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沉沦雾色里

沉沦雾色里

孟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从小立志上清华的我,智商确实是欠缺了一点。直到邻居家上清华的哥哥回来。他把我摁在他的房间,「想上清华?现在给你一个机会。」

主角:孟也桑桑   更新:2022-09-10 20: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也桑桑的其他类型小说《沉沦雾色里》,由网络作家“孟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从小立志上清华的我,智商确实是欠缺了一点。直到邻居家上清华的哥哥回来。他把我摁在他的房间,「想上清华?现在给你一个机会。」

《沉沦雾色里》精彩片段

从小立志上清华的我,智商确实是欠缺了一点。

直到邻居家上清华的哥哥回来。

他把我摁在他的房间,「想上清华?现在给你一个机会。」

最后清华是上了,只不过是别的方式而已。

「离清华是差了点,但是可以走浙大,桑桑,去浙大吧。」

出高考分数的时候,邻居家上了清华的哥哥守在电脑面前,帮我筛选着还有没有可能走清华的专业。

最后的结果就是,不行,还不如走浙大的好的专业。

我只能接受了这个事实,主要是啥,不想复读了。

高三嘎嘎苦,让我再来一年,还不如杀了我。

孟也的手突然拂过我的脸,似笑非笑地说:「不是励志上清华?现在怎么又这么容易放弃了?」

我摇了摇头,说:「这不一样,这是承认自己的能力不行,我成绩不够,可能确实是智商欠缺了一点。」

我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就在这儿了,走浙大可能还能走个自己喜欢的专业。

于是我在孟也的陪伴下,填报了志愿,并且成功地被浙大录取了。

九月开学,他去了清华,而我去了浙大。

大一结束,我回家过暑假,没想着出去打暑假工,就在家里啃老。

「桑桑,在大学里面没有追求你的人吗?要我说,谈恋爱也可以了,好歹也快二十岁了。」

我抱着大西瓜吃着,简直就是夏天最大的快乐了。

「也不是没有,就是我不太喜欢。」

我妈这个时候从厨房出来:「你喜欢什么?你喜欢小也那种吧。」

听到这话,我的脸一红,虽然在我初中时期,确实喜欢孟也那一挂的,但是不代表,我现在还喜欢那一挂的啊。

而且现在我们都长大了,哪儿还能开这种玩笑。

「妈,你别瞎说!」

「我瞎说什么了?小时候你不是说长大了要给孟也做小媳妇的?」

我扶额,这是什么童年尴尬记忆,也就是我妈还记得这样的事情了吧。

刚想跟我妈说以后不要提这件事情了,门铃声就响了起来。

我妈让我去开门,我也不能不去啊,毕竟这个暑假还指望着我妈给我零花钱呢。

正想着谁这个时候会上门拜访,结果一拉开门就看到了我们刚刚讨论的主角。

我跟孟也差不多有一年没见过面了,去年夏天的时候,他的头发还没这么长。

谁知道现在已经快遮住眉眼了。

不过人长得帅就是有好处的。

什么发型都驾驭得住。

孟也手里端着一个水果盆。

对着我笑了笑:「刚刚回来就听到你的声音了,我妈让我给你们送点水果来。」

刚刚?

等等!所以刚刚我跟我妈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我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然后不死心地问。

「所以你刚刚有听到什么话吗?」

孟也含笑摇了摇头,然后在我刚松了口气的时候。

又说:「也就刚刚好听到阿姨说,你小时候要给我当小媳妇的事情。」


我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哭丧着一张脸,然后弱弱地解释道:「我妈那都是开玩笑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孟也的笑容收了一点,眸子里面的眼神低沉了些。

「是不是小孟啊!」

我妈简直就是光听声音都知道是孟也,也不知道我是她闺女,还是孟也是她的儿子。

「孟也哥哥要不要进来坐坐?我妈正在做饭呢。」

孟也把手上的果盘递给了我,我大致扫了一眼,基本上都是我喜欢吃的。

「不用麻烦阿姨了,我妈也做好饭了,到时候我不回去,她又该念叨我了。」

「好吧。」

关上门之后,我端着果盘进了客厅。

「人家小孟要回去吃饭,没空来我家做客!」

我妈围着围裙拿着锅铲出来,瞪着我。

「死丫头,是不是你根本没叫人家。」

我连忙搂住我爸的胳膊,然后解释道:「我叫了的!你不信就问我爸!我爸听到了。」

「是的,我听到了,小孟刚回来肯定要陪人家妈妈,你过些日子再去叫他来吃饭,暑假这么长,反正还来得及。」

我妈也就作罢了,转身的时候,嘴里还念叨着,要不要去买点东西,孟也喜欢吃的菜好像不多了。

我愤愤地把葡萄塞在自己的嘴里,没想到居然是一颗最酸的!

连葡萄也欺负我!

