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娇养残王夫君

重生后娇养残王夫君

洛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五世纪天才毒医洛倾月,从小天赋异禀,聪慧过人,十八岁生日当天,她直接绑定了智能医疗系统。从此,她在医术上更上一层楼,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洛倾月居然被自己研制的毒药毒死了。再睁眼,她魂穿古代,穿成了将军府唯一的女儿。原主骄傲任性,愚蠢天真,什么都不会。被迫嫁给双腿残废的夜王楚澜夜之后,原主更是作出了天际……

主角:洛倾月,楚澜夜   更新:2022-07-15 23: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倾月,楚澜夜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娇养残王夫君》,由网络作家“洛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五世纪天才毒医洛倾月,从小天赋异禀,聪慧过人,十八岁生日当天,她直接绑定了智能医疗系统。从此,她在医术上更上一层楼,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洛倾月居然被自己研制的毒药毒死了。再睁眼,她魂穿古代,穿成了将军府唯一的女儿。原主骄傲任性,愚蠢天真,什么都不会。被迫嫁给双腿残废的夜王楚澜夜之后,原主更是作出了天际……

《重生后娇养残王夫君》精彩片段

痛!

耳边是板子挟风大力落下的拍打声。

洛倾月只觉得巨痛从臀腿部,向四肢无尽蔓延,连全身的细胞都在疯狂叫嚣着痛意。

她想挣扎,可身体像被重力压着,无法动弹半分。

“王爷,这才二十大板,王妃已经晕过去两次了,您看是不是......?”

“继续打!”

冰冷淡漠的声音,没有一丝犹豫。

闷沉的板子声,又开始在院子里响起。

洛倾月终于找回些意识,费力的睁开眼,不知道是泪水还是冷汗水模糊的眸子里,映射出一个男人俊美冷酷的面庞。

男人坐在轮椅上,腿部盖着毛毯,面若冰霜。

抿紧下压的唇角,明显透漏着他的不悦。

似是察觉到洛倾月望向他的目光,他如淬了冰一样的黑眸里,涌起浓浓的厌恶。

唇角一掀,残忍至极:

“板子打完,把王妃扔到天财窝里去。”

天财!

洛倾月眼睛倏然瞪大,脑中瞬间闪过一只凶恶黑犬狂吠的脸。

紧接着,碎片般的记忆顷刻间侵占她的大脑,疼痛加剧,身体剧烈颤抖起来。

耳边混乱着小丫鬟春桃哭哭啼啼的求饶声。

“王爷,求您了,我家小姐最怕狗了,求您绕过她这一次吧!”

“小姐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王爷,求求您......唔......”

春桃的嘴被老婆子捂住,只剩下呜呜的哭闷声。

侍卫以为王妃疼的太厉害,又晕过去了,快速将剩下的十板子打完,就要把人抬到狗窝去。

谁知这时!

搭耸在两侧无力的芊芊细手,突然费力的抓住身下的板子边,缓缓抬起苍白的脸,侧头瞪向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弱缓的声音咬牙切齿:

“楚澜夜,你这个该死的狗男人,你给我等着!”

抬人的侍卫吓得一抖,险些没把洛倾月摔在地上。

额头疯狂冒着冷汗。

楚澜夜此刻脸已经沉的不能再沉了。

这个恶心的女人,再做了那种事之后,被打了三十大板,还敢不知死活的跟他叫嚣。

真以为他不敢要她的命?

更可气的是。

骂完他竟然直接晕过去了!

楚澜夜沉的脸都要结冰了,“还站着做什么,等着本王亲自抬呢?”

侍卫们赶紧飞快的把洛倾月抬走。

天色阴沉,乌云密布。

如同此时的夜王府一样,人心惶惶,气压极低。

王妃又给王爷带绿帽子了。

这已经不知道是今年第几次了。

王爷从最初的轻声苛责,到现在扬言要打断王妃的腿,也就才不到半年时间。

而二人成婚,也不过才半年。

楚澜夜重重冷哼一声,院子里的下人瞬间抖三抖。

正当他要转动轮椅离开的时候,心腹侍卫凌风快步走了过来,恭敬的道:

“王爷,兵部侍郎洛大人来了。”

楚澜夜冷冷一笑,停下转动轮椅的手,将手放置于覆盖双腿的毛毯上。

好整以暇的看着正紧皱着眉,还穿着官服,疾步朝里走的朗逸男子。

“夜王,我妹妹在哪?”

