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凤凰之蜕小说

凤凰之蜕小说

孟听竹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刚上大学时,我热衷于跟室友分享便宜好物。后来她不耐烦了:「不会真以为我跟你一样穷酸抠搜吧?」「平时低调,是因为不想给你们造成压力,你知道我爸是本市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老总吗?」大四时我拎了个prada回宿舍。她面露鄙夷:「我知道你很羡慕我的家境,但女孩子要自尊自爱,不能走上歧路啊。」?该怎么说。就,她最近正追的那部大制作甜宠剧,被买版权的原书作者是我。

主角:盛瑶孟听竹   更新:2022-09-10 17: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瑶孟听竹的其他类型小说《凤凰之蜕小说》,由网络作家“孟听竹”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刚上大学时,我热衷于跟室友分享便宜好物。后来她不耐烦了:「不会真以为我跟你一样穷酸抠搜吧?」「平时低调,是因为不想给你们造成压力,你知道我爸是本市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老总吗?」大四时我拎了个prada回宿舍。她面露鄙夷:「我知道你很羡慕我的家境,但女孩子要自尊自爱,不能走上歧路啊。」?该怎么说。就,她最近正追的那部大制作甜宠剧,被买版权的原书作者是我。

《凤凰之蜕小说》精彩片段

我回宿舍的时候,盛瑶她们三个都在。


听到开门声,夏岚抬头扫了我一眼,然后戳戳身边的盛瑶。


她头也不抬地说:


「你回来了啊?我们已经买了壁纸、床帘和星星灯,平摊下来每人二百,钱你直接转我微信。」


「转你微信怎么够?」


我冷笑一声,「我还是烧在你坟头吧。」


盛瑶猛地抬起头,愤慨地看着我:「你有病吧?」


「有病的是你!」我大步跨到她面前,盯着她,「学校说了,这活动全凭自愿,我也说了,我不参加。你凭什么打电话找我妈要钱?」


「找你妈怎么啦?你性格这么孤僻,什么集体活动都不参加,你妈还跟我赔不是,让我多带着你玩呢。」


盛瑶翻了个白眼,一脸不屑一顾。


我尽量让自己平静地看着她:「你觉得你自己配吗?」


「你说什么?!」


「你耳背我也懒得再重复第二遍,总之这钱我一分都不会出,你们爱怎么弄怎么弄。」


我说,「但你要再给我妈打电话,别怪我把你们夜不归宿,还在宿舍用违禁电器的事情举报上去。」


大概是我说的话的确威胁到了她们。


盛瑶绝口不谈让我出钱的事,拉着夏岚和熊雅把宿舍装饰得像是网红样板间,也衬托得我这个灰扑扑的角落更加显眼。


最后没拿到她梦寐以求的第一名,盛瑶也就更看我不顺眼。


她干脆带着那两个人,开始正大光明地孤立我。


学院里很快就有关于我的谣言,说我自私自利,逃避集体活动,欺负宿舍其他同学。


宋棠试图替我澄清,但盛瑶立刻发了一条朋友圈。


「有时候,的确要宽容一些,不要过多地去责怪身边的同学,只要自己尽力了,拿不到第一也没关系。」


配图是她装饰得十分精致的床位,和旁边露出的我位置的一角。


因为早上在查资料写东西,桌子上堆了不少书和纸页,看上去乱糟糟的。


于是关于我的传言里又加上了一条——


穷酸抠门,还邋遢。


「听说她的床单一学期才换一次。」


「其实孟听竹家里不穷,就是因为嫉妒盛瑶,所以故意让她拿不到第一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几百块钱拿不出来吗?」


「人穷不可怕,心穷才可怕。」


听到这些传言,要说一点都不难受,那是不可能的。


位于繁华城市的高校,就像是一个微型社会,把人分割成泾渭分明的阶级。


为了转移注意力,我把学习和兼职之外的时间,用来写小说。


没想到在这件事上,我竟然有几分天赋,于是很快就写出了一点成绩。


接连三个月的稿费到账,我终于能换掉表姐那台稍微用久一点就卡到不行的电脑,又留了五千整给我妈打回去。


她不肯收:「小竹,大城市消费高,你拿着钱多和舍友出去玩玩。」


我笑了笑:「妈,你别担心,我和室友相处得挺好的,她们也不经常出去玩的。」


虽然相处得好是我编的,但最近,盛瑶她们的确也不怎么出去玩了。


因为大二专业课增多,又额外增加了两到三人一组的课程设计,而且老师还是学院里出了名的铁面无私。


这三个人天天出去玩,基础根本没打牢,于是忙得焦头烂额。


结果时间截止前,她们真的交上去了一份设计,而且还做得很成熟、很完整。


我隐约猜到了几分,但没打算理会。


最后老师给了盛瑶她们很高的分数。


盛瑶专门发了朋友圈:


「课设拿了第一名~爸妈奖励的 Kelly 金刚色,他们的小棉袄也是最优秀的小棉袄。」


其实她并不是第一,我和宋棠的分数比她们高一分。


但这条朋友圈我原本就看得一知半解,实在不值得耗费心神,于是很快就忘了这件事。


没想到不久后,学院里流言四起,都说盛瑶的课设作品是花高价买的。


因为上次我威胁盛瑶时说过的话。


她理所当然地,把这口黑锅扣在了我头上。



那天下午,我刚更新完两章小说,盛瑶就红着眼圈站在了我身边。


「孟听竹,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大一刚开学,我还跟你分享过买东西的经验。我本来是真心想跟你做朋友的,你不领情就算了,为什么要害我?」


「你那是公主偶尔下凡体验平民生活,可没打算真的做平民。」


我无语地说,


「再说了,还需要我害你?就你平时表现出来的学习水平,你自己看看那份课设,像你能做出来的吗?」


其实像这种学生水平有限,做不出东西的情况,老师们多少都心照不宣。


但盛瑶这事,一是因为那位老师向来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最近学校也因为某些新闻正抓得严,二是因为……她实在是太张扬了。


买一份完全不符合自己实际水平的设计,又对这种近乎作弊得来的高调成绩大肆宣扬。


别人又不是傻子。


流言越传越烈,最后连院里领导都开始过问,据说盛瑶她们可能要挨处分。


那天晚上,盛瑶回家了。


第二天她回了寝室,说她妈妈要请我吃饭。


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请我?要请也是请夏岚熊雅她们吧?」


也不知道盛瑶她妈干了什么,昨天还红着眼圈六神无主的公主,一下子变得气定神闲:


「我妈说你能从一个小村考到这里来,很了不起,她很欣赏你。」


出于对长辈的礼貌,我答应了盛瑶妈妈的邀请。


她在离学校很远的一家餐厅订了包间,开车过来接我们。


看到她的时候,我心里有些酸涩。


我和盛瑶能做室友,我妈和她妈妈的年龄也不会差太远。


可疲倦苍老的我妈,和连头发丝都打理得一丝不苟的盛瑶妈妈比起来,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其实瑶瑶之前回家就提到过你,说你家境清贫,但为人却很自强,我也很欣赏你这样的女孩子。」


盛瑶妈妈笑了笑,从包里取出一只印着一串英文的蓝绿色盒子,推到我面前,


「送你的见面礼,希望你会喜欢。」


打开,里面是一条光华璀璨的手链。


虽然我不认识这些品牌,但宋棠有一条,只是不怎么戴。


价值大概在两万块左右。


盛瑶妈妈喝了口茶水,慢条斯理地说:


「孟听竹同学,你和瑶瑶是室友,大学四年都要一起住的,有点小打小闹很正常。有误会,说开就行,但有些谣言事关学业,还是不能随便乱传的。」


我笑了一下,把盒子盖好,退回去:「您误会了,那事跟我没关系,建议再问问盛瑶真实情况。」


她轻轻挑了下眉毛,又拎出一个黑金色的袋子:


「这套护肤品,你可以寄回去给你妈妈用。听瑶瑶说,你妈妈一个人带你很辛苦的,应该没用过什么好东西吧。」


「你是聪明孩子,孰轻孰重,你应该能判断。更何况只需要你出面跟学校说明一下,你是因为之前的私人矛盾才乱传谣言的。」


「你跟瑶瑶一起住,很清楚她的作业都是自己做的,对不对?」


我听懂了。


她知道这事其实和我没关系,但也不妨碍她觉得只要一条手链加一套护肤品,就能收买我这个穷酸女孩,出面替她的宝贝女儿顶锅。


如果真像她所说,我主动跑去承认谣言是我乱传的。


盛瑶当然不会被记过了,但我会。


我慢慢抬起眼,看着对面的盛瑶和她妈。


两个人那傲慢的表情如出一辙,只是老的比小的更会掩饰而已。


「阿姨,感谢您今天的款待,也谢谢您带我见世面。」


我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


「毕竟大清都亡了一百多年了,我没想到还能再看到皇后和她的公主重现人间。」


盛瑶妈妈脸上笃定从容的神色忽然阴沉下来。


她冷冷道:「果然是穷乡僻壤没文化没素质的农村妇女养出来的,教养真差。」


「是啊,当然不比您女儿有教养。」


我点点头,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平静如水,但指甲已经深深嵌入了手心,


「毕竟我这穷乡僻壤出来的只能自己做课设,您女儿花高价作弊还要宣扬得天下皆知,我哪儿比得上她呀?」


盛瑶跳起来就要破口大骂,被她妈伸手按住。


「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那就算了吧。」


盛瑶妈妈又恢复了那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做人说话还是留点余地,小心得罪惹不起的人。」



盛瑶的事情,最终还是被压下去了。


据说是另一个宿舍的某女生站出来承认谣言是她传的,因为嫉妒盛瑶。


最后学院里给了她一个警告处分。


不过她看起来也不是很在乎,隔天就拎着一个酒红色的包,喜滋滋地出去玩了。


我不接受那条手链,却不妨碍有人觉得,一个包比自己的自尊和清白更重要。


盛瑶回到宿舍,又恢复了她盛气凌人的姿态:


「给脸不要脸!好像缺了你,这世界都运转不下去了似的。」


她没指名道姓地说我,我也不好发作,全当狗叫。


学期末的时候,学校下发通知,让填写奖学金申请表。


我校有一项奖学金,是某企业家赞助设立的,金额很高,名额却很少,每个学院一个。


因为我的成绩名列前茅,我也就申请了。


结果最后名单公布,没有我,却有盛瑶。


她的分数没有我高,但企业那边给她的评语是:「全面发展,乐于助人,谦虚好学。」


盛瑶领了奖学金,发了朋友圈:


「谢谢赵叔叔赞助的奖学金~虽然每年给我的新年红包都比这点钱多,但意义还是不一样的嘛。」


这条朋友圈,好像是专门发给我看的。


其实上个月的稿费到账后就有两万多块,比这笔奖学金还要高。


它最后有没有给我,我也不是特别在意。


但我一下子就想到那天在餐厅包厢里,盛瑶妈妈说的话:


「做人说话还是留点余地,小心得罪惹不起的人。」


这时候,盛瑶哼着歌,推门走了进来。


夏岚和熊雅都在恭喜她拿了奖学金。


她斜了我一眼,笑着对熊雅说:


「其实奖学金倒是小事,主要是有些人啊,总以为自己一介小镇做题家还能上天,整天一副假清高的样子,看着就烦。」


「自己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心里没数吗?不认命就活该被踩,以后这样的事情还多着呢。」


认命。


我想到小时候。


在我出生的那个落后村庄里,我妈因为生我伤了身体,落下病根,不仅不能再生育,也没法再干重活。


我爸很想要一个儿子,却没有钱离婚后再娶,于是整天对着我妈骂骂咧咧,喝了酒还动手打人,甚至连我一起打。


我上初中后就开始劝说我妈离婚,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提出,村里的女人们却来轮番地劝。


她们说:


「你看你,身在福中不知福,有几个男人是不打老婆的?你连个儿子都没生出来,又伤了身子,干不了活,他还养着你,这还不够吗?」


「咱女人的命不就是这样吗?听婶子一句劝,想开了,认命了,就好好过日子,别折腾了。」


为什么要认命。


为什么要认命?


我不理解,也不认可,坚定地支持着我妈离婚。


她带我搬到县上,开了家很小的裁缝铺子,不服输地逃开所谓命运的禁锢,用那些针线和布料一点一点浇筑出另一条路。


人生来就无尊卑贵贱,更遑论认命一说。


我豁然站起身来。


一旁得意洋洋的盛瑶似乎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我:


「你想干什么?奖学金的评判流程都是公平公开的,很多同学都说我性格为人更好,是你太孤僻了,做人可不是全靠考试成绩。」


「慌什么,怕我们匹夫之怒血溅五步吗?又胆小又要秀,真有你的。」


我笑了一声,把心里的怒火和愤懑强压下去,「一点奖学金而已,你想要就送你了。」


这世上的路,何止千万条。


她挡不住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