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开局九份婚书

开局九份婚书

凌风傲世本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墨是天医一脉唯一继承人,原本以为一辈子呆在山上逍遥自在也不错,哪知道师父竟然私自给他定了九门婚事!他需要将九份婚书全部收回,才能得到当年林家被灭门的线索。就这样,林墨拿着婚书被迫下山。前途未卜,且看一代神医如何叱咤都市……

主角:林墨,秦若彤   更新:2022-07-15 23: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墨,秦若彤 的女频言情小说《开局九份婚书》,由网络作家“凌风傲世本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墨是天医一脉唯一继承人,原本以为一辈子呆在山上逍遥自在也不错,哪知道师父竟然私自给他定了九门婚事!他需要将九份婚书全部收回,才能得到当年林家被灭门的线索。就这样,林墨拿着婚书被迫下山。前途未卜,且看一代神医如何叱咤都市……

《开局九份婚书》精彩片段

“锐龙集团杨家之女杨梦珂,年芳二十,姿容无双,今与天医之徒林墨喜结良缘,诗咏关雎,嫁妆锐龙集团百分之十原始股!”

“江陵秦家之女秦若彤,十八年华,倾城绝世,今与天医之徒林墨赤绳系定,桂馥兰馨,嫁妆一亿软妹币,帝王绿翡翠玉璧一双!”

“天海首富之女柳冰卿,今幸与天医之徒林墨两姓联姻,一堂缔约,嫁妆金矿一座!”

“……”

九份婚书规规整整地摆在眼前,林墨看得一脸懵逼,抬起头看向盘坐在前方的削瘦老者。

“师尊,您这几个意思?”

“又要搞哪出?”

“嘿嘿……”

老者嘴角微勾,坏笑道:“这还不明显么?怕你以后找不到媳妇儿,所以为师就先为你铺好路了。”

“放心,婚书上的这九个女娃,为师当年可都亲眼看过,如今正值妙龄,绝对都是个顶个的美人坯子。”

林墨:“……”

这老头儿,又开始为老不尊了!

“师尊,你是知道的,我早已心有所属。”

“没关系,下山后你可以一边找你儿时的小情人,一边跟这九个女娃成婚,为我天医一脉开枝散叶。”

“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您这样搞不是害我犯重婚罪么?”

“罪?”

老者冷哼一声,浑身顿时散发出一股狂霸之气:“你且放心搞吧,这世间,还没几个敢在我天医一脉面前言罪!”

林墨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可老者却已闭上眼,不容置疑地冲他挥了挥手。

“行了,下山去吧。”

“等你履行完这九份婚约,将女方手中的另一份婚约全给为师收回来,为师便告诉你五年前灭你林家满门的真凶。”

闻罢,林墨神情一凛。

五年前,偌大的林家一夜被灭,只剩他和年幼的妹妹生还下来,妹妹至今失踪了无音讯,可林墨至今都不知是谁干的。

他也是那时被老头子救回来的,而每当他询问起这个问题时,老头子也总是绝口不提,这根深扎在他心中的刺,折磨了他整整五年!

“弟子,遵命。”

话罢,又冲老者郑重扣了三个头,林墨便转身离开。

山脚下。

翻看着老头子给自己搞的那九份婚书,林墨一脸苦涩。

可师命难违,该怎么办?

“之前我只是答应老头子履行婚约,既如此,退婚应该也是履行的一种方式吧?”

对。

退婚!

打定主意后,林墨便把江陵秦家的那份婚书抽了出来,这次下山其一是退婚,其二是调查自己失踪多年妹妹的下落。

江陵离他最近,且他曾随老头子去过数次,还在那儿医治过不少人,因此不至于人生地不熟。

“就先从这江陵秦家退起吧,也不知这秦家是何方神圣。”

嘀咕声后,林墨气运双腿,脚下生风,速度简直快到极致,在身后拉出一片片残影。

五年间,他不止尽得天医真传,医术通天,且还修得了一身玄术,年纪虽轻修为却是不浅。

临近傍晚,林墨来到江陵市中心,看着眼前那一片灯红酒绿,高楼大厦,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与此同时,江陵首富陈三省正在加班开会,手机响后下意识就要关掉,可在看到来电显示后神情一滞。

“今天就到这里,散会。”

说完,在一众惊愕的目光中走出会议室,连忙接通电话。

“喂,林神医,您怎么想起联系我了?”

“我现在人就在江陵,有些事情需要麻烦下你。”

“别说麻烦,您的事就是我的事,您在哪儿,我现在就派人接你!”

“还有,之前您一直要找的小女孩儿,我这里已经有了些消息。”

“什么?!”

林墨闻言一怔,心中顿时翻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他一直要找的小女孩儿,是他失散多年的妹妹,也是他留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

一小时后。

见到陈三省,林墨完全没叙旧的心思,急声道:“那小女孩儿的下落,你找到了?”