洛谨言紧盯着他,直言问道。

楚澜夜微扬下巴,“洛大人这是在质问本王?”

洛谨言袖子下的手握紧,忍着脾气道:“质问倒是不敢,只是臣好久未见妹妹,很是思念,想见一见她。”

楚澜夜嗤笑一声,语气凉凉,“本王若没记错的话,洛大人三日前才见过王妃吧?”

“怎么,王妃觉得本王双腿残废,是个废人,洛大人是觉得本王脑子也废了吗?”

“还是说,王妃出去偷人,洛大人也是帮凶?”

洛谨言双眸睁大,身体僵住。

对于这事,他们洛家确实理亏。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夜王,倾月虽有些任性,但绝不会偷人。更何况,肖建已为荣阳公主的驸马,倾月早已与他断绝关系,怎会又和他偷偷见面?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

萧澜夜笑:“那洛大人便说说,有什么误会?”

洛谨言紧皱眉,一时无语。

他要知道有什么误会,早就直接说了。

可问题,他根本就不知道啊。

他这才下朝,就收到小丫鬟派人送来的消息,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夜王,等下官见到妹妹,就知道什么误......”

“洛大人,”这时,侍卫凌风打断了他的话,冷着脸道:“王妃与驸马在春和酒楼见面的事,长安城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您要不先回府上问清楚,再过来找王爷?”

洛谨言一听这话,心里更是着急。

这要是真的,楚澜夜怎么可能放的过倾月!

“啊!”

这时捂着春桃嘴的老婆子发出嘶的一声惊呼。

稍不留神,就被咬了手指。

春桃趁机挣脱,连滚带爬的朝向洛谨言腿边,一边哭着道:“大公子,您快救救小姐吧,小姐被打了三十大板,生死未卜,扔到狗窝去唔唔唔......”

她的嘴再次被堵住,拖回去。

老婆子气的甩手就是四个大耳光,“你个贱婢,还敢咬我。”

“住手!”

洛谨言厉声制止。

老婆子见夜王没什么反应,气焰大涨的道:“洛大人,这是夜王府,可不是你们将军府。老奴教训个不听话的王府贱婢,应该还轮不到洛大人来管吧?”

说着,就又用力打了春桃几个大巴掌。

春桃两个脸颊红肿,嘴角都被扇出了血,打完就被堵住嘴,按着跪在地上,等候发落。

洛谨言朗逸的脸上,此刻全然是怒气。

从夜王府的下人对待春桃的态度,他就清楚倾月在这是什么待遇。

更何况她还刚刚惹怒了这王府的主人。

“楚澜夜!”

洛谨言瞪向轮椅上的男人,直呼他的大名,强硬的道:“我要见倾月,立刻!马上!”

楚澜夜笑的冰冷讽刺,“洛谨言,你这是要跟本王撕破脸了?”

洛谨言咬牙:“撕破脸又如何,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

“拼命?”楚澜夜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别忘了,你能在朝中任文职,那可是你父亲用军令状换的。你们洛家,死的可就剩你一个儿子了!”

洛谨言挺直背脊道:“因为就剩我一个人了,我才更要保护好倾月!要是倾月的其他三个哥哥还活着,现在一起来的,就会是四个人!

楚澜夜,你也别忘了,你的命还是我爹救的。不然你失去的,就不止是一双腿,更别提还有没有命了”

“放肆!”

王府的侍卫齐齐拔剑,朝向洛谨言。

这番话,可是大不敬了!


洛谨言却没再怕的。

要是倾月真出了什么事儿,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挺胸傲然,一身坚定之气。

楚澜夜眸色暗沉,怒极反笑,“好,你既然想看,那本王就成全你!”

一行人,朝狗窝的方向走去。

 

洛倾月并没有真的晕过去。

骂楚澜夜那一句,也是故意骂的。

单纯的就是因为自己穿过来的身子,被一顿打,而她真真切切的承受着疼,觉得不爽。

她闭着眼躺在地上。

耳朵灵敏的听着侍卫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终于松了口气的,骂了一声:“妈的!”

真特么的疼啊!

【主人,你还好吗?】

系统弱鸡鸡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好你个大头鬼,开启静音功能!】

她现在根本不想听这坑货系统哔哔哔的声音。

她本是25世纪古武世家的天才医毒师,从小就天赋异禀,天资过人,更是在十八岁生日当天,意外绑定了智能医疗系统。

有了系统加持,她在医毒术上,更上一层楼。

结果万万没想到!

