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岸线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假千金是大佬

假千金是大佬

谁家小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一名曾经的杀手,她学过各种技能,只是没想到再次想来她竟然变成了一个豪门假千金,所有人都说她不自量力的想要与真千金一较高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顾绯叶要开始自己全新的人生,只是没人想到那个曾经嚣张跋扈的假千金转身竟然成为了豪门大佬,而且还备受陆修远的关注,这个人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改变!

主角:顾绯叶陆修远   更新:2023-01-06 13: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绯叶陆修远 的女频言情小说《假千金是大佬》,由网络作家“谁家小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名曾经的杀手,她学过各种技能,只是没想到再次想来她竟然变成了一个豪门假千金,所有人都说她不自量力的想要与真千金一较高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顾绯叶要开始自己全新的人生,只是没人想到那个曾经嚣张跋扈的假千金转身竟然成为了豪门大佬,而且还备受陆修远的关注,这个人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改变!

《假千金是大佬》精彩片段

顾绯叶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堆湿衣服上。

抬头打量四周,她发现自己身处于一间卧室中。

卧室装潢豪华,只是四处一片缭乱。

从床上从沙发上,到处都堆积着衣服、包包跟空酒瓶。

这不是她所生活的地方。

此时,一些记忆画面涌入她的脑海。

这些陌生经历跟她的人生毫无重叠之处。

她重生了!

原主出生当地豪门夏家,叫夏绯叶。

她不学无术,整天沉醉于买化妆品跟衣服包包,都已经快十八岁了,却连小学生题目都不会做,是当地有名的蠢货。

原本夏家就对原主嫌弃得很,而就在几天前,一次意外的血液检查,让夏家人得知原主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他们的亲生女儿名叫顾倾城,是个品学兼优的学霸。

她跟原主在同一所高中读书,不同的是她是自己考进的名牌高中,而原主是花钱买进去的。

如果说原主是烂泥扶不上墙代表人物,那她就是艰苦奋斗的代名词。

虽然出生贫苦的夏家,但是她却一直努力奋斗,成绩在全校都名列前茅。

在找回顾倾城后,夏家人喜出望外,决定大摆三天宴席,让全城的富商名流都知道顾倾城才是夏家真正的千金大小姐。

今天,就是顾倾城回来夏家的第一天。

至于原主,早已经被夏家人抛之脑后。

原主对此事很难接受,一直都在借酒消愁。

不过现在顾绯叶来了,她可以坦然面对这件事情。

只是在面对之前,她得提前换件衣服——因为她现在所穿的衣服被酒水打湿了。

然而她把整个房间找遍,都没有看到一件可以穿的衣服。

原主的衣品太非主流,那些衣服不是真空黑丝破洞裙,就是铆钉乞丐裤,而且这些衣服几乎都被酒水打湿,根本就不能穿。

看了半天,顾绯叶勉强换了件牛皮套装。

临走前对镜子一瞧。

只见一个满头五颜六色的脏辫浓妆女孩,穿着一套闪光的铆钉pu皮衣皮裤,脸上的妆容比街边的游戏团的小丑还夸张。

顾绯叶尝试过卸妆,只是因为找不到卸妆液,只好作罢。

当顾绯叶顶着这么一张大浓妆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众人都被吓了一跳。

“卧槽!这是什么妖魔鬼怪!”

坐在角落里的白子缙喷出一口酒水,连忙对着身侧低头品酒的男人做提醒。

“四爷,可千万不要看向楼梯口的那女人,辣眼睛!”

而他的话已经提醒晚了。

陆修远的目光已经投向了顾绯叶,而在他深邃的眼眸中,眸光闪动,带着些许困惑。

奇怪,明明今天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可是心底里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

周围人对顾绯叶的出现议论纷纷。

“这就是夏家的那个假千金?我的个乖乖,长得忒吓人了。”

“就是,人丑就算了,听闻还是个弱智,就连小学生的题目都不会做。”

“那不就是个废物呦!”