“是有了些消息,但还不太确定这小女孩儿是不是您要找的那个。”

说着,陈三省便将一个U盘递了过去。

“林小神医,这视频属实有些……”

话没说完,林墨就已经点开了U盘里的一段视频。

很快,一个八岁左右的小女孩儿便出现在视频画面中,穿着破烂,整个人都脏兮兮的,可那如瓷娃娃般粉雕玉琢的模样却极为讨喜。

林墨看着她渐渐失神,紧接着便露出一抹柔和笑意。

是她!

那模样,那神情,和他脑海中记忆的简直一模一样!

尤其是在看到小女孩第一眼时心中不自禁地喷涌出的那股血脉亲情,让他更确定了小女孩儿的身份。

正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

可很快,视频画风突变,一个年轻女子闯进镜头,二话不说就开始对那小女孩儿拳打脚踢!

“你这小杂碎,成天在我们齐家吃白食也就算了,连这么点简单的家务活都干不好?看把我的衣服洗成什么样子了!”

“我打死你!打死你!”

齐雪对小女孩儿一阵扇打,旁边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还一脸尖酸地不停帮腔。

“活该!”

“你个死丫头片子,连洗衣服用的洗衣液和刷厕所用的消毒液都分不清,雪儿别留手,打死了算!”

啪!

啪啪啪!嘭……

起初小女孩儿默默忍着,可在又遭了会儿毒打后实在忍不住了,开始跪下来嚎哭着连连求饶。

“齐雪姐,求你别再打了,我,我好痛……”

“我不是有意的,这几天我,我只吃了半个馒头,实在太饿了,眼前发昏才错把消毒液当成洗衣液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就饶了我这次吧……”

啪!

齐雪又狠狠一巴掌抽在女孩儿那削瘦惨白的小脸上,抽得她鼻血横流,倒在地上后开始一阵抽搐。

看到这儿,林墨那藏在袖口中的双手猛然紧握,屋子里开始有杀意弥漫……

视频,仍在继续。


小女孩儿已经这般可怜了,可那对母女却并没收手的意思。

“雪儿。”

齐雪的母亲赵雅芝叫了声,在将一瓶硫酸递给齐雪后还向她使了个眼色。

齐雪当即会意,露出一抹阴毒笑意后便接过来后,一边狠踢着小女孩儿一边道:“别给我装死,把头抬起来!”

“耳聋了是吧?抬起来!”

再又狠踩了两脚后,女孩儿哭着刚抬起头,齐雪手中那一整瓶硫酸便一股脑全泼在她脸上!

视频到此戛然而止,而林墨双目也已变得一片血红!

五年来,自己的亲妹妹过的就是这种暗无天日,宛若炼狱般的生活?

紧接着,一股滔天煞气再也不受抑制地从林墨体内彻底爆发!

那股威势,令身为江陵首富的陈三省都有些心悸。

“林小神医,你先别动怒,这视频也是我偶然所得,说不定其中的女孩儿并非是您要找的人呢。”

不是?

怎么可能不是!

那股与生俱来的血亲之感完全骗不了人!

“告诉我,那个叫齐雪的是什么人,现在哪里!”林墨嗓音都变得有些沙哑,低吼问道。

“我得到视频后就曾调查过这个齐雪,并不算什么人物,可却是江陵秦家的表亲,平日里仗着和秦家的关系在外张扬跋扈,还自诩上层人士。”

“江陵秦家?”

林墨剑眉一竖,这秦家,和自己要去退婚的秦家该不会是一个吧?

于是立刻问道:“你所说的秦家,是不是有个女儿叫秦若彤的?”

“嗯,是啊。”

陈三省下意识地点点头,随即又诧异地看了林墨一眼:“这秦若彤可是江陵出了名的大美女,林小神医你认识?”

“不认识。”

林墨眼中冷芒更甚,在要了那齐雪家的住址后就要离开。

“林小神医留步!”

陈三省连忙叫住他,道:“齐家这些年靠着秦家的表亲关系赚了不少钱,住的别墅安保级别颇高。”

“正好陈某在那里也有栋别墅,为避免不必要的冲突,不如我让司机送您过去吧?”

“而且您初来天海怎么着也得有个落脚的地方,这是别墅钥匙,回头我就把那栋别墅产权过您名下。”

面对如此盛情,林墨稍犹豫了下后接过钥匙。

“多谢了,此番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陈三省连连摆手:“您可别这么说,当初要不是您回春妙手我怕是早见阎王了,这些可报不了救命大恩之万一!”

“往后有什么用得着陈某的地方只管言语!无论什么事陈某都定当全力以赴!”