她竟然被自己研制的毒药给毒死了!

而这个号声解毒无敌手的坑货系统,关键时刻竟然卡壳了!!

等她都嗝屁穿越了,系统才兴奋的告诉她,解药研制出来了!

果然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系统只是辅助工具,只是辅助工具。

而她现在的这幅身体。

是天曜国大将军洛震威的唯一女儿,家里排行老五。

骄傲任性,单蠢天真,啥也不会。

父亲此时正在边关打仗,大哥洛谨言任兵部侍郎,其他三个哥哥全部战亡。

两年前被穷书生肖建一首酸诗捕获芳心,出钱出力的资助他。

结果肖建考上探花后,巴结上了荣阳公主,就把原主给踹开了。

然后皇上就赐婚,把原主许配给了双腿残废的夜王。

原主哪里甘心,三天两头的闹。

肖建也怕荣阳公主生气,大庭广众之下狠狠的羞辱了原主一顿,惹其气急主动说出断绝关系的话。

这不昨个儿收到一封私信,说肖建约她去春和酒楼见面。

这蠢姑娘就去了。

然后包厢的门被荣阳公主带人踹开,肖建当面反咬她一口,又被荣阳公主打了两个耳刮子。

大庭广众面前一阵奚落谩骂。

狼狈的跑回来,就被楚澜夜的人给拦住抓起来,挨了一顿板子。

然后就也嗝屁了。

洛倾月无语的睁开眼,一张近距离朝她龇牙咧嘴的黑狗脸,吓得她险些升天。

“汪!汪汪汪!”

天财也被她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朝她凶狠的吼了起来。

那模样,就仿佛要吃了她似的。

“叫什么叫,本王妃还被你吓了一跳呢!”

洛倾月朝它龇了下牙,没好气的说道。

原主怕狗,她可不怕。

更何况,这天财是楚澜夜那家伙专门训练过的,楚澜夜没说咬,它就绝对不敢咬!

因为原主也不知道被它吓过多少次了。

天财见洛倾月好像不怕它了,叫的更是凶。

可洛倾月这会儿根本懒得理它。

心里默念了阿里匹林和止血药,手心一摊开,是两粒大小不一的白色药丸。

她毫不犹豫的放入口中。

天财的叫声忽然止住。

两只圆溜溜黑漆漆的狗眼瞪老大的盯着洛倾月,仿佛被凭空出现的药丸给吓住了。

洛倾月侧头看了它一眼。

想着以楚澜夜的脾气,她应该要和天财共同待一段时间,便又从系统里拿了两根香肠出来。

这是她在前世升级系统,升级出来的储藏空间。

虽然无数次的被坑货系统吐槽她往里存放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她还是乐此不疲,最起码已经存了一个大仓库了。

“狗兄,吃吧,保证你喜欢!”

天财最开始还试探的闻了闻。

很快,就被这从未吃过的美味儿,给折服了。

楚澜夜带着洛谨言,一行人过来的时候。

本以为要么洛倾月还在晕着,要么醒了被吓哭的屁滚尿流。

结果!

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惊的睁大双眼!

只见洛倾月趴在地上,侧着头,屁股和腿上还渗着血色,天财就乖巧的趴在她旁边,欢快的摇晃着黑色毛茸茸的大尾巴。

而洛倾月的右手臂则圈在天财身上,纤细葱白的手指,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天财毛茸茸的狗脑袋。

嘴里,正在念叨着他的坏话。

“狗兄,你命真不好啊,摊上了这么一个阴晴不定、性格狠辣的主人!”

“好歹本王妃也是长安城第一美女,他竟然想把本王妃双腿打断,变的跟他一样残废,真是心思歹毒,其心可诛!”

“这王府之大,竟没有本王妃的容身之处,你说本王妃要不要效仿前人,把他给休了?”

“......”

天财还时不时的轻轻‘汪’一声,似乎在认可她的话。

这院子里内力好的人,基本都能听到洛倾月的自言自语。

侍卫们此刻全全低下头,装聋装瞎。

洛谨言武功一般般,没听到洛倾月的话,反倒看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屁股腿上的衣服还都是血。

顿时就惊慌的喊了一声:“倾月!”

