得洛家的产业?

虽然他身为庶子,不可能继承太多的产业,更与爵位无关,但毕竟是洛家的儿子,成国府家大业大,分给他一套房子和一些产业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不过,根据记忆里这三年来的经历来看,这件事恐怕另有文章。

大夫人就算对那些丫鬟奴才大方,也绝对不会对他大方的。

“公子,等你成亲了,我们就搬出去住,小蝶一个人可以当三个人用,保证把公子和夫人照顾的好好的。”

“不知道公子要娶哪家姑娘呢,以公子的身份,一定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吧,肯定很漂亮。”

小蝶已经开始满心期待地幻想着以后的美好生活了。

正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那名王管家的声音:“三公子在吗?老爷和夫人喊你过去一趟。”

洛青舟心头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他没敢迟疑,站起身,把手里的少女肚兜递到了小蝶的手里,然后向着院外走去。

小蝶睁大眼睛看着手里的肚兜,呆了呆,小脸顿时“唰”地一下羞红。

公子怎么能偷她的肚兜呢?这可是女孩子的东西,她洗了晾在房间里呢……

洛青舟走出了小院。

门外站着一名身材微胖身穿灰色锦袍的中年男子。

正是成国府的二管家王成。

据说是大夫人王氏家的亲戚。

这位王管家跟其他人不同,无论对谁都非常客气,即便是他这位在府中早已变成透明人可有可无的庶子。

“三公子,走吧,先去换身衣服,待会儿还要见重要的客人。”

王管家满脸微笑,微微弓着身子,态度恭敬,无可挑剔。

“王管家,要见哪位客人?”

洛青舟低头跟在后面,故意做出一副卑微怯弱的模样,语气也小心翼翼。

以前的他就是这样的。

王管家笑道:“等三公子去了,自然就知道了。”

洛青舟目光闪了闪,没再多问。

 


出了拱门。

穿过曲曲折折的长廊,又走过几座花园庭院,方来到了迎客亭。

外面早有丫鬟等着。

看到他们后,立刻迎了过来,焦急道:“走吧,快些去换衣服,老爷和夫人都等着在呢。”

洛青舟跟在两名丫鬟的后面,进了旁边小院的房间。

早有丫鬟准备了一套崭新的衣服。

衣服柔软顺滑,在白雪的映照下,充满光泽,摸着很舒服,显然是高档布料制作而成。

“这是二公子的衣服,你先穿着,可别弄脏了,到时候还要还回来的。”

名叫梅花的丫鬟,一边服侍着他穿衣服,一边严肃地叮嘱,完全没有把他当成府中的公子,也完全没有顾忌他的感受。

洛青舟低着头,没有说话。

换好衣服,梳理了头发。

丫鬟又端来水盆,让他洗了个脸。

然后,带着他匆匆出了小院,进了客厅。

客厅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

最上面的主位上,坐着成国府的主人,也就是他的父亲洛延年。

旁边坐着大夫人王氏。

下首坐着洛延年的两个兄弟,以及洛家的其他长辈。

后面站着洛家的年轻子弟。

左边的待客位置上,则坐着几名身穿锦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

不过此时那几名中年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忿忿之色。

在洛青舟进入客厅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二夫人杨氏从大夫人的身后走出来,满脸堆笑地道:“秦家二爷,您看,这就是我家青舟,长的儒雅清秀,一表人才,而且还是个秀才呢。”

杨氏虽然是二夫人,但只是个妾室,所以是没有座位的。

不过今天的事情,洛延年和大夫人都不好开口,所以就让她开口了。

“青舟,你快过来,给秦家各位爷看看。”

杨氏很热情地迎到了洛青舟的面前,拉住了他的手,把他领到那几名客人的面前,笑靥如花地夸奖着:“我们家青舟啊,从小就性格好,而且非常努力,人家孩子都在外面玩,就他躲在屋里一心一意读书……”

吧啦吧啦夸了一大堆。

左边为首中年人冷笑一声,看向主位的洛延年道:“延年兄,你这是真要反悔了?”

洛延年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若怀兄,洛某并无反悔之意。家父定下来的亲事,洛某又怎敢反悔?”

左边另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勃然站起道:“那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年你父亲和我们父亲定下的亲事,是我兄长的闺女蒹葭,和你家的二儿子洛玉,可不是你这个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捡来的庶子!”

洛延年眉头皱了一下,并未答话。

二夫人杨氏立刻赔笑道:“秦家三爷,息怒,息怒。这件事其实妾身也听说了,而且还有白纸黑字,还有静王见证。不过妾身听说的是,让贵府的蒹葭和我家老爷的儿子联姻,但是并没有具体说是哪个儿子。三爷啊,您看看,我家老大长天去了京都,老二玉儿现在又是备考的关键时刻,而且我们也问了,他们两个暂时都没有要娶亲的打算。所以……”

“所以你们就准备拿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野小子,敷衍了事?”