孟也回来的这几天跟没回来一样,天天也见不到人。

偶尔跟着我妈去串门才知道,他在这边创业,跟他的朋友一起。

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好不容易闲下来了,我妈立马让我叫孟也来吃饭。

我敲了敲隔壁的门,开门的是孟也的妈妈。

「阿姨好,我是来喊孟也哥哥吃饭的,他在家吗?」

孟妈妈笑着说:「他回来了,就是早上有点发烧,现在不知道起了没有,你去叫叫他吧,我锅里还有菜,你自便哈。」

「孟也哥哥都这么大了,我去他家是不是有点不方便?」

孟妈妈嗔怪道:「哪有什么方不方便的,你小时候不是还跟他在一个澡盆子里面洗澡吗,现在才多大就不好意思了。」

我还想挣扎一下,结果孟妈妈拍了一下自己的腿,然后往厨房跑了。

嘴里还念叨着自己的菜要煳了。

于是我只能自己去叫孟也。

敲了敲门,没回应,我妈还给我发消息问我回来了没。

我只能硬着头皮推开了门,房间里面昏暗一片,跟夜晚一样。

盯着落地窗帘看了一下,我想着,回头让我妈找孟妈妈要个链接。

我家的窗帘就跟没有一样。

猛然记起来我的任务。

走到床前想喊孟也,结果又看不到。

不好意思,实在是有点夜盲,刚拿出手机想开灯,点开的一瞬间。

身后有人扑了上来,我被抵在了墙上,刚刚的尖叫声也被捂在了嘴里。

「怕什么?我房间又没有别人。」

我抖着嗓子开口:「孟也哥哥,我妈让我来叫你吃饭的,既然你醒了,我们就过去吧。」

刚想往门外走,但是孟也的力气是一点都没松。

「桑桑,你不是想上清华吗?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想不想要?嗯?」


大家都是成年人,个中意思也大概是听得懂了,但是我现在脑子晕乎乎的,只能装作自己听不懂他说的话。

「孟也哥哥,我听不懂你说的话,你能不能先起来,你这样我的手不舒服。」

孟也没有离开,只是放开了我的手,然后上前一步,把脑袋埋在了我的颈脖处。

呼出的气体就跟带着热浪一样,跟我紧贴着的皮肤也透着一股不正常的热。

我连忙摸了下他的脑袋,果不其然是发烧了。

费劲地把孟也推了起来,然后很认真地跟他说。

「你发烧了,吃药了没?」

房间里面太黑,黑得我压根就看不清孟也的脸。

于是只能一只手托着他,一只手去摸墙上的开关。

结果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孟也房间的开关在哪儿。

不知道是不是孟也身上的温度让我也觉得热了,身上出了一层薄汗。

只听到靠在我身上的人闷笑了一声,然后手附在我的手上,摁开了灯。

「都来过这么多次了,还不知道开关在哪儿?」

灯一开,刚刚那个柔弱不能自理的孟也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只不过眼尾带着的潮红,证明了他还在发烧。

「我每次来,你都是开着窗帘的,谁没事记得你的开关在什么地方啊。」

我看到了床头柜上面的药片,想着孟也应该是已经吃过药了。

也没想叫他过去吃饭了,到时候在桌上晕了,怕是要把我妈吓死。

「那你就在这儿休息吧,本来我妈想叫你过去吃饭的,但是看你这病恹恹的身体,我都怕你在桌上晕了,所以那就下次吧。」

说着我就往房门口走,孟也没说什么,只有低低的咳嗽声。

站在门口的时候,我还是不放心地叮嘱他。

「你要是实在不舒服,就去看医生,都是大学生了,别忌讳行医啊。」

孟也坐在床边上看着我,也没说话,颇有一种病美人的感觉,特别是他的领子有点大。

露出了一段锁骨。

我的视线放在上面,就跟烫了眼睛一样,连忙转身离开了。

嘴里还念叨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等出了孟家的门,我又想到了小时候吵着要给孟也当小媳妇的事情。

想不到那个时候我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啊。

「不是让你叫小也过来吃饭嘛?怎么去了这么久人还没叫过来?」

我一屁股坐在位置上面,想伸手去拿我妈炸的螃蟹,结果被她打了手。

「人家发烧了,你好意思让人家生着病过来吃这顿饭?我看他那个样子,就跟要倒了一样。」

我妈有点不相信。

「真生病了?严不严重?」

我起身洗了个手:「还好吧,他又不怎么生病,肯定是小病,吃了药的。」

刚准备坐下,门铃声又响了起来,离门口最近的我,就只能擦干了手又去开门。

这不开门不要紧啊,一开门差点没吓死我。

刚刚还一副病恹恹的孟也,现在就换好衣服,打扮得人模狗样地站在门口了。

甚至连因为发烧而导致的眼角的潮红都消失了。

如果不是十分钟之前我真实感受了他的温度,我都被这人给欺骗了。


本来想去医院处理一下的,毕竟这么大片伤,不处理在夏天很容易发炎,最重要的还是,我不想留疤。

但是这个时候导航又提醒我,我已经在目的地附近了,看着手里的东西,

我咬咬牙,把车扶了起来,然后停住,自己拿着文件夹走到那个店。

一边走,我一边在心里吐槽孟也,你欠我的用什么还!