他疾步走过去,半路被凌风持剑拦住。

洛谨言双目通红,转头愤恨的瞪向楚澜夜:“我说过了,我妹妹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

楚澜夜脸黑的厉害,理都未理他。

一双阴沉的眸子,狠狠的盯着前方地上的纤瘦身影。

洛倾月听到喊声,费力的抬起头转向身后,见到那熟悉着急的脸,诧异的叫了声:“大哥?”

洛谨言听到声音赶紧看去,心都揪着,声音颤抖:“倾月,你别怕,大哥来了,大哥这就带你回家。”

然后瞪向凌风:“你让开!”

凌风纹丝不动。

这时楚澜夜冰冷危险的声音响起:“洛大人,这不就是王妃的家么?”

洛谨言气的发抖:“这也能算的上是家?”

楚澜夜嗤笑,“不然呢。”

他还没休妻呢。

洛谨言攥紧拳头,“楚澜夜,你别逼人太甚!等我把倾月带走,我就进宫,求皇上让你们和离!”

“呵。”楚澜夜笑出声。

又是和离。

洛倾月刚才在想把他休了。

这洛谨言也在想和离。

这洛家的人,在拿他当什么?

楚澜夜眸底的色调更深,唇角虽然笑着,可浑身却透出一股可怕的杀戾之气。

他在生气。

并且怒气在上升。

“洛谨言,想死的话,就直说。”

“本王现在心情好,可以成全你!”

心情好个屁!

明明都想杀人了!

洛倾月吐槽了句,赶紧出声:“大哥,你胡说什么呢,我才不要和王爷和离!”

“倾月!”

洛谨言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明明之前她都这样想的,怎么突然......是不是楚澜夜威胁吓唬她了!

洛谨言刚要开口,就听洛倾月道:“我喜欢王爷!我不和离!大哥你走吧,再说这种破坏我和王爷感情的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洛谨言大受震惊和打击。

什么??

楚澜夜则微眯了下眼,不知道这死女人在搞什么,说的都是些什么鬼话。


“王爷,月儿知道错了,但这里有误会,能不能给月儿一个机会,解释一下?”

洛倾月见洛谨言已经傻掉了。

转而可怜巴巴的望向楚澜夜,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好不可怜。

楚澜夜看着她,没有说话。

洛谨言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妹妹?”

洛倾月心里叹了口气,一边感动于大哥对她的维护,一边又想赶紧让大哥离开。

不然得罪了这个狠毒小心眼的男人,指不定会背后下什么黑手呢。

她侧头看向洛谨言,扯出一个自认为安抚的笑:“大哥,王爷是我的夫君,不会真伤害我的,他就是知道我怕狗,把我丢这里来吓唬吓唬我。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正要和王爷重修于好呢,你说你在这拦着......”

洛倾月说到这,就停住了,还故作隐隐有点害羞之意。

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

这下倒把洛谨言给整不会了。

整个人像傻了一样,在风中凌乱,消化着洛倾月的话。

重修于好??

她们两个有好过么?

洛倾月一边和洛谨言说话,一边悄悄的观察着楚澜夜的神情。

忽略他眸底的嘲讽之意,其实他脸上并没什么波动。

于是她又给自己添了一把勇气,催促道:“大哥,你快走吧,过几天我回家看你行不行?”

洛谨言皱眉,有些犹豫,“那你身上的血,怎么回事?楚澜夜不是打你了?”

这狗男人可不就是打她了。

还打的可狠了呢。

她强忍着疼,故作轻松的从地上站起来,装作没事人一般朝着楚澜夜身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哎呀,都说啦王爷就是吓唬吓唬我,他哪舍得真打我。我可是夜王妃,这府上的侍卫除非吃了狗胆了,才敢真对我动手。”

“王爷,你说是不是?”

洛倾月停在楚澜夜身边,皮笑肉不笑的咬牙问他。

楚澜夜哪会听不出洛倾月话里挤兑他的意思,黑眸闪过一抹不屑。

刚才打人的侍卫们,却再次飚起了冷汗。

就莫名......有点慌。

洛倾月见楚澜夜不出声,心里一阵气。

狗东西。

现在帮她就是帮他自己,不然她大哥真闹起来,只会两败俱伤,谁也别想好看。

她战功赫赫的将军府也不是吃素的!