左边为首的秦二爷,阴沉着脸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秦四爷,突然冷笑道:“我怎么记得当初说的是,让我们家蒹葭与你们洛家的小儿子定亲?当初你们家的小儿子是洛玉,定亲信物也都已经交换过,我可从未听说过你们洛家又多了一个儿子。不会是见我们秦家落魄,想要悔婚,故意找一个来糊弄我们的吧?”

杨氏张了张嘴,还要辩说时,洛延年摆了摆手,止住了她的话,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拱了拱手道:“三位兄长,这件事,洛某明天会亲自去府上对文政兄说明。洛某做人光明磊落,绝不会推卸责任,更不会撕毁家父先前的承诺,定会给文政兄一个满意的交代。”

“哼,希望如此。”

秦家众人也不想多呆,起身拱手,阴沉着脸而去,再也没有看站在堂下的少年一眼。

站在门外的王管家立刻躬身跟在后面送客。

“哼,老爷,秦家人可真是痴想妄想!那女孩从十岁就被人掳走,如今十六岁了才找回来,谁知道在外面经历了什么,真当我们洛家是傻子?我们家玉儿仪表堂堂,天赋极高,前途无量,马上就要考入龙虎学院,岂会娶一个连清白之身都不清不楚的女子?”

待秦家众人离开后,二夫人杨氏立刻冷笑讥讽起来,完全没有顾忌还留在客厅里的洛青舟。

“原来如此。”

这一刻,洛青舟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竟然被当成了一个悔婚的工具人!

一直没有说话的大夫人王氏,此时也淡淡开口道:“不光如此,据我打探到的消息,那位秦家大小姐的脑子似乎也出了毛病,不跟人说话,也不出来走动,甚至没有人看到她笑过……”

杨氏吃惊道:“是个傻子?”

随即更加冷笑道:“原来如此,难怪他们秦家突然急着要来提醒这门亲事,真当我们好欺负?”

洛延年目光闪了闪,看向了依旧垂手站立在堂下的少年,沉声道:“青舟,你可知我们让你来,是为何事?”

洛青舟低头恭敬道:“不知。”

工具人呗!

你踏马真当老子是傻子?

二夫人杨氏立刻满脸堆笑地走到他面前道:“青舟啊,好事!好事啊!明天老爷就去秦家给你提亲,估计要不了几天,你就可以娶秦家大小姐了。秦家可是跟我们洛家一样,都有着世袭罔替的爵位,等你入赘到了那边,那可是秦家的姑爷,要什么有什么。”

“入赘?”

洛青舟虽然早有准备,依旧忍不住蹙了蹙眉头。

当工具人去取个傻子娘子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去入赘?

这个年代,入赘他家,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绝对是丢尽颜面,毫无尊严的事情。

果然,这家人是不可能把任何一点家产分给他的。

这样一来,真可谓是一举两得。

把他入赘过去,不仅避免了他以后留在家里分家产,还能为二公子洛玉挡下这门父辈定下的亲事。

高!

这个办法,是他这位虚伪冷血的父亲想到的,还是这位城府极深恨不得让他早点消失的大夫人想到的呢?

又或者……

他看向了面前这位颇有姿色的二夫人。

正在此时,他突然听到了这位二夫人在心里说:“这贱人果然心狠手辣,卑鄙无耻,难怪当初眼睛眨都不眨,跟她二儿子一起把这小子的娘亲给毒死了呢,我和小楼以后可要更加小心了。这小子也是可怜,死了娘亲,又差点被害死,现在又要被逐出府中去娶一个傻子,一辈子算完了,哎……”

洛青舟瞳孔一缩。

他竟能听到这位二夫人心里的话!

 


出了迎客厅。

外面寒风刺骨,大雪依旧。

洛青舟想着刚刚听到的心声,心事重重。

他的母亲果然是大夫人害死的,凶手还有她的二儿子洛玉。

而且,他们还对他下手了。

既然占据了这具身体,融合了对方的血脉和记忆,那么这个仇,自然就是他的。

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报仇还是遥不可及的。

至于这场婚事……

当个小白脸吃软饭躺平等死,不是他前世梦寐以求的事情吗?

更何况,他根本就反抗不了。

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实力,别说是反抗,就是稍稍挣扎一下,他都没那个资格。

他若敢犟一下嘴,他那位父亲很可能会一巴掌拍死他。

在这个时代,违逆长辈,那可是大不敬之罪。

忤逆父亲,更是打死活该。

至于逃跑,那就更别想了。

除非活腻了。

在这莫城,洛家虽然不是一手遮天,但势力之强大,至少可以排到前三。

而且他一个文弱书生,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逃出城?

根据记忆得知,城外的黑木林里可是有妖兽出没的。

所以,他无路可逃。

现在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先认怂,老老实实入赘到秦府,再做打算。

早点远离这里,也算是脱离虎口。

如果他还敢赖着不走,那位心狠手辣的大夫人绝对会再一次对他下毒手的。

至于入赘过后的事情,只能到时候再走一步看一步。

至少入赘过去后,暂时还能保住小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公子,老爷和大夫人跟你说什么呢?是要给你娶亲吗?”