走到门口,又不敢进去了,这个样子怕是要把他的朋友给吓到,于是我只能给孟也打电话。

门口的小姐姐还很好心地帮我搬了个凳子,让我坐着等。

「喂?到了吗?是不是找不到?我出来接你。」

本来刚刚还不委屈,一听到孟也的声音,就想掉金豆豆。

「啊,你出来拿东西吧,我在门口等你。」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门口的小姐姐还给我倒了杯水,问我要不要去医院。

感受到善意,眼眶里面的眼泪就更加止不住了。

孟也出来的速度很快,我坐在凳子上面,看着我惨不忍睹的腿,因为还没处理,周围都肿了起来。

啧,这可得让我妈好好补偿一下我。

我听到开门的声音,条件反射地看向门口的位置,果不其然是孟也。

只不过他在看到我的伤腿的时候,眉头一皱,整张脸就跟乌云密布一样。

孟也快步走到我的面前,然后蹲下捏着我的脚踝看我的伤。

「怎么搞的?」

可能是他的语气里面带着怒气,我一时之间没接上话。

「嗯?问你呢。」

「骑……骑自行车摔的。」

孟也的眉头更皱了,怒气值也上升了一点。

「我又没催你,你这么着急干什么?等会儿你的脚就肿成猪蹄了,到时候留疤了,你夏天还穿不穿裙子、短裤。」

「我又没做错,那小孩儿突然蹿出来,我总不能撞到他吧,如果是那样,现在你就应该在派出所里见我了!」

我委屈巴巴地开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孟也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无奈叹气,准备伸手把我抱起来,但是我挥了挥自己手里的资料。

「你快点去送资料啊!」

孟也没听,动作也在继续。

「你不是说这个资料很重要吗?」

「再重要,也没你重要。」

眼看着孟也还是要先抱我走,我急忙挣扎,让他先去送文件。

他犟不过我,只能又把我放在椅子上面,然后自己拿着文件走到房间里面去。

我一转头就对上了前台小姐姐八卦的眼神,我腼腆地笑了笑。

结果她眼神突然亮了起来。

「小姐姐,刚刚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我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她就又打断了我,活像一个嗑 cp 的人。

「你男朋友好帅啊,就是让你一个人来送文件不太好,不过刚刚他男友力真的好好。」

前台小姐姐冲着我挤了挤眼睛,简直就是嗑 cp 疯狂了的样子。

我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默默转了个头,等着孟也出来。

两分钟之后,孟也从门里出来,快步走到我的身边,如果不是看着他走过来。

我都以为他是跑过来的。

孟也把我打横抱起,然后抬脚往外面走去,在路边拦了辆车,然后动作既粗暴又温柔地把我给塞了进去。

现在的孟也就像是一个矛盾体一样,我能感觉到他不高兴,但是在处理我的伤口的问题上面,他又只能温柔小心翼翼地对待。

「你在生气吗?」

我蹭到孟也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拉着他的衣角。

衣角在拉扯下面扯出了一条直直的线,就像现在孟也的表情一样。

绷得紧紧的,脸拉得又臭又长。

「没有生气。」

「你撒谎,你的脸上写的就是我在生气。」

我指着孟也的脸,结果他还是不看我,跟个老冰棍一样。

后面索性他开始看手机,我也开始看手机了。

而我的手机在刚刚的摔车事件中,已经变成战损版了。

我连忙拿着我的手机给孟也看,谁知道话还没说出口,车先停了。

孟也一秒都不耽误,然后直接推开了车门下去,在前面扫了车费之后,又拉开了我这边的车门。

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整个人抖了一下。

然后不由自主地伸手给他,搂住他的脖子,整个人牢牢地挂在他的身上。

但是看到这家熟悉的医院的时候,我其实很想跟孟也说,要不我们换家医院吧。

毕竟这家医院有那个拍照的护士姐姐。

但是还没等我开口,孟也的眼神就落在我的身上,看得我一抖。

最后,果然怕什么来什么,处理伤口的居然还是那个护士小姐姐。

她看着我的伤口,惊呼了一声。

然后说:「妹妹,他是不是家暴你了?要是真的就跟我说,姐姐给你做主。」

我看了看站在我身边的孟也,想笑又不敢笑。

只能憋着笑摇了摇头解释道:「没有,我就是骑车不小心摔的,为了躲一个小屁孩来着。」

于是在护士姐姐的准备工作中,我跟她就现在的熊孩子聊了起来,直到我看到她拿着酒精的棉签要放在我的腿上的时候。

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然后死死地揪住了孟也的衣角,但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我还是开始掉金豆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