……

半小时后。

陈三省的司机驱车来到一栋别墅前,林墨刚一下车就听到阵阵犬吠与细微的啼哭声。

闻声望去,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下,见到别墅旁建了一座狗窝,其内还依稀能看到一个紧蜷着身子的小女孩。

是,是她!

就是自己苦寻了五年未果的亲妹妹!

林墨一时激动的热泪盈眶,正想冲过去把女孩儿报出来看清楚些时,犬吠声突然变得暴躁起来!

“汪!”

“汪汪汪!”

只见狗窝里那条牧羊犬猛地一翻身,不知发什么疯一口就冲与它近在咫尺的小女孩儿咬了过去!

“啊!”

小女孩儿被惊地绝望大叫起来,听得林墨瞳孔瞬间一缩,右手闪电般的一翻一甩!

“噗!”

在一道细微的破空声过后,那条暴躁的牧羊犬“呜呜……”地哀嚎一声瞬间就趴在地上没了动静。

与此同时,林墨也已出现在狗窝前粗暴地拽开锁链,把里面惊魂未定的小女孩儿抱了出来。

入眼处,是一张容貌尽毁的小脸,身上还有多处淤青,伤痕。

惨不忍睹!

“妍,妍妍……”

“是你么?”

林墨颤声呼唤着,很快就听到小女孩儿梦呓般的轻语。

“我,我是,我是林妍……”

“哥,是,是你么?妍妍终于又见到你了。”

“之前听,听说人在死前就会产生幻觉,见到自己最想见的人,我,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不会!”

林墨紧紧抱住自己妹妹,随即手一翻跟变戏法似的取出五枚银针同时刺进她几处穴位。

“妍妍不怕,有哥在,就一定不会让你死!”

话音刚落,别墅大门忽地打开,穿着一身睡裙的齐雪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你个小贱种,大半夜的故意折腾不让人睡觉是吧!是不是觉得之前那顿教训太轻了?”

说完,就见一个身材削瘦的青年怀抱着林妍,再一瞧躺在一旁的牧羊犬后顿时一惊。

“大黄!”

连忙过去蹲下身,却发现自己爱犬已然断气了,尤其在看到它眉心处还插着一枚银针后,瞬间大怒!

“你是谁!”

“是不是你把我家大黄弄死的!”

林墨目光冰冷地盯视着她,脸上毫无感情色彩地点点头。

“嗯,是。”

“你家疯狗刚才要咬我妹妹,所以我把它弄死了,有问题?”

“疯狗?”

“你才是疯狗!你全家都是疯狗!”

齐雪破口大骂道:“我家大黄当初买来时就花了二十万,你怀里的小杂碎不过是我捡回来干杂活的贱婢!”

“别说我家大黄要咬这小贱婢了,即便把她咬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你特么居然敢……”

嗖!

林墨身形一闪瞬间冲到齐雪面前,右手微曲成爪死死扣住她脖颈,令她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在你眼里,我妹妹的性命还不如一条狗,是么?”

“那你知不知道你在我眼里是什么?”

说着,林墨手臂微微用力,眼中所弥漫的杀机也越来越浓,一点点把齐雪给提了起来。

“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个随手就能捏死的蝼蚁。”

“我妹妹这五年来所受的折磨与苦难,你,要用命来偿!”

那一刹,已经近乎实质化的杀气浓烈到了极点,吓得齐雪顿时花容失色。

感觉就像是被一尊死神扼住了咽喉,一时间竟连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有的只有无边的恐惧。

第六感告诉他,眼前这个青年真的敢直接杀了自己!


“住手!”

就在这时,齐雪的母亲听见动静后跑了出来,林墨闻声看去一眼就认出这妇人。

那段视频上,给齐雪递硫酸的就是她!

可林墨还没说什么,赵雅芝便率先骂骂咧咧地威胁恐吓起来:“我不管你是谁,赶紧放了我女儿!”

“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们是什么人家!江陵望族秦家那是我们家的表亲!”

“我女儿金枝玉叶,要是伤了一根汗毛你这条贱命都赔不起,赶紧给我放手!”

林墨顿时眯起眼,看着那非但没丝毫悔意,反而还插着腰,一副趾高气昂模样的赵雅芝,再看看怀中的那遍体鳞伤,已然毁容的林妍,突然觉得直接杀了这对恶毒母女似乎太过便宜他们了。

想到这儿,便强压着心中怒火慢慢收起手上力道放开了齐雪。

“咳,咳咳咳!”

齐雪捂着脖子一阵剧烈咳嗽,下意识地就想大骂一番时却发现到嘴边的话就是说不出去,对眼前这个陌生青年仍有些心有余悸。

“江陵秦家,就是你们如此嚣张的底气,是吗?”