回去的路上,小蝶迫不及待地问道。

洛青舟看了一眼她那稚嫩而满是兴奋的脸颊,不忍让她难过,点头道:“嗯,娶亲。”

“哇,太好了!公子,是哪家的小姐?”

小蝶雀跃欢呼。

洛青舟苦涩一笑,道:“秦家的。”

心里道:一个傻子,不知道会不会流口水和大小便。

两人说着话,进了破败的小院。

小蝶非常开心和激动,凑到他身边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满脸憧憬地描绘着以后的美好生活。

随即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小脸上满是紧张:“公子,你会带着奴婢一起出去住吗?”

洛青舟在火盆前坐下,看着木材下跳跃的火苗,点了点头道:“当然会。”

不知道这丫头到时候知道了他所谓的“出去住”,其实是入赘到了别人家住,去给别人家的傻子大小姐做牛做马,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哎,悲催啊。

话说之前听到二夫人心里说的话,是怎么听到的?后来怎么听不到了?

他仔细回想着刚刚的一幕。

“公子真好,奴婢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公子,好好服侍夫人的,奴婢会做很多事情呢,洗衣叠被,端茶倒水,捏背梳头……”

小蝶满脸开心,目光兴奋地看着他。

能够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对于这个小丫头来说,应该也算是逃离虎口吧。

洛青舟屏住呼吸,仔细看着她那双漆黑灵动的眸子,突然听到了她心里的话:“奴婢还会给公子侍寝呢……今晚给公子暖被子,要不要懒着不走,给公子侍寝呢?反正夫人以前也说了,奴婢是公子的通房小丫头呢。公子这么大了,都还没有碰过女孩子呢,到时候成亲洞房,可能会闹笑话呢。孙婆婆当初买我回来的时候,都教了这些东西呢,幸好我没有被二公子欺负,哼,才不稀罕他呢,还是我家公子好……”

这小丫头心里的话喋喋不休,停不下来。

洛青舟正要继续听时,突然感到脑袋里传来阵阵刺痛,仿佛针扎一般,顿时醒悟。

这种偷听别人心声,可能会极大的消耗自己的脑力心神。

他立刻停了下来,目光从这小丫头的脸上移开,看向了院里的落雪。

天色渐暗。

屋里没有油灯,没有蜡烛,也没有别的娱乐,所以一般晚上吃完饭后都会早早上床躺着。

毕竟被子里暖和一些。

“公子,我去给你端饭了。”

主仆两人一天两顿饭,都是在供丫鬟仆人吃的后厨端。

洛青舟从记忆里搜索着,竟没有一次与那位父亲和大夫人同桌吃过饭。

其实别说是他,就连那位二夫人都没有资格。

小蝶很快端来了饭菜。

晚饭很简单。

两个馒头,一碟咸菜,仅此而已。

不过对于外面很多百姓来说,有这种白面馍馍吃,已经很不错了。

吃了饭,小蝶把东西端回去。

洛青舟不想这么早就进屋躺着,出了小院,迎着风雪,瑟缩着身子,到处闲逛着。

古香古色的美景,目不暇接。

走出拱门,穿过走廊,又折转进了一座花园。

出了花园,外面豁然开朗,竟然有一座小型湖泊。

湖中雾气氤氲,朦朦胧胧,在这寒冬腊月,竟未结冰,其中反倒开了许多粉色的莲花。

洛青舟刚走近,便感到一股热气和花香扑面而来。

这湖中的水竟然是温热的!

正在此时,旁边突然匆匆走来一人,仿佛没有看到他,低着头,满脸紧张的神色。

看其穿着,应该是府中的下人。

洛青舟盯着他的眼睛,突然听到了他心里的话:“第三棵柳树,第三棵柳树……”

心里一直念念叨叨重复着这句话。

待走到近处时,那人方抬头看到他,顿时吓了一跳,惊慌地看了他几眼后,方匆匆离去。

“第三棵柳树?”

洛青舟看着他匆匆消失在拱门后面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抹疑惑。

随即,他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湖畔。

那里果然生着一排杨柳。

此时。

夜幕降临,光线昏暗。

不过在白雪的映衬下,视线还是可以看到一些东西的。

犹豫了一下,他走向了那排杨柳。

找到了第三棵柳树。

他并未着急,又在湖畔站了片刻,见那拱门处无人进来后,方钻进花丛,开始仔细观察这第三棵柳树起来。

树干上并无异常。

他又看向了地面,伸手扯了扯地上的枯草,竟很轻松地把那些枯草扯了起来,顺带起来的还有一大块的地皮。

果然,下面埋着东西!

洛青舟心头顿时紧张起来,又抬头看了看拱门处,暗暗道:不会是人头或者尸体吧?

迟疑了一下,他还是大着胆子,用手挖着。

又挖了几层土壤,里面赫然出现一只木盒。

那木盒表面漆黑如墨,在月光下泛着幽冷的光泽,看着阴气森森,竟如迷你的小棺材一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