......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再看向楼梯口的顾绯叶,夏家夫妇的脸色很难看。

这几天他们忙着给夏倾城准备接风宴,一直都忽略了顾绯叶。

他们看顾绯叶的房间没有动静,还以为她早走了。

怎么她还赖在这里!

都已经在这里混吃混喝了十八年,还不够吗?

夏太太恨死了顾绯叶,此时为了顾及场面,脸上也不得不做出和善的表情,对着顾绯叶笑着做介绍。

“绯叶,这是你的姐姐夏倾城。”

“你好,夏倾城。”

夏倾城拉着顾绯叶的手,“妹妹,你以后就留在别墅里,跟着我一起孝顺爸妈好吗?我以后会把你当成我的亲生妹妹的。”

夏倾城此言一出,众人都震惊了。


这按照常理来说,真千金回到家中,不是应该对假千金恨之入骨吗?

怎么夏倾城还能对顾绯叶的态度那么好?

夏倾城真的是太善良了吧!

将众人带着夸赞的表情尽收眼底,夏倾城对着顾绯叶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深。

其实对于顾绯叶,她早就恨之入骨。

要不是因为这个人抢走了自己的人生,她也不会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住上十八年。

现在既然她回来了,那顾绯叶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她要留下顾绯叶,再用顾绯叶的丑陋愚蠢衬托出自己的完美高贵。

现在,所有人都这么的嫌弃顾绯叶,只有自己对她如此和善。

不料顾绯叶面对这份邀请,选择了拒绝。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还是想要回到自己的家里。”

夏倾城脸色一僵,“妹妹,难道你就不能留下来报答爸妈对你的养育之恩吗?即便没有血缘,你们也是亲人。”

“那你为什么不留在顾母的身边报答养育之恩?即便没有血缘,你们也是亲人。”

盯着夏倾城,顾绯叶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的锐利。

夏倾城登时心一跳,这还是之前的那个草包吗?

她竟然敢用自己的逻辑来反问自己。

倘若自己说不出个所以然,那岂不是会被人诟病?

夏倾城无法,只好拿出手绢擦拭眼睑,抽抽噎噎的开口。

“我之所以没有留在顾家,那是因为他们总是对我非打即骂,而且顾妈妈总是说我根本就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还要逼我辍学打工!”

天!

这两个女孩身份互换的事情夏家是最近才知道的,顾家却好像早就知道了。

难道说这场‘狸猫换太子’是早有预谋,这一切都是顾母的阴谋?

底下人交头接耳。

“低等人就是低等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听说那个顾容未婚生子,是个不要脸的小三。”

“所以她自己养不活女儿,就去偷换别人的小孩咯。”

......

“四爷,你这前未婚妻的行径也太卑劣了吧!我真的是看不下去了!”

说话的这个白子缙,是云城白家的继承人。

云城白家不仅是当地最顶尖的名门望族,而且跟京城的顶级豪门陆白两家也沾亲带故。

而他所唤的这个‘四爷’,就是京城陆家当家人,陆修远。

因为陆修远跟夏家大小姐定下一门娃娃亲,所以白子缙便接着赴宴,趁机带着陆修远前来看一看自己的未婚妻。

没有想到一看之下,白子缙已经被夏倾城所展现出来的气度深深折服。

而对顾绯叶,那就是强烈的嫌弃了。

“这件事,还是不要太早下定论。”

说话的陆修远薄唇微启,神情中带着几分散漫,他靠坐在椅子上,身上带着股唯我独尊的气场,令人难以忽视。

他微微偏头,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台上的女孩。

而在台上,夏倾城的控诉赢得了舆论的一边倒,大家都在指责顾母的心机。

原主之前是见过顾容的,那是个很善良的人。

在她知道原主是自己的女儿后,常常带着自己亲手做的东西来见原主,即便原主对她颐指气使,她也总是默默忍受。

顾绯叶以前可是全能型的天才少女,她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顾容的善良就是真善良。

而眼前的夏倾城......