“好,那我就给你们个机会,我就住在这个别墅区的8号别墅,你们尽可以回秦家搬救兵。”

说完,林墨抱着林妍扭头就走,小丫头的生命体征已经很微弱了,必须立刻急救,耽误不得。

而在刚走两步后就突然想到什么,脚步不停地掏出了一个羊皮卷往后一丢,头也不回道:“把这东西交给秦家,让他们记得上门前带来另一半婚书,自此我天医一脉,便与他秦家再无瓜葛。”

齐雪:“……”

赵雅芝:“……”

母女俩对视一眼皆一脸懵逼,什么婚书,什么天医一脉?这些都是些什么狗屁玩意儿?

“雪儿,你没事吧?”

赵雅芝一脸关切地扶着齐雪,齐雪摇摇头,在又咳嗽了两声后便拾起地上那块羊皮卷。

展开一瞧,差点没被里面的内容惊掉眼珠!

“江陵秦家之女秦若彤,十八年华,倾城绝世,今与天医之徒林墨赤绳系定,桂馥兰馨,嫁妆一亿软妹币,帝王绿翡翠玉璧一双!”

母女俩在石化良久后,才同时狠狠吞了口唾沫。

刚才那青年,居然和秦家的千金秦若彤早有婚约?

而且看这份婚书上的意思,似乎还是秦家巴结着对方,许诺的嫁妆简直就壕无人性!

一亿软妹币……

而那块帝王绿翡翠玉璧,更是秦家的镇家之宝!

“妈……”

“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

齐雪苦声问道,赵雅芝一脸阴晴不定,想了下后道:“之前我也只是听说,一位神医曾救过秦老爷子一命,而秦老爷子为了报恩把自家孙女许配了出去。”

“我一直都以为这不过是个传言,也没当过真,可现在看来这事儿居然是真的。”

“那,那咱怎么办?”

“那小子一旦成了秦家女婿,就凭之前咱那么虐待他妹,还不得把咱往死里整啊?”

“不用怕。”

赵雅芝挥挥手:“那小子之前不是要说退婚么,估计是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若彤,哼,还算他有点自知之明。”

“闺女,咱明儿一早就去秦家别墅,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桩婚事成了,知道吗?”

“嗯,好!”

回到陈三省送的那栋别墅,林墨立刻对林妍展开急救,折腾到后半夜林妍才算醒了过来。

第一眼看到林墨,林妍下意识地想要笑一下,看刚微咧了下嘴角,那已惨不忍睹的脸皮就被扯动的一阵生疼。

见状,林墨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渍,又一根银针刺入林妍百会穴中。

“妍妍,听话,别乱动。”

“哥……”

“我好想你,总算又见到你了,我,我现在是不是很丑?你会不会嫌弃妍妍?”

“不会。”

林墨强压着自己的情绪,轻声道:“放心妍妍,不出七天哥就能把你治好,彻底恢复你的容貌,你会变得比之前更好看。”

林妍目光微亮:“真的?”

“嗯,哥保证,从小到大哥骗过你吗?”

“额,好像没有……”

说着,林妍又费力地抬起右手小拇指,林墨见状一笑,跟她拉着勾轻声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

第二天一早。

赵雅芝,齐雪母女俩就带着林墨那份婚书赶到秦家,当得知事情的原委后,秦家的现任家主秦天海都被惊动。

会客厅中,坐在首位的秦天海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桌上那份婚书,一脸淡然让人看不出喜怒。

“哥,既然人家都找上门了,你就赶紧准备嫁妆吧,风风光光地把这桩喜事给办了,也算完成了老爷子的遗愿。”

说话的,是秦天海的妹妹秦莲,一听她这么说,赵雅芝,齐雪母女俩瞬间就不干了。

“莲姨,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是没见过那小子究竟有多糟糕,邋遢的跟个乞丐先不说,而且性格还极为残暴!”

“昨天晚上找上我家,一言不合就直接把我家狗给杀了,而且还对我动手动脚!”

“是呀!”

赵雅芝立刻帮腔道:“你们瞧瞧我家雪儿脖子上那道血印,就是那叫林墨的小子干的!”

“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我们雪儿只怕都要被那个穷吊丝给糟蹋了!”

秦莲闻言撇嘴一笑,她早就知道这对母女是什么德行,自然不会轻信她们的话。

“哥,那林墨既然是江老神医的关门弟子,品性,能力绝对都属上乘,而且这桩婚事可是当初咱爸亲自定的。”

“老爷子?”

赵雅芝撇了撇嘴:“老爷子都去世了,那这桩婚事自然不能作数。”

“你乱放什么屁?!”

秦莲脸色瞬间一愣大骂一声,可还不等她发作呢,秦天海就“嘭!”地狠拍了下桌子。

全场瞬间安静下来,看着缓缓站起身的秦天海,都在等着他做出最终决定。

下一刻,秦天海缓声开口。

“我女儿还没到没人要的地步,既然那林墨想要退婚,那……”

“就依了他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