她瞪着楚澜夜,见这狗男人实在不上道,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然后。

瞬间一转身,屁股快速的坐在了楚澜夜腿上。

“嘶!”

“嗯!”

只听两声不同的吸气闷哼声同时响起。

整个院子里的人,全部都僵住,凌乱了!

洛倾月只觉得屁股疼的灵魂都要抽体,本来就疼,坐下去更是瞬间的巨痛。

甚至都能感觉到伤口再次裂开,血液往下流的痕迹。

而楚澜夜,本就受伤一直在接受治疗的腿,此刻更是觉得骨头都传来错位的响声。

他眸色骤然一冷,抬手就要把洛倾月掀翻下去。

洛倾月却先他一步,直接抱住他的脖子,大喊:“王爷,我知道错了!”

然后一抹细小的冰凉,抵在他颈间。

耳边是她轻声的得意威胁:“配合我,不然弄死你!”

楚澜夜只是惊怒了不到一秒,便狠狠的笑了。

颈间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也能察觉出,极为的锋利。

双腿在巨痛之后,竟能察觉到有一股湿热黏腻感,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血腥味。

侧过眸。

便是洛倾月纤白的玉颈,以及她逞强苍白的漂亮小脸。

“好啊。”

楚澜夜终于开了尊口。

他大手揽住洛倾月柔软的细腰,将她往怀里一带。

洛倾月受伤的屁股与他的腿贴合的更密。

疼的她瞬间身子发颤。

险些连她指缝中的银针都拿不稳。

洛倾月咬牙,较劲般儿的再用力向下坐,这下楚澜夜疼的脸色都要变了。

横在她腰上的手,更是用力警告的掐着她的腰。

洛倾月疼。

楚澜夜也疼。

二人视线终于碰撞上,在彼此的眼里都看到了想把对方弄死的冲动。

洛倾月忽然就笑了。

来啊。

互相伤害啊。

谁怕谁啊!

反正只要楚澜夜这狗男人不好受,她就觉得自己赢了!

大概是二人这会儿较劲的太过专心,连院子里还有其他人都给忽略了。

风轻轻吹,乌云也逐渐有散开的趋势。

最后还是洛谨言憋红一张脸,羞中带怒的呵斥了一声:“倾月,你赶紧给我下来,成何体统!”

树上的鸟惊的飞叫起来。

洛倾月和楚澜夜也回过了神,彼此带着只有二人才了解的些许狼狈。

楚澜夜冷哼一声,冷眼射向洛谨言:“本王和王妃在自家院子里亲热,也碍着洛大人的眼了?未免管的太宽了些吧。”

洛谨言脸憋的更红。

这时洛倾月打了个哈欠,头往楚澜夜肩上一歪,懒洋洋的道:“大哥,回家吧,我都困了。”

洛谨言袖子一甩,被气走了。

洛倾月见洛谨言离开,心底终于松了口气。

她头依旧靠在楚澜夜肩上,没有动。

不是她不想动。

是真的没什么力气了。

在别人的视线里,她坐在楚澜夜腿上,靠在他的怀里,一副恩爱唯美的模样。

只有她自己清楚,别人看不见的深处,是如何一片血肉模糊,血流成河。

“还不滚起来?”

楚澜夜冷着声音。

他低眸,就见到洛倾月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眼,纤长浓密的睫毛随着微风轻动,恰好阳光透过云层散下。

一张绝美的小脸映入他的黑眸,温软乖巧。

楚澜夜眸色微变,转眼便嫌恶的将人扔在地上。

‘砰’的一声。

地上的人一动不动,明显是晕过去了。

“看看她手里藏了什么?”

凌风上前蹲下,什么都没发现。

楚澜夜紧抿着唇,脸色明显不满意。

凌风只好又仔细查了一遍,手上确实什么都没有,叫婆子过来检查了下衣袖,还是什么都没发现。

楚澜夜内心冷笑了下。

还挺能藏。

刚才他脖子上绝对有东西,他的感觉不会错。

凌风见楚澜夜要离开,问道:“王爷,王妃还要留在天财这里吗?”

楚澜夜轻嗤:“这条蠢狗还有用?”

天财委屈的汪汪了一声。

凌风只好叫人把洛倾月送了回去,一起送回去的,还有被楚澜夜嫌弃了的蠢天财。

外加十名王府侍卫。

原因是,她在外面只会丢人现眼,所、以、被、禁、足、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