“说话要讲证据,你说顾容当年是故意调包孩子的,人证在哪里,物证又在何处?无凭无据的,你的话就是诽谤。”


顾绯叶一席话掷地有声,使得夏倾城无话可说。

其实顾母确实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她当然拿不出证据了。

想了一会儿,她决定打感情牌,便哭得更加厉害。

“我十八年前才是个婴儿,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太委屈了而已,呜呜呜......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我早就可以呆在爸爸妈妈身边尽孝,而不是整天挨打,我知道那地下室的日子不好过,所以也希望你继续待在这里,过好一点的生活。”

底下人再次称赞夏倾城的善良。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这并不是我的家,我相信我回家之后,也能过上好生活。”

切,那地下室又臭又暗,能有什么好生活?

这个顾绯叶太不识抬举了。

夏倾城嗤之以鼻。

夏氏夫妇也是这么想的。

“顾绯叶,如果你决定要走,那我就给你一万块钱,以后家里的财产都跟你没有关系。”

夏皖国怕顾绯叶之后还会回头找他要钱。

毕竟穷人不是最缺钱的吗?

万一顾绯叶上门来打秋风怎么办?

一万块钱就当买断他们的关系。

顾绯叶摇头,“夏叔叔,一万块钱我不要。”

夏皖国闻言脸色一变,“怎么,白送你一万你还嫌少?那你想要多少?”

“我一分钱都不要,在华国,养女也有继承权,我看我跟夏叔叔还是签一份断绝关系书吧。”

顾绯叶此言正合夏皖国的意。

断绝关系书很快签好,一式两份,一人一份。

至此,大家桥归桥,路归路。

众人没想到事情还有这样的反转。

怎么感觉这个顾绯叶还蛮有骨气的。

“呜呜呜......妹妹这是不知道穷困日子的难过,等她知道了,肯定会后悔的。”

夏倾城怎么能够允许众人对顾绯叶的印象转好?

她拿起手帕,又开始打新一轮的感情牌。

众人恍然大悟。

是啊,顾绯叶好日子过多了,还不知道穷日子的难捱。

等她知道了,她肯定会后悔今天的出走。

对于场上的议论,顾绯叶充耳不闻。

后悔?

在她的字典里,就没有后悔两个字。

落子无悔,人生没有后悔,只有前进。

拉开夏家大门,顾绯叶忽然到一道目光的凝睇。

她回头,与一双幽黑深邃的眼睛对视上。

陆修远微微眯眼,顿时霸气外露,略显张扬。

顾绯叶神情未动,目光淡淡。

她打量了下这个男人,一看就是常年居于上位,有睥睨天下之姿。

这种人可不是好招惹的。

当年她招惹了一个,已经死过一次了。

顾绯叶不着痕迹的移开目光,转身拉开大门就走。

竟然在他刻意的散放气势下还能淡然自若?

这样的女孩子,除了她,今天竟又出现了一个。

“有趣。”

陆修远薄唇微扬,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四爷,你觉得你这个未婚妻有趣?不应该是我见犹怜吗?”

白子缙对于陆修远的评价不明所以,然而等他侧头看向陆修远时,整个人都惊愕了。

卧槽!

发生了什么。

四爷这个万年没表情的冰山脸竟然笑了。

他笑了!

看看陆修远,再看看前方台上还在哭哭啼啼的夏倾城,白子缙只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哦豁!

看起来四爷对夏倾城有意思,他竟然对着夏倾城笑。

他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陆家的一众老小。

好让他们知道,四爷不是要出家,他只是没有想到让他心动的女儿家。

现在。

四爷终于找到了!

白子缙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真的好为四爷开心,嘻嘻嘻嘻!

“走吧。”

陆修远站起身,已经准备离开。

“咦,四爷你不跟你的小未婚妻打声招呼?”

白子缙疑惑的问。

毕竟看起来陆修远很满意夏倾城的样子,早点儿亮明身份,他们也可以早点儿培养感情。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亮明身份呢?

白子缙真的困惑。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陆修远一道渐行渐远的背影。

“诶,四爷等等我。”

白子缙一路小跑的跟上了他的四爷。

等二人坐上车,陆修远的目光看向北方,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车窗。

刚刚夏倾城说她以前住在地下室里。

云城的地下室大多都在北方。

看起来,他应该可以常常往北方走一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